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谨以此生献给你

作者:锦竹
谨以此生献给你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Chapter 16

Chapter 16

陆子昂便拉着辛夏暖出去了。
辛夏暖稍稍一愣,捂住自己刚才被打的脸,打的还真疼。想起刚才自己扇回去的那巴掌,辛夏暖感慨,果然是喝酒壮胆啊,要是以前肯定只会哭的份了。
在一边的导购员说的气喘吁吁,几乎用尽最后的力气来说眼前这张床,“这床是纯紫檀木制作而成,您可以压一压触感,感觉特别有韧性。”
陆子昂适时搂起辛夏暖,“闵老,这是我未婚妻,辛夏暖。”辛夏暖僵硬地朝闵老露出个笑容来。
廖修有些微怒,甩下那女人的手,便头也不回的走了。那女子一脸着急地哭着追过去,“廖修,别生气,我也是怕你被别人抢走啊。”
“当然我挡酒了。”陆子昂无奈笑道。
陆子昂这人对外在东西一向不讲究,至于对万松山上那套别墅,他也就花钱买了房子,然后再花钱请设计师设计,至于那套新房他也只花了钱。本来家居摆设之类他也想让设计师连同代劳。如今这房子有了女主人,陆子昂想有必要让辛夏暖参与一会儿,不求结果,但求重在参与。
陆子昂在地中海先生对面的沙发上坐下,辛夏暖乖巧地坐在他旁边,察言观色。这种场景她从未接触过,其实她一直算的上没见过世面的小市民,大多数时间不是上班就是宅在家里看看别人发的帖子,偶尔手痒也回几句。哪里像现在这样,来这种地方,见这种人。
“哦。”辛夏暖乖巧点头。
“啧啧,这种破酒还没茅台过瘾,下次你到我别院来,我请你喝茅台。”闵老真是把酒当水一样的喝啊,如今还是精神抖擞的样子。
“助性的。”
陆子昂解完自己的安全带,拍拍辛夏暖的小脸蛋儿,出了车,“关于那块地的事,速度点。”
闵老哈哈大笑,拍着大腿,“你算是精打细算,行了,这地就卖给你了,过两天到我别院带合同来吧。”
“你怎么会在这?”可以说两人正面见面,大概大于三年,小于四年。
“……”
虽然辛夏暖把自己搞的很低调,但是与陆子昂出来,注定是低调不起来。那地中海先生一直盯着她看,倒不是看到美女贪婪的色咪|咪,而是探索地打量她,“这位就是那对一亿钻戒的幸运儿?”
“嗯。”
廖修苦笑,“该我问你吧?你从来不来这种场合,而且从来不喝这么多酒。”https://www.hetushu.com.com
“可以试试。”陆子昂笑道。
陆子昂的车停在维纳斯酒吧。辛夏暖有些迟疑地解开安全带,试探地问:“是什么应酬啊,怎么在酒吧?”虽然知道维纳斯酒吧非比寻常,属于放荡中带点小文雅。
导购小姐微笑,“当然,在西侧那边的专柜。”导购小姐准备指引他们过去,陆子昂却原地不动,直接道:“拿你这里最好的牌子就是了。”
辛夏暖抿了抿嘴,经过那么一吐,和那么一巴掌,她反而清醒了许多,跟没喝酒差不多了,真是神奇。
车由辛夏暖开,陆子昂被放在后座,沉沉地睡着。其中一位高大男子对辛夏暖道:“不要介意,闵老每次与客人都喜欢拼酒。”
陆子昂自然面不改色的喝完了。
陆子昂直接带辛夏暖来到A72,推门进去,只见不是很明亮的灯光下的沙发上有一位中年男子,头上没有几根毛,地中海了,身上穿着米黄色圆领长衫,顶着圆鼓鼓的啤酒肚,旁边搂着一位与这厮形象岔路极大的美女。真是美女与野兽啊……
辛夏暖说:“还给你的。”那女人只是瞪着大眼刚想甩胳膊再扇辛夏暖一巴掌,被廖修制止了,“够了,你不觉得丢人现眼吗?”
导购小姐自然懂,腼腆一笑,临走前还不时往辛夏暖这边暧昧的看了看。陆子昂把名片递给她,“送货的时候给我打电话。”
还是一声声响,把她游离的魂魄勾了回来。那是一声尖锐的叫囔,比外面的音乐更加让人心跳加速,“你们在干什么?”
“要谢的话我们就干几杯。”不由说的,闵老又倒上满满的三杯。辛夏暖差不多要哭了,他们两谈生意,干什么扯上她,她酒量不好啊!
辛夏暖微笑点头,算是说理解。待他们走后,她呼了口重气,往后望了望,赚钱真不容易,尤其大牌东家,真算是舍命陪君子了。
陆子昂端了一杯递给辛夏暖,眼神含笑,然而辛夏暖早就看出他眼神中的另一层意思——无论如何一口饮尽。辛夏暖的心早就悬在嗓子眼里,卡的紧紧的。这么满满一杯,要是满满喝她也许会没事,但若是一口而尽,她保不准自己能安然无恙。但这样的局势……她只能硬着头皮一口饮尽了。
廖修大吼,“你有病是不是?”
辛夏暖用手https://m•hetushu.com•com按压几下,确实不错。新房里面色调算是干净的白色,这紫红配上去,倒有些气势,颜色过关,虽然价钱有些稍贵,但对于这位显富的陆子昂来说,小菜一碟。辛夏暖终于点头了,“那就选这个吧。”
辛夏暖一愣,走进一看,吓了一跳。把葡萄酒当白开水喝,也只有这两个疯子干的出来,而且看着桌子上的几个空瓶子,不禁颤了颤,天啊,他们喝了多少?有这个必要吗?
正如以前的廖修对她,那么殷勤她却从来不给回报。正如曾经的她,默默对陆子昂好,即使眼睁睁看着他对另一个女人好。爱情本来就是这样,付出不等于就有回报,完全违背了商场的运算,一物换一物。爱情换不了等价的爱情。
辛夏暖对于陆子昂这诡异的思想很无奈。当初设计的时候设计师可能已经把全景规模好了,可因陆子昂的心血来潮,只得弄个框架,其他全撇了。让她这位完全没眼光的门外汉装饰房间,简直是无理取闹。
地中海先生一脸笑意地对陆子昂说:“陆总裁真是姗姗来迟。”
辛夏暖一愣,待陆子昂看清楚扒他裤子的“女人”是谁,陆子昂才松了手,捏了捏额角,迷迷瞪瞪地说:“到家了啊?”
辛夏暖立即往旁边一看,只见一位头发大卷,穿火红紧身长裙,腰间系着黑宽皮带,脚踩细跟高跟的女人朝这边走来,不由分地直接上前甩了辛夏暖一巴掌,“不要脸的东西,居然敢勾引我的男人。”
不过刚才那一幕让辛夏暖意识到,廖修想要的感觉应该就是这样吧。有个爱他的女人,即使冷漠对待,也会有人热切的热脸贴冷屁股,放下自尊,放下骄傲,放下性格。
“嗯。”辛夏暖便自个靠在沙发上,小眯起来。闵老一见,乐呵呵地道:“这酒量真不行啊,要是你们结婚怎么办?”
虽然如此,辛夏暖在挑选家具面前还是很谨慎,谨慎是褒义词,贬义词就是磨机。辛夏暖那磨叽的程度令人发指,从五点半下班到七点半这两个小时,辛夏暖光是选一张床还没选定。难得好脾气的陆子昂一直站在旁边,一言不发,只是眉心蹙的紧紧的,显然一触即发,快忍不住了。
辛夏暖摸了摸陆子昂身上的钥匙,却听到陆子昂低沉地囔囔,“别碰我。”
听陆子昂这么一说https://www.hetushu•com•com,辛夏暖才恍然大悟,这号人物名声太大了,虽然她不知道名字,但记得他的事迹。青年时期偷渡去了香港当古惑仔,打打杀杀仅仅五年,存了一大笔钱返回内地,组建自己的势力,开始贩毒。可以说这位闵老是贩毒起家,97年那段时间狠狠的赚了一大笔,后来差的严了,改行搞什么影视洗黑钱。总之,这位闵老什么都干过,几乎从没失败过,唯一一次重大的失败,是被别人暗杀杀了他原配的孩子也就是他长子。此后虽然报了仇,但闵老一直没公开过他其他的孩子,外传他有很多私生子。
闵老笑起,“能做股神的徒弟,确实有两把刷子,你是第一个约我要买地的商人,我这人有个臭毛病,我情愿低价卖给聪明人,也不要高价卖给一只蠢材。”
“话说水床助啥兴?”好奇宝宝辛夏暖还是忍不住问起。陆子昂淡淡地把目光扫来,挑了挑眉,“想知道?”
辛夏暖却糟糕透了,头一杯酒的酒劲上来了,头晕呼呼,脸烧的热烫热烫,可以煎鸡蛋了。她暗叫不好,最后那杯效果是怎样的?她还真不清楚。
辛夏暖抿嘴微笑,心里憋了一肚子的笑化成了蜜糖,捧着陆子昂的脸吻了上去,她唤他,“老公。”
辛夏暖极力想控制自己昏昏欲睡的欲望,然而时间到了,她越是想控制就越控制不了。陆子昂见辛夏暖这幅样子,捂了捂她的头,“不舒服就趟趟吧。”
辛夏暖愣怔不已,刚才那一幕,陆子昂见着了?她看到那个程度?辛夏暖想问又不敢问,只见陆子昂在猛灌酒,还向闵老提议,“要不尝尝洋酒?苏格兰威士忌怎样?”
“知道知道,都上头条了,我能不知道?”地中海拿起一瓶子拉菲葡萄酒不像别人只倒上半杯搞什么情调,而是直接满满一杯倒上三杯,自己端上一杯,一下子牛饮去了,“来,干一杯。”
订婚这事在陆子昂眼里与结婚没什么两样。他最近着手打理新房,装修完工停了快半个月,通风也够了,下班以后他便直接带辛夏暖去家具城订购家具。
陆子昂抬起手看了下手腕上的手表,直接对辛夏暖道:“先选这么一件吧,你陪我去个应酬。”
“这么说你酒量很好?”闵老眉飞色舞起来,“我们比比?”
那人没有暴躁如雷,也没有急忙擦去身上的污垢,而是静和图书静地递给深蓝色手帕。辛夏暖有些错愕,抬起头看过去,看见廖修那双永永远远斯文的清秀脸。
×××
辛夏暖不说了,老老实实看着陆子昂与闵老把酒言欢。直到两人都倒下,辛夏暖才按了服务铃。不到一会儿,几位穿着很正式,西装革履带着墨镜的高大男人把闵老扶了出去,还好心地问辛夏暖,“要不要我们帮忙?”
陆子昂蹙了蹙眉,甩手不从。辛夏暖顿时无奈,只好硬拖着陆子昂出来,陆子昂也就半推半就地被辛夏暖拖出来,架在辛夏暖的肩膀上,一步步蹒跚的开门。
辛夏暖浑身僵硬了。这真是首次听说,把这么昂贵的拉菲当做啤酒一样喝了……真是浪费,她这种不会品酒的人都会装模作样的品一品,这位闵老真是豪杰的很呐。
“哪里,我一向佩服闵老的拼劲,从香港古惑仔到内地黑帮老大,不是每个人能做到的。”
陆子昂似乎也比较开心,“谢谢闵老。”
总之,辛夏暖看着手上全智能化电子遥控侦察器,很犹豫。说起这全智能化电子遥控勘察器,辛夏暖心里就滴汗,只要这个在手,可以勘察到家里的每个角落,若是在家使用,还能躺在床上开关家里每个电器,房门。总之,是个新鲜玩意儿,但对于为何装这玩意儿,陆子昂解释,“以后我常常在外,要是想你了,对着侦查器就行了。”
廖修见她不说话,直接把她手上的手帕拿了回来,帮她擦擦嘴,眼中如大学时候吃完饭,不避嫌为她擦嘴时一样温柔。辛夏暖有些看愣了,竟不知道回避。
忽而陆子昂反倒四下张望了下,忙问,“你这里有没有水床?”
辛夏暖一下子不说话了。如他所说,她从来不会主动来这种地方,能推则推,除非重要的人。以前来这里,是为了她的闺蜜曼妮,不得不来。如今为了陆子昂,又不得不来。她其实并不喜欢这种地方。
她折回A72,刚站定门口,便见闵老搂着的那位美女走出来,她一边数着手里的钱,一边对她说:“两酒鬼在喝酒呢,快喝高了。你的那位说要找别的姑娘呢。”
“好。”
“请问您要什么花纹的?”
“我也不知道。听说荡来荡去,让人飘飘欲仙,以后我们试试。”
辛夏暖的鼻息间充斥着酒精的味道,她眯了不到几分钟就想吐了。她立即站起来往洗手间跑去。陆子昂顿了顿,https://m•hetushu.com.com有些后悔带她来了。
辛夏暖点了点头。一个人的力量也许真拖不动他。
陆子昂似乎没醉,眯着眼睛看她,冷笑,“有人帮你擦嘴,是不是觉得很幸福?”
车开到莲花小区,辛夏暖下车,打开后座门,戳了戳陆子昂的身子,“到家了,醒醒。”
辛夏暖还是属于门外汉,一来她没接触过水床,不知水床为何物。二来,她单纯的把“助性”听成“助兴”,心里还想,水床助啥兴?
闵老似乎是喝高了,语言上有些拖音,“行啊。”
辛夏暖冲出去,刚到洗手间门口,一拐弯,与一人撞个满怀,本来辛夏暖还能坚持一会儿,闻到那人身上的烟草味,一阵恶心袭来,直接吐了出来,而且溅到那人身上去了。
陆子昂淡笑,“一口价4.5亿。我知道闵老最讨厌讨价还价。”
辛夏暖也跟着出了车,到了门口,陆子昂微微耸了下手臂,示意辛夏暖挽着。辛夏暖也依着挽上了。以前辛夏暖来维纳斯都要过门卫这关,签上毕方时的名字才能进去。未料,有一天她也能略过门卫直接进去。
辛夏暖白了他一眼,她才不稀罕碰他呢,有什么了不起,凶什么凶,辛夏暖不满地嘀咕嘀咕一阵。由于陆子昂刚才那声不是很有爱的“囔囔”,造成辛夏暖彪悍了一下,扶上楼,直接把陆子昂扔上床。也许是扔重了,只见陆子昂蹙眉吃痛了一下。辛夏暖见他这半死状态,实在不忍心,到浴室那儿用毛巾沾水后拧干,冷敷在陆子昂的脸上。她本打算帮他脱了衣服便回家的。没想到她帮他脱完衣服,准备脱裤子的时候,陆子昂一把抓住辛夏暖的手腕,力度极大,辛夏暖的手臂似乎都快被他掐断了。他爆了口粗话,“你他妈给我滚远点,别碰我,我有老婆。”
陆子昂按了服务铃。辛夏暖略有担忧地说:“别喝了。”陆子昂不理会她,又给自己灌了一口,带着酒气的唇亲了她一口,动作利索,没有缠绵悱恻,甚至没有多大感情,便是嘴上说,“乖。”也是那种一笔带过。
“看来你把我调查的很清楚。”
“廖修,你居然为这个女人吼……啪。”她还未说完,自己的脸就被别人扇了一巴掌,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刚才被打的辛夏暖。
辛夏暖当然知道这是屁话,我看是想偷窥顺便监视她!辛夏暖忍不住在心里问候了他祖宗十八代一通。阴人,绝对的阴人!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