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310章 关键的转折点

湘省的贪官不但有,一点也不比楚省少,夏想也有理由相信,不是郑盛没魅力不敢下手惩治贪官,而是本地势力太庞大,郑盛无从入手。
梅升平亲热地和夏想握手。
梅晓琳特意点出了“融洽”也是有所暗示,看出了梅升平和夏想之间,在客气和恭维之中,渐渐有了距离。
付先锋亲自前去迎接,礼数必须做到,况且梅升平此来,还率领了庞大的经贸团。
而杨遥儿经上次一事,既没敢在他面前露面,也没敢打来电话,从他的视线之内消失了。也好,一个放荡的女人也想勾引他,真当他是管不住下身的男人?
杨恒易为人平常话也不多,他的表现就让夏想琢磨不透。不过他也清楚,杨遥儿再胆大包天,也不敢将事情的真相告诉杨恒易。男人女人之间的一点事情,向来是男人夸口女人丢丑,杨遥儿再放荡,她也不至于没脸没皮。
人品,都是自己一点一滴浪费掉的,怪不得别人。
再深入一想不禁怦然心惊,如果真以梅升平的做法,他和付先锋之间,将会倒退到和下马区之时一样的敌对之势!
“付省长的态度,不好捉摸,最近我和他之间,也因为一点事情有了一点隔阂。”夏想实话实说,他也听了出来,梅升平对付先锋的态度,也是没有底气。
见面地点定在了梅园。
夏想心中一动,他很了解梅升平,梅升平的表情是大有内情,难道说毕鹏……
如今湘省之所以在经济上落后于楚省,原因在和_图_书于湘省的执政风格太温和,纵容了一大批官场蛀虫。
让堂堂的省长等他,夏想虽然和梅升平之间的公私难分,但还是感觉到了一份沉重,不是受宠若惊,而是沉甸甸的重任。
比起上任前,梅升平稍瘦了一些,脸上隐隐流露出疲惫之意。其实相比之下,他还比付先锋好了一些,毕竟是和陈风搭班子,陈风虽然强势,但不是玩弄权术之人,又和梅升平没有原则性的冲突,照理说,梅升平的这个省长,要比付先锋更舒坦一些。
夏想开车赶到的时候——他一人开车,没带司机和秘书,因为是私人性质的会面——没想到,梅升平和梅晓琳都已经先前一步等候了。
当天晚上,梅升平忙完公事,就约了夏想和梅晓琳见面。
回到省委,夏想将车停好,将杨遥儿的衣服和相机都扔到了后备厢,当然,他抽走了SD卡,以备后用。处理好一切之后,就放心地美美睡了一个大觉,才不去管杨遥儿一个人光着身子在郊外是怎样的良辰美景……
而反观湘省的反贪工作,口号喊了不少,也是震天响,但一旦付诸到实际行动时,却又干打雷不下雨,顶多就是捉拿一些小鱼小虾充数,但就是偶而翻腾的一条小虾,也有几千万的贪污数额,现在还没有定案的陈工方,少说也是几千万的数额。
归根到底,夏想清楚他终究还是一把利剑,只要他立场坚定,剑光所指之处,不敢说大贪官纷纷落马,至http://www.hetushu•com少也不再是上不了台面的小鱼小虾了。
越客气,反而会越生分,梅晓琳就及时插话了:“你们就不要互相吹捧了,赶紧先喝茶,再吃饭,边吃边谈才融洽。”
回顾湘省近年来的反腐工作,夏想不免汗颜,最大级别的贪官竟然只是一名副市长,湘省还真是一个全国廉政建设的典范之省。
夏想顿时有拨云见日之感,没想到梅升平的来访,反而间接打开了他的思路,让他更坚定了前方的道路。
夏想一路将车开得飞快,只觉得胸中的浊气一扫而空,忍不住哈哈大笑了一气。
一个男人,不管走到多高的位置,管不住下身,终究还会栽倒在女人的床上。
由此可见,梅升平对他寄予厚望。
三天后,梅升平的湘省之行,终于正式成行了。
相比之下,楚省却在反腐上面挥起了铁拳,还拿下了一个“五毒书记”,被当时的省委书记怒斥为“党内的败类”,是“吹、卖(官)、嫖、赌、贪”五毒俱全的典型。
几天来,一切风平浪静,唐加少在住院,虽然外面传得议论纷纷,说唐加少活该被打,说他早晚毁在女人手中,甚至还有人咒他不举,从此太监,从传闻分析,估计也是他以前欺骗的女人太多了,所以有人继续乘机抹黑他。
拿下一个贪官,不但政府财政就会增加一笔可观的收入,而且杀一儆百的反贪行动,更是会让贪官望而却步,至少无形之中会收敛几分hetushu•com,而因为贪官落马才借机上马的新任领导,必然也会兢兢业业,一心发展经济。
“夏书记,风采依旧,不减当初。刚才就听晓琳说你越来越从容了,我还不信,纪委书记的工作不好做,总有许多挠头的事情,没想到,你还真是让人惊讶。”梅升平一上来就说了一通热情有加的客套话。
越是如此,越是让他于心不安,对于人事安排,他身为纪委书记,有一定的发言权,但分量不是很大,尽管他排名靠前,但在湘省的人脉不足,人气不高,在常委会上的发言,影响力还是不够。
曾卓不明就里,但也不会乱问,就一口应下。
至于陈工方,夏想现在对郑盛提拔的这个嫡系,越来越失望了。陈工方不堪大用,还颠三倒四,反复无常,夏想对他的信任度,已经无限接近为零,并认为陈工方的利用价值基本上已经被榨干了。
付先锋现在是问题的关键点,他竭力反对梅晓琳的话,郑盛也不好强行拍板,毕竟付先锋是省长!
第二天,夏想将车钥匙交给曾卓,交待他谁来冲他要车钥匙,他就给谁。
早先楚省和湘省的经济水平相差无几,但现在却慢慢拉开了距离,楚省已经迈开大步将湘省甩在了身后,归其原因,自然有众多客观因素,但有好事者总结了一个上不了台面的说法出来——只因湘省贪官太多——虽是片面之词,但也多少说明了一些问题。
在反腐方面,震慑和高压手段还是必须的,虽然不能根治,但和_图_书也会起到相当大的对经济发展的促进作用。而政府因为少受贪官的挥霍和索取,每年增加收入高达几百上千亿元。这些钱用之于经济建设,不推动经济的大步前进才怪!
当年在楚省任上的拿下几十名贪官的省委书记,现在已经是中央政治局委员了,在现在中央三令五申要反腐倡廉的今天,反腐工作不但是重中之重,也是任重而道远。
梅升平的来访,用不着夏想这个省纪委书记陪同,多半是政府方面的事务,但正是因为梅升平的来访,从经济层面让他拓展了思路,才一下豁然开朗,猛然醒悟到总书记安排他来湘省的真正用意原来是……
让夏想没有想到的是,一天后,车钥匙就被人拿走了,不是湘省四少之中的任何一人,竟然是杨恒易。据曾卓说,杨恒易当时脸色平静,只说了两个字:“钥匙!”然后接过钥匙之后,一言不发就走了。
就是高举反腐的大旗,拿下一批贪官,振兴湘省经济!
“付先锋提名的人选是晨东市常务副市长毕鹏?”梅升平显然是明知故问,他眉毛一扬,虽是疑问口气,但脸上却没有疑问之意。
沈河阳依然死硬,不过随着他妻子落网之后,交待的事情越来越多,他的态度逐渐就有了松动的迹象。也可以理解,贪污受贿的官员,有一半以上是栽在后院起火上面,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沈河阳也会越来越焦躁,时间,掌握在夏想一方。
上了茶,是龙井。又上了点心和水果,然后梅升平就说起和*图*书了楚省和湘省之间的合作前景,明是说两省之间的经贸来往,实际上是在暗指付先锋在此次梅晓琳提拔之时的最终立场。
距离也并非是心理上的疏远,而是地位的提高带来的必然,虽是无奈,却也只能接受,两个副省以上的高官,就算再以私人的身份接触,也不可能和以前一样谈笑风生、亲密无间。
所谓礼下于人,必有所求,梅家再势力庞大,也不一定在国内每个省份都能说得上话,说句不恭敬的话,就连总书记的话,在许多地方也要大打折扣,何况一个梅家?湘省,就是梅家力量最薄弱之地。
“还是梅省长更有风采,楚省之地,人才济济,是一块风水宝地。古人说,惟楚有才,但自从梅省长担任省长之后,就于斯为盛了。”夏想也热情而不失客气地回应。
梅晓琳似乎特别钟爱梅园,尽管在夏想的感觉中,梅园的饭菜并不算特别出色,或许是另有隐情也未可知。梅晓琳不解释,他自不会多问。
或是,下不去手,阻力太大。
但现实真是如此吗?不说其他,单是湘省道桥就让夏想清楚,湘省不是没有贪官,也不是没有被人发现,而是树大根深,寻常人动不了而已。
随后的“襄樊之战”,一个市就抓出7个厅级贪官、15个处级贪官,市属县市的“一把手”几乎一网打尽,人人贪官,最后甚至出现了“一锅端”的壮烈场面,其中“一把手”达11人,声势之浩大,场面之宏大,震动全国,轰动一时。
谁说湘省没有贪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