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南有嘉鱼

作者:长宇宙
南有嘉鱼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五十二章

第五十二章

陈子夫冷静点头,“短短一天时间公司的股价持续暴跌被恶意清仓,国外部分展览的业务也忽然取消,雷伯接受不了这个打击才发的病,现在本家的几位叔伯谁也不肯接代理执行人这个烂摊子。阿晚,现在情况很不好。”
当时王谨骞正在浴室里洗漱,她在客厅给他准备今天要穿的衣服。
“原野,我家被翻成那个样子,跟你或者你老婆,到底有没有关系。”
“别再你用你们那种可笑的方式再来打扰我了行吗?原野,我真的一点,一分一毫,都不愿意让你们夫妻再出现在我的生活里了。你对我来说,现在就是一个让人每次想起来都会恨不得抹掉所有记忆的一个噩梦。”
伴随着极为清脆的一声耳光,周嘉鱼忍无可忍的扬起手高高甩开了原野的钳制,从他浴袍敞开的胸襟中依稀能看到他光/裸的胸膛,她眯着眼,上次雷晚在她耳边无奈的说自己怀孕的事情好像就在昨天。
窗外陈子夫一身黑色西装,用手指轻轻敲了敲玻璃,雷晚满脸泪痕的抬头,见到他以后迅速擦干眼泪走了出去。
海蓝酒店在城里算得上一家五星级的大酒店,常常承办一些高级会议和国外的客人,安保工作很强,周嘉鱼开车到那里的时候,正好是下午两点。
雷晚看着玻璃窗里的父亲,无比疲倦。“树倒猢狲散,爸爸在的时候每个都想着来这里分一杯羹,现在爹地倒下了,什么股东元老,统统都是利益熏心的家伙恨不得把自己摘得越干净越好。”
她一直当作保护神一样的父亲,好像一夜之间就老了十岁。
王谨骞笑着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按电梯下楼,待电梯门缓缓合上,周嘉鱼靠着门板的和图书神色骤然黯了下来。
周嘉鱼感到自己有点烦躁,“你到底谁?有话就大大方方的说,别卖关子行吗。”
现在想来,周嘉鱼家里被盗,八成和雷晚脱不了什么干系。
他上前一步,试图拉近自己和她的距离。“你怎么到这儿来了?是来找我的?”
原野隐隐的明白了什么,陈子夫是雷家尽心尽力的一个好帮手,更是雷晚最得力安插在他身边的一个眼线,之前他听雷家的人说过,好像陈先生私下里在帮雷晚做什么事情,只是这一段时间他受够了雷晚的无理取闹,一直住在外面,也没心思过问。
周嘉鱼倏地松开原野,“不用了,我现在一点也不想知道真相了。”
周嘉鱼吓了一跳,手里还攥着手机,她转身朝王谨骞笑了一下,把熨好的衬衣递给他。“没想什么,换了衣服快吃饭。”
两人餐桌面对面坐着,王谨骞不爱喝牛奶,早餐通常都是周嘉鱼用五谷杂粮打的浆子,周嘉鱼盯着他把杯里的豆浆喝掉,平平淡淡的问道。“你最近工作很忙吗?”
周嘉鱼也没想到开门的会是原野,心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神经也变得更加警觉。她抓着包又往后退了一步,毫不客气。“今早不是你打电话给我的?”
此时京郊的一所私人医院,重症监护室内。
她话音刚落,忽然听得一道娇软的女声从原野身后传来。“干什么嘛……你怎么这么久都不来……”
唔?王谨骞低头咬了一口煎蛋,心想说搞垮一家上市企业应该算不上忙吧……
“想什么呢?”
“你滚开!!!”
“我相信您一定特别想知道真正做这事的人到底是谁,下午两点,我准时在酒店等您,希www•hetushu.com.com望您能一个人前来,这是我们对对方最基本的信任。”
对方呵呵笑了两声,“周小姐爽快,但是您也不必担心,我姓陈,是雷家也是原先生的助理,之所以约您出来真的是有些话不合适在电话里面说,有些东西还是您亲眼见到更好。”
雷晚把相机的内存卡拔|出|来狠狠攥在手里,眼里闪着快意的光。
她越说越控制不住自己,原野迷茫的脸就像是一根火柴彻底点燃了周嘉鱼这些天对这件事的恐惧和忍耐,她一把揪起原野的浴袍领子,两人在身高上近乎持平。
把手旋转,门内门外的人见到对方皆是吃了一惊。
去赴约之前,她甚至给自己做了万全的准备,衣着简单的t恤和裤子,背着随身的包,包里装着自己独居时一直备着的防身喷雾和一把刀。
陈子夫叹了口气,认命的从身后拿出一架单反相机。“东西都在,该拍到的也都拍到了,你确定要公布出去?”
女孩出门看到周嘉鱼,马上朝原野撅起了嘴。“她是谁?你为什么要和她讲话讲这么久?”
可是如果是王谨骞,他为什么要骗自己呢……
“这个可是我攥在手里的一张王牌,不过我们先不急。”雷晚按着键子一张一张翻看着相机里的照片,十分镇定。“婚内出轨这么好的证据你说要是交到了法庭上,一旦宣扬出去,恐怕谁也过的不会太痛快吧。”
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带着呼吸罩安静的躺在病床上,雷晚一身消毒隔离服,静静的坐在病床前的椅子上流泪。
周嘉鱼蹙眉,几乎可以断定这事儿和他脱不了干系。
“阿晚。”陈子夫心疼的搂了搂雷晚消瘦的肩膀,狠心告诉她实情。hetushu.com•com“公司情况非常不好,受委托的几家金融机构都不肯帮我们查,我劝你也不要硬撑着了,实在不行……早点清偿财产宣告破产吧。”
王谨骞和今早电话里的这个人,一定其中有一个人是说谎的。
“我不知道什么被盗,你家被盗了?和陈子夫有关系?”原野下意识的想把手握在周嘉鱼的肩膀上,周嘉鱼厌恶的往后退了好大一步,瞬间愤怒。
电话号码是一串很陌生的数字,电话那端的人也是周嘉鱼完全不熟悉的声音。
“不过都走了也好,等爸爸稳定一些我就回去台湾,亲自收拾那些老家伙。我不相信我们家的公司就这么倒下,一定会有解决办法的。”
“原野算我求你了,放过我吧,我恶心,真的。”
周嘉鱼给他递过去一张纸巾,“不用了,我让愿愿陪着我去一趟就行了。”
上班时间快到了,接他的司机已经把车停在楼下,周嘉鱼起身给王谨骞拿外套,不忘在门口巴着他脖子让他抱了抱自己。
雷家,原野,陈姓男人,这几个词组合在一起,不得不说哪怕让向来不轻易向别人的周嘉鱼也有了强烈的好奇心和知晓欲,她迫切的想知道这通电话的真相,也无比忐忑的希望王谨骞对她说的所有,都是真的。
“还行,怎么,你有事?”
“阿晚,我们和对方,实力悬殊。”
“去你家的事情应该是阿晚做的,嘉鱼,你给我点时间,我一定回去问清楚给你个交代。”
“没有。”周嘉鱼摇头,“我今天想抽空去老房子那边把东西搬过来,昨天在阿姨家没敢细问,真的没什么事儿吧?人都已经抓起来了?”
在离刚才两人纠缠不远的花坛里,有一架单反相hetushu.com.com机无声的拍下了全部过程。
原野身上还穿着白色的浴袍,腰带松松垮垮的系在腰上,神情惺忪不悦,看起来好像是刚刚从床上起来一样,他见到周嘉鱼,原本皱眉不耐的表情迅速转换为惊讶,不可置信的眉眼中又带了点惊喜。
2301,周嘉鱼默念门牌号,一路乘电梯上了二十三楼,房间很好找,就在电梯的对面。
周嘉鱼惊诧的看着那个年轻女孩,又看了看原野,无语的转身就走。
还没等周嘉鱼说什么,电话啪的一声就被挂断了。
只见原野身后,一个身着轻薄睡裙的女孩正撩着头发一脸不满的走出来,相貌身段一眼看去估摸着也就十*岁的样子。
雷晚焦急,“怎么会突然这样?是有人恶意攻击吗?”
王谨骞没想到周嘉鱼还惦记这事儿,抬头看了她一眼,“没事儿,不都跟你说了吗就是普通惯犯,这会儿都该交到拘留所了,你要是害怕就等着我下班回来跟你一起去。”
“你听我解释……嘉鱼!”眼看着电梯门就要合上,原野烦躁的咒骂一声迅速从另一部电梯追了下去。
周嘉鱼很聪明,按响了门铃之后,往后连退了三步,给自己腾出了万一出现意外事故方便离开的空间和距离。
“早点回来啊。”
王谨骞出来的时候,周嘉鱼还背对着他在发呆。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不想知道家里为什么会被盗吗?还是说,你真的相信了你先生给你的说法,不过是什么惯犯盗窃?”
“查清楚了吗?”
原野一头雾水,周嘉鱼愈发觉得那通电话的蹊跷,严肃看着他。“对方说他姓陈,是雷氏也是你的助理,是他要我来这里跟我说我家之前被盗的事情。”
周嘉鱼顿时警m.hetushu.com.com觉起来,“你是哪位?你怎么知道我家被盗的事情?”
“嘉鱼?”
她猛地挥开他的手,“原野你们一家子都他/妈有病是不是!!说到底我周嘉鱼和你们有一分钱关系吗?上一次是你老婆莫名其妙的约我喝茶,这一次是无缘无故用那种下作手段去翻我的家,到底凭什么?就因为我和你之间有几年让人恶心的过去?”
周嘉鱼走至酒店大门外,原野刚好穿着浴袍追出来,他一把拉过周嘉鱼的手,神色焦急。“不是你想的……”
门铃响了足足有一分钟,才有人来开门。
在家犹豫出神的想了一个上午,周嘉鱼终于决定去赴约。
“别装了行吗!”
面对周嘉鱼的质问原野只觉得无力,“嘉鱼,你听我解释,我真的不知道这件事,也不是我让人叫你来的……”
对方姓陈,和雷家有关系。原野脱口而出一个名字。“陈子夫?”
周嘉鱼熨衣服的手慢慢停下,一下紧张起来。浴室的水声哗哗的响着,显然王谨骞没听到这番对话。
周嘉鱼胸腔里一阵一阵泛恶心,忽然质疑自己当初为什么会喜欢这样的人。
“我们已经找了相关的委托机构去调查,你别急,等等看那边的结果。”
周嘉鱼今天起床的时候,莫名其妙的接到一个电话。
“周小姐,关于你家被盗的事情我希望能跟你面谈,如果你想知道真相的话,请下午到海蓝酒店2301房间,我在那里有事请要办,刚好可以抽时间跟你见一面。”
雷晚不听,“爸爸的产业几十年怎么可能说破产就破产,你别听风就是雨,这件事我会有办法的,好了先不说这个,我让你办的事情你办了没有?”
白色的越野车呼啸而去,留下原野一个人站在原地怅然失神。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