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让我爱你,不论朝夕

作者:锦竹
让我爱你,不论朝夕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Chapter 13

Chapter 13

叶微因挂了电话刚要离开,一直看她打电话的沈夕华忽然试探地问:“你是林暮年学长的女朋友吗?”
“微因啊,是爸爸。”
“每天起床不都应该吃早餐吗?这还要挑日子?”叶微因觉得贺迟远这句话有点莫名其妙。
张美琪那头开心道:“行,我半个月后去报道。”
商报上说最近鞍山钢铁有限公司发生一起爆炸事故,引起多人伤亡,流程线全面停工,影响A市多家工程停滞,保守估计损失达50个亿。贺迟远不禁蹙眉,贺氏和鞍山钢铁也有合同,若钢材不能及时送来,工程停滞,影响开盘,损失可不少。
“早餐好了,先吃饭。”叶微因抽掉他手中正在看的报纸,笑嘻嘻地说。
“你先看看电视或报纸,早餐马上就好了。”叶微因怕他等着急了,说句话安抚他。
“微因,是我。”
沈夕华愣了愣,点点头后照着叶微因说的,对着麦克风念了一遍。
“学姐。”沈夕华忙不迭喊了她一句。
“喂?”
两人是夫妻了,虽然前提没什么感情,也不是什么契约才结合,算得上奉子成婚,只是贺迟远给了叶微因绝对的选择权。要是她遇见好的,他会自动离开且鼎力相助。若是没有,他会做一个尽职的老公。至于“尽职”到什么程度,叶微因没奢求过什么,说到底,她不在乎他怎样。她嫁给他,一是她怀孕了必须结婚,二是这是贺叔叔的愿望,不想让他失望。叶微因对于爱情,不是不相信爱情,只是没有志高的追求,用她自我催眠的解释,她过了憧憬爱情的年纪。其实追根究底,她这人无欲无求,觉得平淡才是真。谈感情?她怕伤人伤己。所以,她对林暮年的感情和图书看的很淡,毕业分手,分道扬镳。至于对贺迟远的要求,她只希望玩归玩,记得她是他老婆,要给予尊重,没有丝毫的占有欲。
叶爸爸拿出药丸,就着水喝了下去。他问:“你今天怎么有空?不用上班?”
叶微因不以为然地说:“嫁了有钱人,哪里还需要工作啊。安心做富太太,在家养胎呗。”
“学姐,你的联系方式。”沈夕华激动地拿出纸和笔。
贺迟远便坐在沙发上,随手拿起来最新的早报看了起来。他一直有定商报,了解一下最新动态。尤其是股票这方面,他很热衷。股票风险大,但利润实在太高,他是个喜欢冒险的人,敢赌。赚大钱就是给大胆的人准备的。不能说股票每次都中,但这些年来,他买的股,至少让他赚得满满一钵。
“哦,手机没电忘记冲了。”
沈夕华红着脸有些不好意思地低头笑着。
“嗯。”
叶微因脸色稍霁,“以后别忘了,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贺迟远先是愣了愣,很不习惯这样的场景。一直以来,他习惯了一个人起床,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形单影只。
贺迟远吃完早饭就驾车上班去了。叶微因要呆在家里做少奶奶?不,她不会浪费这大巴的光阴。贺迟远前脚走,叶微因后脚就出门去买做甜品的材料了。她现在所知道的甜品做法都是买书籍学的,甜品材料贵,以前啃老,没舍得买材料做实验,现在“有卡”在手,她能放手一搏了。
叶微因并没兴奋,只是平淡地接过这张卡,朝他点点头。
叶微因正在店里选甜品的材料,忽然电话响了。叶微因看到是昨天婚礼上存的美琪的号码。叶微因接听,“喂。”https://www.hetushu.com.com
“刚刚到办公室。”
叶微因顿足,莫名地看着这个不认识的小学妹。
叶微因怏怏然离开广播室。
叶微因这才了悟。她笑道;“我都毕业快一年了,难为你还记得。”
“那……让我想想。”她打算走缓兵战术。
“有劳女儿啦。”叶爸爸一副开朗的语气,让叶微因有气也没处撒。哎,叶微因终于明白他爸爸这种开朗的性子才为什么能治得住动不动就发火的叶妈妈了。
叶家家训,男主外女主内。平淡才是真,切记切合实际。叶爸爸虽然一直教导叶微因怎么做个会干家务的贤妻良母,但这种古老的“全职太太”作为,叶爸爸很不支持。女人年轻的时候,以色侍老公。但老了以后呢?年老色衰,老公若有异心,完全依附老公的女人就等于失了天地。
叶微因到达叶爸爸的办公室,可谓是凶神恶煞。她朝叶爸爸横眉竖眼,一点也没有女儿样,倒是像讨债的。叶微因把药放在桌上,没好气地说:“药能忘记带吗?你这么不爱惜自己,对得起每天给你做早餐的母老虎?”
叶微因说:“嗯,知道,怎么了?”
叶爸爸说:“当全职太太,不妥。”
叶微因一听到叶爸爸的声音,吊在嗓子里的心脏终于沉了下去,她有种劫后重生的激动,带着哭腔说:“爸爸,你吓死我了,你电话怎么打不通啊!”
叶微因不一样,她生活于很平常的工薪家庭。朝九晚五的上班时间,一日三餐,亲力亲为的做饭,只是为了不想浪费钱。理所当然的生活在贺迟远眼里却是个奢侈。
“那个……”张美琪支支吾吾一会儿,“我做你家保姆的事情,和*图*书和你老公谈得怎么样了?”
叶微因一边喝着粥一边说:“我们什么时候搬到贺宅去?”
贺迟远抬头看着她的笑容,微微皱了下眉,也没说什么,起身去餐桌。叶微因做的早餐很传统很平常,白粥配点小菜,自己烙的蛋饼,还有鲜榨的果汁。
“微因,起床了吗?”
谁知,叶微因早就围着围裙在厨房忙上忙下了,听到脚步声,转头瞄了瞄,便若无其事地继续忙自己的。
“学姐,那你去忙吧。”
叶微因回头看她。
“我去找你。你今天忘记带药了。”
贺迟远觉得美琪这个名字很熟悉,一时想不起来,也就没多想了。他倒是想到另一个问题,“关于你秘书的工作,我已帮你辞了。你安心养胎。”说着递给叶微因一张卡,“想怎么用就怎么用。对自己好点。”
“手机号码也写个吧。”沈夕华露出整齐的白牙,朝她灿烂一笑。
沈夕华尴尬地笑了笑,“我是广播社的,林暮年学长以前是社长。”
叶爸爸哭笑不得,“行,我错了。”
叶微因给叶爸爸打电话,手机停机。这下可把叶微因急坏了,又打给叶爸爸交好的同事,同事都表示不知道叶爸爸在哪里。叶微因怕叶爸爸哮喘发作,急得眼泪直流,手足无措。她找了很多叶爸爸平时去的地方,都没他的影子。正在她将要崩溃之时,学校的广播响起,主播在念一篇文艺十足的稿子。叶微因灵光一闪,有了主意,往学校广播室走去。
张美琪说了几句客套话就挂了电话,叶微因则继续专心地挑材料。不一会儿,她的手机又响了,叶微因有点不耐烦,看了下来电显示,是她家的母老虎。
此时此刻,叶微因多庆幸自己读了四年的https://www.hetushu.com.com大学和爸爸是同一所,对这里的环境熟门熟路。她冲到广播室里,把正在播音的广播员沈夕华吓了一跳。叶微因关掉麦克风,对学妹说:“帮我播个寻人启事。就说叶瞾叶教授听到广播速速给你女儿打电话,一分钟内不打电话你女儿就报警了。重复三遍,谢谢。”
叶微因虽然平时有些马虎,但有些第六感还是很敏感的。这姑娘记的不是她,而是林暮年。叶微因没时间与她叙旧,就此拜别,“我有事,先走了。”
“不是,我想请个保姆,想着等稳固了再请比较好。”
可是这些,贺迟远从来没吃过。他很斯文地吃着叶微因的早餐,说不上好吃,但米粥的热度却烫在心里。
沈夕华说:“我们广播社最近在做广播剧,我觉得学姐的声音很好听,很适合我们正做的剧的一个角色,希望学姐答应。”她朝叶微因深深地鞠个躬。要是没这个鞠躬,叶微因指定拒绝,但人家都这么诚恳这么庄重地邀请,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直接拒绝。
对于叶微因请保姆的事情,贺迟远没有任何意见,“这间公寓也大,房间也有,先请了也没事。”
不怪叶妈妈这么着急,叶爸爸有哮喘,离不得药。叶爸爸和叶妈妈虽然都是大学老师,但并不是一个大学。两个大学距离颇远,来来回回起码三个小时。叶微因立马答应了叶妈妈,挂了电话,草草选了材料直接回娘家。A市以环形划分,跟北京差不多。贺迟远当初买公寓取就近原则,离公司近,地处寸土寸金的市中心。而叶微因的娘家则是在三环外,虽有地铁但不能直达,还得转公交,途中耗时起码一个小时之久。叶微因赶到娘家取药已经将近十一点半了,到达和_图_书叶爸爸的学校正好下午一点。
贺迟远一向起得早。由于昨晚喝了不少酒,今天早晨起来比平时晚些。他也没注意自己床边已经没有人了,按照平时的习惯,去浴室沐浴刷牙洗脸。等出来后,带着潮湿的头发穿着松垮垮的浴袍去大厅,像往常一样,打电话叫外卖,随便吃吃。
“你现在在哪?”
“你爸早上出门急,忘了带药,他中午又回不了家,我十点半有课,下午的课又是一点半的,没办法给他去送药。你要是没事,帮忙把药给你爸送去。”
叶微因翻个白眼,现在都快九点半了,她能没起床吗?叶微因说:“早起来了,什么事?”
不到一分钟,叶微因的手机响了,是个陌生的号码。
叶微因十分不情愿地写下自己的手机号码。
叶微因恍然大悟,“哦,贺……咳咳,我老公说这事我做主。只是我现在和我老公住在他的公寓。大宅还没有装修好,所以你过半个月后来上班吧。”她没有接受贺迟远的建议,虽然贺迟远的公寓够大,但一男两女,有点诡异。
“爸说还得半个月。”贺迟远挑眉,“怎么?害怕与我独处?”
贺迟远问:“怎么今天想起做早餐?”
贺迟远但笑不语。从小到大,没人为他特意做过早餐,只有自己为了自己。他因为对贺荣光有着强烈的不满与憎恨,加上母亲早逝,他被迫的独立。他一直寄读到高中,然后直接出国,回国后就在外面买了房子,呆在有家人的房子的时间屈指可数。
叶微因尴尬地接过,写了自己的QQ。
贺迟远忽然有点希望,叶微因是个贪财的女人,这样,他就能给她想要的了。
“我和美琪说说。”叶微因舀了一勺白粥往嘴里送。
叶微因接起手机,“妈。”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