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是勤行第一人

作者:光暗之心
我是勤行第一人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334章 勤行八门

第334章 勤行八门

换了别的厨师,就算不想投奔范家,也会把话说得客客气气,
如果招揽不成,就会在人家对面开家同样的饭店,把人家的生意搅黄……”
“只知道姓胡,可他的行踪我却完全不清楚,
“三位也是在寻找胡神厨么?”
尚周集团把个九州鼎食开设在楚都这种三线领头羊城市,不上不下的,是没有实力进军一线城市么?
现在周栋的态度还没完全表明,他可不能失礼,想来想去,还是让百味生先趟雷比较靠谱……
周栋奇怪地看了一眼百味生,心想真是奇怪,居然还有人姓百的?
现在的范家太需要一位神厨坐镇了。
范明仁:“……”
吴蓉蓉气呼呼地将一份地锅鸡端来后,周栋也出现在三人的面前。
我之所以知道他,也是因为先祖当年和他有过短暂的交往,而且此人自从在大河之南惊退蔡重九,令‘色字门’最杰出的天才从此心如死灰、永别后厨外,再没有做过任何惊动勤行的事情……”
勤行中人都说范家是万年大船,华夏有十八名店,范家得占小半,可谁又知hetushu.com.com道他也有辗转反侧夜不能寐的时候?只不过别人辗转反侧想得是窈窕淑女,他想得却是广揽天下名厨。
之所以会如此重视周栋,还不是因为周栋年纪轻轻就有了宗师之名,日后很可能成为一代神厨?可如果有现成的神厨在,他又怎能放过?
范明仁激动不已,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末,勤行八门因为某些原因纷纷隐退,只有一个‘色字门’号称要压服天下名厨,让天下名厨统统接受他们的‘美食观点’——‘菜当尽其味、而先尽其色!’
一旦他过了黄河,那意义可就不同了,绝对可以自称是‘勺过黄河、锅压南北’,可偏偏就在这个关节上,他却忽然退去,还从此不再做一道菜、永别后厨!
哪有一上来就奔着脸来的,楚都人难道都是这种脾气吗?
“呵呵,也难怪范总不知道这位神厨的事迹,实在是他为人太低调,当年也只是隐居在距离楚都不远的凤栖山,为抗日队伍做过大锅饭,根本就没有去过任何酒店,更不曾担当过主厨。
周栋点点头和图书坐下道:“而且我还听说范家在华夏勤行地位极高,被您盯上的厨师就没有别的饭店敢收了,最后只能投奔您。”
百先生,这位神厨姓什么,还请见告啊!”
可也正因为世家辉煌、产业越来越大,范明仁却知道家族中除了那位一心钻研厨道、多年隐居不出的‘二叔祖’外,其余的家中子弟甚至是自己都已经渐渐远离了厨道,把心思落在了如何扩大产业、如何更赚钱上面。
瘦猴三儿:“……”
那个时代的勤行八门其实已经是个狭义上的概念,是指还死守着旧时勤行帮派和组织方式的‘门派’,
“周主厨?”
“百先生?”
虽然按照时间推算这位神厨就算还活着估计也是位近百的老人了,可范明仁还是满怀希望,谁敢保证这位神厨就没有徒子徒孙呢?
于是‘色字门’的这几名天才厨师纷纷被各地名厨阻击,相继败北,最后就剩下蔡重九一路赢到了楚都附近,抵临大河之南!
“什么?当年传说中的神秘厨师,竟然是一位神厨?
因为范家还有个规矩,如果搅不https://m.hetushu.com.com黄人家的生意,那此后便绝不相扰,所以这些厨师就是想要跟范家较量一番,也不会像周栋这样得罪人,毕竟范家还是勤行的巨无霸,结下仇恨对谁都没好处。
“我……”
这勤行也真是,明明都是21世纪了,还总是喜欢搞旧时的那一套,他毕竟还是少年心性,好奇加警惕之下,也就跟着出来看看吴蓉蓉口中的‘三个恶客’究竟是何方神圣。
范明仁张了张嘴,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范家家主可是华夏勤行有头有脸的人物,直接拍桌子这种事他还真是干不出来。
“很多人都这么说。”
这个周栋究竟是什么路数啊?
甚至在范家最为辉煌的时代,祖上还曾经出过一位神厨,范家也因此成为古勤行世家,哪怕家族延绵至今,依然承其遗泽。
“当然听说过,范先生一向都是‘先礼后兵’的,听说您如果看上了哪位厨师,就会先去招揽,
那个时代信息不通,别说是现代的互联网,就连电话也没有几部,于是‘色字门’派出了几名天才厨师,由南向北,和_图_书一路挑战各大菜系的名厨,其中就有这蔡重九。
非也,这正是古家老爷子的聪明之处,在九州鼎食这个试点没有大获成功之前,人家是不会贸然与一线城市的餐饮企业对上的。
范家是古勤行出身,这绝对没有错。
这其实也算是勤行秘辛,并没有几个人知道,哪怕范明仁是范家后代,也是今天才得知当年折服蔡重九的竟然是一位神厨!
越是如此,越需要广揽天下名厨,只有这样才能保证范家在勤行的地位不失。
周栋真人当前,那可比传说中的胡神厨更为重要,范明仁表现的虚怀若谷,像是要三顾茅庐的刘皇叔。
真是期待啊!
范明仁目光一辆,忙站起身伸出右手:“排队时远远见了周主厨一面,连话都来不及说,现在终于是得偿心愿,周主厨,不知道能不能坐下谈几句?
而华夏的厨师们其实早就已经站在红旗下,沐浴在新华夏的光辉中,哪怕家门、师门是出自勤行八门,也已经不以八门弟子自居,更何况其余七门解散的解散、隐退的隐退,就剩下一个‘色字门’想要号令天下勤行和图书?那不是开玩笑是什么?
鄙人范明仁,在华夏勤行还有点小小的名声,周主厨想必也是听过的,我这次来,是带着百分的诚意……”
这两年华夏勤行的国菜之争愈演愈烈、而且随着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彻底转型,如今的勤行又开始渐渐恢复了当初的样子,古勤行在解放初期被废除的一些行规,如今渐渐又被行内人提起……
这丫头可没少了告状,说这三个人鬼鬼祟祟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还在背后编排他来着,周栋听了心中一动,莫非又是哪位同行来伸量自己了?
范总的心思我大概能猜到,不过劝您还是算了,我找他也只是为了先祖留下的一个交代,可要找到他又谈何容易?”
“呵呵,周主厨这是听谁说的?”
百先生,这可不能不尝,还是您先请如何?”
范明仁感觉脑袋有些发晕,想了半天才道:“呵呵……对了,这就是周主厨亲手做的地锅鸡吧?
还有香江的黄河集团,本来跟餐饮业是风马牛不相及,忽然在这个电商蓬勃发展、房地产渐渐萎靡的时间节点投资餐饮业,其心怕是不在小吧?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