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让我爱你,不论朝夕

作者:锦竹
让我爱你,不论朝夕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Chapter 08

Chapter 08

叶微因的大姨妈周期一直很正常,每个月的七号,就算有偏差,也就一两天的事情。如今已经二十三号了,例假还没有来,这不正常。这样的不正常,当然让她立即想到了“怀孕”。
原本打算去拿结果的两人,也不用去拿了,贺荣光知道结果后,直接贺迟远打了电话,简单明了地告诉他,他已知道了真相,叫他带叶微因来医院见他。当然,贺荣光很了解儿子,强调了若是先斩后奏把孩子打了,他立马把所有的资产捐给慈善机构,一份都不留给他。
叶微因一愣,怎么提到她了?
“孩子不准打。”贺荣光平复心情后,抓住重点,直入主题。
叶微因怔了怔,点点头。由于近日把注意力都纠结在“谣言”上,她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事给忽略了。其实也不怪她,她完全没有做妈妈的觉悟,她一直是十八岁的少女,身老心不老。
他们的如意算盘打得很好,但天有不测风云,变化总比计划快。电梯到了一楼,两人准备下电梯,正好撞见了准备上电梯的叶爸爸叶妈妈。
后面的遗产具体事项,叶家三口也就不参与了,先出去了。
“爸妈,你们来医院干什么?”叶微因尴尬地笑了笑,对于她妈妈那样审批的眼神看贺迟远,她就知道她妈妈想多了。
后来,叶微因就大大方方接受贺荣光的好意,只是每次贺荣光走后,她替贺荣光送食盒到贺迟远的办公室,总要遭到贺迟远的白眼。她何其无辜?她只是个跑腿的。
“贺先生,您想清楚了?”遗产代表律师觉得这个遗产继承条件有点匪夷所思。
贺迟远见叶微因不说话,放下诱饵,对她说道:“我会答应你的一切要求。”
于是她开始回忆,怀孕这事有没有可能?那天过后,她照常吃饭睡觉,没有做任何紧急抢救措施!当然,更重要的前提是,贺迟远到底有没有播种!这事难道要她去问?她问不出口,去医院检查或者买个验孕棒测试?她……没这个胆。
贺迟远的眉头紧皱,不好预感涌上心头。
原来贺迟远“好心”带她来检查,是以绝后患,先下手为强啊?叶微因有点心凉,不过她很快就自我治愈了。这样其实是对彼此最好的。
“不管有没有孩子,你这不孝子居然占了微因的便宜,就该负责。”
两人皆一惊,齐刷刷往门口看,见到铁青脸的贺荣光,两人非常有默契,脸被粉刷了似的,惨白无比。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刚进门的贺迟远和叶微因。
贺荣光继续说:“犬子性子不定,我怕他不珍惜叶小姐和她肚里的孩子,以误终生。所以和*图*书我决定,贺迟远若想继承遗产,必须和叶小姐结婚。”
叶微因当时吓尿了。
“恕我愚钝,还真不知道。”虽然叶微因猜到了是关于上次医院立遗嘱的事情,医院里,贺迟远表明态度了,情愿不要遗嘱,也不娶她。态度那么坚决以及肯定,她真心猜不出贺迟远还要和她谈什么。
“跟我结婚。”
叶微因咬咬牙,转动门把手,走了进去。
即使她已经有了怀孕必打掉的觉悟,但她没这个勇气。她一个人根本不敢去医院,就连去药店买个验孕棒证实的勇气都没有……她一向循规蹈矩,典型的乖乖女,这种“出格”的事情她想都没想过。
叶微因弱弱地说:“你去药店帮我买个验孕棒吧。”
两母女抱头痛哭着,叶爸爸叹了口气。他知道自己老婆哭的不仅是女儿未婚先孕,哭的还有她那段无疾而终的感情以及怕女儿走上她的老路。感情的伤害,是一辈子的,即使他快花了一辈子帮她疗伤,也治愈不了……
叶微因不置可否,跟着他上了车。车里比较暗,叶微因看不清贺迟远的神态,只听他说:“我爸的遗嘱你应该知道。你也应该知道,我要谈什么。”
贺迟远皱了皱眉。
叶微因二话不说,跟了上去。
贺迟远恼羞成怒,“你以为我会如你的愿?大不了不要这个遗产。”贺迟远直接摔门离去。贺迟远的舅舅皱了皱眉,轻拍贺荣光的手背,“我去看看阿远。”说着也随后离开。
叶微因酝酿一下,积攒了足够多的勇气,干着嗓子说:“那个……关于那晚你强|奸我……”
那天,在贺荣光送完食盒离开后,她提着食盒,敲响了贺迟远办公室的门。
“见贺叔叔吗?”贺荣光当天晚上就醒了,叶微因其实很想去看看贺叔叔,但想到自己是诱发贺荣光心脏病突发的原因之一,觉得没脸,就没去医院了。
贺荣光在VIP高级病房,独立套房,就连门都是厚实木的防盗门。门一打开,叶微因就见到很多背影,这么多人在?叶微因仔细一瞧,还见到面色凝重的她爸妈。
“告诉也没事,下午结果就出来,有的话直接打了,到时候死无对证。”贺迟远很淡然地说道。
叶微因抿了抿嘴,心里不是滋味,但她知道,这是最好的解决方式,他们不会因为孩子绑在一起,这是彼此都希望的。
贺迟远一怔,皱了皱眉,试探地挑眉,“你怀孕了?”
贺迟远斜睨她一眼,“去医院看看有没有怀孕。”
叶微因觉得贺迟远最后那句话,说得无奈又有点伤心。有那么一阵https://m•hetushu.com•com恍惚,叶微因觉得贺迟远要和她结婚,不仅仅是为了遗产,还为了在他爸爸有生之年满足他。
叶微因怕爸妈问多了,也就随口胡诌,“我也是刚看完贺叔叔呢。”
贺迟远见到他家的遗嘱代表律师,脸一下子黑了起来。
叶微因听到贺迟远这么一说,当即眼前一黑。这么说来,贺迟远那晚真的播种了?怎么这么巧,一炮就成了?她这土壤也太牛了。叶微因哭丧着脸看贺迟远,“还不确定,但是我已经半个月没来大姨妈了,不正常。”
叶微因纹丝不动,没离开的意思。
叶妈妈没见过贺迟远,只听过他的名字。所以对于叶微因旁边的贺迟远是好奇不已的。贺迟远有种“高端上档次”的气质,加之穿衣讲究,整个人就散发着“高富帅”的感觉。
叶微因震惊地睁大眼睛,很想看清楚他的神态,奈何光线太不足,只能看到他立体而又完美的轮廓。
贺迟远继续说:“我爸遗嘱已立,态度坚决,应该不会改了。而且他真的很喜欢你。”
贺迟远还未发作,办公室的门忽然被打开。
其实这个结果叶微因早就猜到了。她也没想过靠着孩子一步登天。一是她对嫁给有钱人没兴趣,她不贪财,很容易满足,钱够花就花,不够花就少花,一点也不羡慕有钱人的生活。说白了,她不物质。更重要的一点,她对贺迟远没感觉,这种男人与她想要的“平平安安过一辈子”的男人相差十万八千里。这种沾花惹草,视女人如衣服的,伤不起。
贺迟远气得把电话砸了。贺迟远知道,在贺荣光眼里,那个女人的一切都是珍宝,连她的女儿,他都当宝,把他这个亲生儿子当草!
本来要一天后才能知道结果,由于“后门”的作用,上午做的检验,下午就能知道了。叶微因觉得既然来医院了,就该去看看贺叔叔,刚把这个建议和贺迟远一说,贺迟远立马蹙眉拒绝,“不行,你要是去了,我爸就会让你做检查,到时候真的有了,别想神不知鬼不觉地堕胎。等结果出来了再说。”
贺荣光也不高兴了,他说:“胡闹!你一黄花大闺女被这不孝子糟蹋了,这怎么可以?”
叶妈妈又想打叶微因,被叶爸爸拦住,“行了,行了,事情都这样了,你打死因因,也无济于事。”叶妈妈哭的比叶微因还惨,蹲下来狂哭,捂着脸不知是囔囔自语,还是对叶微因说:“太傻了,太傻了。”
叶微因也蹲下来,强忍住不哭,她知道她妈妈是在心疼她,她抱着叶妈妈说:“妈,原谅我,原谅我。”
叶妈妈www.hetushu.com.com出其不意,一巴掌扇给叶微因,叶微因被打懵了,捂着脸,眼泪狂流地低头。叶妈妈咬牙切齿地道:“我知道你花痴,看贺家少爷长的好,但你有没有想过,他是什么样的人,会对你负责吗?要是你贺叔叔不出面,你打算直接堕胎?无声无息?你这么作践自己啊!”
叶微因面露难色。
“……”贺迟远抖了抖嘴角,“为什么?”
叶微因觉得这个诱饵并不吸引自己。贺迟远能给她什么?除了钱,好像没什么了。她不贪财,不需要为了钱糟蹋自己的未来。叶微因直接说道:“贺总,我最想要的是老公的爱,一个家庭的温暖,你能答应?”
贺荣光呼吸有些不畅,他在尽量平复心情。他本来已经走到电梯里了,因为想到这次给的美食有一款糕点加了芥末,他知道贺迟远不爱吃,忘记提醒了,所以折返,打算告诉一下。只是没想到,一到办公室,没见到叶微因,反而听到贺迟远办公室有类似争吵的声音,一听,脑袋嗡嗡响,叶微因怀孕了?还是贺迟远的?虽然贺荣光一直盼着能有这样的结果,他故意安排叶微因做贺迟远的秘书,就是想撮合,但现在的情况,好似不是想象的那样!
这样的情况,叶微因根本没办法上班,请了两天假,想着在家里睡两天。谁知第二天她就接到贺迟远的电话,想约出来谈谈。叶微因便约他晚上7点见,直接在她家楼下谈。
叶妈妈说:“你贺叔叔住院了,来看看。你来医院做什么?”叶妈妈没打算告诉叶微因,贺荣光是特意强调要她和她老公来医院一趟,是关于叶微因的事。叶妈妈了解贺荣光不是小题大做的人,知道肯定是要紧事,就拉着老公一起来医院了。虽然叶爸爸不是很想来,但这是关乎宝贝女儿的事,再不情愿也得来。
“爸。”贺迟远觉得头疼,“她有没有孩子还是个问题。”
贺荣光瞧见该到的人到齐了,开腔说话,“我贺荣光虽含着金钥匙出生,但能不断扩大家产,不仅有我自己的努力还有我家人的支持与公司员工的忠诚与信赖。刚过不惑之年就得了心脏病,心脏病这种病说严重也不会马上致死,说不严重又随时能要了我的命。我贺荣光有庞大的资产,遗嘱这事不敢怠慢。”贺荣光看了看贺迟远,只见贺迟远铁青着脸,知道他为什么生气,贺荣光叹了口气,接着说道:“我只有个不成气候的儿子,思虑把这庞大的资产交给他,有些不放心。”
晚上七点,叶微因穿着睡衣下来的。女为悦己者容,贺迟远不是“悦己者”,所以她没https://m.hetushu.com.com必要讲究。贺迟远见叶微因直接穿睡衣出来见他,有些不悦,叶微因感觉到了,也不理会,直接问:“谈什么?长话短说。”
这事,因为贺荣光心脏病突发,闹的很大。贺荣光在贺迟远的办公室被救护车架走,公司议论纷纷。大多数的人都知道贺董事长对贺迟远很淡漠,这些日子贺董事长却每天去贺迟远的办公室送食盒,想必醉翁之意不在酒,多数人猜测是看上了新来的小秘书,但毕竟年纪差一大截,小秘书看上的是贺总,贺总又是个少女杀手,两人干柴烈火,在办公室干苟且之事,正好被献殷勤的贺董事长瞧见了,然后一气之下,心脏病突发。这个版本合情合理,瞬间整个公司都传开了。搞的叶微因根本没脸在公司上班,可母上大人的淫|威不可小觑,她又必须按时上班,可谓是度日如年啊!
贺迟远听后,愣了愣,眉头皱了起来,面带愠色。
贺荣光说这话,其实算是睁眼说瞎话。贺迟远在工作上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行事果决,不拖泥带水,人脉方面建树颇佳,绝对是有能力继承贺氏。贺荣光之所以这么说,只是想为自己做的决定找个台阶下,“犬子有幸遇见叶小姐并育有新生命,我倍感欣慰。”
“你……”贺荣光用颤抖地手指指着贺迟远,见贺迟远一副桀骜不训的样子,胸口钝痛,他紧紧捂住胸口,呼吸急促,两眼一翻,轰然倒地。叶微因和贺迟远大惊,朝着贺荣光奔去。
贺迟远抬头看是叶微因,再看了看她手上提的东西,便知她来做什么了。他便又把注意力转到文件上,不看她,随意地说:“放下吧。”
叶微因站在原地很尴尬,看看妈妈又看看爸爸,脸上的表情也是意外的,看来他们也是刚刚知情。
叶微因那会儿正坐在自己的办公桌旁,听见了贺迟远在办公室砸东西。但她很自觉地认为不关她的事,她可没有惹他。他都不负责地叫她堕胎了,她也很配合地去完成,到哪里找她这样的“忠心耿耿”乖女人?
出了病房的叶爸爸叶妈妈脸色凝重。叶微因缩着不敢说话。在她爸妈眼里,她是个不敢造次的乖乖女,别说她未婚先孕了,婚前性行为,在叶爸爸叶妈妈眼里都觉得不可能。
叶微因傻了……
万分纠结地希望大姨妈大驾光临,拖了两三天,大姨妈迟迟不来,叶微因终于着急了,于是她豁出去了,不是去医院检查,也不是去买验孕棒,而是去找贺迟远……
事后的第四天,贺迟远把她叫到办公室,面色凝重地说:“你去收拾一下,等下我带你去趟医院。”
叶微因想,以贺迟远m.hetushu.com.com这样性格的人,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吧,或许接下来,贺迟远会给她一顿羞辱,说她痴心妄想?让叶微因万万想不到的是,贺迟远颇有耐心地说:“我保证,你这些我都能给你。”
轰隆……这个决定仿佛是个晴天霹雳,霹向在场所有人,包括贺家遗产代表律师。
不一会儿,贺迟远走出办公室,冷冷地看她一眼,“跟我去医院。”
姜还是老的辣,叶妈妈只是随口说说在电梯门口遇见了叶微因,贺荣光就想到了什么,直接打电话给了妇产科那边,通过人脉关系,知道了真相。于是,贺荣光比他们先一步知道了结果——叶微因怀孕了。
只是到了医院,贺迟远不是带她去妇产科领结果,而是去了心外科,去见贺荣光。
叶微因觉得贺荣光对她不同寻常的好。每天中午午休时间,他总会带着食盒到她这里来给她送美食,说是要给贺迟远的,顺便给她也捎了一份。刚开始几次,她很感激,次数多了,叶微因有点害怕了,她不知道贺荣光有何居心?胆小如鼠的她把这事告诉了她妈妈,叶妈妈听后苦笑,“你就收着吧,他就这样的人,想对喜欢的人好。”
“我的意思是,那晚,你播种了吗?”叶微因觉得说完这话,耗尽了她这些年所有的勇气,说得她气喘吁吁的。
贺迟远发现她似乎还有话要说,又把头抬起,“有事?”
还没等贺迟远表态,叶微因十分“善解人意”地替他解围,“贺叔叔,我不需要贺总负责。”
贺迟远皱了皱眉。他虽然有床伴,但还没遭遇过这种情况。贺迟远说:“你先去确定一下,要是真怀上了,直接去医院打了,医药费以及保养费我付。”
贺迟远不动声色地皱了皱眉,觉得这个借口实在烂透了。
贺迟远抬头眯着眼看她,好似在警告她,注意措辞。
贺迟远却冷笑着,他看着贺荣光说:“我糟蹋的人多着呢,要负责,也轮不到她。”
“请进。”门内传来贺迟远冷冷的声音。
但这并不代表,她就能答应。
“因因?”叶妈妈惊讶地看了看叶微因,同时打量叶微因旁边的贺迟远。
告别爸妈,叶微因心里十分不安,她侧头问贺迟远,“你说,你爸爸会不会告诉我妈,我可能有孕的事情?”
贺迟远说:“车里聊吧,外面太冷了。”
叶妈妈知道叶微因会错了意,哈哈笑道:“只是单纯的长辈喜欢后辈,你以为你万人迷啊!”
“反正你是罪魁祸首,我没计较你上了我已经很不错了,让你去买个验孕棒怎么了?你要是不去买,我就不管了,到时候肚子大起来,我就直接找贺叔叔了,直接送给孙子给他!”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