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387章 连锁反应正在逐渐地形成风暴

古秋实的政治局委员之路,迈出了坚实的第一步。
美人身边岂能没人陪伴?叶地北急忙上前,将车停在李沁身边,打开窗户笑道:“李总,好巧……”
叶天南吓了一跳,愣了半天才想起了什么,心中一惊,中央的第一局过招,有结果了……
李沁上了叶地北的车,随后绝尘而去。汽车消失在转角之后,连若菡的身影从旁边的小店中闪了出来,一脸坏笑地打出了一个电话:“上勾了,准备行动。”
陈法全在被连扣两船货的情况之下,再次顶风作案,不是逞强,也不是为了利润铤而走险,而是要试探对方的底线。因为接连两船货被扣,消息传到京城那位的耳中,大为震怒,由此军中几位高层连夜前去请安,得到了指示精神之后,一系列的命令就传达到了羊城军区和湘省军区。
至于最终风暴会有多大,会造成多么震憾的破坏力,不在自己一方,而在对方的反击力度。
“怎么就又对着干上了?”叶天南大感头疼,他当然清楚陈法全此举的政治意义,但不符合他眼下的计划,有可能会打乱他的部署,影响他的大计,但问题是,他控制不了陈法全,对军方也没有任何影响力。
回到办公室,连一口水都没顾上喝,就接到了叶地北的电话。
大局上,梁夏宁暂时不会完全和夏想步伐一致了,因为梁夏宁受到了直接的压力,不敢再冒风险。从小处上入手,他经济清白、生活作风过硬,也和-图-书没有把柄。再说就算有,对一个副省级干部来说,伤不了分毫。
吴才洋及时做出了明智的选择——其实从梅家开始表态支持曹永国之时,夏想就知道他的策略奏效了,连锁反应正在逐渐地形成风暴。
叶地北哈哈一笑:“好,听你的。”
应该说,现阶段几乎可以肯定,夏想不想他坐上燕省省长的宝座,肯定也在暗中运作什么。但夏想的突破口在哪里?单单从晨东和怀阳两市的反腐之上,想将他牵连在内,显然是天真的想法,省纪委不敢查,就算有证据也不敢上报中纪委,是要犯严重政治错误的。
自从夏想来后,爸爸的行事就谨慎了许多,也束手束脚了许多,甚至可以说,由以前在湘省呼风唤雨,到现在步步为营,当年何等洒脱何等高人一等的叶书记,现今沦落为事事小心无时无刻不生活在谨小慎微之中的叶天南,全是拜夏想所赐!
女人多了麻烦也多,虽然他的女人们还算安分,都很听话,但也有心理需要不是?而且他也怕她们闹腾起来,乱了章程,必须出面安抚加引导。
如果说从湘省四少身上入手,也不会有多大收获。林小远的问题还在拖延,他又交待了叶地北,让叶地北和杨遥儿、胡均由最近都消停一点,几人现在也都消停了,夏想还能从哪里入手?
叶天南脸上笑容不减,洒脱离去,刚一出门,脸色就立刻阴沉如水。
至少成功推和图书动了第一步,是十几年来国内政治上的大事,其中隐含的意义也非常重大,对总书记的个人威望的提升,大有帮助。
……
不止叶天南接到了电话,湘省省委几名主要党政领导,都第一时间得知了消息。
扣船事件,终于上升到了政治高度,成为另一个战场的导火索。
同时,心中隐隐有不可抑制的怒意,好一个夏想,敬酒不吃吃罚酒,真以为他向他示弱来了?太自高自大了,好,既然你要血战到底,我们就不死不休,不信你能笑到最后!
“好了,我知道了。你别管了,随便找个地方去旅游也行,出国散心也行,反正离陈法全越远越好。他出了事有军方兜着,你要是被人套住了,就麻烦了。”叶天南本来在书记办公会之后,还信心十足,认为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现在却蓦然惊醒,事态,似乎还在不受控制地飞速偏离了航线。
……
再联想到京城之中正在进行中的关于政治局委员的第一次较量,联系到湘省一系列的碰撞,叶天南的心情越来越沉重,总觉得似乎哪里不对,因为夏想回来之后,似乎太平静了。
听说还有人说他是诚实可爱小郎君,真是瞎了狗眼,夏想是天字第一号阴险之人。
夏想一怔,胡定的来意……大有文章!
“我说暂时不要油了,陈法全不听,说就是把油倒海里,也要再进一船,就是要看看,谁敢再扣他的船!”叶地北也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http://www.hetushu.com陈法全近乎失控的举动,让他也难以理解。
叶地北决定,要让夏想丢人现眼一次。
他走出门,准备吃点东西,开车在街上乱转找饭店的时候,忽然眼前一个熟悉的身影一闪,顿时让他低落的情绪为之一涨——李沁。
怒火燃烧的对象当然不是叶天南,是夏想。
李沁犹豫了一下,低头想了一想:“也好,不过我可有言在先,AA制。”
叶天南又郑重其事地叮嘱了叶地北几句,放下电话,一个人坐在办公室,前思后想了大半天,正琢磨着万一被夏想逼到无路可退的时候,他要怎样反手一击将夏杨打败之时,桌子上直通京城的电话突兀地就响了起来。
“爸,陈法全说,准备再弄两船货过来,他铁了心要硬干到底了。”叶地北被李沁画下的巨大的馅饼诱惑,一直在滑下深渊,眼见就要触底的时候,叶天南意识到了不妙,及时制止了他继续插手石油生意,让他先缓一缓再说。
多少年了,叶地北一直单身未娶,就是总觉得身边的女人不够完美,李沁的出现,才让他知道一直以来他寻找的女人就是李沁的类型。
难道说岭南事变是夏想一直想要找到的突破口?
李沁是一个人,似乎也在找地方吃饭,她聘聘婷婷的身姿包裹在刻板的职业装里,不但不显得难看,反而更显出她与众不同的美感,在叶地北眼中,就愈加美如天仙了。
叶地北对夏想之恨,就愈加恨之入骨,他就想,和-图-书有没有什么办法让夏想知难而退,不再处处刁难他的老爸?
八女闹湘江的浪潮,正在有愈演愈烈之势。
刚刚在办公会上扳回一局,陈法全的举动却又让他的心情一下低落,如果连刚才在夏想面前受到了冷落再算上的话,今天的胜利已经毫无意义可言了,好心情全部变成了恼火和烦躁。
李沁先是一脸讶然,随后一见是叶地北,也笑了:“叶先生,你好,真是巧,你也吃饭?”
正要出门,胡定却敲门进来,也不理会曾卓的问好,径直来到夏想面前,开门见山:“夏书记,虽然有点冒昧,但我确实有重要的事情和你谈,晚上一起坐坐。”
饶是叶天南自认是湘省最有涵养的省级干部,也不免脸色一变,语气顿时冷淡了许多:“不方便就算了,我也是一时心血来潮,过后就忘了。”
“是呀,想吃饭,一是没想好吃什么,二是一个人没胃口。”叶地北知道在李沁面前,必须表现出绅士和礼貌的一面,“相逢不如偶遇,反正一人吃饭是吃,两人吃饭也是吃,不如一起?”
之所以最后在争吵声中还是通过了决议,是因为家族势力几乎众口一词地支持总书记的提议,让最大的反对力量最终没有形成气候。
下午下班后,夏想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去一趟南宫,毕竟太多女人要他操心,他也必须适当地表示出关心和爱护。
男人一生追求的是什么?爱情和事业,通俗点讲,就是女人和金钱。李沁一人集和*图*书美貌和财富于一身,简直就是上天派发给他的礼物!
夏想还是低估了他的女人们,女人们是没有给他找事添麻烦,却给别人找了许多事情添了无数麻烦……
有些事情要回味之后,才能感觉到无穷的味道,政治局第一次内部会议,虽然分岐不小,争议很大,但最后还是少数服从多数,通过了政治局空缺委员的递补共识,同时提名马万正和古秋实为候选人。
夏想接到了京中传来的消息之后,一脸浅笑,同时又心满意足地美美地喝了一口茶,然后慢慢地闭上眼睛,回味茶水之中悠远之意。
叶地北真是走不动了,尽管叶天南再三要求他收手,即使不离开湘江,也必须收敛一段时间,他还是抑制不住对李沁的思念,想方设法要和李沁见面。
从叶天南的一再谨慎地再三叮嘱之中,叶地北感受到的不是浓浓的父爱,而是越来越高涨的怒意。
归根结底,岭南事变还不是因为夏想才引起?夏想真是一个让人恨不得一脚踢死一掌劈死的混蛋!
似乎有点担心夏想不去,又艰难地补充了一句:“均由也会在。”
叶地北口上答应着,心里却实在放心不下,不仅因为李沁的亿万资金,还因为李沁的谈吐第一次拨动了他的心弦,竟然让他有了一种坠入了爱河的感觉。
事情,就慢慢失控了……
虽然马万正排名靠前,但排名先后不是问题,问题是,原先提名的于厚实没有进入下一局,也让夏想明白了政治之上虚晃一枪的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