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谨以此生献给你

作者:锦竹
谨以此生献给你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Chapter 18

Chapter 18

她不解的看着他,他所说的“没有安全感”到底是为什么?
曼妮妩媚地挽住毕方时的胳膊,“亲爱的,我不疼了。”毕方时完全不理会曼妮的献媚,直接把曼妮拉出茶水间,让人不留一点余地。
辛夏暖顿了下,蹙着眉毛想了一同,“随意吧,不要麻烦就行,我最怕麻烦了。”
辛夏暖张着嘴,她怎么感觉毕方时比曼妮还要紧张她的身子?
毕方时拉着曼妮出去,“走,去医院。”
“这还要问为什么吗?嗯?”
辛夏暖咬了下嘴唇,“没有为什么。”现在这个样子不是很好吗?为什么她要纠结过去?辛夏暖在心里不断的排斥那个影子,那已经是过去式了,没有必要再提起。
他只道:“暖暖,你只要知道,你现在是我的,我现在是你的就好。”
辛夏暖缄默不语,她觉得她以后还是少说她和陆子昂比较好,免得曼妮又要羡慕去了。的确,现在的生活,辛夏暖满意地不得了。一起上班,下班送她回家接个吻什么的,多甜蜜啊,她很安然的享受这一切。
陆子昂便直接打了电话给甄音,“帮我订两张夏威夷的机票,这个月二十七号之后都行。”陆子昂便挂了电话,“直接去旅行好了。”
辛夏暖白了辛母一眼,什么骄傲女人姿态什么太丢脸,她只是陪同陆子昂参加一个普通的订婚典礼而已。辛夏暖踩着高跟鞋便hetushu•com•com出门了。
“为什么?”辛夏暖更不明白陆子昂的意思了,为什么戴戒指非要今天晚上?只听见陆子昂拿起礼盒中的戒指,把男款的戴在自己的无名指上,然后抓住辛夏暖的手,把女款的套在辛夏暖的无名指上,他扯着嘴皮子笑,“买了戒指不戴作废吗?”
辛夏暖脸一红直接怒瞪他,这男人,怎么就不能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吗?虽然知道是玩笑话,但对于一向对那里比较自卑的辛夏暖而言可是致命伤啊。
辛夏暖无言以对。微微低着头看着自己手指上那闪闪发光的钻戒,多么漂亮的钻戒啊,她该欣喜若狂地,可不知为何,刚才他看见陆子昂脸上的不耐烦,顿感失落。
中午到了,辛夏暖与陆子昂正在餐厅就餐。陆子昂正在埋头吃饭,并没有说话的意思。倒是辛夏暖很想说些什么,总觉得不说话,她就觉得怪怪的,但又不知道怪在哪里?
关于廖修的订婚,辛夏暖是在所难免的要去参加了。接到陆子昂催来的电话之时,辛夏暖正在找礼服。她的礼服不多,也就每年年庆之时参加穿的那两三套。她挑了一件粉款礼服,单一色,只有腰间那缀着的白条镶嵌出一点白色还有肩上披着的白兔毛披肩。辛夏暖还算比较喜欢这件礼服,可是她一个多月的工资啊,她难得舍得花钱在礼服上。
hetushu•com•com陆子昂一脸好笑地看着她,“这家公司谁最大?”
辛夏暖抿了抿嘴上了车。陆子昂也跟着上车了。他刚坐在位子上,便从后面的袋子里掏出一盒精致的礼盒,递给她,“看看。”
辛夏暖这人确实比较较真,也许是从小到大的环境,她的生活从来都是一丝不苟的。在辛夏暖眼里,毕方时就是个渣子,踩到脚下用脚踝扭一扭都无法解恨。
上班之中,辛夏暖偷偷溜到茶水间给曼妮发了条短信。等了大概2分钟不到,曼妮才姗姗来迟。她今天的打扮还是那么出众,合身的不得了的职业装,即使把头盘盘起脸蛋稍微大了点,但也无法掩饰她的五官精致漂亮。
辛夏暖娇嗔的看他一眼,“基督!”她在提醒他。陆子昂撇了下眉,“我只是三大宗教比较信基督而已,我并不是信徒。”
曼妮的淡定,倒让辛夏暖提着的心稍微顺畅点。她最怕曼妮越陷越深,毕方时是什么人,她这个外人都知道,玩的太过了。他甚至可以一边搂着曼妮一边对别人说,我玩的女人可以排长城了。一点也不顾及站在旁边的曼妮,作为局外人的辛夏暖那个气愤无处发泄啊!她直接内伤了。
“没,参加廖修的订婚典礼。”
事后曼妮反而被辛夏暖这搞笑的反应笑的人仰马翻,“我看你以后的老公一定要是个对你老实巴交的丑八怪和*图*书才行,要不稍微在外做做样子,你都会被气死直接入棺材。”
辛夏暖直接不想回答,陆子昂反而笑着看她锁骨以下,肋骨以上的部位,说:“这突然壮大的波浪是真的还是人造的?”
曼妮无所谓地对辛夏暖笑了笑,“没什么,不用担心。”
正在这时,门忽然打开了,毕方时闻到弥漫在茶水间里的咖啡香气不禁蹙了蹙眉,夺过曼妮的杯子,一脸怒气,“你不知道你胃出血吗?还喝咖啡,你还想不想活了?”
她这一看到毕方时的流程,便一股脑全记上了,直接无视了陆子昂的流程。辛夏暖记上以后立马向曼妮汇报。只是她很庆幸曼妮的表情淡淡的,似乎没有以前那么上心了。
辛夏暖便不说话了。当然是陆子昂最大了,订婚的假期只要他批准就行了,完全无视扣工资和全勤奖金问题。辛夏暖还没出过国呢,还真不知道出国是什么滋味,尤其是与陆子昂单独出去。辛夏暖这么想着,脸微微红了起来,陆子昂见辛夏暖略带含羞的表情,扑哧笑了起来,“真想把你吃干净了。”
瞧他傲娇的样子,辛夏暖心里别提有多恨又有多无奈。他知道她喜欢他,还知道她辛夏暖整个心都喜欢他。所以他有资格高人一等,她只能唯唯诺诺低人一等。
“刚才看到总裁行程安排时,毕方时下个星期去B市,又要与那个女人会合了。”和-图-书辛夏暖蹙了蹙眉,好似她才是毕方时的女朋友在大大的吃醋之中。
穿好衣裳便准备出门了,辛母正在跑步机上奔驰着,见辛夏暖难得打扮一次,不禁气喘吁吁地问:“参加谁的派对吗?”

陆子昂开了副驾驶车门,一脸绅士地半鞠躬,“请。”
即使车子开动了,她也没再抬起头来,而是对着手指上的戒指发呆。直到陆子昂那只同样戴着戒指的手覆在她的手背上,宽厚的手掌轻轻握住辛夏暖颤颤巍巍的手,她幽幽抬起头,陆子昂正在专心的驾车,然而嘴里却说:“暖暖,我没有安全感,只能这样,你懂吗?”
有一句话不就是哀莫大于心死吗?曼妮也许对毕方时真的死心了。曼妮忽而站起来,泡了杯蓝山咖啡喝,还顺便的问:“你要吗?”
倒是曼妮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施施然坐在沙发上,交叉着腿,“即使留在A市,他也会跟别的女人在一起,我习惯了。”
辛夏暖愣了一愣,表情有些狼狈,“哦”了一声,不接话了。陆子昂见辛夏暖这幅魂不守舍的样子,知辛夏暖如他,当然知道她心里想什么,他只是笑笑,并不打算解释什么。
末了,陆子昂放下筷子,眼神带着光亮地说:“你想要怎么的订婚?”
她双手合抱,漫不经心地问,“有什么事吗?”
“……”辛夏暖张着嘴连忙说,“可是订婚没有假期的,这和-图-书样会扣工资还有全勤奖金。”
辛夏暖站在一旁,吓了一跳,连忙问,“胃出血?曼妮,怎么回事?”
“为什么?”
辛夏暖表面上很无所谓,其实内心十分好奇这里面到底是什么,待她打开一看,竟然是上次拍卖会上以天价拍的“only”唯一。辛夏暖微怔住,一时不懂陆子昂的意思,只见陆子昂笑道:“戴上。”
曼妮撇了撇嘴,“你现在真幸福啊,真让人眼红。”
陆子昂的车停在她家门口,见辛夏暖一身粉色调,配上她白皙的皮肤,正如美丽的公主一般。辛夏暖的五官是无可厚非的好,她是个美人胚子,只是疏于打扮,不过男人们都是有见识的伯乐,即使不打扮也知道你是个美人胚子。当初的辛夏暖无论在高中还是大学,都是抢手货。陆子昂促狭地看着辛夏暖身上披着的兔毛披肩后转至她的胸前,“里面是抹胸款还是吊带款?”
她只好说说天气,“最近天气有点冷,你多穿点衣服。”她觉得她在说一堆废话。果然,陆子昂挑了下眉,顿了顿,而后把目光抬起好笑的看她,似乎在说,想跟我说话直说,不用拐弯抹角。
辛母一口气没上来,直接嗝住了,关掉跑步机好不容易顺了口气,竖起大拇指,“辛夏暖,一定要做出骄傲的女人姿态来,不要太丢脸。”
“不了,中午陆子昂在楼下餐厅订了位子,我怕喝了咖啡等下就吃不了东西。”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