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南有嘉鱼

作者:长宇宙
南有嘉鱼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一章

“让你帮着查的事,有眉目了吗?”
褚唯愿跟周嘉鱼感情深,看到周嘉鱼如今被王谨骞这么宝贝着走到一起,既为她高兴也为她不平,她举着盘子,愤慨激昂。“吃龙虾!吃龙虾!我要五斤重的!”
江衡点头,微笑伸手拦住众人。“众位,王总有私事要处理,请十分钟后再来。”
风投这一帮老板亲自从美国带过来的团队今天在会议上遭到了王谨骞长达一分钟词汇不重样的羞辱,一个个精英因为一个数据上的失误被骂的面红耳赤不说,还得在会议结束以后去办公室开小灶,这待遇……到底是美国那边亲生的啊……
“就是,服务员光茶水就给我们续了三壶了,再不来点菜我们可就让人老板轰出去了,一个个都有车有腿的,干嘛还得下班回去专门接一趟啊?分开一个小时都不行?就好成这样?”
觥筹交错,趁着大家关心周嘉鱼的功夫,王谨骞踢了踢纪珩东的椅子,示意他凑过头来。
服务生一打开门,就看到满屋子的男男女女三两聚在一堆儿,抽烟的抽烟,打扑克的打扑克,扯淡的扯淡。
“嘿!来晚了还不让说是吧?告儿你今天这么大的日子我们可是嘉鱼的娘家人,王谨骞,该怎么办你自己看着办啊!”
吓她一跳,周嘉鱼暗自翻了个白眼,两人一时无言,可电话谁也没提挂掉。
见状这哄起的更大了,拿筷子敲盘子敲碗的声音不绝于耳。
“都笑什么笑什么笑什么啊!”
今天被邀请的小祖宗小姑奶奶们大多是甩手掌柜一个,都早早的到了。能容二十几个人的包和_图_书厢里,大家都是老熟人,虽然请客的还没来,气氛倒是先聊的十分热络。
“你俩暗渡陈仓这么长时间今天才想起来请我们,不觉着有点晚吗?”
有人率先调侃他俩,“你们两口子来的可是够早的啊,知道的这是请我们吃晚饭,不知道的还以为请我们吃夜宵呢。”
一直受王谨骞打压的小卫同志给王谨骞的玻璃杯里倒了满满一杯白酒,可算是找着机会翻身了。“骞儿,别的不说,至少得先上两瓶咱妈藏的特供吧,要是给咱们喝美了,兴许一会儿就能少为难为难你俩。”
王谨骞早就挂了电话,正背对着江衡站在窗边。他回头看他,嘴里还含着一口水。开会的时候说了好多话,弄的自己口干舌燥的。
…………
都是听到了王谨骞站在前头打电话的,对于执行官十分疼爱未婚妻这件事早在一大|波人体检归来之后就传遍了公司,就算再看不惯,也是谁都不敢有异议。
周嘉鱼第一个扛不住,脸上火辣辣的怒瞪他们。
十分钟后,江衡敲门进去请示。
他到最后还略微迟疑的想了想,好像在确认昨天江衡给他的那一沓纸里到底有没有那玩意儿。
等一伙人洗心革面从老板办公室雄赳赳气昂昂出来以后,都是下班的点儿了。
“褚唯愿我记着好像你上回吃了只还没你脸大的螃蟹就直接过敏挂急诊了吧?”一直旁边看热闹不出声的纪珩东冷不丁冒出一句话,王谨骞刚想夸纪珩东懂事儿,只见纪珩东眼风一挑,慢慢跟服务员招手。“这都大老远饿着肚子来的,龙虾那和*图*书玩意儿吃不饱,先按人头一人上一份鱼翅捞饭吧。”
江衡以为有了未婚妻小姐这通电话王谨骞心情会很好,叫人来办公室这事儿说不定他早就忘了。“王总,要不要叫风投师先回去?”
一切收拾妥当之后周嘉鱼躺在沙发上百无聊赖的玩手机,十分懒怠,偶尔乏了就闭上眼眯一会儿。虽然现在对周嘉鱼来说,这里还依然算是陌生的环境,可是她合上眼,却比在任何一处都要踏实。
周嘉鱼愣了,莫名其妙。“刚才一直在睡觉……你有事儿?”
王谨骞把水咽下去,一脸茫然,“为什么让他们回去?”
“不是……”
“呦,这是哪家的规矩啊,见面不让笑还让我们哭啊?”
王谨骞舔着嘴角,笑的无奈又辛酸。
他回来不久,大家对于他和周嘉鱼的恋情难免更偏护周嘉鱼一些,今儿个这顿饭肯定是要拿他放血,王谨骞明白这个道理,干脆的跟服务生下楼去点餐。
待菜上齐了,在场的男士纷纷端着杯开场活跃氛围,王谨骞被人逼着硬生生空肚子干了三杯白酒,这才算过了关。觥筹交错间,也不知是谁先提起来周嘉鱼家里让人趴了的事儿,大家一时全都把重点放到了这里。
都是地道城根子底下长起来的,张嘴除了逗贫就没别的。
下午醒过来的时候手机有一通王谨骞的未接来电,可能是看她没接,他一连气儿又打了几个。
话音刚落,大家嚷嚷的更厉害了。
他问的语气急切,隐隐的还有愠怒。
“怎么不接电话?”
周嘉鱼给他回过去,没响两声就接起来https://www.hetushu.com.com了。
其实大家都是往日里亲爹亲妈恨不得拿了蜂蜜裹在身上长大的,什么好东西没见识过,只不过是借个机会找个喝酒的好意头罢了。
王谨骞公私分的很开,因为这一支团队是跟着自己好多年的,也是经历一起过大荣辱的,所以王谨骞才会对他们犯的这种弱智错误这么生气,但是骂归骂,老板疼员工护犊/子的天性他还是没有泯灭的。
“刚走几个小时啊,这就开始查岗了?”王谨骞低笑着开办公室的门,回头递给江衡一个眼神。
说话这人是当初一直对周嘉鱼有意思的蒋公子,为人十分讲究大度。家里是世代干矿产生意的,也不知道是谁最先把他带进这个圈子里的,也忘了是在哪一回他认识的周嘉鱼,反正用他的话说就是一见倾心,使了不少花招手段去接近周嘉鱼,但是后来因为周嘉鱼对他丝毫不感冒,蒋公子也坦荡,既然看不对眼儿男女朋友当不成那就当朋友呗,这些年下来,反倒跟这些人关系处的十分不错。
谁让他是老板,有钱任性呢。
王谨骞脸皮厚,被这么多人一齐围攻也没不好意思,反而大大方方拉着周嘉鱼走到正对着门的主位上座,手直接搂在她的腰上。“爷请你们吃饭,没听说过哪个吃请的还敢挑时辰。”
两个穿着同样色调的男女外形出众手牵手站在门口,看见屋里这帮人笑,倒是显得局促起来。
“那个,你干什么呢?”周嘉鱼在沙发上舒服的伸了个懒腰,声音慵懒。
江衡一身冷汗,连连道歉开门去请等在外面的人,一面暗自和图书发誓,不管是王谨骞心情好还是不好,他死都不要再去充好心了。
王谨骞和周嘉鱼,是这些同龄人中正大光明公开的第一对儿。出乎大家的意料,也都在情理之中。
王谨骞走了以后,周嘉鱼在他公寓里开始慢慢熟悉起来。从客厅到他的书房,里里外外走了一圈,除了一些造型奇特的摆件装饰以外,大多数是他的私人物品。
说好了晚上和大家一起吃饭的,王谨骞从投行出来以后回家换了套舒服的休闲装,然后才载着周嘉鱼悠哉悠哉往吃饭的馆子赶。
周嘉鱼把自己的行李扛到客厅中心,开始绑起头发整理。
看见包厢大门外站着的那对儿璧人,大家乌烟瘴气的动静渐渐小了下来,目光不约而同的往一个地方看,彼此全都挑高了音调诶了一声儿,冲着王谨骞和周嘉鱼笑,笑的,那叫一个不怀好意奸诈狡猾。
桌上放着两台电脑,屏幕上有王谨骞贴在上面的一张便利贴,周嘉鱼凑过去看了看,捂嘴偷笑。黑色流畅的英文字迹,写的是家里的wifi密码。
到了最后,王总出手阔绰,纪珩东的鱼翅捞饭和褚唯愿的龙虾一样没少,还有的没的加了满满一桌子。
意识到自己跟她说话的语气重了,王谨骞讪讪的。“没什么事儿……”
王谨骞往办公室走的脚步缓了缓,他怎么把这个给忘了。周嘉鱼家里让人翻得天翻地覆警察那边还一点消息都没有,王谨骞总是怕她离了自己视线会出什么事儿,光惦记这傻姑娘的安全了,就没想到她可能是犯懒猫在家里打盹。
那种随时随地可以抽/身于公事和*图*书之外的却又能转换自如的状态,实在让人很恼火。或者说,很嫉妒。
算是这伙人这个圈子里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和习惯,但凡谁要是有了靠谱的另一半,都是要做东设局让大家这些一起长大的朋友见一见的。
王谨骞,一个上一秒钟可以在会议室一脸严肃的跟他们讨论二级市场交易的人,在下一秒就可以冲着电话那端的人露出少见的温柔妥协。
卡通图案的毛巾牙杯挨在王谨骞旁边,衣服鞋子放到他衣帽间,收拾的间歇还把王谨骞犯懒的脏衣服给扔到洗衣机里搅了。
“查监控了吗?那都是老房子,摄像头安的不多,实在不行赶紧搬出来得了,北辰上回不是说未来三年标地好像有你家那一片儿吗?”
“那就是你觉得工作太轻松已经有多余的时间来替别的部门设身处地的去考虑事情了,我记得昨天让你去查美国12年8月那桩并购案的资料你到现在也没给我……吧?”
何姿跟着几位风投团队的同事站在办公室大门一米开外,心情十分阴郁。
书房有一整面墙的通体书柜,通体落地是没什么稀奇的,稀奇的是书柜每层都可以从最外侧的滑倒来回上下移动,周嘉鱼站在墙边玩儿的不亦乐乎,粗粗扫了一眼架子里的书,大多数是原版的英文原著,他大学时期的学生课本,还有很多类似西方经济史这样的专业书。
战家的亲戚战骋的表弟一直在警务系统工作,听说这事儿满脸关切。“怎么样,警察怎么说?要不要我回去找人帮你盯着,咱姑娘家家的,可别出什么事儿。”
“你想替他们做这一期的评级报告?”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