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让我爱你,不论朝夕

作者:锦竹
让我爱你,不论朝夕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Chapter 10

Chapter 10

叶微因缩手缩脚地走进来,欲说还休都喊了一声“妈”。叶妈妈见此,就知道叶微因有难言之隐,蹙蹙眉头,语气平和地问:“怎么了?”叶微因极力控制自己的胆小心里,鼓足勇气地问:“妈,我有事问你。”
这个愿望是美好的,可现实太骨感。叶微因不是贺迟远喜欢的类型,贺迟远也不是叶微因想要的标准。牛头不对马嘴!
“我不是道歉了吗?”叶微因有些委屈,干嘛还较真?
那么贺迟远是她的谁呢?叶微因不禁审视揣摩。她不知道自己最爱的是不是林暮年,但她明白林暮年不是最爱自己的,更不是适合自己的。林暮年若三者都不是,那这三个角色,将会是谁扮演?
“我觉得我没有义务告诉你。”
还拿这话讽她!
叶妈妈一怔,目光呆滞,不一会儿恢复常态,皱眉头看叶微因,“你知道了什么?”
由于她怀孕了,贺迟远非常“体贴”地让她提前做太子妃,工作不用做了。平时要找贺迟远,都得通过电话。叶微因特意挑了晚上下班时间给贺迟远打电话。电话响了一会儿才接通,贺迟远气喘吁吁地“喂”了一声。
她特意选了只有叶妈妈一人在家的时候,敲了叶妈妈房间的门。
“你不是流血了吗?当然是带你去医院看看,要保证母子平安才行。”贺迟远挑眉,面不改色地答。
“哦?”贺迟远停了跑步机,一边擦汗,一边说:“这么快就有这种觉悟?但我就不想告诉你,咬我?”
果然!
叶妈妈说:“我们很相爱,但那时候年纪小,只有满腔的热情,不顾前面的道路多难走。你也知道你贺叔叔家是高门,我这样的家庭,他们哪里看的上,自然是棒打鸳鸯。你贺叔叔倔脾气,毕竟是亲生儿子,不敢紧https://www.hetushu.com.com闭。贺家自然把矛头转向我。那真是逼死人的狠啊,不仅让我不能读书了,你外婆家更是被逼的鸡犬不宁,差点就上街讨饭了。于是,你外婆家也对我施加压力,贺家也逼我就范,在我最无助的时候,也找不到你贺叔叔,万念俱灰,实在没辙,最终答应分手了。可贺家是什么人?狠角色,他们还要求我必须马上结婚。这时候,你爸爸伸出了援助之手,说愿意先和我假结婚,度过这个难关。”
叶妈妈又是一愣,叹息说:“贺家小子也知道了啊?哎,你说的也是,这事没必要瞒着。”
贺迟远一直坐在床旁,一句话都没说,很安静,就想默默聆听的观众。终于,贺荣光把目光转向贺迟远,“阿远,快到中午了,带微因去吃饭。”
“我和你贺叔叔是同学也是彼此的初恋。”
叶微因不甚情愿地跟他走。临出门前,贺迟远还礼貌地和叶爸爸道别,一派有教养的样子。叶微因又想到自己熬夜看的电视剧。心生悲愤,她不是灰姑娘,而是凤凰女。
贺荣光见两孩子来瞧他,甚感安慰,拉着叶微因的手,问长问短。当然无非是最近有没有想吃的,最近都吃了什么,有哪里不舒服,两人婚事处理的怎么样了?叶微因都诚实回答,她觉得这些答案没什么不妥的。
叶微因干笑两下,“是关于你上次说的我像亲生子你不像亲生子的事情。”
两人出了病房,气氛很冰冷,贺迟远一句话不说,浑身也散发着寒气。叶微因以为自己刚才说错了话,试探地问:“我刚才说错哪里了?”
“没错。”贺迟远面无表情地答。
真是说者伤心听者流泪。一段缘,就这么硬生生被拆散了。
https://www.hetushu.com.com你……”叶微因觉得贺迟远“撒泼”起来,可气又可笑。
叶妈妈笑了笑,“没听过珍惜眼前人吗?”
“自然。”
叶爸爸显然不知情,还一味的揭穿,“你还知道醒啊?都几点了?贺先生从早上八点等到现在。脸都给你丢光了。”
叶微因保持怀疑的态度。这是浪子要回头的节奏吗?
“喂。”
“贺总。”叶微因发挥自己的瞎掰能力,“是这样的,我今天早上起来发现自己流血了,差点把我吓尿了,所以我去医院检查了一下,不知不觉就十点多了,对不起。”
叶微因酝酿了一下,攒足了勇气,问道:“你和贺叔叔是什么关系?”
当叶微因从自己房间出来,便见贺迟远正大剌剌地坐在餐桌上,有板有眼地和叶爸爸闲聊。开门的声音引起了餐桌上两人的主意,不约而同侧头望过来。当贺迟远的目光朝叶微因望来时,叶微因只觉得脸颊在烧。撒谎当场揭穿,真是无地自容。
“嗯哼,然后?”贺迟远好似对这事没什么兴趣,依旧在跑步,气喘地很有节奏。
不行,这事太古怪,必须知道原委。叶微因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决定“老虎嘴里拔牙”。
“医院。”
“你爸爸和我一起长大的,我自然信得过他,然后我就和你爸爸假结婚了。贺家也就放过了我。那时候年轻气盛,想着知识改变命运,想有一番作为,所以很努力地读书。我结婚一年后,你贺叔叔才被解禁,他来找我的时候,我用狠话刺|激了他,从此我们再没联系了。几年后,看报纸知道他结婚了,娶了个门当户对的大小姐。我也就心死了,又觉得你爸爸对我确实好,就假戏真做,成了真夫妻。”
在贺迟远身上问不出所以然https://m•hetushu•com•com,又被要挟不准问贺荣光,可她又好奇这件事,总觉得自己莫名其妙被贺荣光这么宠爱有点古怪,人生再狗血点,自己是贺荣光失散多年的女儿,而贺迟远是养子,所以才如此撮合他们?
“你要是真想知道,问你妈吧。别打扰我爸,懂?”
“那你看起来不是很高兴。”叶微因糯糯地说。
“说。”叶妈妈把目光放回自己膝上的书本上,无谓地说道。
回到家后,叶微因习惯性的上网,找了部电视剧看。最近热播一部关于上门女婿的故事,讲述的是凤凰男带着乡下母亲住进女方家里。女方家境非常好,从而两家生活习惯产生了矛盾,本来很相爱的两人因为生活背道而驰,最后分居了。叶微因看到这里,不免有些担忧自己嫁入贺家后的生活。虽然她没有电视剧里凤凰男那样的乡下习惯,但她毕竟是普通家庭和贺迟远那豪门没法比。正如叶妈妈所担心的,生活方式肯定有差异。这种差异很可怕,能导致两人感情破裂。不过转念一想,她叶微因和贺迟远根本就没感情可言,何来破裂?
叶微因只觉得毛孔竖起,身上莫名生出一股凉意。叶微因颤颤巍巍地问:“额,贺总现在在……”
“那你也不会向我撒谎?”叶微因不敢置信地问。
这个疑惑,叶微因想试图找出答案,奈何她是晚辈,不好问贺荣光,人家对她好该见好就收,如此卖乖,有些做作。问她家的母老虎,她实在没这个勇气。这不是质疑她妈妈吗?纠结再三,她决定还是问“始作俑者”——贺迟远。
“是吗?我早上打电话给你打算接你上班。然后打不通,我直接到你家了,你妈说你在睡觉。呵呵。”贺迟远在电话里也配合的笑了一声。
叶微因问:“妈,你www.hetushu.com.com现在是喜欢我爸呢还是贺叔叔?”
“你在忙?”叶微因试探地问。
贺迟远为叶微因打开副驾驶位的门,叶微因问:“去哪?”
“去看爸爸。”
叶微因心想,不好了,真的要狗血了吗?难道她是传说中的“千金”?
“哦?你在医院?”
“是啊,刚刚领了检查单,母子一切正常,贺总别担心。呵呵。”叶微因配合地傻笑。
幸而,叶微因心里的狗血没有出现。那么,贺叔叔对她的喜爱,应该是爱屋及乌吧。说到底,贺叔叔还是没放下叶妈妈,又知道自己和叶妈妈不可能在一起了,爱之切,就希望自己的孩子和叶妈妈的孩子能代替他们再续前缘。
贺迟远扯着嘴角冷笑,驻足看她,“你觉得我和你,谁才是贺荣光亲生的?”
叶微因知道答案将要呼之欲出了,一下子就紧张起来了。是不是狗血要来了?
叶微因一怔,一时反应不过来。贺迟远笑了笑,继续前进。经贺迟远这么一点拨,叶微因终于后知后觉地感觉,贺荣光对她比对他的亲生儿子好很多,而且带着过分的溺爱。
“在跑步,有事?”贺迟远显然没想过叶微因是个很会意淫之徒。
贺迟远淡淡地看了她一眼,面无表情地说:“我的夫妻理念,双方不能撒谎,无论是善意与否,这都是借口,我要的是真诚。”
出了家门,叶微因忍不住甩开贺迟远的手,“带我去哪?”
叶微因觉得尴尬,“你都知道些什么?分享分享。”
“进来。”屋里头响起叶妈妈威武的声音。
她没有要求她爸爸再强调一遍!叶微因朝贺迟远傻笑,贺迟远的目光带着笑意,好似在嘲笑她的窘态。贺迟远朝叶微因走来,牵着她的手问:“是不是流血了?这事很严重,得去医院。走吧。”
叶微因一怔,做什么呢?这m.hetushu.com.com么激烈?都喘成这样了?
“以后我是贺家的人了,我有权知道吧?贺叔叔对我好的有点莫名其妙。我可不认为我有这个魅力让贺叔叔对我一见如故,喜上心头。而且贺迟远似乎知道什么,总是有意没意的暗示我什么。”后半句是她瞎掰的,贺迟远也就暗示了一回,但为了刨根问底,撒谎可以不脸红。
叶微因闷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耐不住他句句挖苦,求饶道:“我错了,我已经再也不撒谎了,您大人有大量,原谅我吧。”
叶微因愣了愣。等待下文。她觉得有钱人仗势欺人,实在太过分了。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门当户对,从古到今,这已不是一种偏见,而是一种习惯了。
“……”好吧,她太不孝了。
这似乎不正常。她不过是他老同学的女儿而已。太有悖常理了。
“……”叶微因觉得,撒谎是不对的。
叶微因鼓起腮帮,“我是你老婆。”
叶微因这时候觉得自己太杞人忧天了。
“我在你家。”
这部电视剧或许让叶微因产生点小“共鸣”,忍不住想继续看。结果到了晚上三点钟才去睡觉,于是第二天她光荣地睡过头了,起床时已将近十点,由于她习惯晚上静音睡觉,未接电话五个,全是贺迟远的。叶微因顿时觉得,有种天塌下来的惨剧将要发生。她拨了贺迟远的手机。
“嗯”贺迟远应了一声,扫了叶微因一眼,“走吧。”
叶微因讪讪地也笑了。或许真是如此,人的一生会遇见三个人,一个自己最爱的,一个最爱自己的,一个最适合自己的。贺叔叔或许是她妈妈最爱的也是最爱她的,但最适合她妈妈的,是她爸爸。
“……”叶微因终于知道,隔肚皮隔层山。做子女的都下意识护着自己的父母,无论以前的关系有多恶劣,谁要敢伤害他们,拼死保护。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