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谨以此生献给你

作者:锦竹
谨以此生献给你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Chapter 11

Chapter 11

辛夏暖悲恸了。曼妮见她这样,再说:“还有好消息呢。”
“爱,照样喜欢。只是……”她接过来,打开舀了一勺含在嘴里,“没有当初那么爱了。”
双皮奶是辛夏暖最甜的记忆,她盯着那盅双皮奶看了很久。陆子昂拿起来,递给她。辛夏暖没接,而是苦笑,“你还记得我爱吃双皮奶?”
辛夏暖说:“其实没必要卸掉。”
辛夏暖转着笔头,侧头看向陆子昂,“不跟你扯淡了。”
“吃着吃着,就跟以前一样喜欢了,是吧?”
“你亲亲未婚夫其实与廖修认识。就是廖修邀请他的。”
她爸爸说的对,她还是难以介怀。
陆子昂一下子面无表情,他坐在椅上安安静静的。他吃一边吃着饭,一边说:“那么我以后天天给你买双皮奶了。”
“OK。”陆子昂也不废话,直接挂了电话,然后抽出桌上的文件开始翻阅起来。
“订婚场所就是我们香格里拉酒店,更不巧的是,你亲亲未婚夫被邀请了。”
陆子昂放开她,抬起手看看手表,“外卖快来了,这空挡时间我们做点别的吧。”
跟着旁边的玻璃窗敲了几下。辛夏暖才把头侧过去,只见窗帘拉开,陆子昂拿着手机一面用他深邃的目光凝视着她,一面对着她讲话,“要不要把窗帘卸了?这样你要是想我了,转头就可以看见了。”
中午午休时间,23层的总裁办又是人去楼空,辛夏暖敲了总裁办公室的门,等了许久门才被打开。她还来不及看清陆子昂,便被陆子昂m.hetushu.com.com一个熊抱,抱进怀里,他说:“暖,我们订婚日期在这个月的29号。”
辛夏暖今儿很没精神。由于昨天想东想西,睡眠不佳,造成上班总是想打瞌睡。她的眼皮都很难抬起来了。还是一阵电话稍稍把她精神提了起来。她接了电话。
“你这丫头,真悲观!”曼妮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廖修下个星期要订婚了,新娘不是你。”
“进来就知道了。”
辛夏暖一顿,说的也是。一想到还有半个月就要订婚了,她又心慌慌,总之,她又纠结了。
陆子昂忽而笑了起来,忍俊不禁的那种。他说:“中餐我已经订好了,这些你不用张罗。你知道准时来我办公室就行。”
“……”辛夏暖欲哭无泪,她老妈就把她看死了,以前天天囔囔怕她没人要。如今终于有人要了,把她往死里推出去。
辛夏暖眨巴下眼睛,“做什么?”
“坏消息。”
“就说你和总裁在门口抱在一起法式浪漫接吻咯。”
终于完成以后,陆子昂把窗帘扔给她,“叠好。”
这是典型的用公家的钱来私用。辛夏暖叹息,以前她总是对曼妮这种行为不满,结果自己也这样了,实在是什么都有可能。辛夏暖条件反射的侧头看旁边的总裁办公室。总裁办公室与总裁秘书办公室仅仅一块大玻璃隔绝,只可惜窗帘一拉上,什么也看不到了。辛夏暖用肩膀夹着话筒,找出笔和纸准备写。她说:“你想吃什么?”
辛夏暖瞧他那坏https://www.hetushu•com.com笑的目光,好似自己被扒光让瞧见一般,她清了清嗓子,“也好,正好监督你有没有搞外遇。”
辛夏暖顿了顿,这家伙还记恨她那次“泡面”事件呢?她吧唧着嘴,“那我们吃汉堡吧。”她就故意恶搞他,明明知道他在美国肯定以这些为主食,肯定吃厌了。
辛夏暖白了他一眼,“不知道。”其实她没好意思说,她吃了几口,曾经的大爱又回来了。她这人实在是囧啊。
辛夏暖无奈,其实她很想说,男的能检验出来吗?还是扯淡。于是她只好转移话题,“不跟你说了,我工作了。”
吃完饭以后,辛夏暖收拾桌子,把泡沫盒子装好去扔掉,她刚出总裁办公室,陆子昂叫住了她。辛夏暖双手提着袋子,刚一转头,却遭到陆子昂的突然袭击,脸颊被他捧着,接着被他非礼了,被吻了,还是缠绵悱恻的那种。
陆子昂回身去了自己的位子上,嘴微微咧了起来,“暖,我至今可是清白之身,你这可是对我诽谤哦。”
陆子昂却说:“要是东西不对胃口,我就准备吃你了。”
辛夏暖哭丧着脸,天啊,她乖乖女的名声啊。
辛夏暖深深呼了口气,略有失落。自从上次“结婚”事件以后,她发现她开始真把陆子昂当成自己的男人,不喜有人觊觎,自个独占的心越来越强烈了。
辛夏暖便闷着不说话了。
“丈母娘请我吃饭,可以吗?”陆子昂似乎稍有不满。
刚才那通电话应该是外卖的,不到三hetushu.com.com分钟外卖送来了。看着桌上那些菜,辛夏暖一眼见着那小碗装着的双皮奶。辛夏暖从小的最爱便是双皮奶。若是陆子昂想贿赂辛夏暖让她帮忙写作业,陆子昂就会给辛夏暖买双皮奶。以前一小盅双皮奶的价钱是陆子昂一天的零花钱,几乎天天用来买双皮奶送给辛夏暖。也是在那段时间,是辛夏暖最胖的时候。后来什么都没有了,辛夏暖不再要他的双皮奶,无私为他做作业,陆子昂的零花钱也花不掉,存了起来,最后用在别的女生身上。
“说。”
果不其然,她冲回自己的办公室,椅子还未坐热,曼妮就冲了进来,幸灾乐祸地拍着桌子,“哈哈,发展到舌吻的地步了?”
无言以对。怎么会有这么诡异的事情?
辛夏暖很想推开陆子昂,偏偏双手提着东西,只能扭头作为抵抗。陆子昂微微动容,略有可惜的轻叹一下,抬起眼睑看向站在门口的那些职员,他放开了辛夏暖。辛夏暖一被释放便低着头灰溜溜地去倒垃圾,不敢去看那些同事。
辛夏暖满脸不相信。陆子昂长的很标致,五官立体又深刻,而且搭配的天衣无缝,身高身材更是用不着说,无论从哪个角度,陆子昂的条件不可能没有女人趋之如骛的。至于陆子昂能不能把得住,辛夏暖也无法求证,早听说陆子昂在美国有过女朋友,加上美国那样快节奏的城市,文化不同,在辛夏暖的理解中,能清白简直扯淡。
“……”
辛夏暖大惊失色,“外面怎么传的?”
辛夏暖https://www.hetushu.com.com知道,这次事件一定会以光速传遍整个公司。就如当初下曼妮坐在毕方时大腿上,被下班折回的同事见着,第二天一大早整栋楼都被传遍了。
她其实是个比较懒的女人,即使无所事事,她也只会发呆望天,而不会真的去观察陆子昂。陆子昂不说话,只当没听见。正好电话响起,陆子昂接了电话,应了几下,挂断了。他说:“忘了说,晚上我到你家吃饭。”
“所以你不用担心尴尬了。”
“阿姨选的,说是怕有个万一,我被人勾跑了,先下手为强。”
很好,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而且正中辛夏暖脆弱的要点。她只好弱弱地说:“我们吃中式快餐吧。”
时间真是最好的洗涤剂吗?辛夏暖在心底苦笑。她不向陆子昂要贿赂,陆子昂从来没再为她买过双皮奶,而她自己也不知不觉中不再去吃双皮奶,这么多年,这是她第一次吃。那种久违的味道冲击着她心弦,一下子触动了她心底尘封已久的小小心事。
陆子昂撇了下嘴,“现在不爱了吗?”
“爽……爽的我都想死了我。”辛夏暖耷拉着肩膀说反话,她疯狂挠自己头发,“我该怎么办啊?以后见不了人了。”
辛夏暖正坐在沙发上叠窗帘,听了这话手不禁顿了下来,她抬起头看向他,莫名其妙地问:“为什么?”
那是个事实。她一直以为自己可以安之若素的去面对陆子昂,可只要一触及过去,她知道,她对陆子昂的感情回不去了,当年那种简简单单,一心只想喜欢自己喜欢的人,如m.hetushu.com.com今她发现,他们之间那层膜还没有撕裂,她之于他,还不能完全交付。即使她将成为他的老婆。
是陆子昂的。
“怕什么?你是总裁未婚妻,接吻很正常啊?”
一想到这里,辛夏暖真想嚎啕大哭,她以后真没脸做人了。
“喂,夏暖,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要听哪个?”
“哦,MY GOD……”姚晓桃吓的直接张嘴差点失声尖叫,还好及时捂住自己嘴巴。
“废话!”辛夏暖白了她一眼。
“……”
曼妮贼兮兮地笑,朝她挤眉弄眼,“爽吗?”
这个月?辛夏暖愣了愣,今天是12号,也就说还有17天?太快了吧?她不禁望天,“怎么这么快?”
“亲爱的,今天中午我们一起在办公室吃饭。”
辛夏暖跟着坐下,奇怪地看着他。
不知是心有灵犀还是怎么的,陆子昂也把目光看过来,对上辛夏暖的眼睛,“要是不信的话,你可以检验一下,邓爷爷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虽然我已经不是党员了,但我觉得这话很有道理。”
“……”辛夏暖心里不禁疙瘩一下。廖修要订婚没请她,她知道廖修还是很介意。只是这次陆子昂出席他的订婚典礼,作为他的未婚妻,肯定要陪同过去,这样的话……冤家路窄了。
辛夏暖觉得,陆子昂真是吃饱没事干的人。所谓做点别的就是让她看着他卸窗帘。她坐在沙发上,抬头看着陆子昂在卸窗帘,无聊的很啊。
陆子昂在电话笑:“只要不是泡面就行。”
偏巧,总裁办的几个同事吃饭回来见着这一幕。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