退出阅读

我是勤行第一人

作者:光暗之心
我是勤行第一人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326章 食色人间

第326章 食色人间

私房厅占据的是十七层的中心位置,有院门和院墙相隔,外面的空间才是大酒缸,这样的空间利用非常合理,而且无论你去大酒缸还是私房厅,都同样要经过‘食色人间’的影壁和瀑布金鱼池,哪怕之后各有乾坤,也让来大酒缸消费的客人心里比较舒服。
要是别人跟我提这个酒名,我能呼他一脸,换了是小周师傅那就不同了,各位,今天就让我们尝尝这小周师傅亲自酿造的‘三碗不过冈’!
“哦,是啊?你别说,还真是这么回事儿。
走进大酒缸,于老师就忍不住笑了起来,这可不就是京都大酒缸的样子么?
周栋笑道:“放心,保证都是一样的。蓉蓉,可以上酒上菜了,今天不用他们点,每张桌上都是带壳花生、盐煮笋、茴香豆、咸鸭蛋、猪头肉和炒螺蛳。
郭德冈大是感慨:“老于,当初拍唐伯虎的时候要是早有这个大酒缸,我肯定要在这里加场戏。”
“散酒,论角卖,就是用传统酒角子量着卖,
有明星在,自然少不了多看几眼,同和-图-书时还能顺理成章地捎带上几眼吴蓉蓉这小美女,大家的目光就自然而然都落向了周栋这边。
带着郭于两位老师跟怀良人他们来到九州鼎食十七层,周栋才想起古亚楠和吕绿馨不见了,刚才分明见到两女露了个面儿的,怎么这一会儿功夫就没了呢?
各位,特别介绍下这炒螺蛳,这可是米其林三星大厨怀先生的手艺,虽然是他教给了我的学生,然后我的学生掌勺,也算是‘系出名门’。”
这就是大酒缸的味道,就像是京都的老茶馆一样,客人们彼此或相熟或是不熟,来过几回就都成了朋友,酒缸里面论酒、茶馆中谈茶,风花雪月市井趣谈,无论您是王子贝勒正黄旗、还是西直门外拉黄包车的苦哈哈,到了这里就不能再摆什么身份、论什么高低。
“嘿嘿,这也是,我虽然年轻时候是个帅小伙儿,毕竟年龄在这儿了,比不得当年啊……
吴蓉蓉最有眼力了,听到有人对男神催婚就立即蹿了上来,引导着众人落坐在https://www.hetushu.com.com窗户边的一个大酒缸旁,这会儿龙大神和一些早点部的老客也跟着呼呼啦啦涌进来了,
沿着这个别出心裁的影壁走进去,沿着人工小瀑布、穿过两侧堆砌的金鱼池绕个弯后才到一个青砖琉璃飞檐的门前,门上写着‘周氏私房菜’的字样,门却是关着的,果然是还没正式开业。
“哈哈,这可都是酒鬼菜啊!”
龙大神等食客们见到这样的气象,也是纷纷议论,怎么看这可都不像是大酒缸的风格啊?这档次可有点高。
“噫——!”
就知道这俩人一唱一和是算计好的,果然绕着绕着最后绕到自己身上来了,
于老师爱好最为广泛,对于建筑也是非常有心得,下了十七楼电梯,见面前并不是一眼就能看到边儿的餐厅,而是一道小青瓦覆盖的圆形拱门,门后是个用假山石堆成的影壁,缠绕在影壁上的藤萝组成了四个大字‘食色人间’,顿时就是连连点头。
龙大神带着老客们一阵起哄,龙大神嘿嘿笑道:“郭老师和*图*书您还是得了吧,我们可没看您,就是想多看几眼咱九州鼎食的小美女,还有啊,看看您那边桌上待会儿都上什么菜跟酒,我们可得要一样的才行啊!”
除了古亚楠和吕绿馨,原计划要来的仓燕山至今也还没有露面,这位不算勤行圈子里的,倒是没有什么顾忌,说实话周栋还真是有些想他了,毕竟能够被自己生生灌到桌子下面的,那就一定是个心眼实在的好汉子。
自从成名成角之后,老郭就没少被众人聚焦,更别说是在小剧场里跟观众互动更是一把子好手,当即嘿嘿一笑:“怎么,楚都的爷们儿也看出我老郭跟你们的小周师傅一样帅了?这叫什么,这叫实事求是,各位有眼力!”
大酒缸内那些青衣小帽的小哥哥小姐姐更是让人有些挪不开眼睛,一个个都跟书里描写的俊俏小书童似的,这谁受得了啊?
酒名大家都熟悉,叫做三碗不过冈。”
不过这也说明两位老师是真心要跟自己结交,要是泛泛之交谁会关心你是打光棍儿还是左拥右抱呢,闲的!
“就hetushu•com•com别提您那个唐伯虎了,太膈应,这里随便抓个姑娘小伙扮上都比您好看。”
好嘛,就连用的缸都是一水儿的黄砂黑漆缸,还有那条凳,坐着绝对不怎么舒服,却比一张张座椅热络的多了。
要沿着门的两边绕行,才会发现在道路尽头又有两个简单的酒缸形月门,门上写着的才是大酒缸三个字。
周栋闻言点头,这个理由很合理,本来嘛,女孩子少往大酒缸转悠也好,逛街才是她们与生俱来的主动技能嘛。
早就听说这是小周师傅自己酿造的黄酒,要不咱们一人先来个一斤尝尝?”
周栋:“……”
有人笑道:“正和我们的胃口,对了,还没问小周师傅,您这里提供的是什么酒啊?”
楚都做法是大乎的辣椒大乎的盐,吃的时候可不用牙签什么的,老吃货们直接拿嘴巴一撮,连肉带汤就全都进了口中,那滋味,怎一个爽字了得?
“周老弟这私房厅和大酒缸的结合,倒是天衣无缝,很有一番心思啊!”
说白了就是‘在这里可以吹牛、不可以装X’。
他说的炒螺和图书蛳是流行在南方的一道下酒小菜,楚都地通南北,楚都人也是非常爱吃的,要将螺蛳用水冲洗干净,然后后面开口,入锅爆炒炖煮,说是炒,可不能光是过几下油就成,这东西处理不好是会有血吸虫的。
怀良人和严一交换了一个目光,咱们可没看错,老周果然是同道中人,若不是心无旁骛,一门心思就在厨艺上,如何能有今日的成就?
“我就知道,小周师傅这里不会有普通的酒,
询问几个学生,才知道两人已经离开,苏见文还挺会给圆,说是古总她们突然想去逛街了,
老于你说,这些姑娘小伙儿多俊俏,怎么就甘心在这大酒缸当个服务生呢?”
“各位老师请!”
对了周老弟,你这形象比哥哥我当年也差不了多少,都属于比较招女孩儿待见的帅哥,我跟老于来的时候还说呢,什么时候能喝上你的喜酒啊?”
“这还用问?姑娘们这必然是冲着周老弟来的,小伙儿们那就是冲着姑娘了,这叫连锁反应。”
这样装修餐厅的,还是第一次见到,他甚至听到了影壁后的潺潺流水声。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