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是勤行第一人

作者:光暗之心
我是勤行第一人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328章 古勤行世家

第328章 古勤行世家

“那您是怎么回的他?”
黄明举看得清清楚楚,那两只大白鸭眯缝着眼睛,鸭嘴半张半合发出‘嘎嘎’的声音,分明就是在笑他!羞怒交加的他已经几次试探过周栋的口风了,
这自然也就成了三位老爷子笑话他的口实,每天拿着这点事儿埋汰来埋汰去,黄明举气得简直要吐血。
新华夏建立后,勤行不再兴过去那些老规矩了,范家的地位也渐渐不如往日,于是他们就转做幕后,开始控制华夏各大名店,之前说的华夏十八名店,至少有三四家是被范家控制的。
不过自从两只大白鸭到来,这里的鱼儿就开始了胆战心惊的日子,最可怕的是两只离水已久的鸭子终于找到了新的‘地盘儿’,跳进鱼池就不肯走了,优哉游哉地在水上来回游动,经常扮演一对鸳鸯。
现在郭老师都开上全本的《济公传》了,周栋听得是津津有味。
周小子,养什么宠物鸭啊,太没意思!
这两位自打尝过了三碗不过冈短期内就不打算离开了,郭老师更是放出话来,说什么艺术来源于生活,创造更是演员的生命,他准备创造一个新段子,名字就叫做‘大酒缸’,所以啊,就必须留在这里一段时间。
当时老郭还以为自己发现了隐藏在沙门中的真相,准备用自己正义的行动揭露这群假和尚,后来才知道这是用素菇高汤入味的手工豆腐干,工序之烦琐不说是九蒸九晒,那也是在炉头上杀了个七进七出的角色。
如果排除了几个老头儿抢酒喝的那种不够和谐的画面,十七层的大酒缸简直就是一个大家庭般满是暖意温馨,酒客们彼此像多年的老朋友,就连鸭子跟鱼也不像天敌,却像是感情甚笃的玩伴。
“哦,那是挺大气的。”
于老师也是兴致大增,他是京都有名的大玩家,有道是吃喝玩乐不分家,这半辈子什么没吃过喝过?可这将相和还是第一次听说,居然还是酒的名字。
勤行中人出现了矛盾,那当然是在菜品上分高下,
这也太欺负人了!
郭德冈听得汗颜,他和_图_书也是厨子出身,可这些勤行秘闻他是完全不清楚,敢情当年他就没算正式入行啊?
周栋却只是笑而不语,开什么玩笑,勇勇夫妻可是关乎他的任务呢,这样的宝贝怎么可以吃呢!
这次我跟老郭来的时候,他就要一同来的,看样子还有跟周老弟你交朋友、招揽你的意思……”
可老弟你开业大吉就没必要提这种事情,本想等过些日子再给你打个招呼的,没想到老郭嘴快……”
周栋可听地真真儿的,皱眉道:“什么范家,他们琢磨我干什么?两位老哥儿要是瞒着不说,那可就不厚道了。”
这种种精彩的情节,真正能听到、听全的人可不多,最近这些年郭老师表演的济公传很多都是他自己编的。
郭德冈看了眼神色不善的黄明举,想不通这位老爷子为嘛最近总是爱偷窥自己,知道这是周栋也要尊敬的长辈,还不好说什么,干脆不搭理这老头儿:“周老弟,这段故事那是脍炙人口,就连初中生都知道,可这黄酒为什么要起这么个名字呢?”
每次黄明举被笑话,大酒缸的熟客们就都跟着笑,这也就罢了,老黄的脸皮是何等之厚,莫非还怕人笑么?何况吕绿馨这丫头还是挺机灵的,有空的时候就会叫上尚师成来跟他搭桌儿,可鸭子也跟着笑算是怎么一回事?
“不是我这个圈子的事情,我也摸不清老弟你的心思,哪能就答应他呢?
这对鸭子已经很肥了,现在宰了吃味道最好,再过一年肉可就老了,那可是暴殄天物!
周栋笑笑:“正是。”
十七层的金鱼池不是那种简单的玻璃制品,全是用假山石堆砌,底部还铺了层鹅卵石,具备一定的水深,让金鱼和锦鲤们可以得到一定的安全感。
他们家呢,历史站队正确,为新华夏也是做出过贡献的,加上只是一帮厨子,虽然有些江湖门派的意思,倒也不会犯了国家的禁忌,所以一直发展的很好。
如果说开业那天大酒缸出现了不够和谐的小插曲,这就是黄老爷子搞出来的,m.hetushu•com•com黄世仁、黄剥皮、黄霸天!这就是董、易、卢三位老爷子送给他的‘雅号’,
这样一盘不起眼的素炸豆腐干,哪怕在大酒缸中也要卖到三十元一碟,客人们还没有一个叫贵的。周栋对大酒缸的定价基本就是人情价,保本即可,赚钱还得靠私房厅,据说等到入了私房厅,这豆腐干的价格至少也得翻个十倍。
好在这种惊魂时刻没有多久,很快鱼儿们就发现这是两只骄傲的鸭子,它们似乎对生鱼兴趣不大,或者说是对它们兴趣不大,
凭我老人家在京都勤行圈内的面子,范家还是要给几分情面的,应该不敢做得太过分……”
于老师叹口气道:“我跟老郭也不是你们这个圈子的人,其实对范家了解不多,不过这位范明仁是京都‘华粹居’的大股东,同时也在华夏很多大饭店都有着股份,说范家是勤行世家那是不为过的。
周栋微微一笑,忽然想起了对面食为天的新主厨徐光辉,如果没记错的话,他好像就是从华粹居来的?
自从不带黄明举玩儿了,三位老爷子每天都早早地来,把靠近周栋的大酒缸给占了,刚才于老师说起范明仁的时候,老哥仨可都竖着耳朵听呢,易知鱼接过话道:“范家我知道,那是代代出名厨的勤行世家,有着古勤行的传承。
“没什么?被范明仁盯上,那可是多少会有点麻烦的……”
“将相和啊,这可比三碗不过冈更有讲究了,说得可是那战国时廉颇和蔺相如的故事?”
郭德冈抿了口酒,夹了片猪头肉送入口中,这可不是普通的猪头肉啊,是周栋难得展露手艺,亲手做的一锅卤菜,每周才供应一天。
您还别说,那位大舌头的刘老师可就是米其林大厨,当初他那档美食节目可是火遍了华夏的。
老黄也满不在乎,这帮老头儿个个都像老小孩儿一样,过几天就忘记这档子事情了,还能从此后就真的不带他玩儿了?他才不信呢!
大家其实都舍不得他,可地球也不能离了谁就不转,这和*图*书些师傅的心情都是可以理解的,周栋该放手时那就得放手。
郭德冈的酒量还是比于老师浅了些,两角酒下肚喝得还有点着急,该说的不该说的就都说出来了,
据说这些卫视高层都开会研究了,咱们台要进一步发展,是不是还缺个好厨子啊?
不过范家要出手,那肯定会先礼后兵,要在上门拜访请人不动后,才会施展手段,
嗐,两位也不着急走,等这酒上市的时候,一喝不就知道了么?”
老如顽童是没错,不过老黄忘记了这三位老朋友的记性都很好,这些天还真是不肯带他玩儿了,每次他往上凑,都被人家轰了回来,
得,人家不肯说,郭德冈跟于老师对视一眼,看来一本《济公传》都未必盯得住,要不咱再上本《大英烈》?
只有于老师心里最明白,老郭平日不怎么好酒,那是因为没有好酒!
大酒缸的生意又是越来越好,害得他只能跟人搭桌儿,今天跟个陌生大姑娘、明天跟个年轻的少妇,后天跟个假小子,还挺有异性缘的。
上回吃得是严一的‘素炸豆腐干’,据说这可是令隐寺那些沙门弟子用来解馋的玩意儿,真好吃啊,这哪里是豆腐,这不就是肉么!
少赚多少钱那都是小事儿,喝不到周栋的《将相和》那可是大事。
而且两位老师也都是出身草根,真都不是忘本的人,商演的时候那自然是一票难求,可到了大酒缸里谁还讲究这个?
如今才知道,你这个酒神是实至名归,菜做的好,酒也酿的好,这就难怪范家都要琢磨你了……”
讲得是三拿盗鼠华云龙,火烧华清风,戏耍女狐狸、八魔炼济公,到这里正本的济公传可就说完了,据说后面还有大八怪小八怪水淹临安城,济公大破万妖阵,金翅大鹏捉拿死孩子精!
闲下来的日子其实是最难熬的,得亏是有两位老师在,一个个包袱抛出来,个个都能把周栋给乐得不行,这对他的病情可是有极大帮助的。
周栋点点头:“其实也没什么,我可没有离开楚都的想法,日后就算离开九和图书州鼎食,也不会去别的饭店了,他来吃饭喝酒我欢迎,别的就免谈了。”
“周老弟你是说,新酒的名字叫做‘将相和’?”
黄明举的做法最终还是惹恼了三位老爷子,在眼睁睁看着自己心仪的美酒被人‘抢’走后,铁青着脸的三位老爷子已经放出了狠话,姓黄的太不讲究,以后都不带他‘玩儿’了!
易知鱼失笑道:“勤行有勤行的规矩,要是按古勤行的规矩来,那规矩可就更大了。
“霸道?”
这把一众什么芒果什么圈圈儿卫视给眼热的,请这两位老师多贵啊?人家大酒缸可好,一个子儿都不用花!
三碗不过冈就不必说了,每天喝个二角下肚,给个神仙也不换,而且周栋还说了,他的新品酒是滚动上市的,下个月可就有新品酒了,老郭这个时候怎么可能离开?
“哎,事到如今,就说了吧。”
“那是说这酒中……
例如挑挑你的毛病,同一菜色做得比你更高明,让你都没脸继续立灶开店,这些手段你也是见过的。
我交的朋友多,各种爱好的都有,这位范先生跟我一样喜欢斗蛐蛐,就是这样来的交情,
“呵呵。”
喝到酒酣耳热之际,感觉舌头根子阵阵发痒,忍不住就想来上一段儿。
为什么不说正本尤其是续本?那是人家压箱子底的功夫,关键时刻恰饭用的,能随便就说给你听吗,想什么呢?(不吹,光暗是曲艺世家出身,我父亲文字辈儿,从这论我跟郭老师同辈,续本的济公传我能说,懒得说罢了。)
所以就给他推了,不过据我所知,他看上的厨师,最后没有一个不为范家做事的。”
周老弟,以前说你是周酒神,老哥哥我还不太信服来着,知道你能喝,跟袁先生一起把仓燕山这个酒王都灌趴下了,可能喝就是酒神了么?太勉强。
周栋笑着摇了摇头。
回头我老人家送你对老鹰玩玩儿不比这个强?
按下鸭子不说,黄明举感觉对自己最大的‘威胁’还是来自郭于二位老师,
周栋感觉自己挺不好意思的,这有点用糖果诱骗小朋友的和_图_书意思,可两位老师却是来劲了,发现没有商业利益的演出原来这么美!
“那当然不会了。”
周栋皱眉道:“霸道又怎么样,总不会来砸明火吧?”这是最近评书听多了,开口就是话本上的词儿。
这也是来大酒缸的客人们最为期待的彩蛋,周栋、怀良人和严一三位大厨每逢周二、周四、周六会轮番展露手艺,为大酒缸‘加菜’,平日里则是由学生们代劳。
“怎么样周小子,要不要我跟范家递个话?
周栋还真是想多留两位老师几天,最近为了锻炼几个学生,他就算手痒也得忍着少出手,早点部也不好多回,毕竟那边的师傅得了他一些传授,也想多多练习,早日习惯没有小周师傅的日子。
于老师仔细观察着周栋,见他没有不高兴的样子,才暗暗松了口气:“我跟老郭想着这也未必就是什么坏事,
这么说吧,被他们看上的厨师如果不肯为范家做事,那饭店可就很难经营下去了……”
经常会有个笑嘻嘻地胖子带来各种精美的食物喂养这两只鸭子,包括美味的熟食、比人类拇指还长了一截的大虾,吃饱后的鸭子对它们非常友好,经常用红掌拨动水流,赶得它们四处乱窜,然后就发出‘嘎嘎’的鸭叫声,仿佛在笑一样。
而且他家出手一向讲究个大气,并不会用我刚才说的那些方法,他们会直接在你对面开店,你开大酒缸,人家也是,你开私房厅,人家也一样,最后硬生生搅黄你的生意!”
还得说苏沫沫这丫头有眼力,不知道从哪里踅摸来一个曲艺表演用的桌子,搭上块红布就成了两位老师的演出场地,扇子醒木那都是随身带着的吃饭家伙,两人直接就成了大酒缸的常驻演员。
“嗨,这就叫人不留人酒留人啊,
不过到了范明仁这一代,就渐渐变得有点尾大不掉了,行事多少有点霸道。
见到老搭档瞪自己,才知道说秃噜嘴了,苦笑道:“我这张嘴啊,当真是成也是它,败也是它,哎!”
两位老师面面相觑,心说这世道可真是变了,老实人怎么也学会吊人胃口了?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