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南有嘉鱼

作者:长宇宙
南有嘉鱼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十章

第十章

周嘉鱼自知比喻不对,慌忙跟他道歉。“可是我现在也没有那么多的钱啊………”
偶尔有空,周嘉鱼也会带着原野和家里的发小朋友一起吃饭,她大方的牵着原野的手,把他介绍给自己最信任的亲友。
他走近了几步,看着加拿大人,声音轻快。“先生,这幅画在三个月前,已经在拍卖行拍到了一百八十万。是很棒的作品。”
在大厅的正前方,那幅《巴黎的春天》被摆在最显眼的位置,许是年头长久,颜色相比几年前的那幅陈旧了很多。
临近午休的时候,忽然有一位加拿大人指着一幅画作向角落里喝水的周嘉鱼询问,是否知道这幅画的来历?按照常理来说,每一幅作品下都有中英文的背景解说,可是这幅不一样,深色木质画框却连下一个字儿都没有。周嘉鱼盯着画上那个消瘦扭曲的人像,张了张嘴,脑中一点相关信息都没有。
周嘉鱼那时候一根筋,也认死了原野。在她的意识里,原野虽然孑然一身,但是他那个午后带给她那个笑容,言谈间那种自信,是别人不曾有过的。她指着一众朋友言之凿凿,我告儿你们,原野他有才华,有你们这些俗人没有的东西,少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
每个年轻的女孩大抵都会有一段或两段失败的情感经历,或亲情或爱情,终是不能圆满。原野,就是周嘉鱼曾经青春时代那个有始无终的标志性人物。无关老套的父母逼迫的桥段,无端爱与不爱这样抽象的话题,在那段周嘉鱼全身心投入的恋情里,她败给了自hetushu•com•com己最不曾想象过的虚伪现实。
十九岁的周嘉鱼站在那幅画前,心跳的飞快。
加拿大人冲着男生竖起大拇指,用相机从几个角度拍下这幅画,同周嘉鱼和他鞠躬道别。
那个时候的原野一心只想做出名的画家,办一场专属于自己的作品展览。他愤然辩解,“我有才华有本事,凭什么要给别人打工?嘉鱼,将来我们在一起是要结婚生子的,我就拿着那么一点微薄的工资怎么养活你?”
至此,周嘉鱼大学毕业的那个夏天,这段贯穿她大学始末的恋情,彻底告终。
男生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回头冲她眨着眼。“当然没有,我随口说的,你保密。将来要是真卖了我分你一半。”
男生听闻终于扭过头好整以暇的打量她,目光带着兴味。“当然没有注解,因为,作者是我。”
在周嘉鱼这话没说多久,她就迎来了恋爱中与原野第一次战争。
“你拎得起那么好的包,养得起别人不要的聋哑孩子,就不能拿出一笔钱让你男朋友开个画展?周嘉鱼,我连展厅都租下来了。再说了,你不是还有那么多有钱的朋友吗?借一点就这么难?”
两个人相识是在周嘉鱼大二的时候,彼时在上海b大上学的周嘉鱼被作为主办方的学校抽中跟着师哥师姐去观摩一场国际艺术展览,所谓观摩,就是当苦力,负责给国内外前来参观的人充当志愿者。展厅分为很多个主题,周嘉鱼一上午要应付近百人的问路,要忙前忙后处理各种各样https://www.hetushu.com.com想象不到的突发事件。那个时候她人年纪小,充满了活力和干劲。师哥师姐懒得做的,只要一声小鱼儿,什么都能办的妥当。
“嘉鱼,我好想你。”
周嘉鱼觉得不可思议,试图和他讲道理。“我们可以一边工作一边筹划展览的事情,现在画家这么多,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成名的,你看看毕加索,看看梵高……”
如今看着c大校园美术厅张贴的那幅面孔,也不知是心中那些模糊的恨意还是对过去仅存的回忆,周嘉鱼竟鬼使神差的就走了进去。
“这幅画叫《巴黎的春天》,创作者在法国这样一个浪漫之都的背景下,企图通过乞丐的饥饿和贫瘠从另一面让大家了解光鲜背后的无奈和丑恶,是近年作品,画作整体采用大片颜色撞击来表述事物的两面性,是具象派中难得一见的新式作品。”
在露天的大排档里,烟熏火燎的烧烤气息里,在彼此口中苦涩冰凉的啤酒味道中,b大漂亮高挑的音乐才女周嘉鱼被大家起哄着,与c大美院的不羁才子进行了人生中第一次的牵手和拥抱。
“够了!”原野打断她,情绪激动。“你要等到我死了吗?那个时候我的画就算再值钱我也不知道了!”
男生胸前带的是c大校徽,双手自然的搁在两侧的牛仔裤袋里,依然欣赏的注视着那幅画。
男生桀骜的笑了起来,把手指放到嘴边。“嘘——”
周嘉鱼的家庭是她一直避而不谈的话题,有时候原野问起过,虽然她回答的不明和*图*书朗,但是原野也依稀能感觉到周嘉鱼是个不一般的女孩,加上之前几次介绍朋友给他认识,那一桌子的人无论是穿戴还是言谈,皆是不可小觑的。于是原野自然而然,就把主意打到了周嘉鱼的身上。
当晚艺术展览顺利落幕,c大与b大进行联谊,所有参与此次展会的同学不分系别不分学校,在露天的大排档里尽情谈笑,气氛嘈杂鼎沸。
周嘉鱼看着原野熟悉又陌生的那张脸,神情凛然。
周围展出的画作大都是国内外知名的画家,每一幅下面也都有作者简介,周嘉鱼觉得奇怪,不禁想打听清楚,以免再出现这样让自己措手不及的事情。
男生简短的嗯了一声,摆了摆手表示不在意。
“嗨!”
他一边往前跑一边朝她挥舞着手臂,双手合十作拜托状,身上的蓝格衬衫在布满阳光的展厅里格外耀眼。
原野和周嘉鱼一个在上海,一个在北京,每天保持着两通电话的频率进行沟通,周嘉鱼从小生活独立,哪怕对待男朋友也没有丝毫粘人,而对于原野这样一个天生桀骜不驯自命甚高的男生来说,周嘉鱼这种洒脱的态度恰好是他十分喜欢的。
周嘉鱼和同校的学长坐在一起,拿着冰镇的啤酒碰杯,身后有人碰她的肩膀。她转头,中午见过的那个男孩子手里举着和她同样的玻璃杯,冲她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
周嘉鱼踟蹰了一会儿,本打算走,可是话在心里实在难受。“对不起,我可以问一下为什么所有作品中只有这幅没有注解吗?作者是谁呢?”
周嘉鱼站在来回和-图-书穿梭的搬运工中,像个异类。
“呃……不好意思。”周嘉鱼试图上前和男生打招呼,向他表示自己的感激之情。“你是c大的吗?谢谢你来解围,不然真的要丢脸了。”
起初原野接受的很别扭,为此也跟周嘉鱼生了几回气。周嘉鱼不放在心上,只打着哈哈说今后你卖画赚了钱还给我就好了。久而久之,原野在物质这方面,对周嘉鱼就形成了一种依赖。
恋情就这么顺理成章的开始了。
有的时候逢上周末,周嘉鱼会背了琴去c大看他。在原野的画室里,她坐在画室的一角安静练琴,他站在她不远的地方嘴角含笑,拿笔涂抹。到了长假期,原野带着她去写生去爬山去滑雪去蹦极,他待周嘉鱼温柔尊重,从来不曾有过轻薄行为,这一切,都让自小情感缺失的周嘉鱼觉得生活对她也并不苛刻。
她胸前带的是学校的标牌,作为志愿者无法让寻求帮助的人问题得到解决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她微红着脸,企图寻找同校学长的帮助,正当一筹莫展的时候,身后响起一道愉悦年轻的男声。
周嘉鱼懵了,诧异问他。“你要那么多钱做什么?不是有一家广告公司想聘请你做画师吗?”
那人英文讲的流畅,周嘉鱼惊愕回头,一个年龄相仿的男生穿着一件最普通不过的蓝格衬衫,正站在她与加拿大人的不远处,礼貌的微笑着。
“啊?”周嘉鱼吃了一惊,“你……”
在她身后,有穿着浅色衬衫米色休闲长裤的男人轻轻抱住她,声音缱倦。
展厅门口似乎有人在喊他,男生转身欲走,和图书周嘉鱼站在原地低下声音紧张的问他。“那它真的拍卖了一百八十万?”
原野是单亲,妈妈去世的早,家里只留下一个嗜酒成性热爱搓麻的爸爸。画画本身就是个烧钱的行当,何况是在c大这样的国内名校,周嘉鱼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多少有一些了解,于是常常背着他买好了画笔和画布快递送到他的画室。
都说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你的人永远是你的同性,这话用在男人身上也不例外。纪珩东第一次见到原野的时候,就私下里跟周嘉鱼说,鱼儿唉,这男的跟你不合适。江北辰跟周嘉鱼碰杯,言辞恳切,鱼儿,这男的身上别的我没看见,重名利那个劲儿可比我这生意人来的都重。后来战骋从荒山里训练归来也瞧见过一次,寻思了半天跟周嘉鱼说,这男的不行,比王谨骞还叽歪,你容易吃亏。
转眼就到了毕业的时候,毕业前夕,他特地坐飞机到周嘉鱼的学校,张口就要两百万。
展厅空旷,冷气开的很足。一进去就有刺鼻生硬的的油漆味道,地上铺着厚厚的泡沫纸,有工人在搬运着即将进行展览的画作,他们动作小心,生怕破了这艺术品分毫。
“要是被发现我就死定了。”他指着角落里蒙着黑布被藏起来的画作,“我该谢谢你才是。”
那一次,两个人整整一个月没联系。后来,周嘉鱼从寝室摔倒住院,期间给他打了好多个电话发了好多条信息,可是直到他却一直没回。再后来,她被接回北京家里,想着找他好好谈一谈。可是没想到,却看到他坐在另一个女孩的跑车上呼啸而去的样子。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