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谨以此生献给你

作者:锦竹
谨以此生献给你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Chapter 26

Chapter 26

她想并拢双腿,奈何中间夹了陆子昂,她感觉十分窘态,脸已烧红起来,“你起来。”
“这么牛的女人,你放弃岂不是太可惜了?你去找她吧。”辛夏暖动了下身子,想挣扎脱离陆子昂的压迫,未料陆子昂一只手捏着她的下巴掰正6她忸怩的脑袋,他几乎咬牙切齿地说:“辛夏暖,你想气死我是不是?”
辛夏暖是那种不是很没理想的安守本分的废柴,她自己也知道,只是那个女人的眼神,深深地伤了她所剩无几的自尊。
于是她选了陆子昂。她帮助他认识了证券界的各色操盘手,为他创造客观的第一桶金,让陆子昂这位门外汉正式进入证券界,然后一点点侵蚀那位操盘手的财富与荣耀。
“……”辛夏暖抵住他的胸膛,“不要。”
关于陆子昂与安妮的故事,两人的初衷不过都不是拘于爱情。陆子昂是一个想随便找个女人娶了,就近原则还有最佳择偶选项。而安妮不过是为了报复。她当初是一位着名操盘手的情妇,为了他游走于各色男人之间,然而惨遭抛弃,于是她做了最人之常情的事,报复。她深知一个女人无法做到,于是她选择一位帮凶。在证券界,几乎都与那位操盘手有着多多少少的关系,想做到神不知鬼不觉,那只能找一位刚刚踏入证券界地新手。
“我确实很生气,但是那种行为不是我不会做,我包被抢了。”
“她……她怎么说?”辛夏暖那颗纠结的心已经开始不纠结了,只是想起那个女人盛气凌人的态度,她就心有余悸,这个女人的心思真是比海底还要深。
辛夏暖手里冒起虚汗,最终决定还是要去。再逃避也不是个办法,没有过不去坎,只看有没有那个勇气。辛夏暖觉得,她是该勇敢面对的时候了,都这么多年了。
安妮正在打量陆子昂身边的辛夏暖。这也许是两人之间第一次正面交锋,不过安妮早在很多年前就知道辛夏暖这号人物,今儿一见,没有让她失望。
而且,斐扬已经不在那么多年了……
陆子昂亲吻着辛夏暖那颤抖的唇,“那天我醉的一滩烂泥一样,我不觉得我有这和-图-书个能力兽|性大发。”
陆子昂见辛夏暖低着头,一副“伤不起”的样子,不禁安慰一句,“亲爱的,在家里等我,回来给你个惊喜。”
辛夏暖终于明白安妮的傲慢与自信在哪里。她的那种能力是该拥有这种气场的,不像她,那么低微到尘埃里。硕士生毕业的在她眼里可能连一粒尘埃都不如,难怪那么对她不屑一顾。
安妮再笑,“好的很。”
辛夏暖看着眼前这位拥有与斐扬一样长而直的腿,愣了好一会儿神,她的心里是五味俱全的,就好像被人用一把名为记忆的东西狠狠剜了一刀。这个女人之所以与陆子昂在一起,莫非是爱屋及乌?
辛夏暖有些眩晕,她被陆子昂吻了一通才稍稍有些理智,“那她为什么说孩子是你的?”
辛夏暖觉得自己像是个情妇,尴尬地立于丈夫与妻子之间。
回到家里,陆子昂端来热水,帮辛夏暖洗脚。辛夏暖刚开始怎么也不同意,还是陆子昂有办法,威逼一下,她只好从了。
辛夏暖这才幽幽地抬起头,傻愣愣地看着他。陆子昂宠溺地揉揉她的发,然后转身离去。辛夏暖静静地凝望陆子昂的背影,竟然闪神了。
陆子昂禁锢辛夏暖的后脑勺,见辛夏暖不再挣扎,倏然停止,他愣愣地看着辛夏暖泪流满面,他静默了。他小心翼翼地为辛夏暖擦着眼泪,“亲爱的,吓到你了。”
陆子昂见到安妮,只是莞尔一笑,“你怎么来医院了?”
比照片漂亮太多了。辛夏暖是个美人胚子,只是相比安妮,差了那么点?应该是那种气场吧。安妮浑身散发着一股傲气,有种成功女人的凌人,辛夏暖是那种小鸟依人的小女人气质,正如她的名字,有种暖洋洋的感觉。
“你们……”
“被你发现了。”陆子昂那双极具诱惑地眸子发出深沉的暗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俯身吻住辛夏暖。辛夏暖只觉得浑身一凉,有股冷气直窜进她的身子,直到一直未见天日的私处蓦然一凉之时,她开始浑身发抖。
陆子昂深吸一口气,忽而把辛夏暖大腿抬高了些,圈住他的腰际……这姿和*图*书势太暧昧了。辛夏暖只觉一股热流直冲脑门,似有脑充血的嫌疑。
这是当然。安妮见过辛夏暖的照片,辛夏暖也通过对话加上自我意想,也大概知道了她是谁。两个女人同时点头,心照不宣。
陆子昂则是静静地抱着她,一句话也不说。
辛夏暖把头埋进陆子昂的胸膛之中,“我真的很喜欢你,子昂哥。”
一大早,辛夏暖便拿着打印的菜谱细细研究。戴着她那啤酒瓶底厚的研究,如一位正在专心做题的学生,在自个嘀嘀咕咕,“这个牡蛎干超市好像没有啊。”
这不是示威的笑容,而是藐视的微笑,好似辛夏暖在她眼里,不过比尘埃还要低微,她会那么轻易的战胜。辛夏暖咬咬牙,不声不吭。
陆子昂笑了起来,“她说她后悔与我分开,所以想用孩子挽留我。她说她爱的是我。”
陆子昂霍然把她打横抱起,走向卧室。辛夏暖吃了一惊,“你这是要干什么?”
“你是我老婆。”陆子昂稍稍抬下眼,扫了她一眼。
辛夏暖点头,嘴角还挂着微笑。陆子昂回她一个微笑,便对安妮说:“走吧,我送你回去。”安妮撇了下眉,目光忍不住望向淡定的辛夏暖,不禁露出个大大的微笑,“再见。”
辛夏暖愣了下。
……
她紧闭双眼,直到异物进身硬生生撑开她之时,她才睁开眼,紧锁着眉头,疼的她眼泪在眼圈里打转,“痛,好痛。”
辛母给辛夏暖打了个电话,让她今天带陆子昂回家吃饭。辛夏暖“哦”一声,挂了电话。看着手里新买的手机,不禁苦笑。她没想过陆子昂这么幼稚,给她买了个情侣手机,与他那只黑白相配。
陆子昂见辛夏暖这种视死如归的模样,忍不住笑了起来,反而变本加厉,恶趣味一上来,把她丢到床上,然后压了上去,强吻上去。
这就是陆子昂和安妮最初的关系,并不如外界传言,他们的关系是那么简简单单而已。辛夏暖听完陆子昂这么画龙点睛的简单介绍,一愣一愣的,“你们刚开始的关系居然是互相利用?”
陆子昂对浑身僵硬的辛夏暖道:“应该不用我介www.hetushu.com.com绍了吧?”
于是,她屁颠颠的又坐在电脑旁查百度。“A市在哪里买牡蛎干?”按了下回车键,上面显示“平度墟”有一家老字号牡蛎干店,好评率极高。
莲花小区离辛夏暖目前的位置距离两个小时多的路程。她身上一分钱也没有,就是家里的钥匙也都在包里。辛夏暖哭完以后,发现自己的悲惨遭遇,又想哭了。
陆子昂表示理解,侧头似乎向辛夏暖询问,“我送一下她,你自己回去能行吗?”
安妮笑道:“产检。”
她是那么狼狈啊!
辛夏暖一个人在站牌下等公交车。她胳肢窝里夹着包包,身子略有缩。入冬的中午,虽阳光明媚,但这种暖度还是让人不觉得冷,没有一丝暖意。
“这是我叫美国朋友帮我查的安妮在圣约翰医院的体检报告。上面说安妮怀孕10个周期。关于那天我喝酒,起码离那时在有14周,这孩子不是我的。”
她穿着高跟鞋,一步步望莲花小区走去,一个小时以后,她的步子明显慢了下来,脚也开始一瘸一拐。她的脚很不幸,出了水泡了。
“呜呜……”辛夏暖无论怎么挣扎,陆子昂就好像泰山不动,依旧那么强势。辛夏暖突然泪涌而下,只觉得她和陆子昂怎么会这样,以这样的姿态在一起?
无论陆子昂怎么劝导她,她依旧紧绷着身子,感觉下身有着撕裂般的疼痛,泪水滚滚而下。陆子昂试着吻着她的泪,慢慢退出她的身子,一边诱哄着,“试着轻松点,不要那么紧绷自己。”
一般陆子昂这种态度,是比较而言较真的,要是以前辛夏暖怕说了确定以后,陆子昂便真的不要她了。可是那毕竟是曾经,这几天下来,她觉得自己好累,她对她和陆子昂的未来一点信心都没有,她只说,“确定。”
陆子昂忽而朝空中划了个十字架,一脸虔诚的样子,“上帝,宽恕我吧。”然后又开始手上的动作。辛夏暖被陆子昂这假动作弄的顿时无语,一个闪神又让陆子昂得逞了,她开始用双手抵抗,最后竟被陆子昂一手钳制住,辛夏暖抵死反抗,“你个假信徒,你个大骗子。和-图-书
“是还是不是,还不一定呢。”辛夏暖不禁碎碎念了一番。陆子昂身形一顿,半眯起眼,“你确定?”
陆子昂帮辛夏暖擦好脚,从医疗箱里拿出药,捧着她的脚丫子,帮她擦药。辛夏暖缩了下脚,“还是我自己来吧。”她总觉得这样有些怪怪的。
陆子昂抱进辛夏暖,闷闷地一句话也没说。半晌,他说:“给你看样东西。”他从衣兜里拿出一份检验报告,居然是安妮的怀孕检查报告?
陆子昂给了她三天假,给她的原因是“操劳过度,应体恤下属”,直接把她气的喷血。这三天里,她也没闲着,开始学着烧菜。她从小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不会做饭烧菜。那时候也想着以后在馆子里度过,未料陆子昂的昨儿心血来潮给她做了一桌子饭,那堪堪一手厨艺是彻底打击到了辛夏暖那颗幼小的心灵。于是,她在网上打印了许多菜谱,买了一堆菜开始试手。
一辆她再熟悉不过的车急速在她旁边停了下来,陆子昂从车里走下来,站在辛夏暖面前。辛夏暖是对陆子昂有着不能言说的依赖,在她最无望的时候,见到一位熟悉的人,任谁都难免激动,更别说陆子昂了。她扑到他怀里终于大声哭了起来,“我不要跟你在一起了,呜呜……”
多么简言意赅,又震慑力十足?辛夏暖闷了一下,胸口好似别人撞击了。陆子昂面不改色,“结果怎么样?”
“你不是说叫我要安妮吗?我现在证明给你看,我要的人是谁!”陆子昂挑了下眉,双目炯炯有神,好似将要把她吃了一般。辛夏暖撇着头不敢去看他,只能双手抵在陆子昂的胸口上,抓着他的衣裳。
“生米煮成熟饭。”
“啊!等等!”终于在陆子昂开始剥她衣裳之时,她这只闷葫芦开始出声了,她急忙说:“你信基督的,记住,你信基督的。”
辛夏暖觉得陆子昂干嘛不直接坐好跟她讲故事,而要保持这样个姿势?
电梯到了一层,几个人都出来了。陆子昂也感觉到了气氛的尴尬,便顺便问了句,“有车吗?”
陆子昂定定地凝望着辛夏暖,“有必要告诉你,我和安妮的事了。”陆子https://m.hetushu.com.com昂打算给辛夏暖讲故事,可惜,他并没有打算起来的意思,依旧压着她。不过辛夏暖并没有感觉到被压的窒息,其实陆子昂是用单手支撑着床,百分之八十的重量在他手上。
他们进了电梯。
“嗯,我其实很欣赏安妮,谁娶了她,就是娶了无尽的财富。”
“人家不要你了,你才灰溜溜回国娶我的对不对?”辛夏暖的下巴由于被陆子昂捏着,顺便她的嘴也变了形,说起话来,嘴巴翘的很高,含糊不清,有些滑稽。
“打你电话打不通,再打关机,我还以为你生气了。”陆子昂蹲下身子,抬起头凝视着坐在沙发上的辛夏暖。
“这个问题我也纳闷,所以我才送安妮回去,顺便摊牌。”
在这钢筋水泥的城市,看官比见义勇为的人要多的多。辛夏暖一边奔跑一边喊,然而没有一位帮她追抢劫犯。辛夏暖的体育细胞本来就差,根本就不是那抢劫犯的对手,不到几分钟,辛夏暖跑不动了,眼睁睁地看着抢劫犯一点点离自己远去。她喘着气,喉咙被刺骨的寒风灌进去,很疼。也不知是跑的太痛苦还是这些日子的压抑,她很没形象的哭了起来,虽然没有哭出声,但那滚滚的泪珠决堤般的,一发不可收拾。她边流泪边抹泪的一直走,又引来一堆看官的侧目。
陆子昂安慰地吻住她,“放轻松,乖。”
“子昂,我才来A市不过几天,没那么迅速买车。”
然而辛夏暖看到“平度墟”三个字之时,惊的脸色惨白。这是她刻意遗忘的地方。她曾经一度逃避的地方,平度墟,斐扬的家。
他的额头也开始淌起汗,豆大的汗珠自他额角滑落,滴在陆子昂健硕的胳膊上,在滑向辛夏暖白皙的肩胛骨上。辛夏暖被陆子昂这缠绵一吻,注意力转移,身子也跟着放松起来。陆子昂的缓慢,给了辛夏暖适应的时间。待辛夏暖终于觉得下身不再那么疼痛之时,她发现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让陆子昂得逞了。
忽而,她包里的手机响了。她一激灵,刚放下包,准备掏手机,突然一人横冲过来,一把抢过辛夏暖的包包,飞奔跑开。辛夏暖愣了一下,立即喊道:“抓贼啊。”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