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一整个宇宙,换一颗红豆

作者:顾锦妍
一整个宇宙,换一颗红豆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Part 8

Part 8

说分手的人是我没错,但不承认和我分手了,又和让我跟你分手的诱因卿卿我我的人,明明是你。
宋晴汐,你去申请好人卡吧——每次见到曾庭和刘姿羽在一起,我就这么对自己说。
“九死一生?是说你第十次恋爱的故事吗?”小澈眨眨眼,双手托腮,给钟慎言一个要多甜腻有多甜腻的笑容,“可是钟慎言你起码恋爱过八十次了吧?”
不戳我心窝他活不下去么!我在心里默默地把钟慎言掀翻在地,然后再踏上两脚:“跟你比起来差远了。你疗伤的那个行云流水快速简单,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每次遇见他,或者他们时,他看着我的样子就仿佛是我劈腿逃跑遗弃了他,透着那么一点受伤感。
话语里没有忐忑的等待宣判的气息,尾音微微上扬,在感知里划出一个完美的表示正确的符号。
“曾庭你是精神错乱了还是中毒了?”
但心里,真的就安稳了。
等着我的居然是曾庭。暗淡的光线里我看不清他的表情,只感觉到,他的声音,有着小小的颤抖。
是真的。要喜欢上谁,要觉得谁是能够相敬如宾的一起走下去,其实是很容易的事情。唯一的问题只是,能不能把喜欢变成爱,爱得深还是爱得浅,心里那个影子,会存在五十年还是一百年。
“不知道。也许真的有可能。”我想了想,回答。朋友就是朋友,面对钟慎言,总觉得那些埋在心里掐住呼吸的心事,都能简单直接的表达出来。
是的,我知道的。
可是我能怎么办。我都已经说了分手了。
“其实如果柯雨辰真的坚持不懈地等着你,你会不会和他在一起?”钟慎言问。
那些隐密的不安,害怕失去的小心翼翼,都慢慢的,慢慢被幸福替代。
莉香说,“就要跟你分别了,也许有点儿难过,不管怎么样,总希望与你在相同的季节,相同的道路上走下去,爱下去。”
记住那些细微的,在心间流转的温度和光影,那些小小的揪一下,又放开,酸酸涩涩的情绪。
“喂,有你这样对男朋友的么。”曾庭一脸受伤的表情。
说分手的人是我没错,但根本没有摆出积极的姿态挽留的人,明明是你。
“调查你的手机号码有多难啊。我不过是做个顺水人情。”钟慎言打开我的手,完全没有愧疚感,“他短信你了?说什么?”
“那就让现在的我用一辈子来弥补好了。”侧过头,他敏锐地捕捉到了我话语里浅淡的任性语气,脸上泛出了一贯的掌握着整个局面的笑容:“现在在你面前的我,是升级版的,很理想的,可以让你重新评估然后给出高分的曾庭。”
莉香说,“我想能让完治主动约我,这一辈子也没有几回。如果不等到你来,晚上做梦会碰见遗憾鬼的。”
因为我喜欢你,所以我有底线。
“如果我答应你,我都能做到呢?”
或者,如果一直都没有得偿所愿和他在一起,也许我反而不会这么清晰地看见自己。
但此刻,我并不觉得这幅景象有多么孤单,反而比较偏向热闹。
废话,没精神是正常的。
孤独的我要推开一扇门,扮演一个其实不属于我的角色,目的是让另一个女生变得孤独。
唯一错误的,大概是她喜欢上一个不喜欢她的人。就像我喜欢的那个人不喜欢我一样。
我本来以为他看中了我们班的哪个女生,但是他只字不提其他人,话题一直围绕着曾庭打转:“曾庭昨天放学的时候,特有诗意地站在走廊上,看着夕阳,对我说,‘宋晴汐已经再也不会理我了吧?’语气非常真挚哀伤,我不得不承认,他对你肯定是有感情的。”
知道我要去柯雨辰的学校玩两天,他拍着桌子,几乎是在对我咆哮:“宋晴汐你疯了吧你?”
我的难过不只你又伤了我 还有你变得这样擅长认错
“谁说的?证据在哪里?”即使承认曾庭的智慧和洞察力,但仍然,仍然,仍然下意识地就想要不予承认,想要逃离。
“钟慎言让我告诉你,‘这个世界上是有友情的’。”
但如果没有和他短暂的重叠,然后离开,也许就不会找到那个最正确的方向。
“喂,谁准你说这么肉麻的话的?”
明明最后留下来的只有必须拼命忘记的回忆,就请不要露出那么寂寞的眼神,请不要让我怀抱期望,请你什么都不要做。
“怕?”
怔怔地站在门口很久,我真的不想推开那扇门。可是钟慎言像是知道我的迟疑一样,干脆拨打了我的电话。
“你脸上的信息量就已经太多了,看得人好烦躁,对白什么的真的就不需要了。”我语气柔软温和,但内涵绝对很冰冷。
“就是柯雨辰在才需要担心吧?没有知识你也要有常识好不好!柯雨辰喜欢你你知道吧?你去找他这算怎么回事?”
所以,我宁愿把那些爱,封闭在心里,即使它凌迟一般的,从心里最深处切割出血肉模糊,试图逃出来呼吸。
一直被过去牵制是没有办法幸福的。纵使再舍不得,再艰难,再残酷,那也是,不得不做出的割舍,不是么。
“不知道你说什么。”
就像即将进站的列车,忽然在非常接近终点的时候停在了原地。我强作镇定的守着一个心知肚明的秘密,和他视线交错的时候,连和*图*书呼吸都有不同的频率。对视里有旁人也许不太能注意,但自己和对方都一清二楚的慌乱,无法计数的上演。
就算没有分手,那些我曾经自欺欺人的以为不正视就不存在的问题、差距、感觉,和在意,也依旧横亘在我们之间。所以,即使太过于笃定彼此仍然在意这样的感觉,也无法干脆地,给出一个结果。
“你说要分手以后,我每天都在想,你只是在赌气吧,不是真的分手吧?和以前一样,就算出现什么状况,你也不会真的扔掉我,我只要去见你,就可以让一切重新开始吧?你能了解我这种心情么?”
钟慎言完全没有分心,仍旧锁定我,目光如炬。
莉香说,“所谓恋爱,只要参加了就是有意义的,即使是没有结局。当你喜欢上一个人的那一霎,是永远都不会消失的。这都将会变成你活下去的勇气,而且会变成你在黑暗中的一线曙光。”
“姚小澈,虽然你最近老装少女,我还是不会觉得你可爱的。”
“宋晴汐,你来了。”
“宋晴汐,你最大的优点和问题就是,你太爱逞强。结果最辛苦的还不是你自己?”
“中毒了。中了叫做宋晴汐的毒。你也别和自己拔河了。”他脸上是笃定的神情,“明明就一直都不想和我分手。”
以前那些记忆都埋起来好了,因为我们没有以后,不是么。
“不好意思,您贵姓?”我真的是怒极反笑了。
我能感觉到周围的人都用惊讶的目光看着曾庭,其中大概不乏平时就对他有仰慕感觉的女生。
所以,宋晴汐,放弃无谓的抵抗,安静的待在这里好了。
我也没有预料到他能通过钟慎言把我骗到这里,没有预料到他会在意我和柯雨辰的关系,更没有预料到的是,他是真的,不要和我分手。
我还是那个冲动的、不会转弯的、自以为是的、擅自决定一切的宋晴汐,我并没有变成一个能够符合我以为的,配得起曾庭的人,为什么他会不愿意顺水推舟地离开呢?
严格说起来,学校并不是一个多么大的地方,会遇见不太想遇见的人的几率,真的也还满高的。
人的心情为什么会转变得,这么迅速呢。
是个不错的提议。柯雨辰的大学离我们城市并不太远,周六周日来回,并不匆忙。
“我来和我的爱情面对面。”
“你表白也表白过了,我表白也表白过了,你别想不对我负责任。反正我要对你负责的。”
我也并没有说违心的话,我讨厌他。讨厌那个说喜欢我的他。讨厌明明就是在身边,也让我每一刻更加害怕会失去的他。讨厌那么被人欢迎的他。讨厌被刘姿羽喜欢上的他。 讨厌一直任由我任性的和他离得越来越遥远的他。
“你真的要去?”钟慎言看着我。
“你看过《小王子》吗?”他说,“《小王子》里写,‘如果你爱上了一颗星星上的一朵花,你在夜里看着天空,就好像所有的星星上都开着花。当你望着天空,我在其中一颗星星上对你笑,那么对你来说,就好像满天的星星都在笑。只有你一个人能看见。’这就像你的宇宙,只是因为某一个人而有了完全不同的意义一样。”
真的能确定,确实结束了么?即使痛到无法控制的颤抖,也仍然没法,忘记你,在心里模糊掉你。再怎么吵过闹过失望过,再如何下定决心,也还是离不开走不掉。大概是因为,爱就是爱吧。
“所以你会忘记曾庭?”钟慎言追问,“真的?”
“也是,反正看你这疗伤的熟练程度,也不是第一次了。”
“对不起有什么用。”我小声说:“我告诉你,你欠我的,一句对不起是不能弥补的,你一辈子都是不能弥补的。”
大概我呆滞太久了,他走到我站立的门边,伸出手,绕过我的右手边,按下了墙上的按键。整个房间瞬间明亮起来,照得我的疑惑和飘忽感,更加具体。
我听到周围窃窃私语的声音——源于对“曾庭”和对“年级前十”、“班长”这样的身份和“恋爱”,以及“宋晴汐”的搭配不太协调的真实感觉。
“要不要来我们学校玩?”新晋大学生柯雨辰说,“我们学校的环境真的很不错,我可是很期待你继续做我的学妹的。”
真的,我相信,你很容易很轻易,很快很简单,就会忘记掉。
好在现代社会,通讯发达。我逐渐养成了一看到曾庭和刘姿羽同行,就拨通柯雨辰的电话的习惯。虽然明知道这样其实根本就是逃避,还会给柯雨辰造成困扰,但是,这一点小小的任性和依赖,即使知道不太应该,也没有办法彻底放开。
“你下下周才去,这周周末或者周日抽给我,友情嘛,你懂的。最后一次,拜托了拜托了。”
说什么……只是短短一行——你真的决定要分手?
不知道,至少不会失望,我是这么决定的。就把自己封闭起来,把感情封闭起来,结成一个茧好了。
我,和那些过往。
“好好好,我走我走。”他站起来,“本来还想跟你们分享一下我九死一生的爱情故事的,看来你们是没参与了解的福气了。”
记住和你牵手的温度,心跳的频率,记住站在海边想念你的心情,记住远远凝视你感觉到的悸动,记住你和别人并肩行走相视微笑时心里感知的疼痛,记住你说“和*图*书喜欢你”时无法呼吸的震撼和狂喜,记住你温柔的拥抱,记住你的手宠溺地经过我的发,记住你微微低头我微微踮脚的完美距离,记住逐渐思考逐渐明了的过程。
“什么?”
收到曾庭的短信的瞬间,我直接掐住了钟慎言的喉咙:“你为什么要把我的新号码告诉他?!”
咬咬唇,闭上眼深呼吸,再睁开眼,伸出手,虽然并不是基督徒,但我心里默念着“主啊,请宽恕我的罪”。
明明是没有和曾庭在一起之前习惯的每一天一样,可是总觉得哪里出了问题,让心里的感觉变得不一样。生命里没有曾庭的日子,分明比曾庭出现的时间多很多,但是他出现过,然后不见了,时间,还有心,就平白的空洞起来。
我怔住了。
然后得到回应——为什么?
“和我对白很有趣的,你试试看。”
已经不想去探究后果,也不想知道我们最终到底面对的是分手,还是不分手。只是很清楚的知道,只有他,只是他。
这并不需要多么敏锐的感觉。
可恶的人不在,我当然只能株连同党:“曾庭,你到底来干吗啊?”
本来可去可不去的,被他们这么一搅和,我居然平生了一种非去不可的悲壮感。
“宋晴汐,我觉得曾庭现在已经知道怎么打电话也找不到对方的感受了。”
这是一个事实,他用的是陈述句。所以我不打算回答,把视线落在课桌的左上角,脸上没有表情。
他带着意味深长的目光:“我知道,你知道的。”
“我只是忘记换了。”被说中心事,我恼羞成怒地抢回手机,“我马上换掉。”
“我很害怕,距离太遥远,你真的会这样离开我。因为我比谁都清楚宋晴汐有着怎样的专注,所以我比谁都害怕你的专注转移开去,就会变成我再也抢不回来的认真。”
“如果是因为我没有正式地说,我喜欢你,那么现在我正式告诉你,宋晴汐,我爱你。”他的手指动作缓慢,施加的力度却不容抗拒,扶起我的下颚,让视线交错,“所以我不接受你说的分手,我也不准你去柯雨辰身边。”
“怎么,你男朋友妒忌我们?”钟慎言和小澈抬着杠,“不过曾庭已经开始来跟我探讨人生的真谛宇宙的奥秘这种问题了,你说他好不好?”
能做到么?不是已经开始这样做了么。
迷幻的气息持续着萦绕弥漫,甜蜜的张力绑架了理智。
切。钟慎言和曾庭,那是一个概念的物种么。再说了,电影只有两个多小时,所以电影都很美,而人生,实在太长。
认真说起来,曾经,也并没有多少的缠绵悱恻。所以我也没有想到,曾庭会冲到文科班来,亲眼确认我坐在属于我的新位置上,带着一脸不可置信,兼夹着受伤的眼神。
按下接通键,他果然在手机那边嚷:“宋晴汐你到了没有啊?”
拿他没办法,我抬头,给他一个甜腻到不行的笑容:“并没有哟,钟少爷~我只是单纯的不想和你产生对白。”
而你又怎么能这么理所当然地用“男朋友”的姿态,说出这样的话?
“我等了这么久,你都不回来跟我说我们和好吧,我真的害怕了。”
就像赤名莉香,最后也没有和永尾完治在一起。
“喂,又cos你的真爱?钟慎言你造孽不要太多好不好,我不想帮你啦,我才不要陪着你下地狱呢。”我哀嚎。
哪里才会有离开你的出口 可是我离开以后 能往哪里走
分明是伸出手就能握住的氛围,踏前一步就能让距离归零的相处,但就是尴尬,羞怯,无法自然自在。
“时间地点定好了我通知你。”他完全不理睬我的抗议。
“干吗?”
柯雨辰很好。他不会看重另外一个“朋友”超过看重我,他不会让我一直等着他而没有尽头,他不会让我喜欢他到远远超过他喜欢我。
“不需要你觉得。再见。”小澈挥挥手,示意好走不送。
“宋晴汐,你知道么,你脸上就写了四个字——痛不欲生。”钟慎言这厮,趁我思考,居然伸出手指,戳我脸颊。
我只能一再对自己说,会过去的。不到一年,倒数两百多天,这一切就会逐渐淡去,忘记,像是船过水无痕,变成同学聚会时都不太会被提起的玩笑趣事,甚至可以拿出来和以后的伴侣分享。
现在不是逃跑的时候。如果逃跑的话,幸福这件事情,就真的会化成乌有,对不对。
曾庭再也没有回应。
埋头写着功课的小澈几乎没被钟慎言突如其来的拍桌吓死:“看起来你疯得比较厉害!”
“没办法,曾庭同学说,明明就是和以前每一天都一样的生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少了宋晴汐,就觉得好空洞,喂宋晴汐,你觉得你最近的人生空洞么?无聊么?”
“我说了,‘分手’不应该由你一个人来决定,你记得吧?”他没有打算放过我的沉默,这次用了疑问句。
帮就帮吧,能互相背黑锅,才是兄弟嘛。
果然,一旦朋友变成了你的对手,就是最可怕的敌人——把我讽刺他的话原封不动地通过曾庭还给我,太可恶了。
错了,我不是“曾经”非常喜欢,而是现在还是非常喜欢你,但是,能不能不要再提起从前了?
发送,成功。
“小美女,怎么样?情绪很低落啊?和_图_书”钟慎言锲而不舍地打扰我。
唯一的概念,就像时光往回穿越150亿光年,回到最初的那个奇点,我曾经相信,宇宙之所以会从奇点开始轰烈地爆炸,扩充绵延至无限,衍生出银河系,给予我们生存的地球,都只是为了我和曾庭的相遇。这是宇宙之所以存在,对我,唯一的意义。
虽然我确定曾庭对我,是有着和对别人不一样的情感和关注。
耳朵贴着的胸口里跳动的心声,像是最深沉的承诺。
我继续看杂志,屏蔽他们的对谈。曾庭好不好什么的,我才不想知道。
“多好,我训练了一个好男人,送给别人去享受,我很伟大吧。”
我是不是幻听了?
即使是不堪一击的,只不过是单纯的一个姿态的茧,也已经用尽了所有的隐忍和理智。一层一层包裹住,封存掉穿越时光的回忆,封存掉曾经说过似是而非却不能忘记的“喜欢”话语的那个人。
这个世界上的事情,并不是一加一就是二这么朴素,也不是除了黑就是白这么分明。
“我要考虑一下,再决定给不给你机会翻案。”
曾庭说他终于懂得我的感情,他自己的感情,他错了,我们根本是自欺欺人。他永远都不会明白。而我,却又太过于明白了。
“对着你我笑不出来。”
“你想聊,就聊吧。”我叹口气,心里的情绪是这辈子最复杂的一次,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去区分,也只好一直地瞪着曾庭,我相信,我眼神里的复杂意味,像是连绵的乌云。
所以你看,多么伟大的我,给不了他天空,就干脆地放他自由的飞翔。虽然他不像钟慎言,以在花丛中飞舞为爱好。
说分手的人是我没错,但根本没有摆出积极的姿态挽留的人,明明是你。
实在忍不住想要飙脏话的冲动——钟慎言真是要死了,搞搞清楚好不好他半个青梅竹马小学四年级就开始同桌的cos过他N次女朋友帮他挡了无数烂桃花的人是我,是宋晴汐,不是曾庭!
我的身体,根本不在自己神经的控制范围内了,只能够怔怔地看着近在咫尺的曾庭。
是的,我见不到他很难过,看到他失落的样子很不忍,看着他全心去意寻找自己有一些开心,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流露那么寂寞的样子很心痛。
“你只要打扮得淑女点在某个时间地点出现就好,很简单的。”
曾庭看着我,声音不大,但能感觉到肯定:“那我说我自己。我知道失恋会痛,可是我没想到会痛到这个程度。”
他的态度恢复了以往的强势,伸出的手透着无比的坚定,压迫力十足,我也只好拿出手机。他接过,按亮了屏幕,然后笑得春暖花开:“你看,你手机的待机画面仍然是我,你还要说你不喜欢我了么?”
莉香说,“我很珍惜爱过你的一切回忆,爱过你的回忆,被你爱过的回忆。”
“再盯着屏幕看,它也不会开出一朵花来。”钟慎言这厮,明明是在理科班,和曾庭做相亲相爱的同学的,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喜欢一下课就窜到我们文科班的教室里来闲晃。
我知道转身就是整个世界,但是,我只要你。
高三开始的第一天,新的教室,新的环境,新的座位,我想我也应该有新的心情。
我装作没听到他的话,视线胶着在手里的杂志上。别人的悱恻缠绵的爱情故事看着总有些许的共鸣,在别人的故事里感觉自己的感情也是排遣郁闷的好方式。
待机的画面,居然是我。
“什么男朋友,顶多算前男友好不好。”
至少,对于他,一定会是这样的。
小澈大概结束了和陆文的课间感情交流,走回了教室,切入我和钟慎言的无聊对白之间:“晴汐你真的很没有精神,没事吧?”
“算你有良心。”
我侧头,看向教室窗外。风安静的经过夏日时光,路的两侧,细碎的不知名的花,开了一星半点。
不需要太多智商,我也能马上就想到,我被钟慎言卖了。
就像我终于看清楚了,我和曾庭,我们只是遇见了,然后分开了,不是什么值得大喊大叫的事情,只是那些时间变得空白了而已。
我不是去柯雨辰身边好不好……
“她才不甘心。”钟慎言弯起手指,敲敲桌子,吸引我的注意力,“别逞强。很喜欢呢,就去把人抓回来,要知道像我和曾庭这种小白脸,很抢手的,电影里都这么演。”
“我去洗脸可以了吧!”
“是不是连理由都懒得给我?”曾庭看着我,我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对你来说,柯雨辰就那么好?”
慢慢的擦去我脸上的水痕的手,透着小心翼翼的温柔,我闭上了眼睛。
“说起来,曾庭最近好不好?”小澈看着钟慎言,“听说你最近和他关系突飞猛进,哥俩好到缠绵哇?”
偶尔也会兴起拉个男生充当新男友,来表示“我也是有春天的”的幼稚斗气念头,不过柯雨辰不在,实践起来还是很有难度的。
我瞪着他,而他看着我,用异常认真的表情。
《小王子》。
可是,我是会一直记住的。
更让我觉得“这到底算什么啊”的,是曾庭的话——
当做散心也是不错的选择。不是有那么多人走遍天涯为了治疗感情的伤口嘛,一定有效。
《东京爱情故事》是一部非常非常非常有年代的日剧了。但是小澈把它推荐给我之后,我就和图书一直一直的爱着它。
换掉了手机号码,所以无法知道暑假里曾庭有没有找我。
我推开了那扇门。
“姑且相信你一次。”我伸出手,揉乱了他的头发。
空气仿佛被施予了凝滞的魔法,整个世界的光被他挡住一部分,我的视界不那么明亮,光线半明半昧,不锐利又不黯淡,奇异的有着安心感。他的手指缓慢地收回,降落在他的胸腔,他的声音低到近乎雪花飘落在樱花瓣上的轻缓:“还有,这里。”
双手合十举过头顶的钟慎言,还真的透着那么几丝可怜。
“柯雨辰有什么地方让你放不下?即使和我在一起你也心不在焉,接到他电话的时候却神采飞扬得不得了,说要分手,然后去他那里看他,宋晴汐你不是曾经非常喜欢我么?为什么现在觉得柯雨辰比我重要?”
现在这样,算什么啊?
如果曾庭是小王子,那么我只是那只被爱驯养的狐狸,他爱着的,只有他花园里那朵玫瑰。
“什么怎么回事?”我才不会被钟慎言的气势吓到呢,问心无愧就是这么简单,“钟慎言你的思想能不能不要那么复杂,什么柯雨辰喜欢我,那都是过去多久的事情了?我要是一个这么有魅力让人喜欢上就不会改变的人,我倒不会失恋了对吧?”
我看着钟慎言,再看看教室门口。“拜托你离开我们班吧,烦死了。”
我没有再给他那种我擅长的,以友情感为主打的浮在表面的笑容,而是正正经经态度明确的坦然和他对视,然后移开目光。
什么世道啊,朋友一个两个都不盲目地爱着我了。老天爷你为什么要如此露骨的妒忌我?我都没有男朋友妒忌个鬼啊!
面对曾庭的时候,一直都有很多我没有预料到的部分。
没有回应才是对的。
但是我想像她一样勇敢,爱的时候全力以赴地去爱,该离开的时候,也诚恳地面对自己的心,自己的感情。
“笨蛋。”我看着他,他的笑容又傻又满的几乎要从脸上溢出来了,真难看啊。
“现在想想,我从来没有从你的角度想过。即使你真的确定,我们确实结束了,我也还是想要对你说一句,对不起。”
但是钟慎言显然不这么想。
看向我的钟慎言的眼睛里,有着星星一样的光芒:“你真的能做到?”
“好吧……虽然我是不觉得柯雨辰会对你做什么……但是要不要我们陪你一起去?”小澈说。
“他当然很好。就算在做很重要的事情,他也会接我电话,会马上回复我的短信,他从来不会比我先挂电话。”我一字一句说。
呐,你,真的会一直一直的陪着我,对吧。
“旅行散心而已,你不需要这么激动吧?”我转着笔,漫不经心,“有柯雨辰在,你担心什么啊你。”
这家伙,最擅长的就是死缠烂打的撒娇了,真过分。
此刻我只想找一个出口 逃离这混乱荒谬 爱不爱改天再说
灯光并不明亮的包厢,让我的瞳孔花了几秒钟,才终于变得适应视差,看清了环境。
而你又怎么能这么理所当然地用“男朋友”的姿态,说出这样的话?
怔怔地看着慢慢靠近过来的曾庭,我身体僵硬,失去了所有力气,心脏收缩的感受强烈到呼吸都几乎停滞掉。直到他的唇柔软的经过脸颊,停留在唇角,仍然无法动弹,无法呼吸。只能睁大眼睛看着他的眼睛,涩涩地感觉到泪水往眼眶汹涌,温热的呼吸在皮肤上铺陈出细微的温柔,感觉到属于他的熟悉气息。
倒是曾庭,仍然是一直以来在什么场合也保持着自我的态度:“虽然你生气的样子也很可爱,可是我还是比较喜欢看你笑。”
她做错了什么?
就像现在。
“拜托,你们那种超级名牌大学,不适合我。”
“并不是,我只是觉得好累,我配不上你,这件事情,其实你一开始就感觉到了,对吧?” 我淡淡地笑,“真的,相信我,你很容易就会忘记我的。”
怎么会不了解呢。自己知道是不会发生的,是等不到的,可是还是会常常盯着手机,想你会不会打电话给我,会不会忽然来找到我。所以。怎么会不了解呢。
“真不知道以前那个元气满点精神矍铄吵得死人的宋晴汐去了哪个空间。”钟慎言对小澈说。
我没有莉香那么完美,对爱情的态度自然、坦率而倔强,她认定了自己的爱,就算失望灰心,还是竭尽全力,诚恳付出。即使受伤,也用微笑掩饰自己而不想要给喜欢的人增加压力和麻烦。
“你甘心?”小澈问。
“你们真有追求。”小澈大笑起来。
柯雨辰真是一个超级好朋友。不管在任何时候,他都会接我的电话,不管我是无边无际地跟他鬼扯,还是很认真地说心里的难过,他都会好好地听,然后给我安慰和回应。
“你管我。”
“哎呀,你看大家这么熟,就无所谓虚伪啦。”我挥开他试图拿走我杂志的爪子。
“你真的要去见柯雨辰?即使我让你不要去?”
唯一的那一个他。
黑白之间,有那么多深深浅浅的灰色。被困在这些灰色里的人,是不是总有一天,能找到出口?
“两位同学,是这样的,这个世界是有友情的。”我尽量以诚恳的姿态进行着讽刺这件事情。
真的,别人都很好,其实全世界每个人都很好hetushu.com.com。但再好的人,都不是他。
“有友情?好,那你帮我个忙。”钟慎言说。
说分手的人是我没错,但不管不顾不追究不在意的人,明明是你。
据说一个人的时候感觉到的孤单只是寂寞,在人群里热闹中的感觉到孤单才是真正的孤独。所以我是孤独的。
“我知道自己很痛,然后我想到,你也是一样的,原来你一直以来,就因为我而感觉到这样的疼痛,而且,时间那么久。”
他也感觉到了周围的明显意味深长的目光,然后以他日常的,冷静沉稳的姿态,完全的无视掉:“你换了手机号码。”
莉香和完治相遇,她爱上了完治,那么坦白地想要和完治在一起,那么竭尽全力地去爱,那么温柔地离开。
我长长地叹了口气:“说吧,你给了钟慎言多少钱?”
“我说过吧?我喜欢你。”曾庭伸出手,“把你手机给我。”
“怕,当然怕,我怕真的弄丢你。所以以后,把你的眼泪都交给我,我会好好的保管。把你的笑容也交给我,我会好好珍惜。”
“你这个问题太shining了,我拒绝回答。”
“去。”我斩钉截铁。
我知道,一旦放开了手,谁敢说还有以后?所以我之前才这么的难过。
“我要去旅行了!”我做出最后的挣扎。
“都说旅行是放松心情的好方法,你当散心好了。”
“等待一个人有多难,我终于知道了。对不起。”曾庭看着我,露出我也是第一次见到的,完全甜腻到某种程度的笑容。
这样偏执的想法,柯雨辰说,很动人。
曾庭我最讨厌你。讨厌我这么喜欢你,你却不那么喜欢我的你。
“我只要一想到,被你放在第一位那个位置的人不是我,就觉得心里又冷又空。”他的手离开按键,拉住我的手腕,把我拉到沙发边,按着我坐下,他也直接坐在茶几上,和我非常近的面对面,“总之我们好好聊聊,关系变成这样很奇怪。”
那又怎么样。喜欢不是这么简单的感情。
包厢的门被我推开,就没有再关上。各种歌声飘进我们所在的空间,形成混杂的声效,长长的走廊外不断有行走的服务生,和来唱KTV的人经过。
我按照手机里钟慎言发过来的短信,找到了那间包厢。各种歌声从包厢里泄露出来,飘荡在我经过的路径上,形成混杂的声效,长长的走廊里不断有行走的服务生,和来唱KTV的人,并不特别寂静的环境,却显得异常孤单。
“在我的记忆里。”靠近我,他慢慢伸出手指,点在我的太阳穴上,“在这里。”
记住你,和这一段为爱痴狂的日子。
“到了到了。烦死了。”抱怨的语句里,我挂断了电话。
开学一个月,我共计遇到了曾庭五次,刘姿羽七次,曾庭和刘姿羽并肩同行十一次。是不是可以据此认为,我的退让是有价值的,我前男友非常happy地展开了第二春?
莉香说,“我的情人节是全年无休的。”
没有谁转不过身。即使有点回不过神。
说分手的人是我没错,但不管不顾不追究不在意的人,明明是你。
偶尔我也会非常自私地想,为什么柯雨辰不是曾庭呢?他那么好。他对我那么好。
你失恋过了不起啊,你有像我一样,因为同一个人失恋两次过么!
“可是我不打算换掉。”他的左手拿着他手机,同样按亮了显示屏。
说分手的人是我没错,但不承认和我分手了,又和让我跟你分手的诱因卿卿我我的人,明明是你。
“给我。”
“喂,你有没有想过,曾庭知道了会怎么想?”小澈忽然用笔的末端敲敲桌子。
“但是我决定了。”我仰起头,看着他。光线在他脸上形成了阴影,平日笑起来温暖的人,板起脸来虽然很有存在感,也还是该死的好看,“反正你一开始就并没有和我在一起的主观意愿,反正我们交往的时间也不长,对你来说都是些过去了就会被忘记的东西,所以忘记就好。”
瞪着屏幕半天,我输入了一个字:是。
“我还不是不求内涵,但求有型嘛。”玩笑归玩笑,钟慎言终究还是很认真地打量着我,“虽然你那柯学长已经去大学报道了,但是你如果需要肩膀依靠需要胸口哭泣什么的,我还在这里。”
“没意思。你就不能装作低落一点啊?人家特意来安慰你的。”
为什么……我想了想,给了回答:因为我讨厌你。
就像我没有预料到我会遇见他,没有预料到我会那么喜欢他,没有预料到我会为了靠近他不在意我自己,没有预料到他会在意我,没有预料到他会和我在一起,没有预料到我们会在一起短短的时间就分手。
怎么都像在梦境。空间里蔓延细微的电流,视线接触时心脏酥麻,呼吸中湮开了迷醉的甜。能感觉到彼此脸颊的温度,像是磁场,带着不可抗拒的吸引。
“你是在和我清算最开始我并没有很快的了解到自己的感情,惩罚我的后知后觉?”
我不甘心又能怎么样。难道要给一个人把我甩掉第三次的机会?别闹了。
她教会我,爱是自己一个人的事情。认真地去爱一个人,也许会有深刻的遗憾,但绝对绝对,不是错误。
这个世界上唯一能让我无精打采的,就是爱情。
妈呀,曾庭侧头看过来的笑容里,居然有三分无赖,以及七分可爱,太要命了。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