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只因暮色难寻

作者:御井烹香
只因暮色难寻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四十一章 Trigger、Trigger

第四十一章 Trigger、Trigger

“这也不着急,”连景云摇摇头,“反正现在捉回来也没人审……”
第一次,她讨厌起自己的声音——它听起来是如此冷酷无情,就像是一把手术刀,精确地挖到伤口,但却无法提供一点慰藉,如果她的声音能抚平伤口,让人瞬间痊愈——
“Trigger……触发性描述,我读过文献,这是恐慌发作的主要原因之一。”沈钦沙哑醇厚的声音在黑暗中来回撞击,就像是自带混音效果的清唱,还是那么悦耳——即使内容是如此残酷。“你已经猜到我的Trigger了吧。”
他有些苦笑,“就怕耽搁到第二天就带不走了。”
她到走廊上为沈钦倒来一杯水,很烫——又一次,热水在咨询中能起到的妙用绝非三言两语能够尽诉——回到屋内,摸黑把水递给沈钦,又退回到安全距离之外,安静地等待。
尤其以沈钦的情况来说,他对于从好意出发的干涉反应极差——在这点上沈老先生居功至伟,刘瑕还记得沈铄幸灾乐祸转播的场景,沈钦的上几次崩溃就是因为他的好心逼近。所以一旦确认他的情况,她立刻执行清场,把所有人都轰出屋子,关掉电灯,给沈钦制造出他最爱的环境,绝对的黑暗和安静,没人逼近——
这是很西式的描述,也是较西式的概念,在中文中还没有约定俗成的翻译,尽管在西方文化里,这几乎已是共识。刘瑕当然知道沈钦在说什么:在欧美的网络文化里,一段文章如果有hetushu.com.com让人不安的描述,尤其是和强|暴、虐待等敏感话题有关的描写时,作者几乎都会基于网络礼仪标识出警告,视频、讨论串也是如此,这是因为,对于有类似阴影的读者来说,这种描述可能会扣下回忆的扳机(Trigger),让她们想起自己已被深埋的记忆,对于一些心理阴影较重的读者来说,甚至可能会带来心跳加速、呼吸困难等物理症状,更严重的则是像沈钦这样的恐慌发作,这也是很多人的心理障碍复发的原因,不仅仅是网络,他们在生活中无意接触到的小事,都有可能会成为Trigger。
“……水。”沈钦的声音沙哑而疲倦,他似乎正在不断的运劲,每个动作都异常艰难,需要咬牙克服。
屋内依然是一片漆黑,但借助窗外的街灯,她确认那团代表沈钦的轮廓依然缩在办公桌下的角落,刘瑕并没继续靠近,就像她第一时间处置沈钦的情况一样——不论是紧抱、深情告白、持续不断的陪伴等种种如电视剧、小说中一般的处置方法,对精神崩溃中的障碍者来说其实都很不合适,甚至可能造成更严重的恐慌与伤害,一个精神崩溃中的人,根本无法对外界的干涉做出反应,最好也最稳妥的做法,是让他们自己平静下来,重建理智,之后再介入安抚。
他的声音出乎意料的冷静,透着豁出去的狠劲和决心,“我曾是个校园暴力的受害者,这,是我m.hetushu•com•com一度精神失常的直接原因。”
“监控都拍着呢,这怎么能怪你?”连景云瞪她一眼,“那我是不是也要道歉?本来以为这个案子总算能悠闲了,得,这回又得限时破案——而且还完全只能靠你了。”
“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刘瑕说,“这事和你无关,别操心了,等你把王志清带回来的时候,我还你一个正常的审讯环境。”
刘瑕把他送到门口,有轻微歉意,“是我不好,没控制住李云生。”
刘瑕目送他上车开出大门才往回走,走廊里要比几小时前安静不少,不仅因为时间已经进入后半夜,也因为派出所内已空了一半,肖静等人都被拉走——除了最低限度的值班民警以外,队里其余人都和市局特遣队会合,连夜赶往李家村和王村控制局势——宗族英雄李云生的几条QQ让李家村Q群当时就炸了锅,通过电话和串门,不到一小时内,李家村村民已经开始自发备战,就连身在S市的李金生等人的情绪也都很激动,声称要为自己讨回公道,这时候,农民特有的逻辑就显示出来了,就连一直和气生财的李金生都口口声声要血债血偿,法律和赔偿款上的思量都被抛往九霄云外,哪怕他们就站在法律机器跟前,他也没想通过警察来调查事实,讨回公道。
饮水之所以被咨询师广泛地当作调节气氛的工具,主要是因为它和进食一样,带有一定的仪式感,这是一种补充能量的和_图_书手段,天然就有助于咨询者重建平静与掌控感。而把一杯热水吹凉喝下更是一种天然疗法,它需要的耐心在时间中缓慢发酵,驱走惊慌、愤怒和惶恐……刚才把沈钦留在监视室里以后,刘瑕自己就坐在走廊上喝完了一杯很烫的水。
“你已经猜到了吧。”
“……”
整件事的肇事者,勇士李云生和王志清享用一样的待遇,都已被拘留。虽然客观地说,刘瑕误判了李云生的反应,没能在事前拿走他的手机,又因为祈年玉的打岔没能阻止他发出那几条微信,正是这次群体性事件的起因。不过到目前为止,还没人在这件事上追究刘瑕的责任,她猜这是张局在前头顶了一下,把她和连景云都隐蔽了起来——这也让破案的时效性一下变得紧迫无比,不论从市政府的隐私需求,还是她和连景云个人的道义诉求来说,在最短的时间,最恶劣的局势(现在李家村几乎所有人都对警察燃起了对立情绪)下,破掉这桩迷雾重重、线索寥寥的案件,都成为他们最迫切的需求……
时间在分分秒秒地过去,刘瑕看着指尖,她的手指在黑暗中只有一点点轮廓,她心不在焉地思忖着连景云的转运行动,王志清会是凶手吗?如果他是的话,这个案子会简单得多,不过她并不太乐观——这是本能的感觉,具体的论据她没心思去想……嗯,以王村和李家村的紧张关系来说,王志清很难不被任何人注意到地潜入李家村……
“什么?”
m•hetushu•com.com出门以前,他把住扶手,回头看了看紧闭的监视室,“沈钦他——”
刘瑕穿过寂静的走廊,推开门,走进一片黑暗中,她咬住下唇,有些不解自己的选择;沈钦刚刚经历了一次精神崩溃,最有效的处置方法就是让他一个人呆着,予以距离外的必要监护。她完全应该把精力投入案件,只需不时确认他的状况没有转坏就够了,现在推门而入又是为了什么?
“校园暴力……”刘瑕低声说,“是吗?你一直在关注我的审讯……李云生的描述,激发了你的记忆……你曾是个校园暴力受害者,是不是?”
至于王村那边,反应也没好到哪里去,埋伏在李家Q群内的‘卧底’把消息传回了本村,现在整村人都在厉兵秣马,纷纷放言若李家村的孬种敢过村界一步,就要叫他们有去无回。王志清是已经被带往乡派出所了,如果是晚去几小时的话,干警能否入村都不好说。按现在的情况,大家都不敢保证明天会不会出现村民围住乡派出所要人的情况——这可不是演习,就如同宗族英雄李云生自豪叙述的那样,李家村和王村长期以来结有仇怨,为了水源多次争斗,在民风彪悍的苏北地区,因为更小的导火线引起村村械斗都不罕见,90年代枪械管制松弛,每次械斗很少有不出人命的,在当时人命还不是很贵,现在可不一样,虽然现在枪是少了,但有毒品、刀具,还有最大的大杀器:网络。所以在几小时内,市委领导班子都被惊动www•hetushu.com.com,层层布置下去,如今两村内外可谓是重兵把守,就是怕掀起什么风浪,被媒体搞出大新闻,最后吃不了兜着走的还是坐在最上层的领导。
而刘瑕也不否认自己的诧异——从桌子底下爬出,然后坐上椅子,这对任何一个正常人来说当然都不值一提,但对沈钦来说,这相当于是把地震后的废墟重建到小镇水准,他做的每一个动作,都是在离开自己的安全区。对比上一次他恐慌后的表现(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她的确还记忆犹新),以他刚才精神崩溃的剧烈程度来说,这速度已足以让人惊奇。
当然,在沈钦这个案子中,Trigger并不是那么的难找,这几乎是明摆着的——
沈钦沉默了很久,久到她几乎以为他不会开口,但在她安抚他之前,在她能叫停这段效果未知,可能会带来二次伤害,造成再度发作的对话之前,他说。
沈钦低沉的声音打破了沉默,刘瑕动了一下。
在她退出之前,那团黑影动了一下,似乎是意识到了她的存在,然后慢慢伸展开来。
他欲言又止,但隐约的担忧和好奇已把潜台词暴露无遗,刘瑕摇头示意,连景云脸上掠过忧色,肩膀塌了一点——他就是这样,即使沈钦忽然发病和案情一点关系都没有,甚至连参与这个案件都属他本人半强迫的结果,但他的情况,依然会让连景云感到愧疚和压力。
“是。”
“王志清已经被控制住了。”连景云捂住话筒告诉刘瑕,“我得跑一趟,把他连夜弄到S市来。”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