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只因暮色难寻

作者:御井烹香
只因暮色难寻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四十六章 超神

第四十六章 超神

刘瑕捂住唇,屏住颤抖的冲动,深呼吸两下,穿过人群,快速走了出去。
但,在老先生复杂的眼神里,她的声音渐渐地消解了——老先生的眼神里,有了然,有一丝怜悯,但并没有质问、伤心……刘瑕的话,至少对他来说,无法造成任何震撼……他早就是这么想了。
四先生是一尊震骇的雕像,极致的恐惧是他的第二层皮肤,他的静止并非出于怒火,而是多种激烈情绪的混合,羞耻、惊诧、畏惧、茫然……呼吸卡在喉咙口,成为轻轻的,窒息的‘咯咯’声,最深的秘密被一语揭破,在亲人面前的极致羞辱,多少个问题写在他的眼神里,他望着刘瑕,就像是望着莫测主宰的恐惧之神,甚至有了几分乞怜——否认、回击,在如此直接了当的力量震慑之前全都成为泡影,最强烈的情绪是求知欲——你是怎么知道的?不肯定这一点,他生活中的一切都不可能再获得安全感。
她丢下重磅炸弹,“四先生,你的阳痿,应该已经有很长一段历史了,是不是?——你的独子,真的应该姓沈吗?”
沈四先生整张脸涨起来,他的视线,在父亲和大姐之间来回挪移,左手紧紧攥住右手手腕,想说话,但嘴唇是颤抖的,他慌到声音也在发抖,“我——我——你——你胡说什么——”
刘瑕说,“打江山有你们的功劳,分产业的时候想要分一份,也是很正当的要求。尔虞我诈争权夺势,你的几个兄弟哪个不是这样做的,大姑姑你又何必这么生气,掺一脚进来斗,其实也是名正言顺。你又何必一直自我欺骗?又要做传统道德意义上的好女儿,又忍不住想为自己打算……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为自己争取不是病,但自我欺骗就是了。这么长和图书时间,自我认识的两面一直有矛盾,久而久之肯定会在意识方面反应出来,极致了就是病态,你眼下青黑,是常年失眠吧?不着急的,这只是第一步,以后你的病还有更有趣的发展等着,不需要可怜沈钦,可以把心多操给自己。”
这所有的发展,在她眼前一目了然,像是一条枝枝蔓蔓的时间线,注解出了所有可能的发展和相似案例:在亲人面前的公开羞辱引发的心理障碍,连环杀手充满挫折和羞辱的童年,这其中自尊感的缺失起到了重要作用,东亚文化中的性羞耻特色。沈四先生这一代对与众不同的恐惧,沈四先生本人表现出的性格特色,他对沈钦发自内心的轻视……他对沈钦所有‘疯狂’的轻视,都来自于对自我性癖的否定和羞耻,他在羞辱沈钦时,实际上是在羞辱自己,以此来宣泄压力……
刘瑕轻轻一震,这超凡的状态忽然中断,突兀地,她回到了现实。
沈钦的俊颜落入眼帘,他和所有人一样,震惊地看着她的表现——
全场瞬间静默。
“至于你,老先生,也别摆出一副受害者的样子,先且不论这1800亿的安排你用心何在……你难道真看不出来吗?沈钦和沈铄的问题,来自于对父亲伤害的反应,但沈鸿、沈江、沈汉、沈淮的病态,又何尝不是来自对自己的父母造成的伤害,所做出的反应?沈家六个子女,没有一个婚恋不出问题,和子女的关系有多紧密,看沈钦和沈铄就知道了……这一切的伤害,你觉得来源是谁?”
沈铄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但没有有力的抗辩,刘瑕根本不在乎,她的视线掠过另一个人——沈二先生,他和大先生沈鸿是一起进的屋子……是听说她来了吗?还是hetushu.com.com仅仅例行探视老爷子,凑巧撞见了这一幕?
她的声音几乎泣血,急于为自己的清白辩解,“我哪有这样的想法——”
沈家人的脸孔,随着她的话在愤怒、心虚、痛楚之间转换,供给她源源不绝的愉快,沈均廷、沈鸿、沈洁、沈江、沈淮、沈铄……
她也开始有一点在意沈钦……如果从世俗角度来说,她也开始有一点爱上沈钦了。
所有说过的话,瞬时回卷,沈家人的反应在脑海中重放,沈家这些事,她早已知悉(当然),但从未想过化为武器如此使用,有太多她从未想过的事被沈钦一一突破,太多破例,太多失控,直到今天,沈钦的一次刺痛,让她有了如此激烈……如此失常的反应,她运用自己的天赋与专业知识,彻底地虐待了眼前的听众,造成破坏,意在摧毁,这是一次彻头彻尾的恶意滥用。
愉快,愉快,深沉的愉快流过心底,她像是臻入一种奇妙的至境,在那里唯有释放的愉快,看到这些施压者一个个受到刺伤,这些沈钦精神世界中的恶人一个个得到惩戒,她真正感到愉快,这和那浮浅的情绪涌动不同,是从内心深处反溢而上的汹涌巨浪,她站在浪尖往前疾驰,再不受任何控制,外界的一切都像隔了一层薄纱。在朦胧的视野中,她看到有人走进屋子,在能辨明之前,思忖之前,话语自动自发往外流出。
“其实,这种事作为性癖,只要双方情愿,并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就像沈钦的性格,也只是一种选择一样。”她说,意料之外的开解,成功集中所有人的注意力,大姑姑将信将疑,老先生沉吟不语,四先生绝处逢生——“但,既然对四先生来说,所有的失常都是罪的话,那你也https://m.hetushu.com.com一样有罪,你的罪,还比沈钦更重。沈钦的失常还仅仅是生理表现——四先生,你之所以迷上性|虐,是因为这是性无能的代偿,你必须通过这种异样的表现来满足自己,因为正常的途径无能为力……”
“你一直打压沈钦,对他轻视又在乎,仅仅是因为他在读书上比你强吗?沈铄,还是因为你也有不可告人的隐疾?以你的家境,想要出国留学是轻而易举,但你为什么一直没有出去?因为你不能离开国内,离开父母的荫庇,沈家的势力范围。在成年后,情绪激动时你都有压抑不住的暴力冲动,那天晚上你向我倾过来是不是想掐我?当时你忍住了,但青少年时期,你的忍耐力不会有那么好……你不能出去,是因为你一直在私下接受心理医生的治疗,你有严重的狂躁症,在青少年时期卷入多起校园暴力事件,你父母根本不放心让你在法制健全的国外生活。在你心里,沈钦是最孱弱的病人,这样你就能否认你的病情比他只重不轻的事实,你把自己当成了成功者,因为你到底是大致摆脱了这种疾病的影响……所以你就能看不起还在和障碍斗争的人。”
“你——你瞎讲什么!”大姑姑的脸一下涨得通红,她的声音都在颤抖,“你这个小姑娘怎么这么毒的!血口喷人——爸爸,你……你也说句话好吧!”
沈大姑姑左看右看,她退一步,又退一步,在沈家人冷漠的凝视中步步后退被逼到墙角,话到口边又说不出来,憋得伸手去捶胸口。“我——我这些年——我冤得——”
这些日子以来的种种异常,终究不能再被潜意识地逃避,分列眼前,为她的意识处理——就和案件一样,排除掉所有不可能,留下的无论多不能接受https://www.hetushu.com.com,也是唯一的答案——
“四先生的表现,不就是最好的证据?”刘瑕的眼神,移到大姑姑身上,她的笑容更纯,语气更诚恳,“大姑姑,在我面前,你又何必这样子?你当我看不出你心里的得意?——沈家这1800亿,落到谁都落不到你的孩子头上,只能在四个男丁的后裔里争夺,你和你的丈夫,也为滨海集团的扩张立下汗马功劳,就因为不姓沈,天然被排除在继承权之外。你的道德要求你做得贤惠,对钦钦你这个当姑姑的要关心,但你看到四个兄弟为继承权打出狗宝的时候……你心里,难道不是幸灾乐祸?你问我要证据,难道不是为了把你的四弟,排除出继承权范围外?——只要能留在老先生身边,你的孩子,总还是有点机会的……你心里最深处,难道不是这样想的?”
“……四弟!”大姑姑最终迸出话来——她到底还想要维护弟弟,“刘小姐,你胡说八道有个限度,没有证据,你不好胡讲八讲!”
一下就从刚才的施害者转为受害者,所有的气势都已丢失,但刘瑕并不满意,沈四先生的痛楚化为能量,在她心底激起一阵冷冰冰的喜悦,她露出温和的微笑,这挺好——但,还不够。
“四弟,你——”大姑姑瞠目结舌,讲不出话来,无意间成为刘瑕继续羞辱沈四先生的工具——她的表现,正是沈四先生最为恐惧的梦魇成了真,亲人、朋友……来自他整个世界的排斥:不管沈钦在美国做了什么事,在沈家人眼里,他所有的不正常也就是闭门不出而已,你可以说他是疯子,但也可以说他只是性格古怪羞涩,而沈四先生的爱好,在沈家人眼里却是道德败坏,道道地地的‘变态’表现,这才是真正的疯狂……
一个人极度惊骇时hetushu.com.com,会是怎样的表现?大脑活动在瞬间勾动身体,心跳加速、瞳孔缩小,胸口有重击感,这都是常见的描述,没有丝毫夸张的色彩——生理与心理,是密不可分的两面,人们在心理上遭受重击时,所受的伤害与痛苦,不会差过身体上的重伤多少,甚至还犹有过之。就比如说沈四先生,哪怕刘瑕现在戳他一刀呢,伤口好了他也就活蹦乱跳了,包扎时的那点痛苦在现代科技的帮助下并不会留下多少痕迹,但此时此刻,在父亲和姐妹面前,被揭露出自己隐私性癖的瞬间,这猝不及防的屈辱,将会永远留在他的脑海里,像是一道永不愈合的伤疤,一个难以移除的癌肿,长在沈四先生的精神世界中,滋养着他所有的伤痛——也许记忆会淡忘,但潜意识将永远记得。
“但你的疾病也并非天生,所有心理障碍都有成因,都有迫害者,成长过程中缺少父母的关爱,是你和沈钦共同的问题……你们缺少的不仅仅是和父亲的相处时间,还有来自他们的爱,你们的父亲都极为自私……没错,你也是。”她对沈鸿说,“直到现在你都对沈钦没有真正的关心,你想要的无非是他所代表的1800亿,否则你又怎么会在乎这个失败的儿子,他是你无能的产物,代表你的懦弱。为了滨海,你娶了不喜欢的女人,你越是忽视他、伤害他,就越能否定过去的自己……除非他忽然成了你的工具,成为你和1800亿之间的桥梁,忽然间,你又找到了你的角色,东方文化中特有的父权,让你理直气壮地开始戴上道貌岸然的面具,用父亲的身份操纵他的人生……对你,在场所有人都有道德优势,你连最轻微的父母责任都未负起,缺失最基本的人性,我很少说这句话……但你的病态,真的挺让人恶心。”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