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是勤行第一人

作者:光暗之心
我是勤行第一人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332章 各种瑕疵?

第332章 各种瑕疵?

这些人若是有一两个在,就算认不出百味生也能认出范明仁来,却偏偏都不在大酒缸中。
百味生淡淡一笑:“请相信,我才是最专业的。”
百味生顿时老脸一红,敢情自己评点了半天,评的却是人家的学生?这张老脸可算丢尽了!
吴蓉蓉恰在此时端来了一盘老卤猪头肉,这盘猪头肉不算彩蛋,是周栋用来‘教学示范’的样本,她们都忍住了没吃,就是要在关键时刻用来堵住这些美食毒舌的嘴巴!
“没错啊。”
所谓‘无竹令人俗’,他可一向认为自己是名雅士,若非生不逢时,竹林七贤就该是八贤,加上他这个‘饭贤’才对嘛。
菜过两味,就是喝酒的时候了,如果再行酒三巡,就是俗称的‘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鸭蛋还是不错的,可惜腌制的时候用的不是岭南红泥,有偷减人工之嫌。
范明仁微微一笑,他这次花费重金请来百味生,目的就是要借此人之口彻底摸清楚周栋的实力。
附近正在饮酒的老客也跟着哄笑起来:“就是,装什么装啊?这不好那不好的,喝起酒来却比喝水都快!
“不能。您想想能行吗?我们周主厨可有多忙,后面有88份地锅鸡等着他做呢!
这样的人才,只能属于范家!
不过百味生虽然各种挑剔,每样菜还是吃了一两口,而且似乎比较钟爱盐煮笋,一面批评摇头,却没停下口。
“这酒……似乎不错啊。”
“什么?”
我应该想到的,据说这位周主厨在香江国际美食大赛上临时学习香江美食的做法,就能够惊艳无数评委,以他的厨艺,就算还有瑕疵,又怎么可能犯下刚才那些错误呢?”
周爱国要是知道姓百的这样评价,多半会冲上来跟他打一架。
百味生有些嫌弃地看了猪头肉一眼,再好的手艺经过冷藏也就没了菜色,味道也会被部分锁住,他自然也没什么心情细看,只是转头望着吴蓉蓉:“这位姑娘,这酒确实是周主厨自己酿的么https://www.hetushu.com.com?”
百舌生迅速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干了,然后又是一杯,转眼间就是一角酒下了肚。
两人都是行家,两味菜过,开始将‘三碗不过冈’从酒角子内倒入酒杯,美酒刚一入杯,两人就都是一愣。
“能不能请周主厨出来见个面,我有些问题想要当面询问他。”
范家会有更大、更好的舞台,让这位周主厨可以成为范家的朋友、范家未来事业的中流砥柱!
你就知道掰个嘴瞎咧咧,难道就不知道现在城市都在搞环保?知道不知道我们后厨花费了好大力气才弄出几口可以烧柴、符合环保要求的青砖灶?
百味生连连摇头:“不过这位周主厨也真是的,既然是大酒缸的主厨,怎么只是拿学生做的菜给客人吃呢……”
范明仁忙道:“是我来前没有调查清楚,让百先生难为了,对不住,真是对不住。”
范明仁三人来得不巧,昨天郭老师用一段煞尾书从大酒缸多换了三角酒,说是要试试这被出门倒醉倒后的感觉如何,周栋也是特别想听这段精彩故事,就特别破了例,结果老郭真的倒了,临倒下前还高叫了一声‘你死不死啊’!然后就醉死过去,估计这会儿还没醒酒,于老师还得照顾着他。
按说服务员没有她这样的,可谁让这是大酒缸呢?讲究的就是个随性,服务员自然也和别处的不一样。
哼哼,这么好的猪头肉可是连本姑娘自己都舍不得吃呢,算是便宜你了!
将猪头肉放在桌上后,吴蓉蓉就站在了一旁,等着看百味生这个‘大毒舌’如何评点。
要在这‘香泥豆’中实现口感,靠得就是蚕豆口那一层黑色硬缘,必须将它完整保留下来,这层黑色硬缘又叫‘天地口’,有着特别的入味之法,处理好了,就是只应天上有,处理不好,那就是堕入人间的凡菜。
现在周栋的日子过得非常逍遥快活,每周忙活个一两天,闲暇时www•hetushu.com•com间听听两位老师的评书相声,然后就美滋滋地数着每天都在飙升的赞赏值和几个学生带来的升级技能点,简直比每天开宝箱还要爽。
吴蓉蓉不服气地道:“您怎么能这么说呢?
百味生闻言笑道:“范总太客气,嗯,就再说说这花生和盐煮笋……
呵呵,这也就是咱小周师傅脾气好、大酒缸的包容性强,换个别家早就该撵人了,真当自己是爷呢!”
“好酒!”
今天的花生是胖子煮的,盐煮笋则出自周爱国这个非洲小王子之手;现在很多人都这么叫周爱国,让他很是无奈,然后就下意识地选择了菜中的君子之一‘笋’,茴香豆则是由苏见文负责。
这么大的地方,这么多客人,您总不能让我们周主厨一个人忙活吧,您想累死谁啊?
还有,您面前的这盘老卤猪头肉,别看是冷藏过的,那可是我们周主厨的手艺,不信就尝尝,怕是香不死您!”
好不好的,您可不能算在我们周主厨的头上!”
百味生笑着看了看范明仁和瘦猴三儿,用筷子挑了下切开的咸鸭蛋:“先说你们刚才都没吃的这高油双黄腌蛋,
这笋,火候掌控还算不错,
“这无关范总的事情,
苏见武最近跟勇勇夫妻走得很近,对挑选鸭蛋颇有心得,这些鸭蛋可都是他跑到高油挑选的,这个懈惫的小子自从跟了周栋,现在是越发的勤奋了。
百味生出手如电,转眼喝干了两角酒,看了眼站在不远处的吴蓉蓉,嘴唇微动,却终究没脸说出要续酒的话来。
范明仁微微皱下眉头:“那是,就请先生说说吧……”
笋尖、上笋和下笋的火候需求不同,周栋能做到这种程度,也算是符合他的身份,而且在大酒缸这种地方居然肯用‘尖上尖’,也算他有份胸怀。
不过这道菜用在大酒缸老酒馆这类地方,用的多半都是笋根或者笋的下半部,上半部和最嫩的笋尖那都是稀罕物,是要用在其他大菜中的。
观其色和*图*书、察其味,这三碗不过冈竟是难得的好酒,哪怕不是黄酒中的绝品、神品,也当得起‘上品’两个字!
吴蓉蓉在一旁听到,没好气地怼了他一句:“哎呀,能让这位先生夸一句,那可真是不容易。”
范家的情报工作自然详尽,范明仁也是有心摸摸百家后人的深浅,才故意没有告诉百味生知道。
范明仁笑道:“先生刚才喝得急了,先吃些菜吧,这是刚刚送来的猪头肉。”
做餐饮业这么多年,名气大的厨师他可是见多了,可能够相信的还是自己的舌头和百味生这种真正的专家权威。
用材不对,根本就不值得我吃。”
刚才百味生那一番宏论她可是听得清清楚楚,一直在为周爱国他们抱不平,最后实在忍不住,也等不及地锅鸡出炉,就将这盘冷藏保存的猪头肉给端了上来。
瘦猴三儿一向是拿范明仁当偶像的,范明仁先吃菜他也跟着学,不过他显然更爱带壳的盐水花生,剥了一颗放进口里,只是嚼了几下就大赞起来:“好香,这手艺不错啊,百先生您难道还不满意?”
百味生和范明仁却是没有应声。
范明仁神色未动,瘦猴三儿却是在暗中吐了吐舌头,心道这姓百的肯定是疯了,这就是大酒缸,你当是‘华粹居’呢,还岭南的红泥……怎么就没饿死你呢!
但是这样就算是最顶级的茴香豆了么?
想了想,吴蓉蓉终于还是忍不住道:“这位先生怕是还不知道吧,就刚才您批评的几道菜,那可不是我们周主厨做的,那都是他的学生做的!
如果周栋这个‘震天锅’能够让百味生赞个好字,上了他新排的‘当代勤行兵器谱’,范家就是花费再大的代价也要将这位新近崛起的青年宗师收入囊中。
范明仁眼前的这碗盐煮笋却是用料十分讲究,不仅有笋根,也有上半部更嫩的笋肉和笋中的精华‘尖上尖’,他第一下夹的正是最嫩的笋尖,只觉清香可口、芬芳甘甜、入口即化,心中就是一愣,这样的用料和-图-书和手艺还是有瑕疵的?百味生真就这样会吃?
再夹了片笋根,入口稍显粗粝,却又多了份饱含纤维的质感,与先前的尖上尖配合,刚好丰富了食客的口感。
酒一入口,范明仁那双大眼变得更为明亮:“百先生,这酒可当得周酒神之名么?”
范明仁却是点头微笑:“呵呵,范家世代从厨,可要说到对各种菜色甚至是这种小菜小吃的理解和认识,还是远远不如先生啊?”
范明仁知道百家人个个颊生酒窝,都是不让国家级陪酒员的海量,因此也不劝阻,只是微笑着等待。
面前摆放的是大酒缸中最为常见的四样下酒小菜,盐水壳花生、盐煮笋、茴香豆和咸鸭蛋,这也是大酒馆雷打不动常年不限量提供的标配。
瘦猴儿嘴里放着茴香豆,正吃的不亦乐乎,听到这里顿时呆了,尼玛,合着我吃了半天,竟成了他口中‘堕入人间’的菜,这姓百的怎么比我家总裁哥还矫情呢?就显着你会吃了是吧!
尚周集团也好、黄河集团也罢,想要撼动我范家的地位,永远只会是一个梦想!
前者做法是没有问题的,至少知道搓洗这带壳花生的手法,可惜啊,力度掌控不够,接下来自然就不用我说了。
范明仁的习惯是先吃菜后喝酒,于养生有益,看了眼桌上的菜,首先夹起的是盐煮笋,
可是,这用来煮笋的水虽好,却不是用的大铁锅,应该也不是用的木柴火,钢锅燃气,难道就不算是偷减人工了么?呵呵呵……”
“这样的人才怎么可以旁落?开饭店说到底拼的还是主厨!
范明仁目光转动,顶级的厨师已经是非常难道,如果这个厨师还是个顶级的酿酒师……
除了周栋外,还有那个怀良人,同样是华夏勤行不世出的天才;那个严一也不错,收下了他,就等于是搭通了通向方外沙门的桥梁……”
所谓茴香,是要有着非止一层的口感,口感丰富了,食客才会有‘回香’的感受。
四位老爷子早早就跟仓燕山跑去了阿姐谷的酒https://m.hetushu.com.com坊,直接摆出一副蹲守的姿态,跟着起哄的还有怀良人和严一两个,反正今天‘下蛋’的是周栋,他们正是得闲,也想第一时间看到这被仓燕山称为‘酒中国士’的将相和究竟有多么的神奇。
那不是老师要用来做‘地锅鸡’么,你让我有什么办法!
其中就包括你们的一份。”
“用小米和糯米做酒米,确实可补新酿之不足,令酒味更为醇香厚重,不过这还不是关键……”
在神厨已经近乎传说的今天,一位青年宗师可比王海滨、卢知味、易知鱼这些老牌宗师的价值更高,毕竟周栋才只是二十出头的年龄,日后大有可能成为新一代神厨。
百味生听了也不反驳,跟这些不会吃不会喝的人计较什么?何况那小子酿的酒还真是不赖……
自从来到大酒缸,百味生这还是第一次点头表示肯定,微笑着拿起酒杯:“范总,请!”
“竟然是新酿……”
“几位客人是远道来的,请尝尝我们楚都本地风味的猪头肉吧……”
周栋的名气不小,可这份茴香豆么,呵呵呵……”
瘦猴儿在一旁捂着嘴偷笑,姓百的这不是强行往回找面子么?
“嗯,关键还是这酒的用水,至少有三四处水源?且相互补足,浑如天成,还有这酒曲,制曲者确是高手中的高手……
“茴香豆分软的‘香泥豆’和硬的‘金刚豆’两种,
很不错啊,周栋的学生居然也有如此手艺?待会儿倒要看看百味生如何挑剔。
“冷藏过的菜,热都没热就端上来了?”
盐煮笋口味清淡,正如君子之行不温不火,守正去邪,讲究要用当年的春笋,以甘水入盐煮,其余任何调味料都不放,而且就算用盐也绝不可多,目的是用盐勾出春笋特有的甘甜芬芳,却不是让人吃出咸味来。
不过可惜啊,这酒还够不上‘神品之酒’,应该算是……上品吧?”
这里的是前者,为什么叫做香泥?就是入口糯如薯粉,兼有蚕豆特有的荤香和酱香。
今天的地锅鸡就是周主厨做的!一会儿就到!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