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南有嘉鱼

作者:长宇宙
南有嘉鱼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五十四章

第五十四章

真狠啊,狠到一个实力雄厚的家族被搞垮之后才能对这件事后知后觉,连苟延残喘的机会都不肯给。
王谨骞坐在候机厅用手机处理北京那边的急件,江衡一个人无聊打算起身去给老板买杯咖啡,顺便逛逛给自己买点零食吃。
漂亮的女主播朝着镜头微笑示意,候机厅巨大的电视液晶屏幕上,还显示着雷晚微博的一张截图。
飞机十点起飞,难得一行人有半个小时的闲暇时间。
那个时候他背着自己偷偷调查周嘉鱼的近况,其中有一页是她现在男朋友的资料,好像名字就是这个!
图片上的女孩只有一张侧脸,身材高挑,两个人站在酒店房间门口,门敞开着,昏暗的灯光下,男人抬起手的姿势似乎企图将女孩抱在怀里。
“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我们现在处于北京海蓝酒店的三楼会议中心,在我身后的招待大厅是台湾雷氏公司即将召开新闻发布会的地方……”
vip候机厅的座位扶手旁,竖着一个报刊栏,王谨骞无聊,顺手拿出一份报纸看,因为长期从事这个行业,王谨骞在选择的时候总是下意识的拿印着财经字样的报刊,粗粗翻了两眼,无非就是对资产世界过分的臆想和外行的批评,并没有什么太值得人注意的新闻。
和港方的谈判十分顺利,对方十分欣赏王谨骞,因此对于一些相较苛刻的条款没有太费口舌双方就达成了一致,约好明天签约。
还没等找出那个版面,王谨骞就被另一个声音吸引了。
清晨太阳升起,雷家上上下下全都在为马上开始的新闻发布会忙碌,周嘉鱼在王和-图-书谨骞的公寓醒来,擦着琴弦准备今天开学报到,开始自己的研三生活。
“那么对雷氏走向相信大家一定和我一样好奇,在短短几天时间内究竟是什么原因能够让这个一直屹立国内外的美术行业巨头倒下,而且就在刚才我们收到消息,其实今天不仅仅是雷家宣布未来发展方向的发布会,更是雷老先生的独生女儿宣布自己离婚的一个消息平台……”
陈子夫想起白天好不容易打听来的消息,思索了一会儿。“是个中国人,叫……叫王谨骞,这个人在投资这一块特别有名,不少美国佬都怕他。”
王谨骞靠在沙发里,微抬着头一动不动的注视着屏幕中那个人,下颚紧绷,虽面无表情,却也依稀能从他浓黑深沉的眼神中得知他压抑的情绪。
雷晚从陈子夫的外套口袋里掏出一支烟点燃,深深吸了一口。“你查到是谁在故意搞我们吗?我们可不可以用什么途径进行申诉?”
“你少来,对你我可是长记性了,客套话也别说了,咱还是直接办正事儿吧。”
现在自己好像被推到了风口浪尖的地步,前面是面临着巨额债务的万丈悬崖,身后是家庭支离破碎的深海绝境。
王谨骞慢慢放下报纸,抬起头来。
大梦无声,一夜无眠。
王谨骞不耐烦的朝门口挥挥手,困的往屋里走。“滚蛋。”
她回头看了看还在重症监护室里的父亲,在陈子夫的搀扶下起身。“你通知律师着手准备我的离婚案子吧,明天一早。我要代替爸爸出席雷氏的新闻发布会,亲自宣布这个消息https://m.hetushu•com.com。”
如果是生意场上的事,或许帮衬着讲讲情还说的过去,可是一旦扯上私人恩怨这四个字,旁观者是怎么也没什么话语权的。与王谨骞一起共事几次,深知他做事的风格和手段,这个时候,不深究不追问就是自己作为一个朋友或者合作伙伴的本分。
雷晚想不通,“我们家做生意这么多年爸爸向来不与人交恶的,怎么会忽然对我们出手呢?他们的老板是谁你知道吗?”sk
“这些年他的钱早都在外开个人画廊或者工作室了,阿晚,我劝你离婚的事情也想一想吧,如果不离婚,你们还是夫妻,夫妻双方可以共同承担债务,那样的话你身上的担子就不会那么重了。”
陈子夫束手无策,“没用的,对方是一个美国的投资银行,这种投行在市场上的别名叫做吞并巨鳄,以恶意收购做空股份的方式来使企业破产,在这个圈子里看,就像是吃饭喝水一样平常。”
这位赵监理和王谨骞是老相识,早在他时任美国的投资顾问时两人在工作上就有交集,私交也还不错。
带着眼镜的男人起身无声的叹了口气,拎起文件包。“我走了。”
男人走至门边,不甘心似的回头朝王谨骞说道。“凡事给自己留条后路吧,积德的事儿。”
既然前后都没有退路,雷晚豁出去的想赌一把。或者说,用压上自己全部的身家性命来换一个对方不好过。
“雷氏企业的雷晚小姐昨晚在自己的微博中不仅公布了律师函,而且还公布了自己丈夫著名青年画家原野先生婚内出轨的证据https://m.hetushu.com.com,通过屏幕我们能清楚的看到照片中原野身着白色浴袍衣衫不整正在与一年轻女子拉扯,行为暧昧,据说该女子是原野的初恋情人,系北京c大某音乐研究生,具体消息还要等半小时后的发布会召开我们才能进一步公布,主持人——”
陈子夫震惊,“阿晚?”
王谨骞由司机送回酒店,一进大堂就有人来报告说,邀请的赵监理已经等在他的房间了。
候机厅的圆形沙发上正对着的是一面墙,墙上的电视正在播放新闻。衣着正式的女主播正对着外景找自己的站位,正用手势示意大家往她的方向看。
还没有接触爱情与婚姻的雷晚,她只是一个充满了生动灵气的画家,一个只会对着父亲撒娇的孩子,一个偶尔也会充满了温情与善良的女人。
王谨骞出言拒绝,“今天找你来就是给你提个醒,免得明天开盘的时候你说我不仗义。”
这一场她以报复周嘉鱼为□□的再度报复行为,这个男人,一定是用这种方式来告诉自己,他再替周嘉鱼警告自己这么做的后果。
有些事儿,朋友情谊是一方面,自己的利益安危又是一方面。
江衡拿着热气腾腾的咖啡站在门口,满脸惊愕,险些将周嘉鱼三个字脱口而出。
“我打听了一些内部消息,也许明天公司的股价就会跌破发行点宣告破产,阿晚,你放弃吧。”
对方是一个比王谨骞大两三岁的男人,戴着一副无框眼镜,文质彬彬。两人见面,无需多言,简单握手就算是打过了招呼。
赵监理拿出随身带着的公事包,从里掏出一份档案袋顺着茶几https://www.hetushu.com.com推到王谨骞面前。“这是当初雷氏在港行上市的资料,包括最原始的股价和资产评估,你们现在手持价跟原始股差了一个点左右。”
赵监理摊了摊手,“我知道这么问可能不合规矩,但是容我多句嘴,雷老爷子我跟他见过几次,很有风骨的一个老头,在业务上和你们也没什么过节,你们这么做……原因是什么?”
陈子夫注视着雷晚,心下一片默然。其实,在没有与原野相爱之前的她从来不都是这样病态的,疯狂的,让人敬畏的。
男人推了推眼镜,“不了,干这行睡觉可是个难事儿,你来吧。”
王谨骞拿出袋子里的东西,匆匆翻了几页,“这雷荣华……倒是很用心啊。”
“你别管。”她挣开陈子夫钳制着自己的双手,冷冷的。“不想让我好过,大家都别好过。”
雷晚眼睛瘦的已经抠到了眼眶里,看上去有点精神恍惚。“爸爸都已经这样了,我不能让他意识都不清醒的时候就让公司散了,我知道原野这些年转移过家里一部分的资产,如果全部要回来的话,管用吗?”
夜色渐深,映出医院病房里雷晚消瘦的背影,她是一个刚刚亲手葬送了自己孩子的母亲,也是一个失去父亲庇护的女儿,更是一个即将与自己挚爱付出了全部真心的丈夫分道扬镳的妻子。
晚上谈判几个小时弄得人口渴,王谨骞脱了西装外套扔到沙发上,走到冰箱前去拿水。“咖啡还是茶?”
“让司机送你回去,他一直在楼下等着。”
“ok,你要的东西我都给你带来了,其他的我就不多说了,该怎么做是你的事情我不过问,当和-图-书初这只股还是从我这里经手的,现在……”
王谨骞了然笑笑,转而拿了一瓶冰水仰头灌下。“这么晚找你我也很抱歉,但是没办法,事儿急,来不及找你秘书约了。”
消息传回雷家,又是一阵动荡。
女主播还在继续,好像似乎正在和电视台的支持人进行连线。
本来是想叠好了重新放回去的,随着衣袖无意间带起来的一页纸张,王谨骞原本要放回去的手又收了回来,如果没记错,他刚才好像在哪一版上看到了雷氏两个字。
陈子夫怜悯的抱着她,吐出一句话。“杯水车薪。”
一阵静默。
她祈求的看着陈子夫,希望能一丝肯定。
待赵监理上车之后,他致电给秘书。“今晚不管用什么方法,清掉我们手里雷氏的股份,是必须。”
王谨骞带着助理司机一早从香港酒店出发机场,打算回家。
雷晚累极,烦躁的把脸埋在手里,用力抓下自己的一把头发。“我从来没想过事情会变成这样……子夫,我从来都没想过。”
王谨骞大大方方的把东西扔在茶几上,毫不隐瞒。“私人恩怨。”
这个名字,不就是自己曾经在原野书房的文件夹里看到过的吗!!!
陈子夫与雷晚两人并排坐在医院的长椅上,她身上还披着陈子夫的外套。
“王谨骞?”雷晚皱眉念了一遍,觉得这个名字十分熟悉,想着想着,她神情凛然起来。
陈子夫一夜未眠,这个时候倒还是真看开出来关键时刻谁才是忠心于家族的人。雷老爷子从抢救室出来情况稍有好转,但是仍然昏迷不醒。
雷晚把手指夹的烟慢慢碾灭在石凳上,心里把近日发生的事情迅速做了个串联。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