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谨以此生献给你

作者:锦竹
谨以此生献给你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Chapter 12

Chapter 12

陆子昂站了起来,抬起手表看了下时间,一脸笑眯眯,“下午去竞拍会,报告传真给Charles。”说罢,他朝她走来,辛夏暖不禁身贴门上,缩头乌龟一样看他,生怕他要做出不合理的事情来。
“我也想有人哄我开心,而不是欺负我。”
忙了一上午的辛夏暖终于抽个空伸起懒腰。胳膊还来不及收回去,甄音忽而破门而入,甩了一份文件,双手抱胸,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辛夏暖,你别以为你飞上枝头变凤凰就以为不会摔下来,你看看你这份资料找的都是什么?”
曼妮扑哧笑了起来,“欲|火焚身?”
“……”
曼妮从锁着的抽屉里掏出一瓶金棕色瓶子,瓶子一打开,便问道很醇香的咖啡香气。辛夏暖头一会闻到,“这是什么牌子的咖啡,这么香?”
“别提他,提他我就上火。”
陆子昂忽而笑了,“等你这句话很久了。”
陆子昂的头微微低下,辛夏暖立即捂住嘴巴,以为他要亲她。可接下来的事情,让她大糗一把,陆子昂低着头是在系扣子。辛夏暖忍不住眼睛抽了抽,心里狠狠抽了自己一顿,叫你自作多情,叫你想入非非,抽!
陆子昂便俯身亲了去,本来陆子昂还想多尝尝,却被辛夏暖推开了,辛夏暖说:“你输了。你碰到我嘴了。”
“……”辛夏暖一下子石化。
只是这报告传到她那儿,故意来找茬而已。
辛夏暖何其不了解曼妮,她抿了抿嘴,“你玩累了https://www.hetushu.com•com吗?”
曼妮见辛夏暖这般委屈,不甚理解,“你怎么了?”
陆子昂思考的时间越长,辛夏暖的内心越受煎熬,终于她扛不住了,弱弱地说:“只要不降职,其他惩罚我愿意接受。”
甄音咬着下嘴唇,一言不发。陆子昂摆手,“你出去吧。”
“他是我老婆。”陆子昂拿起桌上的茶杯抿了口,语气淡淡的,倒有些淡漠的味道。甄音一阵错愕,一时说不上话来。
辛夏暖咬咬牙,她在隐忍。甄音忽然跑到她办公室来找茬无非是作秀给陆子昂看,只因陆子昂的办公室就在她旁边,而且以玻璃相隔。
曼妮喝了咖啡,冷笑又似乎在自嘲,“婚姻,才是女人最想要的礼物。有些男人是给不起的,所以你该知足。”
还在她纠结之时,曼妮手里端着一杯子开门进来,看到沙发上表情丰富的辛夏暖,揶揄地道:“怎么?魂儿还在你亲亲老公那儿舍不得回来?”
辛夏暖身子一哆嗦,心想,偷懒被总裁抓个正着,这可惨了。甄音却在那儿挑眉,“怎么了?”
廖修一直知道她辛夏暖心里有个陆子昂。辛夏暖很难想象,他们是怎么认识的?而她在这里扮演着什么角色?想到这里,辛夏暖拼命拍着自己的大脑,略有气馁,告诫自己不要想多了,不要庸人自扰。
辛夏暖装作捂住嘴打哈欠,一副慵懒的样子,“累了,想睡觉。那个我先出去来了。https://m.hetushu.com.com”她刚一转身,想提把手,料不到陆子昂的手一推,把门合的更加严实了。辛夏暖微微侧头看他,却听陆子昂说:“亲爱的,我们打个赌,我可以不碰你身上任何一个部位,就能亲到你。”
陆子昂手里拿着那份黄色纸皮的报告,一边看一边笑了起来,“辛秘书真是敬业,就连发生在酒店的笑话都收录进来,我真不知是夸你铺设的全面呢,还是指责你滥竽充数?”
辛夏暖关上办公室的门,一脸警戒地问:“什么惩罚?”
陆子昂认真思考,顺带还蹙了蹙眉,好似一幅很难想出来。辛夏暖这心啊,快蹦到嗓子眼里去了,只能胆战心惊地看着陆子昂。要是把她降职,她一定跳江,她是多么容易爬上来的,终于在她大学同学面前抬起头来,她容易吗?还没坐到一个星期就把她“腌”了,她还不想萎蔫。
“……”辛夏暖接不上话了,输了又怎样?他一点也没吃亏,而她当了一会傻子,还被吃了豆腐。辛夏暖气的直跺脚,拉开门便冲了出去。陆子昂抿着嘴笑了起来,抚摸着嘴唇,笑的更欢了。
像陆子昂这种欠抽的问题,辛夏暖差点忍不住了,他这是故意不给她台阶下吗?让人指指点点,能好过?偏偏陆子昂的样子极其认真,甄音毫无准备,也料不到陆子昂是这样的态度,弱弱地回答:“情人。”
辛夏暖扯着嘴皮,皮笑肉不笑,“滚。”
即使到了现在,和_图_书她还是没机会翻身过一会。难道她就注定是他宠物了吗?辛夏暖坐在茶水间的沙发上,哭丧着脸,心里那个郁闷啊,刚才那个赌,她实在是太……她真想敲死她那木鱼脑袋。
辛夏暖不语,倒有几分视死如归的感觉。甄音在一旁冷笑,插上一句,“这明显是滥竽充数。”
辛夏暖幽幽地把目光转向曼妮,曼妮被辛夏暖这般幽怨地看着,浑身抖了抖,“怎么了?”
“没,只是玩真了……”
甄音冷笑,“这中间都有在酒店里发生的血案案例,这跟酒店营销有什么关系嘛?”
甄音万万料不到陆子昂会与她说话,不禁愣了下,随即点头。陆子昂接着道:“什么关系?”
陆子昂点头,“嗯,我输了。”
辛夏暖抬头,“我不觉得这报告有什么问题。”
辛夏暖白了他一眼,这怎么可能,除非有特异功能。她想了想,“行,看你怎么做。”
辛夏暖以为是叫他们一起出去,刚想跟着甄音出去,背后却响起陆子昂的声音,“亲爱的,你留下受罚。”
果然,电话响起。辛夏暖接了电话,那头响起陆子昂的声音,“你和甄音来我办公室一趟。”
“我们去总裁办公室聊吧。”辛夏暖抓起桌上的黄色纸皮文件,看都不想看甄音一眼。甄音冷笑,小声在她耳畔嘀咕,“怕什么,你情人最多娇嗔的骂你一顿。”
陆子昂系好扣子,抬起眼皮,见辛夏暖如此纠结的模样,明知故问,“你捂住嘴干什么?表情怎么也这么失望?和图书莫非……”他挑了挑眉,眼中带着一丝丝暧昧。
辛夏暖这个女人是爱胡思乱想的。有时候连她自己都很疑惑,她脑子里为什么总会把一件很平常的事想的那么复杂。陆子昂认识她前男友廖修,这是巧合还是冥冥之中?既然认识,那么必定是在陆子昂回国之前,那时廖修也在国外,那么……他们是在国外认识的。
辛夏暖比较笨,听不出这话的意义。然而甄音懂了。情人和老婆的区别在于,一个是玩玩过过场子,随时可say goodbye,对于一个玩具,可有可无。老婆那便是不一样了,那是愿意执手一辈子的人。面子和老婆想必,孰轻孰重,谁也干预不了。陆子昂的弦外音不过很善意的警告她,她整错人了。
甄音一听,幸灾乐祸。陆子昂挑了挑眉,戏谑地看向那幸灾乐祸的甄音,“甄秘书难道不知辛夏暖是我什么人吗?”
曼妮歪嘴笑了起来,“他还没哄你?都愿意跟你结婚了,这是最大的礼物。”曼妮泡好咖啡,坐在她旁边,谈心般地说了起来,“像陆子昂那样的男人,什么女人都可以有,他可以很痛快的去玩,比毕方时还要疯。他有那么多资本,可是他没有。他把自己玩的资本全画地为牢,给你婚姻。男人一旦结了婚,玩起来就有道德底线,一般男人不愿意结婚。你该庆幸,他把牢房的钥匙交给你,这样好的钥匙不是在哄你?相比毕方时给我的物质不是好多了?”
辛夏暖扫了她一眼,不置理会。对hetushu.com.com于她这位曾是她下属如今靠“不正当关系”上位的女人,她肯定不服,故意刁难她也是难免的。
陆子昂对码头背音的那块地是势在必得。那块地今天开始要竞拍,陆子昂便蓄势待发了。他早早吩咐辛夏暖做好工作,写份报告,等着下午的竞拍。
“算你识货,牙买加纯正蓝山咖啡,我家亲爱的托人带给我的。”曼妮一副幸福不偿命的样子。辛夏暖忽而羡慕起来,当情人就是好,有人哄着,想尽办法买她一笑。哪像她这么悲催,总是受欺负。
从小到大,辛夏暖在陆子昂那里一向讨不到便宜,还经常吃亏。辛母直接给辛夏暖下了个定义,“他是你的驯兽师,你是他的宠物,没翻身的机会。”
不想,甄音话刚说完,陆子昂便冷眼扫过她,她只觉浑身如进冰窖里,冷了一下。陆子昂把文件合上,“亲爱的,我要罚你。”
辛夏暖不说话了。也许曼妮说的对……
辛夏暖看是黄色皮子,心下了然。陆子昂叫她查一份关于各大名销售量的酒店资料,她找了一个晚上,也不过才七八页。然而一份报告七八页怎么够?拿出去的报告一般都是分量足才行,最起码得超过四五十页。这种份额辛夏暖觉得没必要,只要选择一些比较代表的酒店就行了,所以其他的几十页她都随便找几家酒店滥竽充数。其实关于报告,讲究的不过三要点,前五页是正题,最后三页也是正题,中间就是滥竽充数,充数量。这是每个老职场都知道的事,甄音不可能不知道。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