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让我爱你,不论朝夕

作者:锦竹
让我爱你,不论朝夕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Chapter 28

Chapter 28

“那你呢?你对你老公好吗?”
贺迟远无奈地看她,“我爸是一味地把好东西给你,并没有看清合不合适。这店面是全市最高档的地方,酒店、餐厅都极为上档次。虽然你的西点算是比较高的消费食品,但你觉得与那些相比,合适吗?”
店里新招的一位负责订单的姑娘小米忽然叫了起来。坐在她旁边的叶微因吓了一跳,“怎么了?”
叶微因拔腿就跑,抢劫犯尾随后面追。
叶微因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在公寓的大床上。她首先瞅了下钟,时钟指向九点钟。她很自然地把目光移到平时贺迟远睡的床的另一侧。不仅空了,床单也没了温度。显然,他起得很早。
叶微因笑眯眯,“给你生个宝宝。”
贺迟远想了想,把目光转到叶微因的脸上,“你为什么开甜品店?难道只是想满足自己做甜品的愿望?”
叶微因忍不住着急了,与朝来接他回家的贺迟远面对面坐着,递给他一杯热咖啡再抱怨,“怎么办?生意太差了。”
“你会说英语?太好了。”大美女双手合十,一副求拜的模样,略带伦敦腔的口音:“拜托你,我非常饿。可这附近的餐厅全部打烊了。”
“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收集护手霜吗?”
当然,贺迟远来者不拒。两人亲嘴的次数每天节节攀升,这已成为他们的自然现象。至于贺迟远要兑现叶微因的承诺,那得看叶微因的肚子争不争气了,反正贺迟远是努力了。
叶微因这人其实挺软的,人家做出可怜样,就觉得不得不帮了。她点点头,“你想吃什么?”
满足是木桶里的水涨满了,但又要不时地加点水。长期不加水,桶里的水就会被蒸发,又会变成不满足。加水加的过猛,水会溢出来,干扰到别人,让人对你不满,甚至产生敌意。再或者木桶裂了,毁了自己。
贺迟远觉得,不该跟小孩子计较。
“拿来。”抢劫犯朝她逼近。
大美女付完钱,就离开了。叶微因收拾完,一边关店,一边给贺迟远打电话。贺迟远在法国出差,有时间差,此时法国还是在下午。贺迟远接到叶微因的电话,忍不住念叨,“这么晚回家?路上小心点。”

叶微因打了个哈欠,看了下平板电脑里的订单,还有十几个,都是早上来取货的。两人还得忙上一两个小时。叶微因忍不住又打了几个哈欠,语气略带倦意地说:“老公,我去泡杯咖啡提神,你要吗?”
叶微因听到贺迟远的建议,高兴地又想亲贺迟远了。
叶微因愣了愣,细想了下,“那必须好啊。”仿佛对贺迟远好,是多么牛逼轰轰的事情。
她的理由很充分,并且无懈可击。
“喂。”
贺迟远淡定地说:“甜食的糖果等能影响人的血糖水平。甜食都含有一些‘兴奋物质’,能使肾上激素迅速上升,导致人体内的能量大量的释放,使人感到愉快。所以在情绪不佳的时候吃些甜食是会感到幸福。”
芒果起司是Julien大师https://www.hetushu.com.com独创的。叶微因有些吃惊这位美女不看菜单直接点了这份甜品。看来这位美女以前吃过她家的甜品?她不会相信这位美女会知道她家的甜品师承Julien!
“晚上吧,我先开会了。拜拜。”电话那头的贺迟远十分平静地答着,然后果断地挂了叶微因的电话。
当贺迟远做完第五个蛋糕后,他察觉叶微因的咖啡还没送来。似乎时间太久了?贺迟远放下工具,去吧台寻叶微因。这一寻,就见叶微因趴在吧台上睡着了。贺迟远走上前,把挂在衣架上的大衣拿下来,披在叶微因的身上,然后默默地回到厨房把剩下的订单全部完成。
抢劫犯狠狠扇了她一巴掌,叶微因感觉自己耳朵“嗡”了一声,脑子一片空白。随即就像发了疯一样,四肢舞动,朝抢劫犯又踢又腰。
吊在叶微因嗓子眼里的紧张一下子烟消云散了。叶微因抿着嘴忍不住笑了起来。她娇羞地说:“老公,么么哒。”
终于有路人路过,报了警。
她已经连续三天加班到凌晨,无止休地做甜品了。要不是每天晚上有贺迟远陪她,她肯定不干。以她的胆子,独自一人在店里干活,她相信那一天她必定吃了雄心豹子胆。
“谢谢。”叶微因打算继续收拾一下,等大美女吃完了,她再关门回家。
而挂完电话的贺迟远,嘴角早已溢满了浓浓地笑意。
叶微因后退两步,猛摇头。
叶微因依旧在加班。贺迟远也如前三天一般,陪她一起做东西。叶微因要和面,把手上的钻戒摘了,正好被贺迟远瞧见,贺迟远面带愠色地说:“不准摘。”
“带戒指和面不方便。”
贺迟远笑着,摸摸她的头发,声音略带暗哑,“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小到我都记不清自己有多小。我妈牵着我的手,不知道带我去哪里。我对我妈说,妈,你的手摸起来好舒服,好滑。我妈告诉我,女人的手就像女人的心,需要呵护。她因为备受呵护,所以手特别的滑嫩。我的记忆里,最多的画面就是妈妈坐在梳妆台上,挤出一点护手霜,双手交握相搓,然后拍拍手,拉着我的手,问我,阿远,晚上吃什么?阿远,妈妈做甜品给你吃,可好?每当我能看见我妈的时候,我总能闻到茉莉花的芬芳。我觉得这是世界上最好闻的香气。后来我妈妈再也不用护手霜了,她的手越来越枯燥,也不爱牵着我的手带我去玩,再也不擦茉莉花的香水,她总是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阳台上发呆,一呆就是一天。她仿佛没了灵魂,行尸走肉般。我总叫她,每天呼唤她,她再也没看我一眼,她的目光看得很远很远,却永远看不到近在咫尺的我。她总想着自杀,跳海、跳楼、割脉、吃安眠药。我总看着我妈妈在抢救,一个爱美的健全女人,再到一个再也站不起连说话都不会的糟粕女人。很糟糕,我不想记住这些。我只想记住曾经的妈妈,呵护着自己www•hetushu.com.com的手,喷着茉莉花味的香水,牵着我的手,问我吃不吃甜品。我只想记住这些。所以我在意护手霜,茉莉花香,甜品这些东西去强化这段好的记忆。”
“没事,本来开店就是让你玩的。”
贺迟远摸着叶微因的手,眼神忽然出了神,原本带笑的眼睛,忽然黯淡无光。
这个问题很多顾客都向她反映过,叶微因习以为常地回答:“我公公的店,这不为了省房租吗?”
抢劫犯捂着肚子倒下了,叶微因的无名指像是被皮包住,连着手掌吊着,晃动得厉害。她蹲在地上,这才感觉到痛,大哭特哭。
叶微因见状,不敢出声了。她不知道贺迟远突然是怎么了。
生意兴隆的第四天……
叶微因的店正式开张了。叶微因觉得人生特别美好,她完成了高中时候的梦想。她虽然没得到Julien大师的亲传,但贺迟远的技术也半斤八两了,她也学了个八九不离十,店里的每个作品都是她满满的爱。
“……”叶微因怒火中烧,“夫妻缘分已尽,再见。”然后果断挂了电话,怒气冲到脚上了,速度极快地走路。
贺迟远笑道:“牺牲的不够彻底。”
贺迟远回:“你越来越聪明了。”
叶微因捧着贺迟远的脸,嘟着嘴,亲了他两口,“以前觉得你这是一种病。现在我允许你放弃治疗。”
叶微因眼睛一亮,笑容满面地鼓励贺迟远继续说下去。贺迟远继续说道:“现在网络平台很多,同城网、团购网都是客源的首选。至于网络推广,钱能解决一切。”
大美女扫了一眼她的无名指,豆大一样的钻戒,十分晃眼。大美女扯着嘴角说:“大半夜的,戴这么大的钻戒,小心遭抢劫了。”
贺迟远瞪了她一眼,“没有为什么。就是不准!”
“嗯,对!”叶微因脑子一动,兴奋地说:“我开甜品店是想给大家带来幸福!”
那天正逢贺迟远出差,平时被贺迟远接送惯了的叶微因没晃过神,又很晚打烊了。那时时间大约十点半,叶微因准备关门的时候,最后一位客人登门造访。
“47。”
走至人烟稀少的路口,忽然有人横在她面前,亮出刀子,“抢劫。”
“你只能给我带来幸福,其他人不行。”贺迟远轻抬手臂,喝了一小口咖啡。
叶微因点头如捣蒜,兴奋地又要亲贺迟远了。贺迟远撇着脑袋,躲避她的攻击,继续说道:“网络这一块,我帮你搞定,到时候再给我好处吧。”
“店铺没什么优势,可以试试网络营销。”
所以,现在的她,很满足。
叶微因会意,走出厨房,去吧台煮咖啡去。
贺迟远低垂眼皮,瞅了瞅叶微因的手,用自己的手翻盖住叶微因的手,把玩地摸了几下,嘴角微扬,“你有没有觉得你的手越来越滑了?”
“老公,你去上班了?”
叶微因对甜品的限量主要还是网上。她希望自己的店不光是个摆设。网上限量后,叶微因的实体店倒是多了人气,以前空空如也的桌https://www.hetushu.com.com子不时会有人来小坐。他们大多很安静,吃吃蛋糕喝喝咖啡,宛如对待咖啡厅一样对待她的店。这正是叶微因想要的。
“……”
“可是老板娘,店里的师傅就你和慧姐,做的完吗?”
叶微因看着贺迟远用微笑说着悲伤的回忆,心里五味杂陈。这些不经意的细节,他铭记于心。他努力地记住了护手霜、茉莉花香气、甜品,那是美好的记忆元素,他把他们强化,膨胀着自己的大脑,把阴暗的记忆挤出去,不让自己回忆,不让自己停留在原来的悲伤里。这是贺迟远忘记伤痛的方式。
“反正不准摘。”贺迟远倔强地又把钻戒套回到叶微因的无名指上,并且一再强调,“以后无论什么情况,都不准摘掉戒指,知道吗?”
“……”叶微因为这个理由哭笑不得。她使出自己的杀手锏——撒娇!叶微因含情脉脉地用自己娇嫩白皙的手包了包贺迟远宽厚的大手,声情并茂地说:“老公,你也知道我这人不能干,干什么都是拖后腿的。唯独做甜品是我的拿手活,你忍心让你老婆一无是处吗?”说完,继续含情脉脉地凝望着贺迟远。
“嗯。”
叶微因吓得狂流眼泪,拼命地点头。破财消灾,破财消灾,没事!
大美女也没说什么,只是仔仔细细地盯着她的钻戒瞧了好几眼后,又扯话题,“看起来你挺幸福的样子。你和你老公很相爱吧?”
叶微因觉得自己的理由充满了爱,堪称绝对完美无瑕的好理由。
“别逼我动粗。”抢劫犯失了耐心。
叶微因二话不说,狠狠地狼吻了一顿。这是两人之间最激烈的吻。唇舌狠狠地交缠,嘴唇都肿了起来。一吻结束,叶微因气喘吁吁,但见贺迟远神情淡然的样子,叶微因就觉得自己很丢脸。她顶着大红脸,转移话题,“我都牺牲色相了,这回你能让我继续开店吧?”
“有!都是老公的功劳,天天督促我擦护手霜。老公给我选的护手霜好用的不得了。”叶微因改变政策,实施拍马屁战略。
闪亮闪亮的戒指差点晃瞎了抢劫犯的眼。抢劫犯想摘下来。这下叶微因着急了,死命地往回拽自己的手,护在怀里,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反抗道:“这个不能给你。”
一遇到困难,叶微因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贺迟远。
叶微因停着电话里的忙音,嘟着嘴,不高兴。
叶微因直接掀开被子,光脚擦在地板上,三步并称两步地小跑到沙发那儿,找到自己的包,从里摸出手机给贺迟远打了电话。
“我体谅你。怕你老来得子。”
叶微因不畏真刀,拼命反抗。两人死斗,幸而衣服穿的多,刀子只能划破衣服,暂且威胁不到生命。
叶微因愣了一愣,胆小的她不禁缩了缩手,“也是。不过不能摘,我老公可小气了,会生气。”一想到当时贺迟远那张臭脸,跟个孩子似得跟她赌气,叶微因就想发笑。
不禁感慨,做生意,要厚黑学!
做生意的人,做事雷厉风行。第二天,叶微因m.hetushu.com.com就在各大网络平台里见到自己的甜品店信息了,并且很多人评论这家店的东西特别好吃,都是老顾客了……叶微因有点囧,她的店才开张几天,这些夸她的客人从何而来?她立马想到了“水军”二字。
“啊!你不爱我!”叶微因哭丧着脸,语气充满了娇嗔。
芒果起司做法简单也方便,十几分钟后叶微因便端给大美女吃了。大美女一边吃一边点头,笑着说:“味道非常好。”
以前叶微因做甜品都是为自己,开店后的那几天生意惨淡,她也感觉不到累。直到今天,她才知道生意兴隆固然好,但要亲力亲为做到一直生意兴隆,她觉得一天24个小时实在太少了。
“为什么?”叶微因问。
“个人爱好。我支持你。”叶微因庄重地给贺迟远坚定的信念。
叶微因哑然,“为什么啊?”
“我老公出差了。”
叶微因忙问:“昨天我睡着了,蛋糕……”
“唔……”叶微因想了想。她和贺迟远目前的状态,不吵架、他对她很好。就像当初结婚前对她的承诺那样,做一个尽善尽美的丈夫。是的,他做到了。叶微因笑了笑:“我老公对我很好。”
“抢劫啊!”叶微因大喊。
“限量。”
“好多订单,好多订单。”小米兴奋地数着订单,“起码有上百个了。”
叶微因不以为然,“我在C市活这么多年,哪次出门不是安全的?放心吧。劫财劫色,我没一个符合的。”叶微因对于自我的认知,如此贯彻,贺迟远还有什么好讲的?他忍住笑意,依旧严肃地说:“可你有个有财又有色的老公啊,万一他们拿你威胁我,怎么办?”
叶微因的生意是越来越好。她生意好也是有原因的。她的甜品大多是贺迟远教她的。而贺迟远师出Julien大师,追究起来,叶微因算是Julien大师的师孙?再者叶微因选的食材都是顶级食材,为了口感加大成本,利润微乎其微。本来叶微因开这个店也没想过赚钱,只是现在这如洪流般的生意,让她招架不住了。
“别,别,我找找……”叶微因浑身哆嗦地搜了搜自己身上的衣服,摸口袋的时候,意识到自己手指上有钻戒,心脏顿时停了好几拍。她试图在口袋里,想把钻戒挤兑下来,藏在衣服口袋里。奈何钻戒被贺迟远那杀千刀防止她再次脱掉,故意改小了一码,单手根本挤兑不下来。反而动静太大,引起抢劫犯的注意,狠狠地一把抓起她戴戒指的手。
既然不是为了赚钱,就尽自己所能地做,主动权不在客人手上,而是在自己手里。这个方法既能满足叶微因做甜品的欲望,又能显示出她做的甜品的珍贵与畅销,无懈可击地解决了现在的问题。
“看来店必须得关了。”贺迟远一副处事不惊的样子。
她盼着客人能喜欢,可惜,开张了几天,客人都寥寥无几。
“哦?这样?”大美女微微一笑,也不知是不在意还是不相信。大美女也没深究,又问:“你结婚了?你老公呢?”
“芒果起司https://www.hetushu.com.com!”
叶微因凑过去瞄了瞄,“真的耶!”
抢劫犯把叶微因丢在地上,直接抢过她的包,凶狠地瞪她,“身上有没有值钱的东西,自觉交出来,要不然我就搜身了。”
在此时此刻,叶微因十分后悔平时太懒了,不爱运动。更恨自己的腿短!她眼睁睁地看着前面五百米处就是光明大道,人口聚集的地方,却在半截被抢劫犯抓住,推到在地,抢她的戒指。
叶微因嘟囔一句他霸道,就没反应了。两人又各忙各的。叶微因把芝士奶酪配好,放进冰箱里。然后扭动扭动自己的手关节,累得喘口气。贺迟远还在忙,正在给蛋糕做造型,表情十分专注。
是个大美女。外国人,金发碧眼,高挑的身形,披肩大卷发,五官立体成熟。直接点的描述,贺迟远喜欢的类型,成熟妩媚型。叶微因不管漂不漂亮,她直接用英语说:“对不起,我现在打烊了,不做生意了。”
贺迟远也捧着叶微因的脑袋,揉捏了两下,“小气鬼,就亲我两下?”
“……”叶微因很想唾弃他,很想问他,“谦虚”二字怎么写!虽然他确实是“财貌双全”。叶微因十分郑重地说:“我知道你会为了我倾家荡产和失身的。”
在一旁备案的秘书,瞧见贺总罕见的“娇羞一笑”,不禁打了个冷颤。这年都过了快一个月了,春天早光临了。怎么贺总还在“思春”?实在是太后知后觉了。
大美女没说话,若有所思地吃完芒果起司,把盘子放回到桌上,“吃完了,多少钱?”
“咯吱”。当抢劫犯把她的手指掰脱臼的那刻,叶微因用另一只手抢过刀,朝他捅了过去。
“你现在才知道?”
“才不要。我要生意兴隆!”
“不,你错了。”贺迟远残忍地纠正叶微因。
“做不完也得做。”叶微因满面春光地起身去了厨房,开始为自己的店而忙碌了……
谁知这位美女有和她聊天的打算,居然端着盘子尾随其后,一副自然熟地问:“这里附近都是高级餐厅和酒店。你怎么想到把店开在这里?”
“你放心,蛋糕我已经做好了,已放冷藏柜里。”
叶微因鼓起腮帮,“别得寸进尺!赶紧给我想招,让我生意兴隆。”
“当然不是。”叶微因急了,可又找不到充足的开店理由。她总不能说因为喜欢吃甜品就想开甜品店?她耍小聪明地问:“你也爱吃甜品,你为什么吃甜品?”
叶微因吓了一跳,尖叫一声,打算撒腿就跑。抢劫犯像拎小鸡一样,拎着她的后领,捂住她的嘴,凶神恶煞,“叫个屁啊,想活命的话,把身上值钱的东西交出来。”
“嗯,来一杯。”

与那些相比,就好像大象腿和苍蝇肉的区别。叶微因哭丧着脸,“难不成店关了重新再开一家?不要!”叶微因委屈地朝贺迟远眨了眨眼睛,祈求他的帮忙。在不知不觉之中,叶微因对贺迟远有种无意识的依赖,认为他就是天,能为她撑起一片万里无云的天空。
贺迟远十分淡定地说出两个字,完美地解决了她的忧虑。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