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南有嘉鱼

作者:长宇宙
南有嘉鱼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六章

周嘉鱼被你一言我一语的架拢着下不来台,为难的看着王谨骞。“去……吗……?”
长长的回转寿司桌上,硬是被他们一行人坐的满满的,周嘉鱼和王谨骞紧紧挨在一起,在人声鼎沸的店堂里像是一对情侣。
周嘉鱼听的面红耳赤,眼神根本不敢看正在开车的王谨骞。她拿着手机做贼心虚的反驳回去,好像自己从来就不吃辣。
江助理摸不着头脑,还以为此次香港之行自己表现甚佳得到了老板的赏识,要知道,这可是王谨骞自上任以来第一次对他露出满意的表情啊!!
“屁!”周嘉鱼打了个嗝,毫无淑女形象的拍开他的手。“我这不是怕你吃不饱回头又抱怨我嘛……”
几位跟周嘉鱼平时关系不错的女同学也嬉笑着起哄。“就是就是,看着这位也是刚来,咱们比赛没赶上,罚他两杯酒总行吧!”
旁边站着的是负责乐团的教授,见到这一幕心领神会的笑,侧过脸来问周嘉鱼。“是男朋友?”
周嘉鱼咯咯笑,忽然把头凑过去离他近了点儿。“王谨骞,你今天到底为什么来?”
王谨骞追问她,“你们一会要去干什么?”
…………
江助理摸了摸鼻子,不置可否。“应该是吧。”
“别喝了啊。”
王谨骞来的声势不小,吸引了众多目光。周嘉鱼站在台阶上怔怔看着忽然出现的王谨骞,心脏狂跳。
王谨骞面前的碟子里,满是她夹给他的东西,有不沾芥末的寿司,有剥了皮的虾子,有口感温和酒酿萝卜和糯米丸子。
王谨骞www.hetushu.com.com一路上把车开的飞快,总算是赶在她离开剧院之前到了地方。
“哦……”王谨骞慢悠悠的拉长了语调,趴在车门上促狭的问。“那刚才站在上头望眼欲穿的是等谁呢,都快变成望夫石了。”
有些事情在周嘉鱼的眼里是被经历惯了也看淡了的,可是当你刻意不去在乎的一幕幕场景发生在你眼前,心里的失落还是会一层一层漫了上来。王谨骞这一声嘉鱼,就像是一只手,将她拉出困境,满足了她作为女孩子心底里那些难以启齿的小虚荣,小骄傲。
王谨骞脚下油门加快,性能极好的车子在璀璨流彩的夜晚如同一只满弓的箭,用一种不可小觑的速度和气势冲了过去。
江助理被老板强行带上willib那枚金色胸牌,端着酒杯站在百名首脑大佬中间,快要为难的哭出来了。在酒店临行前,王谨骞趁着上车的时候把别在自己胸前的名卡摘下来换在江助理的身上,淡淡的说了一句。
可是到了酒会现场之后,江助理就感受到来自这个世界上的深深恶意。
“嘉鱼儿,你跟咱们这位王总……是怎么认识的?”
周嘉鱼趴在桌子上歪着头看他,蹙眉嘟囔。“你怎么不吃啊,都是不辣的,真的,我发誓一点也不辣!”她信誓旦旦伸出三根手指来发誓,心里嘴里念的都是他不吃辣椒这件事。
那一声嘉鱼,就像是一位迟来的丈夫,充满温柔歉意,却也让周嘉鱼一瞬间红了脸。
周嘉鱼被他问的语塞https://www.hetushu.com.com,眼睛明亮,脸颊绯红。她不说话,却能清楚的感知到,两个人之间,有一种气氛在慢慢改变。
今夕何夕搴舟中流,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
周嘉鱼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老师,因为她很想很想点头说,是的。
两个人在喧闹欢乐的饭桌上,在众多嘈杂震耳的声音中,自成一方天地。
乐团有一个微信群,大家上了车热热闹闹的在群里聊开,商量着一会儿吃什么。
何姿端着酒杯跟在江助理身后,不断给他小声提醒前来碰杯谈合作的各家背景,一圈下来,江助理满头大汗。
在周嘉鱼蛮不讲理的争夺下,大家一致协商同意去吃日式料理。
同事b:“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可是很诚实呢!周嘉鱼你反对无效!”
她站在人群中,一身白色礼服衬得她更加出类拔萃,她手里拖着几乎和她差不多高的琴箱,站在台阶上看着别人明眸皓齿的浅笑,那浅浅的笑容里,有半分礼貌客套,有半分羡慕寂寥。
何姿调侃的看着这位助理,巧妙的打听王谨骞的消息。“王总是身体不舒服吗?”
他总不能说你们被当作神一样的小威尔先生提前撂挑子跑回家去泡妞了吧……
王谨骞正要开口,忽然旁边跑来一帮人朝着他俩歪歪晃晃的冲了过来,个个脸上都笑的鸡贼,问出这一晚上大家都想问的八卦。
都是年轻人在一起共同话题也多,不多时气氛就活络了起来。彼此你搂着我我架着你,不分认识与不认识。周嘉鱼和同和图书事们拿着装满梅酒的小瓷瓶互相碰杯,偶尔说起什么还会一起开怀大笑。
乐团的老师率先活络气氛。“嘉鱼,让你朋友一起去啊!大家都是年轻人,玩儿的来也热闹!”
周围都是乐团一起共事的年轻人,从未听说过周嘉鱼同谁有过什么绯闻暧昧。如今抓到现行,都忍不住打探个究竟。
大家哄笑,纷纷转投来接自己的亲友团那里去,一时间,浩浩荡荡十几辆车算是才从大剧院出发。
他注视着她,用仅仅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戏谑道。“你那么诚心诚意的邀请我,不来多遗憾。”
老教授一听这话算是拍了板,站在台阶上大手一挥。
王谨骞提前离港,官方闭幕酒会当晚只匆匆现身几分钟就不见踪影,留下投行众精英面对各方询问老板下落的问题不知如何作答。
江助理一惊,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王总回去了?!”
她许是喝了酒,头发松松散散的落在肩膀,眼神迷蒙的看着王谨骞,那叫一个风情万种。
王谨骞心想老子大老远回来一趟可不是为了跟你和你一帮同事热热闹闹的吃夜宵啊!!老子是为了跟你独处啊!!!但是处于一个这么大的团体,考虑到周嘉鱼以后在乐团的生存,王谨骞极为亲民的微笑点头。
“去吧,大家一起。”
“跟你在一起演出好歹也两年了,这都还不认识呢,走走走一起去!”
“老师说请大家吃夜宵,不过……”周嘉鱼眼神向后挑了挑,“你要一起去吗?”
同事a:“你平时辣的不是吃的最欢的吗m•hetushu.com.com?今天怎么不要?”
他一身黑色正装,站在车旁扬声喊她的名字。眼中含笑,疏懒轻松。
周嘉鱼放下琴箱,走下台阶,站在王谨骞面前,脑中忽然就蹦出了那句话。
何姿心里不能说一点失落都没有,昨天他扔下她独自离开,今日本想着借酒会这个缘由拉近一下彼此之间的距离,可是没想到,他连两人彼此交流的机会都不给。
何姿不信,狐疑问道。“从酒店出来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就突然就回北京了呢。”
司机一人儿站在原地寻思,跟着他这么久,也没听说这位小王总家里有什么亲戚是唱戏的啊……
屋里头热,王谨骞在车上就脱了西装外套,里头只着了一件衬衣,他一本正经的坐在她旁边,伸手探周嘉鱼的额头。“你是不是喝多了?”
周嘉鱼撇了撇嘴,故作不屑,十分嘴硬。“谁诚心诚意的邀请你了,我就是随口一问。”
周嘉鱼坐在车里心里一紧,迅速在群里嚷嚷着说不要。
虽然有一股梅子的清甜,可是酒精度数也不低。他把酒瓶拿到自己这边,低声威胁她。
江助理看着老板发过来的“不许声张”四个大字欲哭无泪,第一次觉得给资本家的钱,其实没那么好赚。
王谨骞眼中的笑意一直绵延到心底,她问这话的时候微微仰着头,半张着嘴的样子忽然就带了点蠢蠢的样子。
同事c:“干嘛不吃辣?怕你跟你男朋友接吻啊?”
王谨骞从她手里抢过酒瓶,低头闻了闻。
“给你加薪。”
看来还真的是走了啊。
他在车里,隔的很和图书远,可也一眼就能看到她。
毕竟关于王谨骞,乐团的演员们可是印象深刻。
“有车的上车,没车的咱们上学校的车,吃什么你们定今天我请客,走!”
王谨骞仅在开场前三分钟上台露面,等底下一大票员工想找人的时候,江助理已经接到从酒店方面传来的消息,就在刚才,王总已经让司机送到了机场,乘坐最快的一班飞机回京。行李和此次峰会商谈的议案统统没有带走,带走的,只有昨晚他心血来潮买的那只女士拎包。
王谨骞的飞机落地刚好是晚上九点,门口一早就有司机在等他。
他匆匆从闸口出来,没提多余的行李,只单手拎着一只白色的纸袋。司机以为老板提前从香港回来是有什么要紧事,谁知他不回家,不去公司,而是把人发送走自己亲自驱车去了国家大剧院。
几个月前排场十足的就职会上,这一位可是主角,他不单单是乐团的大雇主,还是趁着就职会没结束就把人家大提琴手拐跑的执行官。
她看着王谨骞,迟钝的问他。“不是在香港开会吗?”
何姿仰头抿了一口酒,掩饰好情绪,笑的大方自然。“我乱猜的,走吧。”
有人提议说吃麻辣小龙虾,喝上一扎冰啤酒,绝对痛快。
周遭都是刚才还在一起表演的同事,转眼间他们兴高采烈的来与亲人朋友拥抱微笑,他们捧着鲜花,收到各种各样的庆功礼物,无关价值轻重,却最是能表达此刻的自己此刻的幸福荣耀。
她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盯着他,不依不饶的,王谨骞墨黑的眸子同样回视她,沉默不语。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