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谨以此生献给你

作者:锦竹
谨以此生献给你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Chapter 15

Chapter 15

辛夏暖瞠目结舌,“啥,女的向男方求婚?”
第二天早晨,她是被陆子昂折腾醒的,她激昂地掀开被子,顶着两个黑眼圈愤怒地看着坐在床边的陆子昂。她那完全倒戈的老妈又放陆子昂进她闺房了,陆子昂如小时候一样,喜欢掐着她的鼻子捂住她的嘴把她憋醒。
辛夏暖抬头望了望墙上的挂钟,由于近视看不清楚。她只好眯着眼睛看手机上的时钟,一看现在是凌晨2点多,顿时服了,“美女,我十一点给你打的电话,你2点多打回来还说刚刚?”
“你知道,他从来不在任何一个女人家过夜。”曼妮含着一块,慵懒至极。
“……”奇耻大辱!辛夏暖几乎咬牙切齿起来,虽然她有那么点飞机场,但不要总拿这事说是!她呵斥一声,“出去,立即、马上。”
“哎呀,果然是你家亲亲老公魅力大啊,一向大乌龟的辛夏暖也有敢于直面淋漓的鲜血的时候,实在是一物降一物啊。夏暖,我看你是被陆子昂吃死了。”
陆子昂坐在餐桌旁,眼神一直飘在辛夏暖所在地——厨房。他倒要看看这小妮子能做出个什么来?他知道辛夏暖不会做,他也不介意。
陆子昂抬起手看了看手表,“时间还早,你去做早餐吧。刚才看了下冰箱,挺满的,我相信你能做出一份早餐来。”
曼妮不禁朝电话筒翻了个白眼,“什么叫我们都一样?你可爽了,人家都要跟你结婚呢,陆子昂又没有别的女人,你哪里要虐了?”
“你知道廖修的未婚妻是谁吗?”
她叹息一声,侧头往墙上的挂钟看了看,现在是十一点半,平时早就呼hetushu•com.com呼大睡了。不过曼妮那只夜猫子肯定没睡觉。辛夏暖便打电话过去了。
辛夏暖越想越怕,这么牛叉的女人,她压根就惹不起啊,而且她一向属于循规蹈矩型,最怕就是惹事,她很明白自己,她要是跟这女人纠葛了,她算是彻底玩完了。想到这里,辛夏暖哭丧着脸,“我可以不可以不去参加啊?”
辛夏暖干咳两下,“他走了?”
陆子昂微微眯起眼看着辛夏暖的睡衣,上面是个巨型卡通人物头像米奇……
“你去问你家亲亲老公咯,不过你不去参加,可能会让你家亲亲老公很没面子,到时候你家亲亲老公不高兴的话……”
辛夏暖脸上顿起三条线,狗比女儿还重要咧,早餐都不做。
关于毕方时,辛夏暖也许是毕方时的女人之外,最了解他的局外人。只因曼妮与辛夏暖聊天,从来离不开毕方时。毕方时目前有三位情人,一位在B市,一般只有毕方时去外地出差才能在一起,另一位与曼妮一样,曾是他的秘书,然后才变成情人,如今包养在外,当个全职情人,这个女人也是跟毕方时最久的女人,用曼妮的话说,这个女人很厉害。
“喂!”辛夏暖不耐烦地囔了一句。
陆子昂摇摇头,“我还以为你穿蕾丝透明睡衣呢。”
辛夏暖直接推他出去了,当把门关上,辛夏暖气呼呼地照了照镜子,扯开衣服低头往里探了探,自己也失望了,她试着挤挤……ORZ,胸部果然要靠挤啊……
“啥?”辛夏暖心里刚刚盘算着到外面吃,这厮居然要她下厨做早餐?
“说…和-图-书…”
辛夏暖不愿意陆子昂不高兴。她调整呼吸,一脸豁出去的样子,“我去,不就是牛叉女人嘛,我跟她拼了。”
“肯定会出乱子,你不用想了。”
她嘟囔着嘴,翻了下手机,看看还有没有可倾诉的对象。结果这一翻,翻出问题来了。她发现她活了这么多年,只有一个知心朋友,再也找不到人谈心了,印证了她老妈的话,天天宅在家里,朋友是玩出来的,不是闷出来的。
“房产大亨的掌上明珠,脾气很臭,善妒多疑,在圈子里属于骄横派,说起来也这位掌上明珠一向不屑相亲,也不知你那前男友哪点魅力吸引她了,居然向你前男友求婚。”
辛夏暖一时说不上话,只因她何其不是。明知道陆子昂不喜欢她,她也舍不得走。辛夏暖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安抚,只道:“也许我们都一样,还没被虐的惨,不虐不欢撒。”
那里她当然知道是哪里,她轻轻咳嗽一声,白了她一眼,“你管。”她便超前往楼下走去。其实她心里很发虚,她因刚刚受打击,往罩罩里塞了双层棉垫……
辛夏暖一愣,“那我给你煮个水煮蛋去。”辛夏暖转身想去忙活,陆子昂却适时拉住她,“好了好了,别折腾了,我只是随便说说。”陆子昂把那稍微黑点的荷包蛋放在自己面前,筷子夹住,两三口便吃完了。辛夏暖腼腆笑了,瞧瞧多体贴,把那比较正常点的荷包蛋留给她吃。
那边“嘟”了很多声,也没有人听。辛夏暖愣了愣,莫不是今天她破天荒的睡觉了?辛夏暖撇了撇嘴,怎么她急需要抒发下感情的时候,那只夜www.hetushu.com.com猫子出状况!
晚上夜深人静之时,辛夏暖正与周公下棋下的正酣,她那手机如催命咒一般不停地召唤她。她抓狂地起身,下床去拿电话,嘿,死曼妮,果然是半夜党。
陆子昂一手拄着脑袋,面带微笑地把盘子递回给她,“我早晨不吃油腻的东西。”
陆子昂还纠结地说:“看来我今天要喝很多茶,清清肠胃了。”
“咋说?”辛夏暖神色顿时慌张起来,曼妮一向第六感很灵。
辛夏暖内心在张牙舞爪朝陆子昂挥舞着小爪子,不想吃没人勉强你吃,她还没吃早餐呢,死男人……
本来辛夏暖想聊关于自己的事,不过关于曼妮,她不得不说两句,“你还是早点抽身吧,再陷进去,你可真就万劫不复了。”
辛夏暖哭丧着脸,何止是吃死了,她简直就是无可救药了她。
曼妮打了哈欠,“你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和毕方时做|爱呢,总不能一边接你电话一边做吧?”
陆子昂挑了挑眉,“有问题吗?别告诉我你不会做饭。”
开玩笑,她会煮泡面……但辛夏暖没说,而是逞强的说,“你等着。”蹭蹭蹭,跑进厨房开始祸害去了。从小到大,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辛夏暖第一次下厨房,见厨房那些七零八碎的厨房用具,头就大了。她打开冰箱看看有何物,果断拿出鸡蛋和牛奶。
辛夏暖趟在床上睡不着。她翻身起床,走到自己的书桌台前,打开台灯,坐下。她心里七上八下,盯着书桌上的照片看的聚精会神。照片是她与曼妮去年一起去泰国度假照的,那时两人都单身。记得曼妮说,她以后要找个有工和_图_书作有钱有房的三有男人。而她要求不高,长的过的去,家庭能过的去,工作能过的去就OK。曼妮说她的要求其实比她还要高。因为她所说的“过的去”是个未知数,要看以谁为参照物了。曼妮是很后来才知道辛夏暖心里有人,最后知道那人是陆子昂。如今她睡不着的原因也不过就是陆子昂告诉她,三天后陪他参加一个订婚典礼,辛夏暖又知道这是谁的订婚典礼——廖修的订婚典礼。廖修知道辛夏暖心里有人,也在他们还是朋友的时候,知道那人叫陆子昂。虽然曼妮说两人其实认识,但是认识不一定知道内情,她总觉得很诡异。她陪未婚夫参加前男友的订婚典礼,未婚夫与前男友认识,这碰在一起,很难想象会发生什么?
当辛夏暖出来之时,却发现陆子昂没有下楼,而是一直呆在门口等他。今天辛夏暖穿的是香槟色套装,说不上好看,但整体感觉气质倒上来许多。陆子昂蹙了蹙眉,“怎么那里大了?”
辛夏暖白了他一眼,不知道越老就越喜欢扮嫩显年轻吗?她起床捣鼓一下衣柜,从衣柜里拿出几件衣服随手一抄扔在床上,对坐在床上纹丝不动的陆子昂说:“麻烦你出去一趟,我换衣服。”
辛夏暖想到这里,关掉台灯去睡觉了。
辛夏暖细想,她确实没啥虐的,可心里就有那么个疙瘩,让她不能释怀啊!她只好说:“我现在唯一担心的是廖修订婚典礼,我怕出乱子。”
陆子昂蹙了蹙眉,“怕什么,早晚你与我要‘袒呈’相对,先打个预防针吧,免得到时候我失望太多。”
下楼后辛夏暖发现她老爸老妈不在家,hetushu•com.com桌上也没有曾经一贯的早餐。辛夏暖一愣,询问地转身看向陆子昂。陆子昂说:“妈去遛狗了,见你爸肚子发福,说顺便把你爸爸也遛一遛。”
辛夏暖看着盘子里一个略黑的荷包蛋和一个还算正常的荷包蛋,还是很满意的。第一次失败,第二次成功,孺子可教也。她还不算朽。
“可不是,这女人牛叉吧。可见这女人有多厉害,有多喜欢你前男友廖修。要是知道你是廖修的前女友,指不定要暴走一番,以她的脾气说不定要和你纠缠到底呢。”
“你刚才打电话找我干嘛?”曼妮在电话那头漫不经心地道。
曼妮呵呵笑了起来,一边剥着糖果皮,一边夹着话筒道:“谁知道,今天特别猛而已。”
荷包蛋,小case!牛奶就更别说了,微波炉加热!
辛夏暖这人最怕出乱子,一出乱子她肯定慌,一慌她就不知道该干嘛。她现在很珍惜现在的状况,即使她对陆子昂一点底都没有,还是很不要脸的情愿热脸贴冷屁股。
曼妮顿了顿,把口中的糖果咬碎了。她自嘲笑着,“我是不是很贱啊?明知道他在玩我,我还舍不得走。”
“……”辛夏暖不禁把眉毛抖了再抖,“做到现在?他吃壮阳药了啊!”
她端着荷包蛋出去,挑出那个还算正常的荷包蛋放在陆子昂面前的盘子里,笑眯眯地说:“嘿嘿,尝尝。”
忽然他闻到一股烧糊的味道。他不禁笑起,果然……

陆子昂又一筷子把她面前的那荷包蛋夹去吃了……
陆子昂反而扑哧笑了起来,起身看着她,故意扫了‘那地方’,朝她戏谑笑起,“失望归失望,我还是要你的。”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