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南有嘉鱼

作者:长宇宙
南有嘉鱼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二十九章

第二十九章

他不是一个会说情话的人,对于一个才刚刚答应和他交往的女孩,王谨骞所能想到的,仅仅是来平复她心中那些忐忑不安的小情绪,让她更勇敢一点,更坦然一点的,来和自己在一起。
纪珩东呼出一口气,大大咧咧的往后一仰。“就说你这孙子不能那么没本事,要是没成,我们这些人的心思可就都白费了,明儿一早我就得找小鱼儿坦白去。”
纪珩东在王谨骞旁边抻着脖子打探,王谨骞机敏的把手机利落锁屏搁到裤袋里,不忘嫌弃的瞪了一眼纪珩东。
“我这张票头等座,花了两千五,多了也不管你要,我跟我媳妇的两张,乘以十您给报了?”
“你怎么那么八婆呢?”
说完过了一会儿,久到周嘉鱼已经拿了换洗的衣服打算去浴室洗澡的时候,他才又发过来一句话。
王谨骞满脑子都是老子要告白你们都不能去捣乱的想法,他双手按在桌面上,一一扫过屏幕上的脸,装听不见。
从体积的大小来说,确实算得上是个小物件,可是从logo上来说……周嘉鱼心神荡漾的把王谨骞送礼物时候云淡风轻的表情在脑子过了一遍,心中策马奔腾的咆哮,这能算是小玩意儿?!
电脑上开着多人视频会话窗口,纪珩东一行人听了如出一辙的惊讶。
王谨骞秒回了一个耍贱的笑脸,一副只要老婆喜欢我肝脑涂地都愿意的德行。
“我过两天要谈块地,你过来给我当两天苦役我就把票给你。”
所以在外人看来,周嘉鱼除了在亲情上有些缺失www.hetushu.com.com以外,和这院里娇生惯养的女孩子也没什么不同,甚至更好,有一个格外疼心宠溺她的富商姥爷以外,还有一个对她万般愧疚想要讨好的爹。
那个时候周景平已经再娶,胡老爷子怕外孙女受委屈,更是在物质方面填补的更加厉害,而另一方面的周景平自觉这些年亏欠女儿,对周嘉鱼也是万般小心依顺。
“小鱼儿真答应你了?不是你威逼利诱骗人家答应的?”
周嘉鱼今晚比赛现场,身边发小朋友无一捧场,冷座虚席,看的人好不舒服。
王谨骞心想在店里跟人家店员为了买一只包争的脸红脖子粗这事儿太没脸,说什么也不能让周嘉鱼知道,他果断否认。不是,让助理去买的。
可是没想到婚后第五年,这对夫妻忽然离了婚,胡家小女儿说什么都要出国,胡老爷子自知亏欠周家,更亏欠这个小外孙女,一时把孩子接回来便格外上心的养着,所以那个时候的周嘉鱼,也是个要星星不敢给月亮的主儿。后来因为老头老太太年岁大了,照顾周嘉鱼终究是力不从心,周嘉鱼这才被亲爹又接了回去。
“你这是,这是,要出招了?”
王谨骞当初玩儿微信懒得想昵称,干脆就把名字的开头字母打了一个上去,于是就能看到他野山坡上一棵树的潇洒头像,配上他大大的w名字,纪珩东发现以后曾经问他,你这头像和你这名字是啥意思?郊外公厕指示牌吗?
纪珩东皮笑肉不笑的哼哼,他只来得及和-图-书看见俩人最后两句对话。“谁稀罕看,头像跟个厕所似的。”
从那种难得的皮质再到锁扣上镶嵌的珐琅,周嘉鱼依稀能得出一个结论……这玩意儿,不便宜不说,而且很难得!!
王谨骞抽了口烟,把烟蒂碾灭在路边。“算成了吧。”
众人妥协,打算公事公办。
气氛似乎有些太过沉重,王谨骞笑着调侃纪珩东。“我记着……那时候你也是单身啊,怎么没考虑考虑?”
孙儿啊,你说你妈就够不让我省心的了,你也不听话,这些年一个人儿在外头活的忒苦了,你就当可怜可怜我跟你姥姥,要不然我俩就是到了地底下,对你也不放心啊!!
周嘉鱼抿着唇偷偷乐,躺在床上和他聊起了天儿。
“不去也行啊,我公司提交到你们投行那单融资先给办了吧……”
是你自己挑的?
众人美其名曰高雅音乐俗人一帮无才欣赏,殊不知王谨骞早在前一天就从香港致电,寥寥数字,威胁意味十足。
他举手投降,“行行行,我不提了。咱说点正经的。”
“后来我们有时候胡扯的还真考虑过你俩,但是那时候你正跟那个蓝眼睛模特在一块,小威尔的名头在美国叫的那么响,我们谁都没敢提,怕你觉得我们乱扯红线儿给你添麻烦,毕竟小鱼儿当时那情况确实挺糟糕的。可是万万没想到啊……”纪珩东幽幽感慨了一句,“你俩还真就成了。”
“当初周嘉鱼让那王八蛋甩了的时候,我们几个聚在一起就私底下说过,想给鱼儿找个靠和-图-书谱的男朋友,不管是这院儿里的谁,只要能让她扬眉吐气一把也行啊。后来咱们这帮人扒拉来扒拉去,结婚的结婚,谈恋爱的谈恋爱,也不知道是谁提了一句,说你要在的话就好了。”
王谨骞开怀大笑,让纪珩东吃了瘪心情很是愉悦,两个自小就厮打在一起的两个大男人你一脚我一拳的闹起来,脸上却都是想到某个人时才会有的温暖神情。
周嘉鱼这些年虽然跟家里来的不太热络,爹不亲娘不疼的,可是生活较于同龄女孩来说,也算得上是有车有房有名牌的优越女青年一枚。
纪珩东到现在一想起这比买卖都忍不住趴被窝里笑,能让王谨骞这么个小诸葛给他当几天壮劳力,实在合算。
老头儿都快八十岁的人了,看的周嘉鱼心里也不落忍。她陪着老人家一边吃饭一遍也跟着哭,从那以后,周嘉鱼一是为了让这对儿一直疼她的老人放心,二是岁数长大了看开不少事情,逢上家家都要团聚的节日,她也会早早的回家陪周景平吃一餐饭,也会出于女孩子天生就爱美的心理在商场刷卡买下自己喜欢的裙子和高跟鞋。
周嘉鱼的演出你们不许去,谁去了,腿打折。
别想太多。
王谨骞迅速答应,去吧。
王谨骞阴阴的看了纪珩东一眼,“别得了便宜卖乖行吗,一共就八张票,你从我这诈走多少钱还用我提醒你?”
“我没那么缺德,要是成了,回头你俩结婚随份子我就不掏了啊……”
周嘉鱼拿着电话在这头撇了撇嘴,刚想说他眼光不错就被他这和_图_书一句硬生生的憋了回去。她在床上翻了个身,歪着头回他,那我去睡觉了啊。
王谨骞捡起块石头就往纪珩东车上砸,你才是厕所!你全家都是厕所!
两个人把车停在高速公路的一个出口,几近凌晨,道路安静,两个大男人并排挨在一起抽烟聊天,若有所思。
“我们都不去然后您王总一人儿屁颠屁颠从天而降让我们小鱼儿领你的情,心机不浅呐……”
所以,饶是十九岁就和各大品牌打交道的周嘉鱼,看见这只包,也有点傻了。
“请问王先生您鬼心眼儿还能再多一点吗,我都答应我老婆了一块去听音乐会顺便给儿子来个胎教,突然不去了,我怎么跟老婆交代?”
起初周嘉鱼少年叛逆,也不知是为了跟谁怄气,一分钱不曾动过,后来一年春节,她带着自己在外赚的第一笔演出费去看远在郊外四合院住着的姥姥姥爷,难为胡老爷子风雨闯荡了几十年的人,硬是握着外孙女的手哭了出来,声泪俱下。
自她妈和她爸离婚的那一年起,周嘉鱼就被接到了姥爷家去养。周嘉鱼母亲的娘家姓胡,当时是很出名的徽商,老爷子继承家业倒腾瓷器丝绸半辈子,家底殷实,老爷子一共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其中两个儿子大学毕业以后都离开家乡在京里闯荡出了名堂,胡老爷子这才举家搬来了这四九城。周嘉鱼的母亲也是因为这个机缘巧合,才认识了周嘉鱼的爸爸,周家那时从政,当时商政联姻在这个圈子里是最为普遍的事情不过,胡家想要一个走仕途的女婿为https://m.hetushu.com.com家里保驾护航,周家想要一个经商的亲戚万事有个敲门砖,一来二去的,周嘉鱼的爸爸妈妈就被家里不情不愿的结了婚。
纪珩东噎住,脸色一变,脑中第一时间蹦出来的竟然是隔壁小邻居那张脸。
就这么,王先生用收古董的价格收购了众人手中的,赠票。
纪珩东说的严肃真诚,王谨骞明白,转身跟他碰了一拳,有些话不言而喻。
刚和王谨骞交往就收下他这么大的一个礼,周嘉鱼咽了咽口水,有点心虚。她闭着眼睛一面催眠自己说我不是为了他的钱不是为了他的钱,一面把包搂在怀里傻笑,等笑够了,她惴惴的掏出手机给王谨骞发微信。
纪珩东最受不了王谨骞捉摸不透不言不语的德行,他单手敲了敲车门,“给句话行吗?大半夜的就拉我出来跟你吹风啊,成不成的你倒是痛快点啊!”
王谨骞自豪承认,“当然。”
“不捧小鱼儿的场你让她怎么想我们?我们以后怎么面对她?朋友还要不要做了?”
礼物我很喜欢,谢谢你哦。
“挺好。”纪珩东回头认真看了王谨骞一眼,又重复了一遍,“真挺好。”
周嘉鱼盘腿坐在床上,正在和王谨骞口中那个小玩意儿面面相觑,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骞儿,咱们兄弟一起长大,她过的什么样大家都有目共睹,好好对她,姑娘人不错。别到最后……你俩散了,咱们这帮人可就凑不齐全了。”
抛去她研究生那点可怜的补贴,周嘉鱼除了卡里她姥爷给她存的一大笔家底以外,还有周景平每隔一段时间就给她的救济金。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