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478章 果然来了……

不仅仅是因为老古的孤独,也不仅仅是因为古玉的空灵之美和温润如玉,而是在他心中,始终有一种情感难以释怀,有一个心结无法解开。
夏想也不知道一次无意中的撞见,竟然让总理抓住不放,非要让他表态不可,就真让他左右为难。
夏想的心中蓦然一阵失落,想说什么,却又只能转身回头,强打精神和老古、总理寒喧去了。
在经历了史老事件之后,夏想一下想了许多,就更觉得愧对古玉。如玉如虹一样的女子,就是一个坠入凡间的仙子,她不应该有尘世的悲伤和哀怨。
只可惜,夏想并没有什么激动或冲动的表现,一脸淡然和恭谨,态度让人挑不出任何毛病,只是和他在湘省的所作所为相比,此时的夏想显得就太低调了,甚至还有点……拘谨。
先不管了,反正相信一两天内,总书记会亲自和他面谈。
即使肖佳也有浓浓的亲情,也有姐弟之情,也有母子之爱,也有天伦之乐。
连若菡的孤独童年是不幸的,但她至少还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尽管她和父亲有隔阂,毕竟也有爱她的爷爷和她心爱的儿子。
和总理的一番谈话,虽说还是各说各话,但也让夏想心中明白了一个事实,不管总理有何用意,他在湘省的日子不会太久了,但提前调离湘省的内在原因是什么?中央全面考虑是一个好听的说辞,每一次副省以上干部的调整,都有掩藏在背后的深层次的政www•hetushu•com治意义。
也不知是怎么一个好好记在心上,夏想恭敬地送老古和总理出去,等老古也和总理一起坐车离去之后,他才恍然而醒,怎么老古没留下,又陪总理出去了?
夏想还真不好开口说些什么。
因为她有了牵绊。
不表态,不仅仅是让总理不快,也显得不卖老古面子,更显得他太自大了。到时真要提交政治局讨论的时候,总理完全可以拿他的态度说事。
“我个人服从中央的决定。”说了一句套话之后,夏想就说了一句既保守又打马虎眼的话,“我希望继续留任湘省,希望在湘省完成未完的事业。”
沉默了大概半分钟,夏想终于开口了:“其实我还是坚持我的看法,在湘省许多工作才刚刚开展,留在湘省最好了……当然如果中央有全面的考虑,我也服从中央的决定。不管是不是还从事纪委工作,我一定会继续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之中,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偌大的宅院之中,只剩他和古玉二人了。
独独古玉,晶莹如玉,却不幸父母早逝,只与老古相依为命,即使坐拥亿万财富,却是人生转眼秋凉,等老古百年之后,古玉一人如何独处?
“原来是夏想。”古玉回过神儿,眼睛亮了一亮,一丝惊喜在脸上一闪而过,随即又迅速黯淡了下去,“哦,你来了。”
总理见捕捉不到夏想的真实想法,也就放弃了努力和_图_书,回归了正题:“不过我个人认为,你的广阔舞台还是在地方上,我会向中组部建议,继续让你在地方上发挥个人才能。”
或者是否可以说,他直截了当地告诉总理想当省委副书记,会让总理认为他浮华不实。但如果说还想继续担任省纪委书记,那么在政治局讨论的时候,总理拿他的意见说事,到时中组部就算提名他为省委副书记,也成了笑谈。
夏想不及回答,老古的声音已经洪亮地响起:“夏想来了?怎么不提前打个招呼?来得正好,相请不如偶遇,总理也正好有话要对你说。”
只是哪怕她是仙子,一旦爱上了凡人,也终究难逃滚滚红尘。夏想就是红尘之网,网住了古玉,让古玉再难放飞心灵,不能自由自在地飞翔天地之间。
果然来了……夏想心中大跳。
“请总理指示。”夏想只能老实地聆听总理的指示。
严小时虽然不在父母身边,她却是父母疼爱的乖乖女,自有普通人家的温馨和甜蜜。
再说了,他就算想前进一步,也犯不着向总理当面一提,不合规矩,也显得他太不会做事了。但偏偏总理很热情很亲切地过问了,他就算怀疑总理的热情是否真诚,也必须以真诚回应。
其实从内心深处,不能说夏想对古玉没有感情,实际上他对古玉有一种异乎寻常的关爱。
老古笑而不语,心中却想,好小子,装傻充愣有一手,换了别人,还真有可能被你骗http://m.hetushu.com倒,真以为你是一只温顺的绵羊。
表态,是否让总书记不满意先不说,问题是,他该怎么说?谁不想下一步上升一步,以他现在的级别,下一步担任省委副书记是最佳的选择,但他的省委副书记的安排和去向,只能由总书记和吴老爷子决定。
总理的脸色微微一僵,随即恢复了正常,呵呵一笑,并没有接夏想的话:“调你离开湘省,也是从你个的成长和湘省的大局综合考虑,我的意见是——在古老面前实话实说——下一步你应该担任省委副书记了,不过也有领导同志认为,你可以在纪委书记的位置上再干一届。还有一些同志的提议思路就更开拓了,建议你担任副省长,现在还没有达成共识……所以说,你的个人意见也很重要,我会在正式讨论时,参考你的意见。”
只是夏想心中始终担心的是,也不知史老对总书记说了些什么,很明显的是,史老既然对他有所托付,对总书记更会有所期待……
早在史老病房之中,总书记临走之时的特意叮嘱就让夏想猜到了什么,没想到,总书记暂时还没有和他挑明,却无巧不巧先在老古家中遇到了总理,并由总理抢先一步点了出来。
更不必提曹殊黧,从小家庭幸福美满,长大后又得到了他的宠爱,可谓三千宠爱于一身。
“正好我有件事情想和你谈谈。”总理在客厅坐定之后,开门见山地和夏想谈起了正事,和-图-书“夏想,中央认为,你的工作有必要调整一下……”
总理的语气依然亲切而温暖,永远让人感受到其中浓浓关怀,必须承认,总理很有说话的艺术。
还真是一个两难的选择。
夏想恭敬而客气地用双手接过总理的手:“总理您好。”
“我并不代表中央,也不代表中组部,只以个人的身份和你说一声。”总理坐在夏想的对面,穿一身灰色上衣,天冷,脸色微红,“中纪委认为你的工作成绩突出,有意调你到监察部……”
事情……就很难办了。
古玉双眼茫然,竟然问了一句傻话。
“感谢总理对我的关心。”夏想就及时表示了感谢。
“史老的事情,我也听说过了,节哀顺变。”总理安慰地拍了拍夏想的肩膀,“不要伤了身体,事情过去就过去了,人老了,都难逃最后一关。”
卫辛也是,她的父母爱她如掌上明珠,在父母眼中,她就是全部的幸福。
总理有点不太满意了:“夏想同志,你对自己今后的工作有什么想法,可以当面提出来,古老又是外人,你也不必和我见外。你也知道,我一向十分支持你的工作。”
说套话?总理都说了不要见外了。
“你是谁?你找谁?”
夏想倒没有埋怨老古的意思,老古和史老没交情,史老也并非他的真正意义上的亲人,老古也确实是客气一说。但他还是佩服总理的水平,因为总理和史老也没什么交情,但宽慰的话语还是让人听了真切而感hetushu.com动。
老古依然只是微笑,不过轻轻点了点头,也不知是暗示夏想什么,还是赞成总理的说法。
尤其是如他一样的年轻的副省级官员,是总书记和吴家共同关心的后备力量,每一次调动,都是一次大有深意的政治举动。
老古也安慰了夏想几句,不过他的话听上去就硬梆多了,一听就是礼节性的宽慰,并没有真心在内。
难道是……夏想蓦然猜到了什么,他的提前调动也和李丁山的下一步有关?
话说一半,总理故意停顿片刻,似乎在留意夏想的反应。
老古精神很不错,双目有神,走路苍劲有力。总理却明显脸露疲倦之色,一见夏想,却立刻一脸亲切的笑容,主动伸手:“夏想同志,你好。”
甚至连叛逆的付先先,也有疼爱她的爷爷和叔伯,还有一个护短的哥哥对她爱若至宝。
她又是晶莹剔透不谙世事的性格,论精明,不如严小时。论人缘,不如曹殊黧。论坚强,不如付先先。论柔韧,不如卫辛,她一个人孤零零地行走茫茫尘世之间,就如一个茫然四顾的孩子,谁又能给她温暖和保护?
“好,好,好。”总理连说了三个好,意味深长看了夏想几眼,转向老古说道,“古老,您放心,夏想的前程,我会好好记在心上。”
男人都有保护弱小的心理,夏想亦然。
说真话?哪里有当着总理的面对自己的前程大开其口的省纪委书记。向低里说,怕亏待了自己。往高里说,又成了向上级要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