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谨以此生献给你

作者:锦竹
谨以此生献给你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Chapter 22

Chapter 22

曼妮虽然只写了这么简短的电子邮件,但辛夏暖的心还是抽了一阵子。她从来没想过曼妮是以逃避结束这段荒唐的爱情。不过也唯有逃避,才能解开这笨重的枷锁,即使翅膀受损,至少还能飞翔。
辛夏暖舍不得曼妮,主要是她朋友不多,交心的朋友就更不用说了,失去曼妮,她有些怅然若失,不过她尊重曼妮的选择,至少她懂得爱自己。
辛夏暖哭笑不得,第一敞开心扉地说了她一辈子也不可能说的话,“你一直在我心上。”
“毕方时在我们之前已经去过人事部查看曼妮的资料了。”
陆子昂把那张纸递给她,是曼妮传真来的辞职信。陆子昂问:“曼妮怎么回事?”
暖妞,当你看到这封电子邮件的时候,我已经回老家了。昨天看你订婚,真的很高兴,参加你的订婚,更是让我感触颇深。玩了这么久,我也想有个家,也想有个愿意娶我的老公,也希望有个男人作为我的依靠,让我生病之时,能撒娇,让我能心安理得的怀孕,不怕做未婚妈妈。你说的对,从一开始我就在赌博,跟毕方时在一起,一方面是为了钱,另一方面是我好胜心。我一直笃信我的个人魅力能把这情场浪子收服,可这三年来,只能眼巴巴看着自己一点点陷进去,而他还是那样。人可以傻子一时,总不能傻子一辈子。人家不要傻子了,以后你有空带你和陆子昂的宝宝来看我hetushu.com.com哦。
“她老了,玩不起,所以回家安享晚年。”她似在开玩笑,但陆子昂知道这话其中的意思。他抿着嘴淡笑,“感情本来就不该玩,早晚玩出火。”他的样子似乎很懂嘛。辛夏暖白了他一眼,“毕方时看见这封辞职信了吗?”
辛夏暖的手被缝了三针,说起来也好笑,一个破瓷杯片能搞成缝针的地步,也就只有辛夏暖能搞出来。晚上回到家,两人坐在床上,陆子昂抚摸着辛夏暖那缝针的双手,一句话也不说,也不知在想什么,只是来回的抚摸。
“嗯?”
陆子昂转身离去,望着陆子昂的轩昂的背影,辛夏暖总觉得,为何有些落寞?她失了神。陆子昂去人事部有一段时间了,辛夏暖觉得有些饿,从抽屉找出饼干准备充饥,奈何只剩下皮屑了。她只好端着水杯去茶水间以水充饥果腹。她刚起身准备开门,门被一股蛮力推开,撞的辛夏暖七荤八素,手上的茶杯也摔碎了,那杯子的碎片正好被为支撑身子用手拄地的手掌不小心压住。辛夏暖吃痛地坐在地上,看着鲜血流淌的手掌。
“曼妮在这A城除了你这个朋友,就只有我。她离开A城,你不可能不知道。”
“我想去人事部把曼妮的档案改一下。”
毕方时眯起眼,一句话也不能说。一个以个人利益威胁别人的男人,其实很有胆识,也够狠绝。
辛夏暖不hetushu.com.com做声。陆子昂忽而起身,捏了捏她的肉肉脸蛋,“我去给你放水,好好泡个澡,等下戴手套,不能沾水。嗯?”
辛夏暖叹了口气,重新坐回椅子上,忙自己的事了。正在她收拾桌子的时候,她的内线电话响了,她接起电话,那头传来陆子昂略带慵懒的声音,“亲爱的,待会儿一起吃饭,你想吃什么?”
她着急地对陆子昂道:“帮个忙。”
辛夏暖的手掌一直在淌血,伤口太大,血几乎以滴的形式滴落在地。毕方时虽见到她的伤势,但还是熟视无睹地继续逼问,“你最好老实告诉我,要是我找到她,你信不信我整死曼妮?”
辛夏暖想了想,憨憨地道:“双皮奶。”
辛夏暖挂了电话,嘴角浮出一丝丝微笑。一直这样幸福就好了。她给自己一次放逐的机会,那么心安理得的去享受自己该有的幸福,不去顾虑未来是否一切安然。
她的右手掌因淌血过多,开始发亮,丝丝冷气贯穿她敏感的神经,我微微握紧拳头,掐住手腕,想止血。毕方时看地上那半小谭的血,虽不多,对人体无伤害,不过手掌那口子似乎真有点大,还在不停的淌血。
“子昂,我怀孕了,三个月。我买了飞机票,想去见你。”
“曼妮的直系上司就是毕方时,不过她把辞职信传真到我办公室,想必是不想让毕方时这么快知道。我觉得你还是劝劝你朋友,毕m.hetushu.com.com方时不是好惹的,这么把从来都是甩别人的毕方时甩了,后果可能很严重。”
陆子昂用狠狠的目光盯着毕方时,“我告诉你,你再敢骚扰辛夏暖,我发誓,我会把这家公司搞的一无所有。”
辛夏暖残有一丝理智,允了陆子昂。陆子昂哼着笑了下,轻啄她的唇,“什么时候你能把我也这么放在心上?”
在他面前的男人,正一副不耐烦的睥睨着她,“曼妮在哪里?”
辛夏暖点头,嘴角的弧度很弯,那是发自内心的笑。若事情正如陆子昂所说,毕方时若真的“不放过”曼妮,那么曼妮以后,可是会很幸福?
陆子昂总是比辛夏暖想的多一层,她知道他是在保护她。虽然他手里握有创美公司大部分股权,但毕方时还不是好惹的。陆子昂刚在国内扎住脚,交际圈还未放开,肯定不如毕方时。要是来暗的,陆子昂肯定拼不过毕方时。
辛夏暖死死咬住牙关,忍住想打人的冲动。曼妮说过,毕方时是个不好惹的男人,果然……
想到曼妮有好的将来,她会心的笑了起来。她在闪神之际,有一条短信响了,辛夏暖顺着声音看去,陆子昂的手机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
“什么?”辛夏暖立即跳了起来,翕动着双唇,浑身发抖。陆子昂扯了下发抖的辛夏暖把她搂进怀里,“即使我们改了资料,毕方时还是可以通过身份证来查的。”
上面注明,声声慢。
www•hetushu•com.com陆子昂讶然失笑,“很好。”说罢,捋了下她柔顺的长发,“我下楼去趟人事部,你在这里等我。”
“给双皮奶一次机会,毕竟我还是喜欢的嘛。”辛夏暖略有娇嗔地说了一句。陆子昂那头便传来爽朗的笑声,“好吧,半个小时来我办公室。”
辛夏暖憋不住,问道:“那个档案改了吗?”
午休时间,总裁办的人终于从一上午的埋头苦干解放出来,伸懒腰的伸懒腰,侃侃聊天的聊天,打电话的打电话,整个热闹集市一样。这就是美女如云的总裁办啊!她的办公室门忽而打开,是陆子昂。他脸色不是很好,有些凝重。他手里拿了一张纸,似乎是要给辛夏暖看的。辛夏暖职业习惯的起身,探寻地问:“怎么了?”
辛夏暖顺手打开手机信箱,上面赫然简短的几个字,顿时让她嘴角挂的笑容收了回去。
“怎么了?亲爱的?”
“你的意思是……”
正在两人僵硬之时,陆子昂斯文的走进来,见辛夏暖那苍白的脸还有淌血的手,瞳孔瞬间收紧,他极力保持理智,走过来拉起辛夏暖走出办公室。
“嗯哼,不是说那是过去式了吗?怎么又想吃了?”
她顿了顿,先打开看了下。
陆子昂笑了起来,“你没看出来吗?毕方时那双脆弱的眼睛?”
辛夏暖死死咬住下嘴唇,“我知道我在多管闲事,可是……曼妮是我最要好的朋友,我不能眼睁睁看着毕方时再去毁了遍体和-图-书鳞伤的曼妮。我……我不想再失去最好的朋友。”辛夏暖的眼皮垂了下来,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陆子昂当然知道辛夏暖想什么,他捏了捏额角,“我派人去人事部一趟吧,你去,以毕方时的精算,肯定会想到这一层。”
辛夏暖嘴唇泛白,心里有些忐忑。也不知毕方时知不知道曼妮老家的地址,若是知道,以毕方时的狠劲,肯定会把曼妮搞得身败名裂。
他的声音似乎在隐忍。辛夏暖抬起头对上毕方时那怒火冲天的眼眸,她微微蹙了眉。显然,曼妮的不告而别激怒了他。她唯有装疯卖傻,“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曼妮没有上班。一开始辛夏暖也没怎么在意,也许又是生了个小病什么的,她只是在午餐作息时给她打了个电话,结果一直处于忙音状态。辛夏暖一下子慌了起来,不停的拨号,结果依旧处于忙音。她咬咬牙,准备给毕方时打电话,她开着的电脑此时传来有电子邮件的提示。
想到毕方时中午那狠狠的眼神,辛夏暖吓的快要哭了,“那曼妮怎么办?他会毁了她吗?”
陆子昂蹙了蹙眉,“亲爱的,你不觉得这件是你最好不要插手?”
“以我对毕方时的了解,他不会对身边的情人太上心,即使情人出逃,也会找别人不择手段的揪出来报复,而不是那么无措的亲自去找。”
“亲爱的,你不要太瞧得起男人的感情,有的男人比女人还会隐瞒自己的真心。”
“好。”
“嗯。”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