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南有嘉鱼

作者:长宇宙
南有嘉鱼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六十四章

第六十四章

牛排的酱汁是周嘉鱼最喜欢的黑胡椒,她极为熟门熟路的腓力切成六小块,把中间肉质最柔软鲜嫩的地方留了出来。
王谨骞点头,“吃吧。”
从座位空隙中支出来的两条腿能看出这人个子不矮,一张脸被长头发乱七八糟的盖住了一半,眼睛上带着个黑乎乎的眼罩好像睡的正香,耳朵里一副耳机都已经歪歪扭扭的掉了一个。
王谨骞是航空公司奉为座上宾一样的金卡客户,这次没有预留头等舱的位置已经让这位大主顾受了委屈,于是在餐食上更不得怠慢。
待走远了,她才笑着越过人群跳起来跟王谨骞招了招手,比着口型。
从北京到纽约,航程将近十七个小时,跨越了东八区到西五区的距离。
车厢中有很长一段时间的寂静,王谨骞坐在后排,无意识的将手机屏幕滑开,然后再锁上。
他眼里有笑意,“这话说的多新鲜,在飞机上还能干什么?”
“来过两三次,都是开会,没逛过。”
“我可吃了?”她扬眉跟他确认。
周嘉鱼自知不能在打扰王谨骞了,挥手跟他告别。“你快走吧,我也要回酒店了。”
其二是王谨骞的一件私事,还是他今早来机场的路上让江衡去办的。
因为峰会事关投行下半年的商业洽谈,也没时间计较那么多。
两个人维持了这种平静友好的交流模式大概能有一个小时,大多数时间都是周嘉鱼问王谨骞回答,偶尔王谨骞也跟她打听一些自己不在的时候家里发生的事情。
这一动,她身上盖着的外套顺势从她的肩膀滑倒了膝盖上。
与王谨骞共事一场,江衡很多的行事手段很大一部分都是从王谨骞那里学来的,对于这个虽然比自己只年长两岁的老板,小伙子头一回露出了些公事公办以外的情绪。
可是饶有兴致的瞧了几眼,王谨骞才恍然大悟,他之所以这么一而再再而三的往这人身上看,是因为他觉得这姑和*图*书娘像他认识的一个人。
“直接给她换一辆新的吧。”
王谨骞是临时决定要走的,日期比他机票上订好的整整提前了五天,他什么事都喜欢不拖泥带水,就是走,也走的轻装简行。除了带走和他当时一同赴京的美国团队之外,他什么也没拿。
江衡心里有数了,朝着王谨骞打保证。“您放心,一定办好。”
两个人离得近,晚餐时间大家都在轻声聊天交谈,机舱中气氛倒也不沉闷。周嘉鱼的身后是一对英国夫妇,正在飞快的用伦敦腔说着什么。
可是不知道怎么,看着看着,目光却总是心不在焉的往身旁睡着的女人身上搭,那人自他上飞机到现在始终没醒过,连带着几次轻微的气流颠簸她都没半点反应,一颗脑袋随着动作很不舒服的歪到了过道那一侧,看得出来好像真的挺累。
睡了几个小时,肚子里空空的。周嘉鱼饿坏了,她小心的打开餐盒想吃点东西,看到锡纸里包着鳗鱼饭的时候很轻很轻的蹙了下眉。
“滚回去吧,交代给你的事情别忘了。”
江衡一愣,虽然不知道王谨骞是和谁的车肇事,还是觉得王谨骞太过大度了些。“那要通告保险公司追究对方责任吗?”
飞机落在伦敦希思罗机场的时候,是当地晚七点。
周嘉鱼挑衅似的把腿伸直,弯了两下。“好着呢,早没事儿了!”
王谨骞心里寻思着这姑娘的心可真够大的,就这睡相,这架势,保不齐到了伦敦让人给扛走了都不知道。
王谨骞沉默半晌,“不用,所有费用走我私人帐户。”
连很多美国那边能用到的生活必需品,都是给了门禁授权让江衡去他自己公寓整理好空运回去的,这是其一。
“你知道今天兑英镑的汇率是多少吗?”
王谨骞在键盘上噼里啪啦的敲了一大串数据,半晌才把屏幕合上,扭头好整以暇的看周嘉鱼。
机场有甜美的空和-图-书姐提示飞往美国纽约的乘客登机,王谨骞随着头等舱几位客人在地勤的引导下上机,江衡站在安检外目送他走,这位年轻的执行官先生一人一箱,穿着黑色大衣的背影在众多来往的闸口中,孤独而挺拔。
“10.357”
周嘉鱼睡饱了吃饱了,话也变的多了起来,两人开始一问一答的模式。
王谨骞站在原地,望着周嘉鱼费力将行李扛到出租车后备箱的样子,想起她在飞机上刚睡醒时双眼明显哭过的红肿,心里忽然觉得有丝,怅然若失。
他还记得给她接回来的时候,她一个人夹着拐杖,单只腿缠满了纱布一蹦一蹦的样子。
一幕一幕回溯眼前,王谨骞迟疑,究竟,到底是从什么时候,他开始对周嘉鱼这个人,动了心呢?
巨大的引擎声拔地而起,王谨骞空洞的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天空,记忆开始变的无限遥远。
一说起账户的事江衡想起来了,“王总,上个月公司帮您还信用卡,您有一张visa卡好像不在您本人手里,是否要挂失?”
王谨骞摇头,“不,直接回纽约了。”
周嘉鱼第一反应是遇上揩油的了,她一惊一乍,王谨骞低头专心的看着电脑,轻声问她。
“不要,让财务每月按时还款,卡没丢。”
王谨骞言简意赅,“去开会。”
这场峰会对于投行来说是很重要的一个发展契机,待飞机起飞后王谨骞便拿出随身带的电脑认真查看起与会人员的资料来。
“嗯?”他茫然转头,还没等反应,嘴里就被周嘉鱼用叉子塞了一块牛排进去。
他的位置靠窗,三人排的位置上空荡荡的只有过道边上睡了一个人。
他身边只有一个江衡来送,走的无声无息,不被外人知晓。
“你在这里干什么?”
“泰晤士北岸,威斯敏斯特教堂。”
周嘉鱼指了指行李舱里放着的大提琴,老老实实的回答。“去伦敦音乐学院考演和-图-书奏级的资格证。”
看着这个一身商务装神色淡定的男人,她感觉自己舌头都打结了。“王谨骞?!”
准确的说,是一个女人。
如果说通过外貌身形可能认错人,但是这只铂金手圈绝对是证明周嘉鱼最好的东西。
王谨骞告诉了江衡一个地址,“车停在那个小区的楼下,你找人记得拖回来返场去修。”
“上次你送我回来都没来得及谢你你就走了,后来问愿愿他们都说你很忙,就没敢打扰你。你开完会还回来吗?”
周嘉鱼眼中的期待有一瞬间的熄灭,王谨骞察觉到她的沉默,故意找话题逗她开口。“腿好利索了吗?用不着拄拐了?”
“你去干什么?”
在王谨骞的印象里里,好像周嘉鱼很小的时候手上就有这么个圈子,那手环王谨骞听大家私下里说起过,是周嘉鱼妈妈走的时候给她留下的唯一物件,她小时候带着手腕细,圈子上总是缠着厚厚的红线,这么多年过去了,铂金的颜色虽然不如当年一样明亮,但是那一圈圈的红线和上面的纹路总是不会错的。
王谨骞不是一个小气的男人,就是分开了,他也不想让周嘉鱼失去这些生活最基本的保障,哪怕她并不需要。
目光渐渐下移,从她灰色帽衫中伸出来的那只素白纤瘦的手上赫然带着一只铂金圈子。
王谨骞笑了,拎过江衡手里的随身小箱子把人赶走。
王谨骞眉头剧烈一跳,这人,可不正是周嘉鱼么。
周嘉鱼忽然叫了一声他的名字。“王谨骞!”
“王总,您……还回来吗?”江衡去给王谨骞办托运行李,站在闸口,踟蹰问道。
王谨骞向来对飞机餐不感兴趣,见着周嘉鱼的好胃口只觉得这姑娘倒是好养活,一碗白饭都能吃的那么欢快,当下就把自己的东西全都推过去给她。
周嘉鱼醒过来的时候,正是飞机上发放晚餐的时间。
“我走啦!!”
这是自两年前王谨骞把断和图书了腿的周嘉鱼从上海接回来之后,第一次见面。
投行一早就有人派了司机来接王谨骞,同行的还有他的首席助理莫妮卡。
王谨骞还是走了。
被这么生猛的塞了一块连看都没看清的东西进去,要换了别人王谨骞早发飙了,可是看着周嘉鱼笑的一脸没心没肺和她弯起来的眼睛,王谨骞僵硬的,慢慢的,就这么把嘴里的牛排给咽下去了。
那个时候的周嘉鱼在面对王谨骞的时候,是大方不拘小节的,她大快朵颐解决掉半盒白饭又吃了沙拉,然后把目光盯到了王谨骞的晚餐上。
他不知道和周嘉鱼的这段恋情里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竟然会让两个人走到现在这番地步。
出于礼貌或者是嫌弃,王谨骞小心翼翼让过女人的两条腿,无声的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她问的理直气壮莫名其妙。
那是一年前一次飞往伦敦的航班,王谨骞在投行香港的分部需要赶过去参加一个很重要的峰会,飞机是从北京联航过来的,助理赶在飞机起飞的一个小时前帮他订到了机票,相对恶劣的是,做惯了头等舱的王谨骞先生这次只能名额有限的挤在了经济舱里。
他上飞机的时候,已经有笑容可掬的空姐站在舱门旁等他为他引至座位上,飞机上很多乘客都在睡觉,机舱中的空气和环境皆让坐惯了商务舱的王谨骞轻微的皱起眉。
这一觉睡的人神清气爽,她戴着眼罩也不急着掀开,倒是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
王谨骞身后的助理和司机都在等,似乎有什么着急的事情。周嘉鱼不喜欢给别人添麻烦,从王谨骞手里抢过行李箱往出租车候车站跑了好几步。
“我是第一次来英国,出了机场转一辆大巴能直接坐地铁去考试中心,你呢?”
“睡醒了?”
不管是出于朋友的立场也好还是处于熟识多年的情分也好,王谨骞觉得,既然碰上了,就不能再装作不认识让周嘉鱼睡的这么……肆无https://www•hetushu•com•com忌惮了。
这是一个多雨多雾的城市,王谨骞没有行李,但是他还是陪着周嘉鱼等箱子,两人一起走出航站楼。
江衡诧异,“对方的车也要修?”
尽管其中一个还是在熟睡的情况下。
走的那一天恰逢是周六,时值长假期,机场人来人往,异常喧嚣。
周嘉鱼肩上背着大琴盒,还带着一个二十九寸的箱子,王谨骞不同意,坚持要送她去酒店。
头顶一架又一架的飞机呼啸而过,王谨骞拍了拍江衡的肩,不置可否。“美国那边会派新的代理执行人过来,你们务必配合。”
周嘉鱼大脑有几秒钟的迟钝。
虽然是在飞机上,好歹也算是他乡遇故知,周嘉鱼心情很好,她把身上盖着的大衣拿起来,有点不好意思。
应该是那次英国的偶遇吧?对,就是那次。
江衡追问,“是代理执行人,不是执行人?”
进口的鹅肝和牛排,上了年份的红酒,连水果都是和其他乘客不一样的。
周嘉鱼懵了,压根就没想到会在这样的场合遇上他。等空姐推着餐车发好了餐食,周嘉鱼才后知后觉的问他。“你也去英国?”
她的头不知什么时候枕在了旁边人的肩上,头发顺从的别在耳后,身上盖着的根本就不是飞机上的薄毯,而是一件质地剪裁都上乘的黑色大衣。
说是他自欺欺人也好,说是他尚有余情未了也好,总之,王谨骞从来就没想过,在财产上和她分的太清。或者说,他巴不得,永远都不要分清。
“你知道大本钟在哪儿吗?走得急我都还没来得及做攻略。”
周嘉鱼歪着头,想着这空姐真好,知道睡着了还给人盖上毯子,她慢吞吞的拿了眼罩,眯着眼,待适应了机舱的灯光后,吓了一跳。
周嘉鱼盯着那块牛排炯炯有神,好似自言自语。“为什么你可以吃的那么多?”
周嘉鱼咯咯笑,大大咧咧用手指给他擦掉嘴边的酱汁。“最好的一块留给你啦,吃不了别浪费嘛!”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