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让我爱你,不论朝夕

作者:锦竹
让我爱你,不论朝夕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Chapter 18

Chapter 18

张美琪便没再做声,认真地开车。
贺迟远见叶微因这么紧盯着自己,情场老手一下子萎了。他有些不自在地咳嗽两声,“我们凑合吧。”
“美琪。”一辆豪车从一个路口拐了进来,车窗有头探出,长发刮得凌乱,正是形象全无的叶微因。
贺迟远忽然伸手摸到她放在腿上的纤细的手。叶微因抖了抖,想抽手,贺迟远却抓得紧紧的。叶微因皱了皱眉,“干什么?”
这下叶微因百分之百肯定,贺迟远有问题!
贺迟远把车停在张美琪的面前,叮嘱叶微因,“你别下车了,外面冷。”
“你会开车吗?”贺迟远忽然问张美琪。
贺迟远也没勉强,朝她点点头。他探头看了看副驾驶位的叶微因,她还在努力找舒适的位置睡觉,眉心隆了起来,显然有点难受。张美琪也看到叶微因萎靡不振的样子了,关怀地问:“微因怎么了?”
正在开车的贺迟远呵斥了一声,“二百五,关窗,小心感冒。”
目的地到了,车也停了下来,但贺迟远没松手的打算。叶微因耐着性子等他。
贺迟远忽然开了口,他问:“林家媳妇什么意思?”
叶微因不是个不依不饶的人,更不爱钻牛角尖。但若是和她扯上关系,她就特别在乎。她敢肯定,贺迟远忽然的“问题”,是和她有关系的。不过,现在在车上,不适合问。于是她想等到适当的时机对贺迟远刨根问底。
怎一个惨字?
呵呵,七点起来算早?她平时都是五点半起来敢最早的地铁去上班。怀孕就了不起?她也怀过,只是因为暂时没能力养,把孩子堕了。张美琪心里泛起一阵酸楚。
“嗯和图书。”叶微因又打了哈欠,摆出各种姿势,试图找到一个舒适的姿势。贺迟远下了车,朝张美琪露出礼貌地微笑,“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叶微因老实地关了窗户,“我睡得好不踏实啊,睡了一路,感觉脖子都要扭断了。”
叶微因一时反应不过来。
叶微因愣了一下。因为贺迟远从来没有如此完整地叫出她的名字。她第六感告诉她,贺迟远要和她说重要的事情。
当年不愿跟随林暮年,毅然分手,就是知道他不够爱自己,以后的婚姻也不会幸福。她深信“恋爱时找个自己爱的,结婚时就找个爱自己的”。她怎么会答应嫁给贺迟远?她想,她是为了贺叔叔?为了肚子里的孩子?还是为了他一句“我会对你好,不会让你受委屈,如果你找到了自己的幸福,我会祝福你。如果找不到,我会继续照顾你,直到你幸福”?
叶微因屏住呼吸。
叶微因看傻了。
张美琪愣了愣,传说中地产大亨的儿子居然这么谦谦君子?瞧着贺迟远那张过分英俊的脸,她有些不好意思,“没事,我也刚到不久。”
但张美琪还是走了五个街道才到约定的地方。她穿着高跟鞋,足足走了半个小时,她觉得自己的脚已经火辣辣的了。毕竟是被雇佣者,她选择了早到。大冬天的早上站在路口吹寒风,张美琪觉得又冷又饿又痛。
“然后呢?”叶微因歪着头好奇地等下文。
“早上七点起来,太早了。她怀孕嗜睡。”
贺迟远歪嘴一笑,从沙发上起身,朝叶微因所在的洗手间走来。叶微因刚想夸他贤良淑德,贺迟远却错过她https://m.hetushu.com.com,来到洗漱台,开了水龙头洗了一把手,便又坐回沙发上去了。
张美琪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对不起,我有点紧张。”
贺迟远的身子晃了又晃,不禁皱眉道:“方向盘握稳点。”
贺迟远咬牙换了另了一种表达,“你觉得我怎么样?”
“不过是大学同学而已。”贺迟远不以为然。
“……”张美琪想不明白,贺迟远为什么突然让她开车?肯定不是一时兴起!
可惜,贺迟远没给她这个机会。
张美琪住的地方并不好,她和蒋大伟家境都一般,两人为了爱情,决定留在C市打拼。理想很健康,现实病入膏肓。工作难找,高不成低不就;房租太高,稍微低点的,住宿条件就很差。
“不怎么样。”叶微因快速地回答。
很快,张美琪就知道原因了。
张美琪不明所以,但还是老实地回答:“我大学学过,不过拿了证后就没再开过。”身上的钱都用在生活上,哪里还有闲钱买车。
“啊?”叶微因不甚明白地看着贺迟远。
贺迟远伸手接过她手中的行李,利索地搬到后备箱里。张美琪站在他身后细细打量。出于对鼎鼎有名的人物的好奇,她观察地很细致。她发现,贺迟远穿着深蓝色军装款大衣,身形衬得很健康挺拔。海拔也高,起码一米八五。他与一米六都不到的叶微因真心不般配。再看这辆车,张美琪不禁感叹,她和老公蒋大伟连一辆十万的车都买不起,这辆迈巴赫,他们打拼一辈子都不可能了。
贺迟远忽然回头朝她笑道:“你的东西很轻,会不会带着少了?要不要你再上楼拿点hetushu.com.com过来?”
张美琪吓了一跳,胆战心惊地摆手,“这怎么行?让我这马路杀手开豪车?撞了我赔不起。”
张美琪的嘴唇抿得几乎苍白,眼睛不经意瞟向护栏,握着方向盘的手忽然握紧,一口气不敢喘出来,她把方向盘朝护栏那边轻微的打过去。当要撞的时候,她的嘴唇已经在抖了,最后还是咬牙急打方向盘,躲过了一次撞击事故。
回到家中,叶微因开始收拾客房,为张美琪的到来,准备妥妥的。
“没事,撞了算我的。”
“那是因为不会找个舒服的姿势。”
贺迟远终于开了金口,“叶微因。”
贺迟远抖了抖眉,这种境界已修成精。
“我……”
张美琪没料到贺迟远如此平易近人,甚至还关心她,她有点受宠若惊地摆手,“差不多了。再说,要是缺什么,回家取也是很方便的。”
贺迟远没再说话了。但他握在方向盘的手由于太用力,手指有些发白。车内一下死一般的安静。叶微因余怒未散,撇着头望着窗外的风景,心情跌入谷底。自己身处无爱的婚姻,她挣扎不出,又遭到老公的嫌弃,何其悲哀?
贺迟远不愿再说第二遍,皱了皱眉,语气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变化,凶巴巴地说:“你没听懂?”
贺迟远似乎心情不大好。叶微因观察他好一会儿了。贺迟远平时开车的时候,会有一搭没一搭地说几句,但此时此刻,他出奇地安静,正眼看一下叶微因的时候都没有。
贺迟远和叶微因很早就起床去接张美琪。孕妇嗜睡,在去的路上,叶微因不停地打着哈欠。贺迟远不禁挖苦她,“我去接就好了,你非要跟过来。hetushu.com.com
贺迟远后面准备的话被哽住了。
车很顺利地达到贺迟远的公寓。
要她和他刻骨铭心?叶微因忍不住又打了个哈欠……

贺迟远淡淡地扫了她一眼,一句话也不说,转头继续开车。
“你的前男友是那个矮子?”贺迟远认得林展,他公司最近合作项目的合作公司代表。
贺迟远冷冷地看着她热情的忙来忙去。
叶微因在心里暗暗骂他老流氓,咬牙切齿地说:“孽缘!早断早超生。”
叶微因这才明白贺迟远问的什么了。她很尊重林展学长,觉得贺迟远赐予他的外号太难听了。她皱了皱眉,不悦地说:“你不觉得你太过分了吗?”
贺迟远似乎料到叶微因会这么说,反而笑得极为开心,“孽缘,是该刻骨铭心的。”
“哦。”她不到一秒,脸上便显得迷离,随即打了个哈欠。
张美琪没给叶微因自己住的地址,她住的那个地方条件太差,她自尊心很强,无法容忍她最不看好的叶微因瞧见她的惨状。所以她选择了离她住宿比较近,条件还算不错的地址。
叶微因怒了,狠狠地瞪着贺迟远,“你到底想表达什么?你这么嫌弃我,我们这就去医院把孩子打掉!”
“没然后了……”贺迟远松开了叶微因的手,直接下了车。叶微因见贺迟远的脸瞬间黑化,不明所以。她刚才很诚恳的,哪里惹到了他?叶微因迷茫地跟着下了车,屁颠地跟在贺迟远的身后。
“没事,我理解。你只管开就行。”贺迟远的声音依旧那样彬彬有礼。
贺迟远不说话,眼睛直视前方,手却越抓越紧。叶微因紧抿嘴唇,认真地看了他好一会儿,觉得他不和图书会给她多余的表情了,也便放弃了,任由他裹着自己的手。
“车给你开,我帮你设导航,你照着导航开就行。”贺迟远如此提议。
“……”
叶微因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说道:“我不去不像话,毕竟是我大学同学。”
贺迟远毫不理会叶微因的愤怒,讥讽地扯着嘴皮,“那个矮子还挺有知识的。知道换个高点的女人,毕竟……身高带遗传,影响下一代!”
她平时和蒋大伟连说话的时间都很少。各自上各自班,不是他加班,就是她加班,一回家就是倒头睡。她都感觉不到有老公了,而是有一个同租的室友。大学时的热恋,早已不复存在。
叶微因戳了戳他的手背,顺利得到了贺迟远的一个眼神。叶微因佯装可怜地朝他眨巴眨巴眼,“你怎么了?”
叶微因点头。
贺迟远随手拿起桌上叶微因买来的烘焙杂志,淡漠地说:“我是个不怎么样的人。”
贺迟远只抓住了她前半句,他朝她不怀好意地笑道:“那你说我们是什么缘分?都上床了。”
张美琪抿了抿嘴,胸闷了闷。
贺迟远把自己当人肉垫,让叶微因躺在自己的大腿上,他的一只手护住她的身子,防止车的速度导致的惯性让她摔着。张美琪通过后视镜偷偷地看了几眼坐在后面的两个人,叶微因的眉心舒展开来,睡得很安详,而贺迟远则在小心翼翼地护着她,偶尔眼神流露出关怀。
叶微因狠狠白了他一眼,“话不能这么说。能相遇就是一种缘分,而且张美琪为人还不错。”
这难道就是贫贱夫妻百事哀吗?
叶微因很快出了一层薄汗,她抱怨地看着悠闲的贺迟远,“你怎么这样?不来帮帮忙?”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