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535章 最后的摊牌的时刻

夏想并非仅仅是为了留总理滞后一步才向总理喊话,他也确实有话要和总理谈一谈,是真正地面对面的深入交谈。
总理沉默了小半会儿,终于问了最为关键的一个问题:“夏想,在湘省,你和叶天南不对,是因为叶天南贪污腐败,可以理解你的所作所为。但你一来齐省,就准备触动齐省制盐业的利益,你想要得到的,到底是什么?”
不但让孙习民十分不解,就连何江海也是十分震惊,总理也太高抬夏想了?
当时还有不少人对夏想的提议大感意外和不解,有工作汇报很正常,何必非要摆到明面上?总理视察期间,不一定有多少人暗中要积极主动向总理靠拢和汇报工作,事情都不会做到明处,只有夏想有意思,当众提出,莫非另有目的?
毫无疑问,孙习民在京城之行之后,在和周鸿基在一些问题的看法上分岐渐大的情形之下,他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为了在齐省的顺利扶正,及时调整了策略,在向总理靠拢的同时,终于坚定地和何江海联手了。
总理正在低头翻看材料,足足看了近半个小时,一直没有抬头说一句话,也就是说,晾了夏想半个小时。
夏想坐在下首,眼前的茶杯中的茶水已经冰了下来,他没有端起要喝上一口的心思。
初夏的天气,已经微有热意了,鲁市比京城向南向东,就比京城更温热一些。
夏想知道,他和总理之间,最后的摊牌的时刻,到来了!
和_图_书齐省的局势,在总理落地的一刻,就又重新划分了势力范围。
晾一晾也正常,谁让他惹总理生气了?夏想最大的优点在于耐心和从容,再说他在总理面前,也没有资格要求总理如何,就十分端正地坐在沙发之上,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一心等总理开口的一刻。
总理呵呵一笑:“古老是我最尊敬的一个人,我一直视他如兄长一样。希望他老人家长命百岁,事事吉祥。”说了一气吉祥话,又语气一跳,“夏想,其实我对你有一个问题一直十分好奇,你能不能对我说真话,告诉我你的真实想法。”
“总理,您刚才不是说有一个好奇的问题要问我?”夏想知道,总理关键的问题还没有问出口,现在,只是开胃菜而已。
……其实夏想当着众人之面,向总理提出的问题既不深刻,也不重大,只有一句话:“总理,我有工作要汇报,是不是方便?”
周鸿基的立场,对下一步齐省的局势,有不小的推动作用,因为现阶段许多事情都集中在省纪委,万元成的事情,司马北的幕后,等等,是否深入调查下去,对何江海一系事关重大。
“夏想,你还记得你以前经常引用的林公的两句话吗?”总理语重心长地问道。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是林则徐的自警诗句,是当时林公被遣戍新疆伊犁,在西安与家人告别时所作,是真正的生死离别之时的内心的m.hetushu.com真实写照,绝非只是随口一说用来拔高的口号。
是的,总理就是高抬夏想,因为夏想当众喊话,意义重大,就让总理必须重视夏想的姿态。
老古人已经回到鲁市了,但在品都有一个布局还没有全盘完成,还需要半天时间,所以得到老古指示精神之后,夏想才主动拦下了总理匆匆赶往品都的脚步。
总理脸色微微一变,想了想,又摇头一笑:“你还是成熟多了,虽然才35岁,但毕竟已经身居高位了,成熟和圆润一些是好事。”
是好事,也是悲哀,政治人物在面临巨大的不公之时,越是冷静就证明越成熟,同时,官位越高。一步步向上攀爬的代价就是曾经的理想和志向,都会在一次次升迁之中,被磨灭被消弭。
总理却没提工作的事情,若有所思地问道:“古老提前一步来了鲁市,现在人在哪里?”
但话又说到深处,总理对夏想虽有打压之意,却并无要将夏想一拍到底的心思,具体到齐省的盐业问题而言,想要的无非是夏想的退让和收手。
而总理对夏想,既想拉拢又想纳入体系之中,可惜的是,夏想先是倒向了家族势力,后又贴上了团系的标签,虽然身上还有不可磨灭的平民情怀,但情怀虽在,却无法改变身属不同阵营的政治现实。
总理站了起来,他的表情有点沉重,缓步来到夏想面前——夏想在总理站起的同时,也及时起了身,他比总理要高上m•hetushu•com一些,近距离看到总理的华发和皱纹,心情也是莫名沉重。
在夏想进来之后,总理挥退了所有人,偌大的办公室中,只有他和总理相对而坐。认识总理时间也不短了,还是第一次和总理近距离并且单独地面对面,他就知道,是要谈到一些深入的话题了。
更有人认为夏想哗众取宠,总理未必理会他的请求,不料出乎所有人意外的是,总理几乎没有思索就一口答应了。
总理就势坐在了旁边,夏想也坐了下来,静等总理开口。
其实说来夏想已经有很长时间不用林公的诗句自勉了,因为他发现他真的做不到苟利国家生死以,不为别的,就为他不想无谓为一些贪官去赴汤蹈火,去舍生忘死。
不仅仅是因为周鸿基身为省纪委书记,拥有许多厅级干部的调查大权,更因为他因为理念的不同而和孙习民拉开距离,对孙习民是不小的打击,对何江海也是一次不大不小的失利。
总体来说,总理的视察,和预期的效果相差无几,但中间多了曲折和插曲,也是让他意想不到的惊喜——不错,确实可以称之为惊喜,尽管说来实际上是针对他的还手和布局。
老古为什么在总理到来之后没有露面,夏想不得而知,其实以他的所想,以老古和总理的关系,不必再在人前见上一面,不过到了一定层次的国家领导人,许多时候做事情要考虑到象征意义,总理估计很需要老古在齐省公开场合和他一http://www•hetushu•com起露面。
还不如他好好活着,哪怕少一些真诚多一些伪善,只要能步步高升,能利用手中的职权在他的权限之内,拨乱反正,还百姓一片青天,就是他在官场之中左冲右突的最大意义所在。
“还真不知道古老的行踪,我就和他见了一面,吃了顿饭后,他老人家说是游山玩水去了。”夏想没说实话,也肯定不会说实话。
终于等来了,总理放下了手中的资料,温和一笑:“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事情太多了,夏想,你也算是一个老朋友了,肯定不会觉得我故意冷落你,是不是?”
若是以前,夏想的姿态或许还会让总理心生欣慰,但现在,他了解了夏想的为人之后,对夏想的表面上的应承和恭敬,已经有了足够的免疫力,摆手说道:“现在没有第三人在场,你也不必拘谨。”
怕是为的是别的国家别的人民!
毕竟他和总理之间,并非完全对立的双方,不比他和反对一派之间曾经有过不可调和的矛盾,他和总理之间虽然有过冲突和矛盾,但一直都没有突破底线,也没有撕破脸。
外人都不清楚的一点是,别看夏想目前在齐省的所作所为,和总理的意愿背道而驰,实际上,总理和夏想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远超外人想象。夏想并非对总理全然仇视,甚至可以说,他对总理恭敬远大于排斥,但在具体的事情上,他又不得不必须为之。
和夏想在湘省时不遗余力推动叶天南落马不同的是,和_图_书叶天南是总理着力培养的后备力量,是利益之一,却不是核心利益。而盐业则涉及到了总理的核心利益,因此在湘省闹得虽凶,总理一直未出京城,但在齐省仅仅开端,就风声大作了。
夏想忙恭敬地笑道:“总理客气了,您肯听取我的工作汇报,是我的荣幸。”
如果说孙习民全面倒向总理并且和何江海同盟的立场,对夏想来说不是利好的消息的话,那么周鸿基在机场上突如其来的一手反制,不但出乎他的意外,也让他暗自欣喜,因为周鸿基和孙习民渐行渐远的话,将会对整个齐省局势产生深远而不可低估的重大影响!
夏想肃然:“一定,请总理吩咐。”
但在今天,引用此句的人很多,但又有几人在真正面临国仇家难时,能完全做到“岂因祸福避趋之”?无数的裸官,只身一人在国内担任要职,妻儿老小全在国外,如果让他为国捐躯,在祖国需要的时候,能将生死置之度外而奋不顾身,肯定是神话故事。
他和总理之间,必须开诚布公地就一些事情,交换看法了。
一个连身边最亲近的人都不留在国内,随时准备好了后路的官员,会是为国为民的好官?滑天下之大稽!
省委一间不常用的会议室,打扫收拾一新,暂时充当了总理的落脚点。夏想坐在总理的下首,耐心地等总理忙完手中的工作。
夏想对总理的问题,实话实说:“记得是记得,不过现在很少说了,因为总觉得说出来做不到,是很虚伪的一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