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南有嘉鱼

作者:长宇宙
南有嘉鱼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无十五章

第无十五章

“呃……这只是我们的初步决定,如果事情造成的影响不大,你还是有机会回来继续学习的。”
周嘉鱼有疑问,也不敢再多耽搁,找了个地方停车就急急的赶到了教工楼,这一路上,她能明显感觉到学校的气氛有些不一样,明明是开学报道的日子,可是大家好像都没什么心思,纷纷成帮结伙的聚在一起,偶尔拿出手机狐疑的看看对方。
“怎么样?来的时候有没有什么人堵着你问什么?”
“好了好了。”坐在主位的院长听不下去了,摆摆手示意孙老师先不要和她争执。
早上开车路过学校正门的时候就发现门口有好多正在等待的记者,周嘉鱼奇怪,还以为是学校又要承办什么艺术展览,车没等停稳,电话就响了起来。
“我还奇怪你为什么要上场前喝下那一瓶冰水,你刚做完手术才几天的功夫,原来就是等着这一天呢吧?”
现在冷静下来想想,那天的那通电话和今天的这份报纸,八成是脱不开干系的。
c大的院长是很有风骨的一个老头,当年在国画界是首屈一指的大家,老头今年六十多岁了,坐在院长的位子上有十年,可是,却是头一回遇上这遭事儿。
“除非什么?”周嘉鱼抓到一丝转机,急切问道。
对方是带教的孙老师,语气也是从来没有过的严肃。“你不要从正门进来,也先不要去学办注册,直接从后头上来去院长办公室。”
她除了要面对外界足以让人精神崩溃的舆论压力以外,还要承受着来自于家人朋友的猜测和目光。
“我不是心疼她,我是为你担心。”陈子夫不无担忧,“你这么做把事情闹的更大,原野会不会狗急跳墙?对方又会不会对你报复?”
陈子夫回头不可思议的看了雷晚一眼,和-图-书“阿晚,你不觉得你今天这么做丝毫没有必要吗?”
整场发布会中,多家媒体扛着长枪短炮,对雷晚的每一个动作和表情都不放过。
“傻姑娘啊,这可是要命的大事儿,现在全院上下都为了这个忙活呢!”
手指触碰到他的号码,除了长久的盲音之外再无其他。
“请问雷小姐,您的父亲病重雷氏又在这个时候宣告破产,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
周嘉鱼从教工楼出来,失魂落魄的走在学校外侧的一条人行道上,怎么也没想到事情变成了这样。
“您知道照片上的人是谁是吗?到底是不是c大系音乐研究生,如传闻中说的那样是原先生的前女友,方便跟我们透露一些吗?”
孙老师好像是在刻意控制着自己,冷冷的扔下一句你上来再说就挂了电话。
“除非你能找到证据证明这些事情和你没有关系,否则,我们也爱莫能助啊……”
孙老师指着桌上摊开的报纸,对着周嘉鱼疾言令色。“嘉鱼,学生的私事老师不该管,但是现在这事儿已经给学校造成了非常恶劣的影响,我希望你能理解校方的做法。”
雷晚面容憔悴的对着镜头,声泪俱下的宣布刚刚一个小时前雷氏企业在港交所宣告破产的消息,同时,也当着诸多媒体发布自己与当代知名青年画家原野的离婚公告。
第一,这事儿不管你有没有,学校已经因为你受到了影响,所以你再辩解也是没用的,第二,周嘉鱼的背景学校多少还是知道一些的,一方面不能把话说的太绝,一方面还要顾及着双方的面子给她留一条退路,万一将来事情真的得以平反昭雪,周嘉鱼作为这个学校的学生,也不会因为学校的处理方式太心寒。
明明那天早www.hetushu.com.com上两个人在公寓门口道别的时候都还一切如旧,转眼间,她就成为了破坏对方婚姻的坏女人,照片上的周嘉鱼和原野在昏暗的灯光下拉扯不清,丝毫没有拍到原野身后那个穿着睡衣的女孩。
媒体瞬间炸开,当事人在新闻发布会疑似流/产这样大的新闻,让现场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周嘉鱼怅然的看着今天灿烂温暖的日光,站在人来人往间,王谨骞三个字重重压在心头,让她忽然觉得好难受。
“雷小姐——”
雷晚半闭着眼看着窗外还在追车的记者,忽然轻声笑了起来。“干嘛要对我这么说话?”
记者脸上兴奋之情难掩,迅速追问道。“雷小姐你这么说是不是就默认了原先生出轨的事实?”
到底姜还是老的辣啊,院长几句话,就把事情的道理摆在大家面前,让周嘉鱼顿时无力反驳。
所有人都屏息等待雷晚的回答,她忽然低头捂脸痛哭。“我不想出了这样的事还伤害对方,可能是我自己做的不够吧,对不起——我真的是……”
“请问雷小姐,您的丈夫为什么没有出席这个场合呢?他是否真的像之前传闻那样在酒店与初恋情人私会?”
雷晚嗤笑,用湿纸巾擦干净腿上的血迹。“我现在身上背着几个亿的债务,我爸爸在医院生死不明,就这一条命有什么好怕的?”
“所以,就要我暂停报道终止研三的学习?”
“可是这照片上的人是你也不假啊!嘉鱼,虽说我们都是局外人,但是你跟原野的事情在学校都传遍了,你俩这关系实在是……”
“雷氏企业破产与您的离婚案又是否有联系?”
校办的主任跟领她来到院长办公室门口,语重心长,“事情都出了就不要太担心,学校一定会在不和图书犯大的原则问题的情况下来保护你,这点你放心。”
“你!!”
“雷小姐——”
院长办公室在七楼,电梯一开,就有校办的主任等着她,见着周嘉鱼出来,忙哎呦了一声说了句你可算来喽。
她这一段路,就受到了太多太多奇怪的目光。
“孙老师,我清清白白做人,雷氏的破产也好离婚也好,我敢保证我没有做任何见不得光的事情,也更不需要为此承担什么后果。”
待一切平静送雷晚安全回到车上以后,陈子夫和她并排坐着,态度一下就生硬了下来。“你料理完这边的事情就回台湾吧,机票我已经给你订好了,那边关于公司破产之后还有很多后续工作要做。”
周嘉鱼倔脾气上来了,“我曾经和他在一起我不否认,照片上的人也的确是我,可我不是去和他私会见面的!”
数十名记者将雷晚包围在会议大厅的中心,各种各样的询问接踵而来,而所有人的关注点,亦从雷家破产这样的经济案件中放到了这场婚姻出轨的道德问题上。
在一个遍地都充斥着网络媒体的环境里,当一则新闻消息被爆出之后,首先受到人们关注和好奇的,就是当事人。
周嘉鱼毫无目的的在街上游荡着,除了要接受自己被迫休学的这个事实意外,最重要的是,她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面目去对待,王谨骞。
“雷小姐今日身体状况不是很好,我们的招待会就到这里,谢谢大家。”他回头招呼酒店的安保人员护送雷晚从后门离开,挡住穷追不舍的记者。
对方惊讶,从身后拿出一张报纸。“你还不知道?!”
周嘉鱼啊,你可真他/妈蠢。
周嘉鱼祈求的看着头发花白的老人,第一次放软了自己的语气。“老师,如果学校真的这么做了,就m.hetushu•com•com是在向外界证明我周嘉鱼的确做了这种事啊……”
雷家破产,他们离婚,说到底这一切和周嘉鱼又有什么关系呢。她不曾主动去怀念过去一分,却愚蠢到被旧人一记重拳伤到毫无还手之力还不自知。
老人无奈叹息,“我只能告诉你,只是学校想出来的最好的办法了。除非——”
周嘉鱼懵了,“老师,是出了什么事吗?”
雷晚变脸,“怎么?你心疼她?”
短短几个小时里,雷氏三角恋情导致家族企业破产的花边新闻就被传开,有人挖出雷氏夫妻的基本资料和对照片中女孩的种种猜测,更有甚者,还有人开帖分析雷氏破产的原因打算针对c大音乐研究生这一范围进行人肉找人,一时间,原野与他酒店撕扯那个面容模糊的女孩,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雷晚戴着一副巨大的黑色墨镜,被陈子夫从身前拥着企图让她离众人远一些。
闪光灯又是一阵暴风骤雨。
“至于我的丈夫。”雷晚楚楚可怜的把手护在自己小腹的位置上,一提起原野眼中又积满了眼泪,十足受伤的妻子形象。“毕竟我们曾经有过一段婚姻,哪怕他背叛了家庭,但是我依然想祝他幸福,毕竟我希望两个人分开不是都两败俱伤,我会一个人照顾好我的爸爸照顾好雷氏,也会照顾好我们的宝宝。”
话还没说完,只见雷晚在保安的搀扶下轰然倒地,穿着黑色礼服裙下的一双腿,有殷红的血迹缓缓流出,她紧紧闭着眼,面色苍白。
轻轻挣脱了陈子夫,面对着镜头缓缓摘下自己的墨镜。
手机一遍一遍的在手边响着,有褚唯愿的,有周景平的,有原野的,有陌生人的,却唯独没有王谨骞的……
周嘉鱼被弄的一头雾水,有点心慌。“老师,到底出什么事了?”
www.hetushu.com.com报纸的一则版面上,黑色加粗的“当红画家原野离婚内幕”标题下,周嘉鱼与原野在酒店门外拉扯的照片赫然呈现眼前。
“就凭着一张报纸,你们就断定我做了这种事?”周嘉鱼抬眼与老师对视,坦然凛冽。
她眼眶深陷,看出几夜未眠。“首先——”她朝着各位媒体鞠躬,脸色虚弱苍白。“我要跟各位说的是,虽然雷氏企业已经破产,但是我不会就此气馁,我肩上还担着爹地留给我的重担,我要一直努力,直到他老人家苏醒。”
竟然犯了这样的错误让人抓住阵脚给她推到火坑里,这报纸上纷纷扬扬几大段全都是围绕着原野和雷晚的婚姻不停的猜测着自己第三/者的这个身份。
在媒体面前一面营造出被丈夫狠心抛弃的可怜妻子形象,一面又要做家族担当的好女儿,加上现场流血的戏码。明显是想让公众和舆论把矛头直指原野和那个原本就被硬生生牵扯进这件事的周嘉鱼。
陈子夫还欲再说,雷晚冷冷的瞥他一眼,吩咐司机开车。
老头背着手,慢慢站了起来。“周同学,这件事不管是不是你做的,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你的确给我们带来了一些恶劣影响,现在媒体报纸都在学校大门外等着我们给社会一个交代,这不是简单的家族纷争问题,也不是你们小孩儿间那些感情纠葛,往大了说,是关乎学校的名声和荣誉,我希望你能理解我们的做法,当然了,如果你真的和这件事情没有关系,学校也一定不会委屈你。”
而此时已经深处舆论中心的周嘉鱼,对此还毫不知情。
她不知道王谨骞现在知不知道这件事,可是在这种种报道面前,周嘉鱼却觉得自己再如何去解释都是辩白。
“好了好了各位。”陈子夫上前把雷晚挡在身后,出声安慰各家媒体。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