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397章 一个老人家出手了

但夏想执意走陆路北上,自然有他的考量,在决定以后和夏想同行之后,张晓就没有考虑回头——实际上,事已至此也无路可退了——但夏书记考虑问题的出发点有点让他难以理解,故意走陆路让陈法全再布局出手,难道还有什么倚仗不成?
夏想的深层考虑,当然不能和盘托出,别说不能告诉张晓,就连陈风和梅升平,他也不透露半分。
不知怎的,望着夏想和张晓一行远去的车队,梅升平忽然就想到了梅晓琳。在对待梅晓琳的事情上,夏想就是固执得不知所以,似乎永远也没有回头的可能。
夏想在汽车驶出楚省边界的一刻,就问了张晓一句:“决定了?”
张晓的心一直也没有放下,始终提得高高,心想夏书记真会摆弄人,他随口一句话走国道,结果倒好,现在的危险程度,比在高速公路上多了何止十倍!不但速度快不起来,而且随时就有可能从道路两旁冲出无数人,然后……后果不堪设想。
事发突然,陈法全带来的士兵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正要反抗,一阵密密麻麻的枪声过后,倒下一地的尸体。
人生是一次旅行,所有人的目的地都相同,所不同的是沿途的风景。
事后证明,陈法全只猜对了不到一半……
而他陈法全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还有什么脸面回湘省军区?
虽说富贵险中求,但张晓实在看不出来夏想倚仗的是什么,所求的又是什么,当然,话又说回来,他自嘲地和_图_书告诫自己,如果他能有夏想的本事和人脉,也不会现在才是少将。
一个揭开许多秘密、试探各方底线并且一决生死的夜晚!
夏想的做法,说是冒险也好,说是诱敌深入也好,或是为了给一些人长一些经验教训也好,总之,梅升平并不十分赞成,甚至觉得夏想有点过于自信了。
话一说完,陈法全忽然意识到哪里不对,因为他蓦然发现唐远之的目光之中满是冷峻和杀意,有杀意正常,因为要杀人,但杀意针对的对象不对,好象是针对他……怎么回事?
漆黑的深处,也许有一双双凶狠的眼睛都紧紧盯着过往车辆,准备随时出动雷霆一击。
前方不远处,是一个向右急转弯,转弯处,两旁有沟,沟的外面是一人多高的庄稼,夜风一吹,沙沙作响,平常听上去很正常的声音,现在落在张晓耳中,却如催命符一样,让人心惊肉跳。
但他也不好再相劝夏想什么,因为夏想现在已经成熟了,他决定的事情,别人很难能劝他回头。
猜到多少是他们的智慧,避而不谈是他的坚持。
夏想不是鲁莽,也不是冒进,因为他相信虽然有人想他死,但更有人想他活,比如总书记,比如几个高深莫测的老人家。
陈法全孤注一掷,决定拼了。
陈法全也曾不解夏想的决定是多么的愚不可及,他也想不通夏想究竟为什么非要一路北上,但想不通不要紧,只要能要了夏想的命就行。
如果在和-图-书古代,他应该算是从龙之功了,张晓一想到即将到来的一场硬仗,不由手心出汗,莫名的热血沸腾了。
陈风也是。
陈法全突然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危险,正要拔枪,却已经晚了,唐远之的枪顶着他的太阳穴,近距离开了枪!
他亲自带领一队人马,在锁定了夏想的位置之后,迅速完成了布局,此次也懒得再设置陷阱了,直接选择了一处偏僻之地,让人马埋伏在路旁,就等夏想的车队来后,立刻动手。
张晓笑了,学了夏想的口吻:“已经决定了。”
唐远之断喝一声:“奉首长之命,将陈法全就地枪决!”
唐远之微一点头,又重复了一遍:“陈司令,确定要动手除掉夏想和张晓?”
但毕竟太危险了,他和豫省的书记和省长,都无深交,完全说不上话。
陈法全要是不来豫省……就不好玩了,夏想甚至不无恶意地想,嘴角还挂了一丝玩味的笑意。
张晓目光坚定:“在进入楚省的时候,我就已经决定了,夏书记向东,我就不会向西。”
梅升平就对夏想的征途,忧心忡忡。
夏想安然无恙地回京的话,肯定是他的恶梦的开始。
“下高速,走国道。”夏想轻轻地说了一句。
陈法全就一路疾驶,抢在夏想面前几个小时赶到了豫省的省会中原市。
丢官是轻,上军事法庭也有可能,更有甚者,说不定还会坐一辈子监狱。
人和人还是不能相比,他很清楚,和夏想的远www.hetushu.com大前程相比,他拍马也追不上。
夏想哈哈一笑,用力拍了拍张晓的肩膀:“得了,不虚此行,交了一个真正的朋友。”
对于夏想的决定,梅升平虽然理解,但并不赞成,他也清楚夏想心中有气,是想借机制造滚滚烟尘,迷了一些人的眼睛。
张晓吩咐前后车辆,务必提高警惕,随时准备迎战,没错,他直接说出了迎接战斗的话,就是唯恐有一点闪失。
陈法全不可能不来豫省,因为在他得知夏想没有在楚省乘机飞往京城,依然选择沿陆路北上豫省时,就觉得先前认为夏想聪明绝顶的想法,实在是高抬了夏想。
不管了……梅升平在回身的一瞬间,默默地在心里说了一句:“夏想,一路好走!”
多么愚蠢的举动,真是自嫌命长了!
梅升平紧紧握住夏想的手:“出了楚省,我就护不了你了,你真的决定了?”
张晓几乎没有丝毫迟疑,就下达了命令。前方是地雷阵,还是万丈悬崖,他都不怕,他虽然不知道夏想到底有什么锦囊妙计,但却相信夏想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豫省之路,毫不夸张地说,有可能是更凶险之途。
梅家、邱家和付家肯定也有军方势力,但有多大的影响力,不好说,梅升平提也没提豫省军区的派系力量,也没有为他出面和豫省军区方面打招呼,就证明了一点,不是梅升平不肯为他出头,而是梅家在军方的影响力实在有限,或许更确切地说,至少在豫省军m.hetushu•com区,说话没有什么分量。
夏想望着渐渐下沉的夕阳,再看向向北一路延伸的公路,却是前所未有的坚定——许多事情,是该到了揭露部分真相的时候了。
夏想却依然是出奇的冷静,等车队驶出高速口的时候,夕阳正好完成了最后的一跃,隐没于西方的天际之中。黑夜降临了,如果不出他意料,将是他进京之前的最后一个夜晚了。
夏想一行赶到豫省中部的时候,已经下半夜了。国道上的车辆在此时已经很少了。正值盛夏,道路两旁的庄稼就成了绝佳的隐蔽之处,是一望无际的青纱帐。
和自己一方的人物一接头,经过短暂的商议之后,对方虽然有过片刻的犹豫,但最后还是答应了他的要求,按照他的请求安排了人力物力,并且迅速出动兵力,在主要干道设防,并且研制了周密的计划,在夏想的必经之路,算好了时间,做好了部署,务必一击必中。
……吴家出手了,一出手就是尸横遍野!
“已经决定了,既然一路都走到了楚省,现在距离燕省也不远了,就当一次自驾游了。”夏想一脸轻松,浑然不将危险放在心里,似乎真是一次旅行一样。
陈法全兴奋和满心期待之下,没有注意到唐远之话中的故意强调的部分,点头确认了命令:“确认除掉夏想和张晓!”
再也不能让夏想活着离开豫省了,否则发动了无数力量截留,从湘省到楚省,再到豫省,还能让夏想逃脱,岂不成了笑谈?
张晓猜对了,就在和图书急转弯之处的田野之中,陈法全正焦急而兴奋地等待着最后的时刻,他知道,夏想终于还是难逃一劫了。天一亮,他就立刻进京,带去一个让许多人为之高兴的消息。
尽管说来,陈风和梅升平肯定会猜到一些。
陈法全急眼了,因为在楚省,省委书记相迎,省长相送,如此庞大的阵势让他意识到了如果放虎归山,夏想反手一击,必定让他难受得很。
以为到了豫省就高枕无忧了,哈哈,在楚省有省委书记和省长保你,在豫省,省委书记和省长都不认识你是谁,再加上豫省军区也是自己一方的力量占了多数,夏想再不葬身豫省,天理难容。
夏想的车辆近了,陈法全紧张得手心出汗,汗流浃背,回头对和他同行的豫省军区中校唐远之说道:“准备动手。”
但也太凶险了一些!
燕省军区虽然也有自己一方的势力,但不成气候,而且燕省又是夏想的根基地,只要一进入燕省境内,夏想就海阔天空了。
“砰”的一声枪响,陈法全脑浆迸裂,如一截断木一样,扑通一声倒在地上,当场毙命!
豫省虽然紧邻燕省,但对夏想来说,近乎一个完全陌生的省份,因为省委书记和省长,以及军区的一干人等,他无一人认识。
虽然豫省之旅可能是一次更凶险的旅程,因为对于豫省军区的势力分布,张晓多少也清楚一些,另一派的力量占了上风,也就是说,如果陈法全先他们一步来到豫省,再从容布局的话,他们真的有可能葬身豫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