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让我爱你,不论朝夕

作者:锦竹
让我爱你,不论朝夕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Chapter 16

Chapter 16

叶微因觉得,爸爸比贺迟远识大体多了。
贺迟远面露土色。
叶微因也没说话,心却堵得厉害。她虽然对贺迟远还没到爱的程度,她由于经历过一段感情,也很能将就,她可以和贺迟远过一辈子。现在贺迟远居然告诉她,他有多么不情愿和她在一起,多少打击了她的自尊。
“喂!”贺迟远目光直视前方,叫了叶微因一声。
贺迟远说:“你跑这么急干什么?衣服又穿这么少,你不冷?”
“嗯哼,还有呢?”
叶微因眼睛一亮,“我想开个甜品店,我想拜Julien大师为师。”
“对不起,让你久等了。”叶微因低着头,语气弱弱地说。
“……”叶微因完全傻了。而正在此时,贺迟远的身子重重的压了过来,由于叶微因失神了,手上没了力气,他顺利地压倒了她,他的唇贴向她,吸吮、纠缠、欲罢不能。
下午六点多,叶微因接到了贺迟远的电话,说是等他下班了就回家接她一起去老宅陪爸爸吃个饭。叶微因应了,然后十分平和地挂了电话。挂完电话后,叶微因看了下时间,平时贺迟远下班回家是六点半左右,她化妆打扮时间不够但又不能不化妆,叶微因纠结了一阵,最后还是认命地决定化妆。虽然叶微因尽可能地加快速度,但还是赶不及,她化妆化了一半,贺迟远就打电话过来了,告诉她,他已经在楼下了。
即便贺迟远现在答应等她了,她还是提心吊胆的,化妆速度突飞猛进,比平时不知快了多少倍,当然,效果不是很理想。
进退两难,现在不化妆都不行了,总不能“半面妆”出门吧?叶微因十分抱歉地说:“你能等我十分钟吗?我还在打扮?”
每年他爸爸总会收集那个女人的生活照,每年他会去一趟爸爸的房间翻看那个女人的生活照。但他没记住那个女人的样子,独独记住了一直在长大的叶微因。从蹒跚学走路的小女孩到有一头飘逸长发的大女生。
“你不化妆,好看点。”贺迟远说这话的时候有些不自然,即便没正眼看叶微因,但脸上的红晕已经出卖了他。叶微因先是一愣,仔仔细细地端详着贺迟远,最后总结,“贺大叔,你眼光越来越差了。”
https://www.hetushu.com.com贺迟远这回插话了,“是我让她辞的,怀有身孕,在家安心养胎我才放心。”
贺迟远也许是看见叶微因了,从车里下来。他的脸色很不好,好看的眉宇隆起,一脸愠色地看着叶微因。叶微因见贺迟远这个态度,心里十分委屈,她已经用史无前例的速度了,真心不是故意让他久等的。
“我丑我腿短,我无人问津。”
叶微因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又被贺迟远耍了。
贺迟远嗤之以鼻,“就你?腿都没有我胳膊长,长的一副外星人样,难怪活了23岁还是个处|女。”
这话似乎点燃了炸弹一下,贺迟远“腾”地站起来,脸上带着讽刺地看着贺荣光,“我妈过生日,让你陪她一天,这种小要求你不也没答应吗?你凭什么来指责我?”
贺迟远愣了一愣,竟噗嗤地笑了起来,摸着她的头,“你啊!走吧。”
贺迟远忽然停了车。由于惯性,叶微因整个身子向前倾,头轻微地撞了下。叶微因摸着自己的被撞的脑袋,不满地看着贺迟远,“怎么了?”
叶微因愣了愣,不明白贺迟远为什么突然这么问,更不明白他为什么问这么蠢的问题。叶微因忍不住白他一眼,“人哪里没有悲伤的时候啊?”
贺迟远的眉毛又抖了起来。
“没事。”贺迟远扯着嘴角,勉强给出一个笑脸。
贺迟远嘴角抽了抽,斜睨地看了叶微因两眼。
不会变质的爱,那是满满的幸福。
贺荣光觉得妥当,点了点头,他又问叶微因,“在家养胎无不无聊?”
贺迟远倒是面无表情,反而问了叶微因不着边际的问题,“你有没有悲伤的时候?”
贺迟远抿了抿嘴,一句话也没说。
这下戳中叶微因的脊梁骨了,她像是遇到知己一样,欣喜若狂地点头,“我觉得我怀胎十月后,身体肯定长毛。”
贺迟远看着她的尚有红晕的脸,不禁莞尔一笑。
一吻过后,叶微因还没回过神。贺迟远见她不在状态,不禁调笑,“到底谁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他笑得愈发得意,单手放在方向盘上,按了下喇叭,又开始驾车朝家开去。
贺荣光十分善解人意地问:“那你想干什么?爸和_图_书爸都满足你。”
“你魅力无边,有涵养有气度。”
“你以为我想管?我只是看不下去了。你根本就不配做爸爸的儿子。”叶微因反驳。
叶微因再接再厉,“爸爸有心脏病,你难道不能体谅一下吗?如果有一天爸爸突然就那么走了,你到时候哭都来不及。”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听到贺迟远听不出情绪地“嗯”一声。
贺迟远用余光扫了叶微因一眼,不禁失笑,果然是个孩子,就因为下雪,就露出这般幸福的样子,太容易满足了。忽然,他的脑海闪出他爸爸收藏的一张张照片。因为吃到冰淇淋高兴的叶微因、只要上台表演即使当一棵树也开心的叶微因、买到偶像CD兴奋的叶微因……
叶微因吐吐舌头,钻进了副驾驶位。
叶微因扬着脖子,“哼,你魔高一尺我道高一丈。”这纯属叶微因的气话,就她那胆子,就算想搞,只要她家母老虎还在,有心也没这个胆。
“错哪里了?”
她的一颦一笑,她每个幸福的笑脸,他全印在脑海里,竟然这么根深蒂固。
此时,她不仅气得脸红脖子粗,心也跳得不停。不得不说,贺迟远的吻技很厉害……
这时,金管家走了过来,“老爷少爷少奶奶,饭菜准备好了。”
叶微因答:“没有。”才怪!
知道得到好处的叶微因心花怒放,脸上喜庆喜庆的,“爸,Julien大师是位法国甜品师,他做的糕点得过很多大奖,而他手中有一款专利甜品,据说只有他亲传的徒弟才能传授。”
这就是叶微因想拜Julien大师的根本原因。虽然她没尝过那款专利甜品的味道,但听到甜品的名字那刻起,她就笃定,这个甜品会是世界上最美味的甜品。
叶微因对贺迟远的脾气还是了解的,毕竟在结婚之前,她做了他一个月的贴身秘书。贺迟远最讨厌的就是等人,他很没有耐心。几乎无一例外,从来都是别人等他,而他从不等人。所以,叶微因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她很胆战心惊。
席间,贺荣光表示,新房已经开始装修,不出半个月他们就可以搬进来了。叶微因很高兴地应着,反观贺迟远,面无表情旁若无人地继续吃饭。贺荣和-图-书光似乎也习惯了贺迟远的冷漠,完全无视。夹在中间的叶微因觉得十分尴尬,她就不明白了,父子这隔夜仇怎么深?
即便心里委屈,她还是要道歉。
贺荣光知道两个孩子要回来吃饭,高兴了一天。他见到两孩子,含笑地招呼他们坐下,招呼管家拿水果去,然后问叶微因,“微因,这几天阿远有没有欺负你?”
“不,这是你的肺腑之言。”叶微因立即纠正。
威武只能屈啊!
叶微因听得一愣一愣的,一双大眼死死地盯着贺迟远看。
“你!”
贺迟远眯了眯眼,“你的意思是,你想搞婚外情?”
贺迟远阴险地笑了笑,“对哦,我只懂得交配。”他开始扯自己脖子上的领带,解身上衬衫的扣子,朝叶微因压过去。叶微因慌张地用双手抵住他压下来的身子,求饶道:“我错了,我错了。”
贺迟远一愣。
叶微因又是一愣。她完全不理解贺迟远这个“总是”。她如实回答:“生活嘛,不如意的不会比如意的多。开心是一天,不开心是一天,为什么不天天开心?”
即便贺迟远重新开车了,样子看起来无大碍,但叶微因明白,刚才肯定出了什么事情。这是不能言说的疾病?反复性?叶微因被自己的猜测弄得神叨叨的,直到到了老宅,叶微因还在想他到底怎么了。
“五年一个代沟!有了代沟,辈分就出来了。”
贺荣光倍感欣慰,“阿远脾气不是很好,你适当迁就一下,要是忍无可忍了,务必再忍!”
叶微因完全没理会贺迟远的心情,撇着脑袋看外面的风景。有一片雪花吸附在玻璃窗上,不到片刻,又有几片。C市靠北,每年都会下雪,见惯不怪了,可土生土长的叶微因很兴奋,双手扒在玻璃窗上,一双眼炯炯有神地望着外面。
“……”
贺迟远叹了口气,“对不起。我的无心之话伤害了你。”
贺荣光继续说:“据说你把公司的工作辞了?”
吃完晚饭,贺迟远要离开,叶微因左右为难,觉得这么早离开不大合适。贺荣光却安抚着她,“没事,现在大冬天的,越到晚上越冷,你又怀孕了,早点回去比较好。”
叶微因及时打断,“我不需要你的爱情。”
“我这叫做洁身自好和_图_书。不像你,只懂得交配,下半身的动物!”
“我什么?”贺迟远见叶微因气得脸红脖子粗,心情不知为何忽然好了起来。
这话,似乎刺|激到了贺迟远,贺迟远忽然靠边停车,狠狠瞪叶微因。叶微因毫不示弱地回瞪他,两人可谓是针锋相对。贺迟远咬牙切齿地说:“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贺荣光豪气壮志地满口答应,“没问题,这些都是小事。让阿远给你安排。”
“嗯。”叶微因兴奋地点头。
叶微因一听这是关心的话,顿时耳根子都红了。这叫做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她有些内疚地说:“我怕你等久了。”
贺迟远激动的心情一下子平静了下来,神情有些不自然地看向别处。
它的名字叫扶桑。扶桑是中国的花,她的花语是永远新鲜的爱。
贺迟远置之不理,继续开车。
叶微因见状,连忙坐到贺荣光的身边,拍拍他的背,安慰道:“爸爸,你先消消气,大叔……阿远最近确实很忙,你也知道,公司现在旺季,开盘很多,你又在生病,整个公司都压在他身上了。”
“我总看你笑。”
叶微因不解地转头看他。
“……”贺迟远觉得胸闷,苦笑了一下,“还是那句老话,我会尽我所能地对你好,完成一个丈夫该尽的责任。至于爱情……我……”
贺迟远什么也没说,伸出口袋里的手去握叶微因的手。叶微因一怔,条件反射地想抽出被他握着的手。谁想,贺迟远忽然收紧力道,她挣不开。她抿了抿唇,不明地抬头看向贺迟远。
贺荣光不熟悉Julien大师,所以只能木讷地点头,“这些事都包在爸爸身上。你就安心养胎,给我生个大胖孙子。”
叶微因急急忙忙下楼,一路小跑,上气不接下气朝贺迟远的车那边跑去。
贺迟远没说话,嘴唇抿地很紧,他的手在轻微地颤抖。叶微因见此状况,不免有些担忧,脾气瞬间压了回去,“大叔,你……”
“走,去吃饭。”贺荣光拍拍大腿准确起身。由于身体不适,贺荣光起身都有些吃力,叶微因体贴地扶着他的胳膊,借助了点力气给他。贺荣光欣慰地拍拍叶微因的手背,看都没看贺迟远,直径去餐桌。
“爸!”贺迟远似乎不想给叶微https://m.hetushu.com•com因安排,皱着眉毛,面有愠色。贺荣光见贺迟远这态度,有些不悦,“老婆提的这点小要求你也不答应?怎么做人老公的?”
“还有?”叶微因愣了一愣,忍不住抬头看了看贺迟远。只见贺迟远眼中带笑地看着她,“你说,我要贺迟远,我要贺迟远的扶桑。”
“还有呢?”
叶微因继续说道:“你可以像婚前一样,想玩就玩,我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同样,你也别干涉我。”
贺大叔……
离开老宅,重新坐回到车上,叶微因闷闷不乐。车辆行驶过程中,叶微因终于忍不住指责贺迟远了,“大叔,我觉得你对爸爸的态度太差了,不管他做错过什么,他始终是你的长辈,你应该要给予他尊重,而不是脸色与无视。”
叶微因问:“我是爸爸硬塞给你的?当初你让我跟你结婚,你并不是这么说的。”
贺迟远似乎在隐忍,终究没隐忍下去,狠狠地拍了下方向盘,喇叭都被他拍响了。叶微因从未见过贺迟远如此暴躁,吓了一跳。贺迟远咬牙切齿地说:“我不配?那他就配做父亲?做丈夫?你知道我妈是怎么死的吗?自杀死的!因为贺荣光心里只有你妈,连陪我妈吃个饭都不愿意!我七岁就没妈妈了,而我的爸爸,一直沉迷过往,根本就不理会我这个儿子。他只会给我钱,从来不问我需要什么。因为他的需要,他把你硬塞给我。完全不顾我的感受!”
叶微因朝贺迟远偷偷吐了下舌头。
贺荣光冷哼一下,但望叶微因的时候,眼神却瞬间柔软了。他说:“阿远不帮你办,爸爸帮你办。开个甜品店这种小事,爸爸还是有能力的。话说,那个Julien大师是谁?”
叶微因在心里嗤之以鼻。关心她是假,嫌她碍事才是真的。
贺迟远浑身一凛,眉毛抖了抖,虽然心情起伏很大,但他尽量克制,脸上的波动并不大。他扯着嘴角说:“我也就比你大六岁吧?”
“大叔。小心车。”叶微因及时来回贺迟远的思路,贺迟远急忙打方向盘,避免了一次交通事故。叶微因见化险为夷了,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你!”贺荣光气急败坏地与贺迟远怒视,显然气得不轻,呼吸急促,捂住自己的胸口,连锁效应,心脏病要发作了。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