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65章 继往开来,有所期待

不兼任人大主任,别想真正将市委书记的权力落到实处。
卫辛对于在美国滞留一段时间而没有和夏想在一起,有点不太高兴,连若菡竭力让她也加入金融大计,她也不感兴趣。因为如果她加入,会没有机会再和夏想在一起。
正是因为陈千秋和他不对,他才经常被迫制造一些新闻事件出来,以便吸引眼球。陈千秋病重,他还暗中高兴了一番,以为机会来了。也没少在省委运作,希望能提安朋友上去,因为安朋友对他忠心耿耿。
夏想正想问什么,梅升平又补充了一句:“夏想,以后你要注意言行了,谭国瑞在会上公开批评了秦唐市委班子几句,对你意见不小。而且,孙省长还附和了几句,话里话外,对你也有所不满……”
连若菡和卫辛已经从美国返回了,卫辛先回了燕市,连若菡留在了天泽。约好年后在京城见面,夏想和曹殊黧也说好了要回燕市,要和曹永国一起回单城看看。
孙习民对他有意见,他也没有办法,只能承受。他不可能因为孙习民的拉拢就立刻倒向过去,而孙习民拉拢不成,明里暗里敲打,也是又拉又打的常用方法。
……
说实话,夏想现在对于省委班子的调整并不是十分关心,因为他能否高配了常委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范睿恒表态之后,孙习民才勉强答应让傅晓斌担任市委宣传部长,但对他直接担任常委,还是执意再议。
到了京城,夏想本想和_图_书先忙忙私事,比如说见见肖佳,会会女儿。再会会梅晓琳,看看梅亭,不想还没有安排好时间,就接到了一个很陌生的电话。
事关自身的切身利益,谁都会紧张万分,而且毕竟有可能迈入副省,机会难得。再等上三五年的话,相当于错过了一届。年龄是个宝,在官场上,有时一岁之差就有可能是天地之差。
老爸老妈身体还好,曹殊黧的爷爷恐怕时日不多了,所以曹永国必须回去看望。
他的思绪一下飘远,燕省一别,匆匆几年,会是谁呢?
在没有坐到高位之前,谁也不知道你是不是配坐这个位置。坐上之后,是不是配坐就又两说了。
秦唐市委如果不是因为临近春节的缘故,肯定会人心浮动,但春节的来临冲淡了许多人对政治的关注度,就连夏想也暂时将许多事情放到一边,准备过年了。
夏想很欣慰,哦呢陈足够聪明,虽然他到现在还没有和他面谈过一次,但他对他的意图领会得非常彻底。到底是打过生死交道的对手,有一句话说得好,最了解你的人,往往是你的敌人。
不过前期的一个难题是,如果先顺利兼任了人大主任,对于是否高配省委常委,是一项很明显的加分。
也不是没有宣传部长不配常委的先例。如果宣传部长不进常委会,权力可就大打折扣了,夏想的苦心就算白费了。
年后肯定会发生许多人事变动,但基本上在春节期间hetushu.com的走动之中,就能知道八九不离十。而且他春节期间要走访许多关键人物,要为他即将面临的两个关键转折,奠定基础。
夏想一惊,孙习民对他拉拢不成,要改变策略准备打压了?
夏想不好劝卫辛什么,只说等明年春暖花开时,让她再来秦唐。正好秦唐的冬天阴冷,卫辛不在,倒让他少操了不少心。
在提拔之前,反对者会说资历不够,缺少锻炼。但只要登临了高位,就会是火箭速度,就会是难得的人才。就和当年古秋实的提拔一样,每次破格总有许多反对的声音,但提拔之后,古秋实还是依靠自身的能力获得了别人的尊重。
其二,高配常委的事情,也必须在春节期间,大概找到一个方向出来。
结果就出来一个不伦不类的结果。
无所谓,省长虽是二把手,也不是想动一个市委书记就能动得了。夏想也没有太把孙习民的策略改变放在心上,都有自己的政治立场,谁也勉强不了谁。
政治就是演戏,不演又不行。不会演戏的干部不是好干部,而且演不好还注定升不高。
傅晓斌配常委的事情说不定还真有可能黄了。
夏想一下愣在当场,声音既熟悉,又陌生,既疏远,又亲近,而且嗓门洪亮,震得他耳朵嗡嗡直响。
放假后,夏想呆在秦唐,要等到初一之后才能离开,因为他还要和章国伟一起慰问困难群众,要发粮发油,等等,说句大实话,就是要和图书上电视当当演员,演演戏。
哦呢陈果然是一代枭雄,短短十几天的时间,就在秦唐站稳了脚跟,不但有上百人重新回到了他的麾下,还在老贼的帮助下,在秦唐买下了几家饭店,准备先从餐饮业入手,不再沾手舞厅、娱乐城等行当。
也让夏想心中微微吃惊,因为他听了出来,在事关傅晓斌的任命上,梅升平确实遭遇了前所未有的阻力,孙习民初来燕省,怎么会有这么过人的底气?
金银茉莉对夏想感激不尽,哦呢陈现在基本上成了自由之身,和她们父女团聚,也让她们再次找回了久违的天伦之乐。一向对夏想不假颜色的银茉莉,大着胆子亲了夏想一下,还说:“我越来越发现,你虽然坏,但坏得可爱。”
一是兼任人大主任,必须在春节期间运作一个眉目出来。夏想已经决定,必须将人大主任兼上,否则以后别想在秦唐伸展手脚。就好比在人事问题上,好不容易躲过章国伟的围堵,一转身,又发现前面横亘着一堵刘杰晖的墙,就太憋屈了。
市委宣传部长的任命,尘埃落定,章国伟听到消息后,十分沮丧,他很清楚傅晓斌是夏想的人,等于是夏想终究还是在秦唐市委,再下一城。
夏想多大的人了,又是堂堂的市委书记,被银茉莉形容为可爱,也只能接受。
虽说傅晓斌没有被任命常委,但一般而言,担任常委只是早晚的事情。就让章国伟有点闷闷不乐,他很看重宣传部长的和_图_书位置,因为如果宣传部长和他一心,在拔高个人形象、提升个人政绩方面,就大有可为了。
“先不说了,过年的时候,见面再说。”梅升平的声音之中透露出一丝疲惫。
没想到最后还是功亏一篑。
看来,春节的时候,要好好和范书记多走动走动了。
章国伟算是又心满意得了,再有前两天和刘杰晖一起坐了坐,他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刘杰晖也同意重新考虑叶凡的任命,准备年后放行,他也就放心了,就让任海风先和范进通通气,让范进先安了心,省得范进总是气不顺,要找麻烦。
孙省长如此强势,有必要多向孙省长汇报工作才是……章国伟心思活泛了不少。而且他还听说,孙省长已经有了另一套方案,就是要让傅晓斌一直不挂常委,而提名高新技术园区管委会主任张光辉进入常委会。
因为他心里清楚,2009年的春节,恐怕是他有生以来最繁忙的一个春节了。
初一,走完过场的夏想从秦唐出发,一路前往京城而去。临行前,他在秦唐和金银茉莉见了一面。
另外还有其他更多的变动,比如梅升平的离任,比如王鹏飞转任省委组织部长,等等,估计春节期间都将听到人选落实的传闻。
况且人家是省长,又有后台,拿不下他的市委书记,想批评一个不听话的市委书记几句,就连范睿恒也不能说什么。
一个有点熟悉又有点陌生的声音,既严肃,又有点亲切:“夏想,燕省一和-图-书别,匆匆几年,一直没有联系,你还记得当年的故人吗?”
春节到了。
不过让章国伟微感失望的是,任海风提出和范进一起坐坐,结果范进委婉地拒绝了,就让他心中闪过一丝不祥的预感,范进不至于和夏想走近得这么快,夏想有什么个人魅力能让范进倒向过去?
哦呢陈的现状,他从萧伍的转述中,知道了一些情况。
只要他顺利高配了常委,就拥有了在省委常委会发言的权力,不但可以参预燕省重大事件的决策,而且将会在级别上将章国伟压死!
忽然,一个黑脸,偏瘦,但精神十足,双眼很有神采的形象浮现在眼前,夏想一下喜出望外,也确实是几年没有联系了,自从他前往宁省担任了省委书记之后,时隔数年,到今天,确实是再次重新搭上线。
在和省里通话之后,章国伟的心情又稍微舒展了许多,因为他听到的消息是,梅升平因为人选提名和孙习民闹得很不愉快,还吵了几句,最后孙习民坚决反对傅晓斌的提名,说是傅晓斌资历不够。
也是考虑到舞厅和娱乐城一旦插手,必定会引起牛林广的察觉。哦呢陈的本意是,低调做事,老实做人,躲在暗处,不能让牛林广知道他的存在。
事情有得好看了,章国伟也很清楚孙省长的缓兵之计。年后,燕省的省委班子要大调整,基本上梅升平和马霄离开燕省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了,梅升平一走,马霄再一走,夏想在省委还能靠谁给他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