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210章 胆大妄为,冷静应对

夏想大怒,知道着了对方的道儿,想动身去追,但对方四个人,兵分两路,一左一右地跑掉,他一个人不管追上哪一个,另一方手中还是会有照片。
只不过在回去的路上,夏想又接到了萧伍的电话,听到了另外一个惊人的消息,银茉莉失踪了!初步估计,应该是被牛林广的人劫走了。
回想起刚才无意中听到了诸葛霸道的声音,夏想就越发认定,事件的背后主使是牛林广,牛林广的背后,肯定还有章国伟的影子。
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
付先先本来也气着了,却又被古玉的话逗乐了:“现在的男人都是喜欢一拖二,俗称双飞。堂堂的省委常委夏大书记玩双飞被人拍了照片,你说事情要是闹大了,他还不名声扫地?名声扫地都是轻的,说不定还会对以后的升迁,埋下致命的隐患。”
付先先也意识到了什么,脸色立刻变得极差:“肯定有人一直在跟踪我们,夏想,有人暗算你。”
古玉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看了夏想一眼,低低的声音说道:“我是不是很没用?人又笨,又没头脑,什么都帮不了你。”
高速连拍的相机,可以达到每秒五六张的连拍速度,何况又是同时两部相机在拍?眨眼之间,十几张照片就诞生了。
夏想心中怒火渐升,怒气渐大。
再伸手的话,夏想也不怕手起刀落,将对手的手斩断。
对方大概有三四个人,不说话,个个酒气熏www.hetushu.com天,前面两人忽然向两边一闪,露出后面的两人,各拿一部相机,对着夏想几人一顿猛拍。
古玉到底单纯,还不解地问:“刚才拍照片的人是谁?好好的,乱拍什么照片?”
“事情需要提前想好应对的办法。”让夏想也没有想到的是,付先先此时十分冷静,表现出了有政治头脑的一面,“他们现在想动你,必须惊动高层。到了高层,就必然绕不过付家。拿我做文章?哼,也要问问付先锋是不是同意!”
苍蝇就变成了癞蛤蟆了,不咬人,也会烦死人,恶心死人。
而有些绊脚石原本没有,是有人故意制造出来,随时扔在他的脚下,就是想让他绊上一脚,甚至摔倒,这样的绊脚石,除了一脚踢开之外,还用客气?
就在一瞬间的功夫,对方拍完,然后呼啸一声,一哄而散,转眼就跑了个干干净净。
夏想虽然和诸葛霸道打交道的次数不多,但对诸葛霸道拿腔拿调的声音记得非常清楚,只听到一句压抑的小声的说话声,他就立刻心中警惕,如果真是诸葛霸道的话,那么他出现在这里绝非巧合,而是有可能一路跟踪而来?
但反对的声音只是暂时被压制了,并没有消失,因此,一旦有关他的作风问题被人提出,肯定会让反对者如获至宝,然后再无限放大,甚至有可能会成为他仕途之路上的绊脚石!
夏想出离hetushu.com了愤怒!
诸葛霸道?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夏想勃然大怒。
……也就是他耳朵灵,听到了外面的声音不对,付先先和古玉还你来我往,暗中过招,丝毫没有注意到,危险已经悄然逼近了。
诸葛霸道一而再再而三地挡道,不管是受谁指使,他已经真正触怒了夏想!
但接下来的事情告诉他,显然,他没有听错!
夏想最大的优点就是遇事不忙,心中再愤怒,也努力冷静下来。只有冷静应对,才能想出万全之策,化解危机。
夏想一想也是,他先是抢了章国伟认定中的市委书记之位,又晋升为省委常委,章国伟认为他是他前进路上最大的障碍和拦路虎,也是人之常情。
章国伟最是难以对付,他滑不溜手,明明许多阴谋诡计都有他的影子,但只见其影不见其人,就是抓不住他的把柄。也是他行事老辣,为人圆滑,既在表面上维持伟光正的光辉形象,又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手段高超,让人防不胜防。
上次诸葛霸道和吕振洋到安县暗中想借机生事,想为他顺利晋升省委常委制造麻烦,就已经让他记恨在心。任何一个官场中人,都不会放过在自己前进路上的绊脚石。诚然,有些绊脚石是事先就在道路上放置了,他要通过的话,必须先迈过。
夏想一惊,急忙想拦住两人,却晚了一步——付先先和古玉已经同时来到了门口,并且一把就拉开了房和图书门。
“不对呀,你要和女人鬼混,也应该和一个女人才对,他们把我和先先都拍上,没有说服力。”古玉对社会上的险恶和人心阴险,还是缺乏足够的了解。
夏想勃然大怒,牛林广先是暗算他,又抢银茉莉,胆大包天。
男人爱江山,也爱美人,没办法,他是一个正常的又正当年的男人……但话又说回来,以他的级别来说,女人问题虽然摆不上台面,但如果运作得当,掌握了一手证据,然后提交到关键人物的手中,也能给他的政治生命带来意想不到的沉重一击。
夏想的心一沉,他现在在秦唐如日中天,章国伟已经不可能再从正面与他为敌,只能假借牛林广之手来暗下黑手。他在经济问题上十分清白,肯定查不到一点漏洞,但在女人问题上,说实话,也是唯一的可以被人攻击之处。
事已至此,只能以后再说了,夏想让两人回到房间,脸色阴沉得可怕。他在房间中转了几转,才说:“有人对我担任了省委常委看不过眼,想找到我的漏洞来攻击我,刚才的照片,就成了我乱搞男女关系的证据。”
他32岁入主秦唐,33岁晋升为省委常委,成为国内最年轻的副省级官员,光环耀眼,光彩照人,但在光芒之下,必然会有人羡慕加嫉妒,恨不得将他掀翻马下而后快。
古玉飞快地扫了夏想一眼,脸一下羞红了,不好意思再说下去了。
夏想拍了拍古玉的肩膀,安慰说道和*图*书:“男人的事情,就让男人解决好了,不能让你们操心。先先,听我的话,今天晚上你就和古玉在一起,别回去了。晚上关好门,注意安全。”
古玉还没有意识到事情不对,还好心地问:“你们是谁?你们找谁?”
极有可能!
苦恼就自己苦恼好了,还非要暗中下手让别人也苦恼,夏想能让章国伟如意的话,他就不是夏想了!
夏想的思路已经理顺了,决定正面回击。
因为房间中内空调开得足,比较热,付先先和古玉就脱了外套,夏想也是脱了上衣,三人虽说看上去衣服整齐,没有什么不雅的举动,但因为情急之下,站的位置就有点微妙而引人遐想了。
照片事件未必能拿他如何,但也会和刘杰晖的上访一样,嗡嗡地飞来飞去,虽不咬你,但也能烦着你。当然,如果照片到了刘杰晖手中,被刘杰晖夸大其词之后,再将马匀之死联系起来,四处上访并且散发的话,就成了天大的麻烦。
门一开,门口站着几个陌生人,其中没有诸葛霸道,夏想一愣,难道听错了?
牛林广暗中出手了?
夏想就决定先拿诸葛霸道开刀,收拾了一个马匀还不能让对方惊醒,那么就再将诸葛霸道也一并收拾了,看看打了狗之后,主人是缩回伸得过长的话,还是还要继续伸手出来?
“啊?”古玉惊讶地张大了嘴巴,“这么严重?就几张照片而已,而且我们也确实没有做什么,衣服都穿着整整齐http://m.hetushu.com齐,谁会傻到认为我们三个一起……”
如果他经济问题和作风问题全部过硬,一点也没有隐患的话,他就真的是神而不是人了。
果然狡猾,果然诡计多端,果然精心谋算!
更何况他的任命当时在政治局讨论的时候,反对的意见也是不少,对他的争议也很多,只不过他确实自身过硬,才让反对者没有更多的口实,也让支持者有足够的信心全力抬他进入了省委常委会。
付先先在左,古玉在右,两人肩并肩,脸色红润,艳如桃花,而夏想起身阻拦,正好站在两人身后,紧贴着两人站立,脸上微有惊慌之色,就形成了一副绝佳的构图和画面。
但话又说回来,市委书记的位子只有一个,只有一个人去做,现在的官场之上,没有让贤一说,有能力者居之,无能力者只能让步,否则又能如何?不得上级领导赏识,不具备担任一把手的素质,非要痴心妄想,只能徒增苦恼罢了。
不过即使如此,还是不能慌乱,要想到方方面面的情况,否则容易乱中出错,导致错上加错就不好了。夏想一边走一边想,胸中怒火虽然越烧越旺,但脑中的思路却越来越是清晰。
夏想示意两人小点声音,又用手指了指外面,意思是外面可能有动静,不料两美争宠过头了,都错会了夏想的意思,以为夏想是让她们去开门,就争先恐后跑往门口……
付先先见夏想说得郑重其事,也不任性了,点点头,听话地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