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94章 高瞻远瞩,棋走三步

夏想也蒙在鼓里,不知道马匀怎么就突然死掉了,他怀疑的人当然是章国伟和牛林广,但没有证据,肯定不会说出一句,不过他也没有过多地猜测此事,因为此时安县的重大安全事故,已经在全国掀起了风浪。
夏想听到这个数字的时候,生生倒吸了一口凉气。
国务院事故处理小组来到安县之后,发现救援工作已经停止,因为三天过去了,埋在乱石之下的人没有可能生还了,小组要做的最主要的工作就是核实死亡人数。
或者是,他自认还是秦唐第一人。
不信还不能借东风大起之时,看秦唐如何变天。
他现在担心的是,夏想突然大动干戈要清查娱乐场所的真正用意何在?以夏想的政治智慧,肯定不会出昏招,但他此举必定又大有深意,到底剑锋指向哪里?
但听到马匀身中三枪之后,他还是不免恨得咬牙切齿,当然不是恨马匀,是恨夏想,因为夏想当时在场。虽说传闻是马匀要开枪杀害市委书记,才被警察当场击中,他不信,一心认定是夏想故意陷害马匀,就是要置马匀于死地。
但也从侧面印证了秦唐的经济确实发达,娱乐业也是如火如荼。
刘杰晖也真不是个东西,赖皮狗一个,章国伟暗暗压住心中火气,应付说道:“现在马匀还在医院抢救,我会适当安排一下,先保命再说。”
但牛林广没有实业,表面上有个中天实业的公司,实际上他名下根本没m•hetushu.com有任何实业,只靠敲诈和收取保护费,就在秦唐为非作歹了数年,而且积攒了10亿的财富,也是罪行累累。
夏想会在失去理智之下,做出失误的判断?不会,他心中自有计较。会后,他和范进、梁秋睿、黄得益商议一番,定下了行动的具体安排。
就在夏想布置下去任务之后,就在黄得益亲自执行任务之时,就在萧伍暗中跟随在警察队伍之中,进行夏想的摸底大计的时候,省里,迎来了第一波冲击。
第三重目的,让萧伍跟在警察队伍之中,将整个秦唐的娱乐场所的门道全部摸清,并且尽可能建立联系,算是为以后的长远打算,或者确切地讲,要挖坑,为牛林广深挖坑,凡事宜未雨绸缪,早做打算。
燕省省委省政府,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
好一个政绩工程,好一个赶工期赶出来的惊天事故!
章国伟相信,他依然是稳坐在背后,不动如松地指挥全局的一个。
最后一重目的,也是要敲山震虎,马匀此次难逃一死,置马匀于死地,是正面给幕后黑手以当头棒喝,同时排查娱乐场所,是在背后给予强烈警告。一明一暗,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是夏想惯常的手段。
夏想有如此底气,是因为他接到了钟义平的电话。
省委省政府上报到国务院之后,国务院大为震惊,立刻启动国家重大安全事故应急措施,派出事故处理小www.hetushu.com组,急赴安县。
钟义平在紧邻安县的景县担任县委书记,对安县的事故了如指掌,而且工程队也有他的亲信,得知了确切的死亡人数是302人!
顿时引爆了整个网络。
既不承认是医院的责任,也不肯定就是马匀自身的原因,但可以肯定的是,不是枪伤所致!
夏想很清楚,牛林广不比哦呢陈,哦呢陈有实业,虽然涉黑,但却是实干家。所以他在郎市扫荡娱乐场所,可以直接对哦呢陈带来打击。
章国伟其实也第一时间知道了安县的重大安全事故,他并没有放在心上,因为燕省每年都会有大大小小的安全事故发生,多半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而且安县离省城这么近,燕市和省里肯定会又压又瞒,上下齐动,事故铁定会被瞒得死死的,并且会消灭在萌芽状态。
马匀之死,成了一个谜,也成了刘杰晖心中永远的伤痛,他没有怀疑牛林广,也没有怀疑章国伟,只怀疑夏想!
在紧急召开的省委会议上,范睿恒第一次在众人面前失态,甚至拍了桌子,声音大到象吵架一样,要求严查事实真相,还网民一个真实,给人民群众一个交待。
刘杰晖的话反而提醒了他,马匀活着,对他,对牛林广都极其不利,不能再留在世间了,现在正在医院抢救,抢救不过来是最好的结果。
章国伟大怒,怎么着,刘杰晖威胁他,意思是说马匀会交待许多内幕了?他心和*图*书中就再次闪过了杀意,马匀不能留了,留着他,绝对是个祸害,绝对是定时炸弹。
上来就先堵住了刘杰晖的口。
当然,事情不能由他提出来,他只需要陈述一下利害关系,简单一说就行了。再加上夏想接下来的行动会对牛林广带来不可低估的负面影响,牛林广肯定要气得跳脚,情急之下,就会做出一些狗急跳墙的事情。
又随便说了几句,章国伟就打发了刘杰晖,一脸怒气地想了半天,打出一个神秘的电话,交待了几句之后,又叫过易衍,让他晚上再约牛林广见面。
刘杰晖还没有来得及品味从刘主任到老刘的苦涩,就又直接被当头泼了一头冷水,心里百般不是滋味,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马匀又被人当了马前卒,他真后悔当初让女儿嫁给这样的一个人头猪脑的东西。
孙习民的神态很不自然,声音也不再气势,只是一再地强调为了燕省的政治稳定,为了不让中央操心,必须将事故控制在燕省的范围之内。
“章市长,总要想想办法,马匀罪不该死,他是被人陷害了。你也知道他,就是一个愣头青。”刘杰晖只好拉下面子,但又不能太低声下气了,“而且马匀没心机,说不定别人问什么,说什么,他又知道许多不该知道的事情……”
电话响了,章国伟一看号码就知道是刘杰晖来电,本不想接,但又怕被人说成太薄情寡义了,还是接了:“老刘,事情我也听和_图_书说了,不好办呀。”
……只是谁也没有料到的是——就连夏想也没有想到,付先锋震怒之下,也对马匀动了杀心,他也听说了马匀身中数枪,正在医院抢救,也通过某个渠道释放了某个信息。
当晚,已经度过危险期的马匀突然身体痉挛,痛苦抽搐而死。具体死因不明,初步怀疑用错了药导致了神经功能紊乱,或是身体机能突然失调,心脏意外停止跳动而死,反正医院研究一番,得出了一个含糊其辞的结论。
范睿恒却不同意,坚决要求上报到国务院,因为再晚报一分,就要多承担十分隐瞒不报的过失。
他知道,事情,包不住了,必定会尘土飞扬,必定会对燕省的政局造成直接的冲击。
死亡人数的多少,关系到追究责任的大小,关系到追究的责任人员的级别高低!
最后国务院事故小组核实的人数就和网上公布的人数完全一样,死亡302人,已经构成了重大安全事故。
安县特大安全事故,被人放到了网上。最先报道的焦点不是死亡人数,而是省政府秘书长彭勇的言论,一夜之间,彭秘书长口出狂言的形象,传遍了大江南北。
上报到国务院之后,总理大为震怒!
他一心认定,肯定是夏想暗下黑手,害死了马匀,他决定不惜一切代价,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打击报复夏想的机会。
此为夏想的第一重目的。
燕省的政局,刚刚平静了不久,又将再次迎来一次猛烈的动荡http://www.hetushu.com
甚至还将其中大部分人的姓名和年龄,都记录在案,然后就放到了网上。
也不知道哪一家记者,化妆成当地村民,混在村民的队伍之中,和村民一起吃住,一起上访,经过几天的排查和明查暗访,最后竟然摸出了准确的死亡人数,是302人!
因为夏想了解孙习民的命运轨迹,因为有时候,历史会有着强大的惯性,会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夏想此次行动,明是严打,是要清查娱乐场所,其实是借清查之际,暗中保护娱乐场所在最近一段时间之内,不被牛林广敲诈,从而断绝牛林广的财路,借以试探牛林广的底线。
不得不向章国伟求情,救命要紧。
章国伟百思不得其解,他自然没有夏想的高瞻远瞩的目光,至少在长远棋局上,要落后三步!
第二重目的,借排查娱乐场所之际,大概摸清牛林广在秦唐的势力分布,由此可以推测他的经济实力,以及主要的经济来源,留作以后出手之时使用。
常委会上,谭国瑞反对上报到国务院,高晋周赞成上报,胡增周同意上报,王鹏飞同意上报,肖远心也支持上报,最后大部分常委一致举手表决,通过了范睿恒提出的上报国务院的决议。
因为大部分人心里有数,死亡300多人,已经构成了重大安全事故,再不上报,必定要承担更大的责任。
彭秘书长的形象被网民毁于一旦,影响的只是一个厅级干部。而后的风潮,影响到了更高级别的官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