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让我爱你,不论朝夕

作者:锦竹
让我爱你,不论朝夕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Chapter 21

Chapter 21

这时,贺迟远走了过来,贺荣光已恢复了淡漠的表情。叶微因这回可是把贺荣光完整的表情看全了。什么对贺迟远冷淡,全是狗屁,都是家长面子在作祟,才搞成外冷内热。
叶微因吞了口口水,“你只喜欢她,你又说喜欢我。所以……你在逗我,这是一个玩笑。”
“是的。”镜头又是特写。庄雅面带微笑地望着镜头,“我希望认识的人都能来参加我的婚礼,无论曾经有多大的过节,请务必来参加。”
“奉父母之命,回来结婚。”
果然,贺迟远对这话没辩解。
叶微因立马把头转向贺迟远,“今年我们在老宅过年对吧?”
贺迟远真是没有一点犹豫地就过来了。按照正常车速,就算不堵车,也不会在十五分钟之内赶到。当金管家去开门,一声响亮的“少爷”把叶微因吓得手里的筷子狠狠抖了抖。
“恭喜恭喜。”
叶微因茫然不知,还一味地热情,把贺迟远按坐在椅子上,对着桌上菜指手画脚,“爸爸今天知道你要过来,做了这么多你喜欢吃的菜,开心吗?”
“啊?”
“懂了。”叶微因缩着脑袋,猛点头。
主持人惊讶地瞪大眼,“只有几天的时间了。”
贺迟远了悟,“这样更好,更表现出人面兽心。”
“哈哈,庄雅,装雅,挺符合的。瞧她手臂上的刺青,居然就这么露着。就算舍不得洗掉,怎么说也要穿个带袖子的遮住。”叶微因完全没看出贺荣光的不自然,眼神不时地看着贺迟远。
“啊?”
“……”叶微因这才觉得舒服。这就是可怕的习惯!她故意娇羞地骂道:“混蛋,我怀孕了。”
吃完晚饭,叶微因要留下来陪贺荣光看电视。贺迟远没办法,也留下来,对着电视发呆。和*图*书贺荣光喜欢吃完饭,听听古典钢琴曲。叶微因非常“孝顺”地把频道转到C市音乐频道。
“……”叶微因料不到贺迟远如此直白地跟她表白,又这么猝不及防。她一下子不知所措,“你喜欢的人多了去了,我才不稀罕。”
叶微因笑着摇头,“你让我想到人面兽心四字。”
贺迟远准备夹菜的手顿了顿,不过一两秒,他又恢复了动作,淡定自若地说:“你喜欢就好。”
“啊,好。”叶微因愣愣地点头。现在才刚刚八点,睡觉是否有些早了?不过贺荣光的身体不好,早睡也理解。叶微因瞧了瞧贺迟远,他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说,十分的安静。她也理解……
镜头忽然放大,是庄雅的特写。她的脸很白净,几乎没怎么上妆,近三十的年龄完全看不出来,可能是娃娃脸的缘故。
叶微因也不挣扎,安然地窝在他的臂弯下,傻乎乎地笑。
“嗯。”
叶微因决定做和事老了,她连忙做出羞涩的模样挽着贺迟远的胳膊,“阿远,饿了吗?”
真让人脸红心跳啊。
两人到达车库,贺迟远绅士地帮叶微因拉开副驾驶的位置。叶微因的心里一直发憷,觉得今天的贺迟远特别不一样,不跟她闹一下,她浑身不舒服。这就是传说中的习惯成自然?
再看贺迟远,脸上也摆出“勿靠近”的冷脸,但叶微因知道,其实贺迟远也挺在乎这薄薄的父子情,要不然也不会为了却贺荣光的心愿,娶她这个不爱的女人?
叶微因被他的认真给吓住了,只能猛点头。贺迟远平时要么对她冷淡,要么就是跟她对着干,虽然偶尔也对她很温柔,但那只是偶尔!
主持人又问:“庄小姐什么时候结婚?”
贺迟远原来心里和*图*书有人啊,是谁?
“好。”保姆便去了厨房。
“你说水煮肉片、鲍翅汤、铁板牛肉是我喜欢吃的菜?”贺迟远朝叶微因挑挑眉。
“……”叶微因原本为贺迟远脸红心跳的心情顿时全部消失了,她大吼一声,“我要生一个足球队的侏儒气死你。”
“……”叶微因觉得自己智商不够用了,主动认错,“对不起,我错了。”
叶微因愣愣地听着,虽然自己有些听不懂。贺迟远向往的人,是谁?
贺荣光没想到,或者说从未想过贺迟远会来老宅。他颇为吃惊地看着叶微因,“你叫阿远过来的?”
两人还真不是一般的默契。叶微因瞧着,内心无比惆怅,这一对孽缘般的父子啊……
叶微因无限好奇起来。
贺荣光笑得高深莫测,“果然只有你啊!”
“是啊!”叶微因干笑两下。
“啊!”叶微因还沉浸在自我思考之中。
主持人也颇为惊讶,“哦?不知是哪位公子这么幸运?”
贺迟远沉默着,叶微因觉得自己说的话有些伤人,也不知道怎么圆场了。她这辈子从来没被人表白过,即使和林暮年,也是她倒追的,在一起后,她说过很多次喜欢,可林暮年从来没说过……忽然被人表白,她惊慌失措甚至有些逃避。
“还好。”贺迟远略有不自在叶微因的热情。
叶微因正看的起劲的时候,电视被贺荣光关掉了。叶微因一愣,转头去看贺荣光,只见贺荣光露出疲惫的表情,“微因,爸爸要歇息了,你和阿远回家吧。”
“你懂了吗?”贺迟远盯着叶微因问。
音乐频道现在在播放的好像是一个人的音乐会。行云流水的钢琴曲流畅抒情,或急或慢,连贯地一气呵成。弹奏者是个女生,俏皮的亚麻色www.hetushu.com.com短发,素白的无袖雪纺长裙,在她的胳膊处似乎有个刺青。叶微因看不清楚,但可以肯定不是,不是图案,而是一个英文单词。
“……”叶微因此时此刻真想咬死他。
叶微因眯着眼看着认真开车的贺迟远,心跳得越来越快。这男人怎么越看越好看?她赶紧撇着脑袋看车外,心里暗叫糟糕。这就是脍炙人口的“情人眼里出西施”?她默认贺迟远为自己的情人了吗?一想到这里,脑中回忆起她和贺迟远在车上接吻的那个晚上。
“微因。”贺迟远忽然开口。
叶微因没好气地应:“干嘛?”
贺迟远聚精会神地凝望她:“我只喜欢她。”
“……”
贺迟远不吃辛辣、贺迟远环保主义者不吃鱼翅、铁板牛肉并不热衷……
“没什么。”贺荣光放下筷子,面色带喜地对一起吃饭的保姆说:“你去加一份碗筷。”
这下又踩到雷点上了,谎言被无情的揭穿了。叶微因干笑两下,圈着他脖子,“有我在,我不就是你的最爱吗?”原谅她说肉麻的话,她要不这么说,她和贺荣光都下不了台。她也知道贺迟远对这句话不会反驳。毕竟他们结婚,除了他们两人以外,别人都以为他们是相爱而结合。
“你这么矮,我很担心我们的孩子将来的身高。”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贺迟远再次重复一次。
叶微因偷偷扫了一眼贺迟远,侧脸都能看出他的落寞与神伤了。
“绿洲集团的二公子。”
“哦?”贺迟远反而不觉得郁闷,笑得愈发温柔,但叶微因怎么看都觉得是笑里藏刀。
台下一阵喧哗。
“乖。”贺迟远这才满意地开车。
贺迟远一时无语,脸一下子和大便一样臭。他咬牙切齿地hetushu•com•com看着她,可谓是凶神恶煞。叶微因赶紧捂住头,缩着脑袋,“我知道了,不会误会你喜欢我,你别恼羞成怒啊!”
“是吗?那有口福了。”贺荣光只对叶微因微笑,从始至终没看贺迟远。
“你刚才那么认真地开车,该不会把认真用在这个问题上吧?”
“这个月的最后一天。”
“你笑什么?”贺迟远斜睨她一眼。
叶微因欢喜地笑道:“爸爸,到时候除夕宴让阿远做。阿远的厨艺可好了。”
贺迟远却非常淡定,手拿着一杯热茶面无表情地看着电视里认真弹奏的女人。
出了老宅,叶微因就感觉一阵冷风袭来,她忍不住自抱双臂,上下两排牙齿都抖了抖。贺迟远见她这样,展臂拦在臂弯下,一声不吭。
“……”贺迟远一口气没提上来,极力深呼吸几次,终化成一声叹息,“走吧,我们回家。”贺迟远重新开启车,驰车进车库。
“人面兽心的人是不是该在这里,表现一下?”
贺迟远坐上车后,没及时发动车子,而是撇着脑袋对叶微因笑。
贺迟远的目光一直望着前面,面无表情地看着前面的车。静默了许久,贺迟远才开口,“我曾以为喜欢过一个人。可是后来,我发现她只是个影子,一个我向往已久的人的影子。我向往的人,她笑得很温暖,即使再大的打击,总会擦干泪继续努力。她为会为一点点的成绩开怀大笑。她生长在阳光充足的暖阳下,曾经的我很想掐断她的根苗,把她种植在阴冷又潮湿的地方,让她尝尝恶劣环境的滋味,看她还能笑得那么开心吗?后来……我认识跟她极其相似的影子,我才知道,我内心真正渴望的是,她可以带我去她的暖阳下,与她一起享受温暖又明媚的生活。”
车开到和*图*书了公寓的楼下,但是贺迟远仅仅停下,没有自觉停到车库里。车内的气氛是令人窒息的安静。叶微因一瞬不瞬地盯着贺迟远看。贺迟远熄了车子的火,目光突然转向叶微因。
保姆从厨房拿来碗筷摆在贺迟远的面前。叶微因长舒一口气坐回自己的位子上,抬眼对上贺荣光的无奈的眼色。叶微因眯了眯眼,眼珠子转了转,对贺荣光说:“马上要过年了,爸爸,房子装修的怎么样?”
演奏结束,当主持人走到庄雅的身旁,采访她:“庄小姐欢迎回国。在芬兰进修八年,你终于舍得回国了?这次回国有什么打算?”
为什么这等小事就是孝顺?叶微因是三俗份子,古典音乐什么的,只能作为催眠良曲。
贺迟远笑了一下,“也要看我愿不愿意把种给你。”
“这是谁?”叶微因忍不住问起这个特殊的女生。明明一副优等生的模样,胳膊上大剌剌有着不符合身份的刺青。实在太特别了。这是C市的音乐频道,那么这个人该是C市的大名人。对于走动于名流上层社会的贺荣光贺迟远来说,应该会认识。
镜头转向主持人,主持人讨好地笑道:“当然,庄小姐的婚礼哪个不会来?”
“那你告诉我,你懂什么了?”贺迟远的脸不禁红了起来,忍着心中的小小羞涩,不把目光移开,坚定地看着叶微因。
贺迟远也没正眼看贺荣光。
贺荣光眼里带着犹豫,闪烁其词,“是个钢琴家,C市大企业家庄福的独生女庄雅。”
叶微因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她佯装平静地问:“怎么了?”
“你还会长高吗?确定不能长了?”
“会在过年之前装修好。”
叶微因抖了抖,有种预感,等下贺迟远要出让她震惊的话。
“微因。”贺迟远又唤了她一声。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