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457章 幕后种种,战前冲锋

也正是基于以上想法,并且揣摩了各个常委的心理,范睿恒才认定他在常委上会将会一家独大,顺利通过表决。
另一个让王鹏飞认定范睿恒最后孤注一掷的出手最终会通过常委会表决的原因在于,高晋周对人事问题向来不太敏感,或者说不太在意,虽然高晋周即将接任省委书记,但新任省长杜邦中和他私交不错,他并不用担心高晋周上任之后拿他如何。
二是如果高晋周反对的声音过于强烈,就提名彭云枫担任牛城市委书记,应该可以达到高晋周的满意。政治较量,本来就是你退我让,既然范睿恒做出了巨大的让步,表现出了十足的诚意,高省长也理应尊重一把手的权威。
哪里有省长拟定人事调整方案的规矩?
范睿恒再假装有涵养,再努力保持从容,也不免微微变色,高晋周怎么耍起了无赖?
在座众人都听明白了,范睿恒的意思就是,方案是我和组织部拟定的,作为主抓人事的省委书记,一把手,难道没有权力草拟方案?反倒是你,身为省长主抓的是行政,怎么好好插手人事了,是不是手伸得太长了?
高晋周的理由似乎很充足,但还是有点牵强。诚然,胡增周是分管组织部,但凡事都要讲究一个次序,就算是省委副书记中意的人选,也必须经组织部提名才行,规矩不可废。胡增周再是分管领导,他也不是组织部长,不能代替行使组织部长的职责,否则,还要组织部长何用?
http://www•hetushu.com胡增周知道,该他发话了,就一本正经地冲王鹏飞点了点头:“方案确实是晋周同志和我一起拟定的,本来也想和鹏飞同志商量一下,不过当时鹏飞同志可能正在忙着和范书记拟定方案,就没再打扰他。”
高晋周微微一笑:“范书记和组织部的人事方案,我事先也不知情,作为省委第一副书记,等上了常委会才知道方案的具体内容,组织部的工作是不是做得很不到位?”
印象中,夏想对遗留在燕省的嫡系并没有过多的照顾,似乎遗忘了一样。
许多人连开头都没猜到,就不用提中间的转折,更不用提最后的结尾了。
因此,王鹏飞在退无可退并且有利可图的情形之下,决定和范睿恒最后合作一次。
人事调整方案,其实还有两个备选方案。
王鹏飞此次选择和范睿恒合作,确实有投机的想法在内,但也有迫不得已的苦衷。
不想还没有拿彭云枫的提名大作文章之时,高晋周直接提出了另外的人事调整方案,不止范睿恒大为震惊,就连王鹏飞也十分不解,省委书记也好,省长也好,出台人事方案,不经组织部,不符合程序。
因此,高晋周的理由从大面上讲得通,从程序和组织法上,还是有所欠缺。
意思就是,手底下见真章,别来虚头巴脑的虚晃一枪,不管用!
统战部长张灿阳终于忍不住笑了一声,他油光泛亮的头发在下午阳www•hetushu.com光的照射下,格外生动,一笑,头发就开始跳动,仿佛在嘲弄或是讽刺什么。
常委中,甚至有人都弯起了嘴角,就要忍不住发笑了。
一是如果高晋周反对的声音不太强烈的话,就将彭云枫的提名去掉,依然留任省政府秘书长——其实彭云枫就算留任,也不会太长久了,因为高晋周随后接任省委书记,杜邦中上任省长之后,省政府秘书长的位置必然易人,杜邦中肯定会安排他信任的人选担任。
不止王鹏飞认为高晋周掌控不了常委会,范睿恒也是同样想法,而且范睿恒还认定,高晋周是否会为夏想的嫡系被贬而勃然一怒,奋力和一把手对抗还不好说,其他常委肯定更不会冒着政治风险和省委书记大唱反调。
如果说以上还不足以让王鹏飞认定范睿恒必胜的话,那么不被范睿恒完全掌控的常委会,同时也不被高晋周完全掌控,在对等的情况之下,一把手的权威最后不顾一切的表露的话,必定会有许多常委附和。
范睿恒必须出面了,他替王鹏飞接下了压力:“人事调整方案,基本上是我的思路……因为事情比较紧急,又正好国庆放假,就没有来得及和你商量一下,算是我的失误。”话说得好听,似乎是退让了一步,却随即又说,“晋周有方案是好事,不过不经组织部审核,直接提交到常委会,不太符合规范。”
不过笑过之后才觉不妥,不少人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有和-图-书不满,有置疑,还有愤怒,他就只好举起双手歉意一笑,表示抱歉。
对高晋周的了解不够深入,造成了王鹏飞的第二个错误的判断,最终也成为他致命的失误。
只是万万没有想到,一向在人事问题上不太敏感的高晋周,在范书记突如其来的人事调整的攻势之下,竟然自己另外有一套人事调整方案……王鹏飞心中乱跳,心中闪过一个不愿相信并且心惊肉跳的念头——难道夏想还是参预制定了针对范睿恒的计划的布局?
“不过……”高晋周又及时转折了,“我事先和增周同志通了气,增周同志完全同意我的方案,并说既然时间上来不及,就由他做主直接上常委会讨论,组织部一关,他代劳了。”
但范睿恒偏偏又无法就细节问题指责高晋周,因为他此次人事调整就有违常规,没有走正常的渠道,自身有问题就不能指责别人的失误,范睿恒就感觉如同喝了一口水呛着一样,想要咳嗽,却又咳嗽不出来,实在是憋得难受。
再比如冷岳苍和李丰,不但和夏想没什么交情,还稍有过节,更不会向着夏想说话,实际上夏想能够影响的有分量的人物就是高晋周和胡增周。因此范睿恒认为,用彭云枫来换取高晋周的支持,到时高晋周一妥协,胡增周又离开燕省在即,恐怕也没有心思再帮夏想什么。
“好,睿恒同志说得对。”高晋周忽然又换了一副如沐春风的笑容,似乎是早就等范睿恒这句话一样,“请增周同和*图*书志向常委会提交方案。”
此话一出,常委会上差点一阵哄笑,都没想到平常温和从容的胡副书记,竟然也有如此咄咄逼人的时候,刚才之话,不无讽刺之意,直指王鹏飞只顾一心向省委书记靠拢,不将省长和省委副书记放在眼里。
不得不说,范睿恒在和王鹏飞商议之后,敲定的计策不能说天衣无缝,也是近乎完美。
王鹏飞脸色一滞,微显尴尬之色。
“是不太符合规范,不过事情比较紧急,又正好国庆放假,来不及和组织部碰个头……”高晋周依葫芦画瓢,原模原样学了一遍范睿恒的话。
其实张灿阳是无心而笑,省委书记和组织部长联手,省长和省委副书记联手,好,很好,简直就是一场势均力敌的对抗赛。真是有好戏看了,一念及此之下,他才大感好笑。
不止范睿恒认为高晋周肯定会全盘否决他的提名,就连王鹏飞也做好了打硬仗的准备,准备在高晋周全面反对之时,作为让步,将彭云枫的提名去掉——也是他和范睿恒事先商定的一招妙计,就是专门为化解高晋周的怒火而设计。
首先是范睿恒的强势让他没有办法不提名范睿恒的人选,其次范睿恒诚意十足,拿出了足够打动他的筹码,最后一点,也是让王鹏飞下定决心放手一试的决定性因素是,他认为夏想不会为朱睿乐和陈天宇等人和范睿恒对抗,不是能不能胜利的问题,而是值不值得的问题。
言外之意就是,组织部没有评定,方案就不符和*图*书合既定程序。
虽然他离任在即,但在政治之上和一把手较劲也不是明智的行为,容易留下政治污点,容易在履历上留下不光彩的一笔。而且还有一点,都担心孤掌难鸣,枪打出头鸟,万一成为被他讨伐的对象,岂不悲惨?
就算胡增周有心助力,一个人也是独木难支,无力回天!
众人都暗中心惊,好嘛,直接针锋相对了。今天看来有大戏上演了,在范书记即将卸任之际,在高省长随后接任之时,在事关人事问题之上,一场短兵交接不可避免了。
王鹏飞就及时表达了不满,尽管口气十分委婉,但明显有不快流露:“组织部欢迎高省长也有人事调整方案,不过组织部事先没有收到高省长的指示,所以,组织部不方便对高省长的方案提出具体意见。”
燕省的十几名常委经过几次调整之后,新老交替,夏想还有几人能说上话?早就不是宋朝度、陈风时代了,新任的常委,比如肖远心,比如张黔,虽说和夏想有点交情,但交浅言深,恐怕夏想的面子不够说服他们。
由此,造成了王鹏飞第一个错误的判断。
王鹏飞终于再难镇静了,脸色十分难看,正要开口辩解几句,范睿恒见势头不对,知道再在程序和具体细节上面纠缠,说不定正中了高晋周的移花接木之计,就干脆利落地拍板说道:“不必讨论人事方案拟定问题了,既然晋周同志也有方案提交,就现在向同志们交个底,也好一并讨论。其他细枝末节的事情,就此打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