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南有嘉鱼

作者:长宇宙
南有嘉鱼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六十章

第六十章

北京的供暖晚,这几天又正好是骤然降温的节气,阳台的窗户开着,风猛地灌进来,冻的人打个哆嗦。
“嘉鱼……你听妈妈说……”
王谨骞没回家,而周嘉鱼明白现在两人关系尴尬至冰点,十分有自知之明的从他的房子里搬了出来。
她约周嘉鱼在一家私房菜馆吃饭,周嘉鱼进屋的时候,精致的菜碟摆了满满一桌子。
周嘉鱼鬼使神差的从盒子里抽了一支出来,屋里没有打火机,她找了一圈,干脆去厨房打了煤气灶来点火。
可能是梦里的情景让她太气愤了,一直放在床头的水杯不知什么时候让周嘉鱼囫囵在地,奶白色的干净瓷杯碎成几片,脚下的一块地毯被水渍泅开,面积越来越大。
初秋的清晨六点,年轻的女孩站在三楼的阳台上,头发松散的披在脑后,穿着一件黑色大衣,在抽着烟望着楼下发呆。
路过客厅的时候,茶几上歪歪的扔着一盒开了包装的烟。
她把烟掐在窗台上,拿出手机,看到上面的日期顿了顿,随即滑开屏幕,手指触到王谨骞那三个字,犹豫了一会儿又关上了。
她前一阵来整理公寓,是无意间从沙发下头翻出来的,原本是要扔了,但是可能当时忙忙碌碌的给忘了,就一直放在这里。
胡烨情绪激动,想也不想的就把话说了出来。“你为了那个和你在一起的男孩子放弃了去美国学习的权利,可是现在你们吵架了分开了,你就是自由的,妈妈可以让英国最好的音乐学院去学习,可以给你介绍跟你更合适男孩给你认识,他们和你年纪相仿,尊重女性,永远不会为了这些可笑的事情跟你生气,生活环https://www•hetushu•com•com境不知道比这里好了多少倍!!”
周嘉鱼大汗淋漓的从床上一坐而起,双眼失神的盯着对面墙壁发呆,久久不能缓神儿。
她不叫胡晔妈,一直坚持着叫她胡女士,倔的连一手将她带大的姥姥姥爷也无能为力。
周嘉鱼听不下去了,拿起包就走。
周嘉鱼朝着胡烨微微一笑,满不在乎。“但是我爱他,就是和他分手了我也没办法和别人在一起,只要他在这个城市,我就不会离开半步,是死是活我都愿意承担。”
周嘉鱼脱了大衣,开始去洗手间洗漱收拾自己,她想,她要去找他。
她趴在水池边难受的呸了两声,以前觉得王谨骞一根一根的抽好像挺享受,有时候两个人晚上做完了他常常拿了烟盒去卧室的阳台,后来几次她也缠着他要试过,但是他都不同意,现在觉着,这东西原来也没想象的那么,让人上瘾。
周嘉鱼的母亲在回国之后,是和周景平见过面的,所以对周嘉鱼的很多情况都了如指掌,虽然这北京城她离开多年,可是这边的人和事儿,胡烨倒是门儿清。
胡烨愧疚,“我知道这些年你在他身边过的也不好,他再娶的那一位让你受了很多委屈,何况最近你又出了这样的事,他对你保护根本不够!妈妈想……”
胡烨自知亏欠女儿太多,只能顺着她的意思。她握着手,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妈不是回来了不去看你,而是不知道怎么面对你,在伯明翰的公司需要来北京做洽谈,我前一阵子一直都在忙这个事情,等到终于能静下心来想想你的时候,已经…和*图*书…”
周嘉鱼讥讽一笑,“是啊,你有时间忙你外国老公的公司,有时间在姥爷的院子里喝茶,怎么可能还有时间来看看一个跟你无关紧要的女儿呢?我不怪你,胡女士,你要知道,你的出现对我来说除了徒增烦恼以外,让我感受不到一点温情。”
“胡女士,真难为你还记得有我这么个女儿,怎么?是在国外混不下去了来投奔姥爷继续过你胡家大小姐的日子?还是荣归故里在我面前炫耀你这一身昂贵不菲和你那个蓝眼睛金头发的丈夫?”
周嘉鱼认得,这盒烟,还是上次王谨骞来的那天晚上,和她一起搬家的时候抽了随手扔在这儿的。
而此时,为了处理投行交易处理系统危机整整熬了一夜王谨骞,心里忽然不安的动了一下。
最近事情一桩压着一桩,学校迟迟没有给她回校念书的消息,去美国留学的那批名额下来了,并没有她,还有昨天和胡女士的见面,种种种种,快要让周嘉鱼险些向这变化无常的生活低头,她闭着眼,早上的阳光开始慢慢从楼角爬了上来,爬到周嘉鱼早起未施粉黛的脸上,衬的她单薄而忧郁。
“饿了吧?都是你爱吃的,看看有没有不合胃口的,可以再点的。”胡烨穿着宝蓝色的羊绒裙,带着上好的翡翠,见到周嘉鱼一脸紧张惶恐。
胡烨年轻的时候跟着一个青梅竹马的朋友去英国创业,做音乐器材生意,后来她在一次英国的上流派对中结识了一个英国大亨,也是她现在的丈夫,这些年生意越做越大,生意的领域开始涉及到建筑和教育,是一个很成功的商业女性。
周嘉鱼讨厌她,但是上天给了她和www•hetushu•com.com胡烨相似的容貌和血缘,让她哪怕心里再恨再疼,也还是忍不住去赴约。
“你现在是以什么立场让我叫你妈?是我五岁那年你头也不回转身就走还是这二十年来你音信全无?”
胡烨诧然。
反正也睡不着了,干脆站在这里清醒清醒,周嘉鱼身上还是穿着那件儿老旧的棉布睡裙,大半个背部裸/露在空气中,她想了想,折回屋里披了件儿黑色的大衣。
周嘉鱼冷冷的抽/回手,“你扔下我走的那一年里,我也很难受。”
“我再说一遍我没有妈!!!!”
“你别提我爸。”周嘉鱼看着胡烨,生硬的甩出一句话。
没人知道她在想什么,但是却能从她安静而空洞的眼神中读出她的落寞和孤独。
周嘉鱼的这话让胡烨经受不住,她几步走过去抓起周嘉鱼的手,死死攥在自己手里。“嘉鱼你不要这么说,妈妈真的很难受……”
这三天,有关周嘉鱼那些猜测和报道渐渐平息,好像不过一夜之间,那些铺天盖地编造出来的事实和对她的辱骂就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引领着舆论方向的另一件事。
具某匿名网友爆出来的一段视频来看,原野在进入海蓝酒店之前身边确实跟着一个女人,并且全程揽着那个女人开了房间。
周嘉鱼知道,这件事之所以自己能这么快的摆脱,是少不了身边朋友和家人的干预的。
都三天了,七十二小时,四千三百二十分钟,周嘉鱼和王谨骞,不曾见过面,也不曾有过一通电话。
烟是木盒精装的黄鹤楼,被深咖啡色纸包着,也不知是怎么,周嘉鱼有一瞬间竟然想起王谨骞叼着烟卷靠在她卧和图书室门口同她讲话的样子,他半眯着眼,淡淡的烟雾从两片嘴唇里吐出来,那模样,性.感又诱人。
砰的一声!!!
所以愤慨正义的网友马上转移视线投到那个女孩的方向去,好像周嘉鱼这个人,这个身份,再什么人去关注了。
“嘉鱼可是你爸爸没有保护好你让你受到了伤害也是事实啊……为什么不肯接受妈妈呢?为什么就不肯跟妈妈回英国呢?”
浓重的烟雾被她毫无防备的吸进肺里,呛得周嘉鱼猛烈的咳嗽起来,原本苍白的脸色也因为咳嗽变得红润起来。
一支烟燃到了尽头,周嘉鱼吐出最后一片白雾心里忽的通透了很多,她想起跟胡烨说过的话,想起王谨骞为自己做过的事,自己指间,口中,全都是熟悉的王谨骞的味道。
看了眼表,才刚刚六点,周嘉鱼烦躁的呼了口气,光着脚去阳台开窗透风。
待适应了最开始那种呛人的辛辣味道,缓过那阵轻微的眩晕感,周嘉鱼站在阳台上看着楼下发呆,动作渐渐变得熟练起来。
“嘉鱼不是你想的那样,妈知道你恨我……”
他这人难养活毛病也多,喜欢的东西就会一直用,从来不随便改,包括烟的牌子。
周嘉鱼受够了这样的精神折磨,也受够了和王谨骞这样的冷战,既然她爱他,为什么要让事情这么僵持不下呢?
一个曾经每晚都躺在身边给自己柔声讲故事的女人,一个每天早上都给自己绑辫子梳头发做早餐的女人,忽然就不见了,而是是一个孩子年幼的时候就让她亲眼目睹一场狠心抛弃和离别,这样的母亲,让周嘉鱼无从原谅。
周嘉鱼停下脚步,一脸淡然。“我是和他吵架了,也确实在冷www.hetushu.com.com战,也许未来我们还会分手,这又怎么样呢?”
一想到周景平书房中胡烨年轻时的照片,周嘉鱼就由衷从心里感到愤怒,为胡烨当年对父亲的背叛,也为了她这么轻率的就对自己身边人和事下决定的自大。
胡烨动容,她该想到的,想到既然敢回来就会有这样的一天,面对女儿的冷言冷语,面对前夫的疏离和坚持。
满桌子的珍馐一箸都没动过,胡烨坐在椅子上,望着周嘉鱼潇洒离开的背影,终于掩面痛哭。
周嘉鱼跟她隔着一个圆桌直径,面对面坐着,没什么表情。“我不饿,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吧。”
是的,她又搬回来了,搬回了自己这栋小小的公寓。
那晚在小四合院不欢而散后,胡烨坚持着第二天要跟周嘉鱼单独出来谈谈。
周嘉鱼仰头慢慢吐出一股烟雾,故意学着王谨骞那样轻轻眯起眼,好像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离他更近一点,才能舒解心中对他疯狂的思念。
屋里跟以前比空旷了很多,以至于一个人呆在这里,总是时不时就会冒出一些冷意。
“相比你当初不负责任头都不回的做法,我爸比你强上百倍。至少他愿意养我,也没因为娶了别人就把我扔到外面去!他做到了一个父亲该承担的所有责任,至于我愿不愿意回周家,那是我自己的事儿,你还没什么资格,在这里,跟我,对周景平指手画脚。”
呼——
只不过那个人不是大家口诛笔伐的原野的初恋情人,而是一个在原野画室打工的美术系在读学生,根据知情人士爆料,原野和这个女学生关系暧/昧行为不检,早就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他婚内出轨的事实,也早就在一年以前就坐实了。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