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585章 末路狂花

“温秘书长是有点心得想汇报,我是有点情况要报告。”吴天笑望了望窗外的大雨,“我知道附近有一件很安静的饭店,又干净又整洁,风味还挺独特,下雨天去,别有情调。”
王泽人的事情不能算是大事,至少用不着夏想操心,因为反侦查是王泽人的专长,这点小事要是解决不了,王泽人就白混了几年刑警队长了。
但王泽人也不白给,没查到对方是谁,却猜到了对方的来路。
……吴天笑所说的地方叫闲人居,若是换了别的心眼小心思多的领导,说不定就会从此冷落吴天笑——开玩笑,闲人居,不是咒领导赋闲回家吗?什么居心!
如果赵牡丹陷害的是他,也许还有活路,但想陷害李丁山,肯定就是末路狂花了。
省委书记才迈动贵步上前,和颜悦色地剪彩,最后一切顺利,仪式圆满。但其后不久,市委书记就被调到了政协养老去了。
饭间,就说到了正事。
闲人居既然取名闲人之居,装修风格自然以休闲为主,轻松、舒适和随意为主旋律,也颇有乡村特色。来到一处小院,在院中坐定,听雨声叮咚,感受到自然的微风,也确实是难得的休闲时刻。
不要小看谁作东的问题是小事,暗中关乎着谁主谁次的大事,夏想的用意很明显,他要掌握主动权。
市委书记一下惊醒过来,忙又改了口:“请首长上前剪彩。”
吴天笑一颗心才又落到实处,正要笑,夏想却又说道:“三hetushu•com国演义中,认为曹操杀杨修是曹操草菅人命,其实不然,杨修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因为他没得选择。
何况吴天笑才是处级秘书?他的前途在夏想手中,不过是弹指之事。
说起来,还真称得起闲人居之名。
片刻之后,吴天笑和温子璇一齐放下电话,脸色同时变色。二人对视一眼,从对方的眼神中得出的结论,他们收到的是同一个消息……
吴天笑和温子璇请夏想来闲人居用餐,吃饭和放松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汇报最新动向。
孙习民似乎迟疑了一下,笑着应下了:“好,我替高总答应了。夏书记这么热情,高总肯定高兴还来不及。”
下一步的关键是做死赵牡丹的案子,不能让赵牡丹死灰复燃。既然赵牡丹放着好好的牡丹不当,非要当残花败柳,那好,夏想也不会心软,肯定要辣手摧花。
吴天笑先说了他手头的一摊子事情。
如果何江海识时务知进退,突然就放低了姿态,向周鸿基低头,向陆华城示好,也不排除何江海重新迅速占据上风的可能。
温子璇见夏想点了吴天笑,知道吴天笑的做法夏书记虽然没有意见,但还是希望吴天笑以后脚踏实地,她就及时说了一句:“天笑的出发点是好的,就是他有时考虑问题太细致了。”
但吴天笑有点剑走偏锋的路数,他就认定了夏想不会在意一些无聊的细节。
夏想摆摆手,意思http://m•hetushu•com是他什么都明白,不会在意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地方确实不错,看看风景,听听风雨,品品特色,天笑,你也有心了。”
夏想笑了一笑,示意二人接听电话。
具有丰富的反侦查经验的王泽人,虽然官场智慧不如吴天笑,但他对于有人跟踪和调查他,警惕度很高,察觉到了不对,似乎最近有人对他大感兴趣,在多方对他暗中调查。不过对方的行踪很隐蔽,王泽人只是察觉到了什么,但并没有准确地抓住对方的漏洞,查明对方身份。
结果省委书记一动不动。
基本上吴天笑的一摊子事情一切顺利,不过也有小小的意外之处,问题出在王泽人身上。
“好了,我还要开个会。”孙习民起身要走。
刚刚结束的一场风波,就让吴天笑充分领会到了夏想人畜无害的笑容的背后,有着怎样犀利而毫不留情的出击。
但就算宴无好宴,夏想也要赴宴,因为孙习民事先提到了达才集团的问题,就是抛出了一个幌子,意在暗示他,想在达才集团的问题上进一步交流,就得赴宴。
衙内主动提出请他吃饭,未必就是不怀好意,但如果说衙内是出于好心,也未免将他想得太好人了。
但朱振波有护身法定,暂时奈何他不得。和改利在和夏想会谈之后,改变了策略,采取了暂时冷落朱振波的办法,在等一个时机。具体是什么时机,夏想没有明说,和改利虽然心中没底,和-图-书也只好听从。
“还是我请高总好了,高总来到齐省总归是客人,我来作东,孙省长请转告高总,如果不是我请客,我就不答应。”夏想假装板着脸,既表现得很是热情,又是不容置疑的口气。
夏想假装不见,很有兴趣地问了问特色饭菜,随手点了两个菜,然后安稳地坐在宽大的太师椅上,看了看四周雨中朦胧的景色,绿树成林,花鸟成景,远处有人工土山,山边有湖,湖不大,但还有小船飘荡其上,也必须承认,虽是一处人工景致,但也别有匠心,算是少见的闲情雅致了。
赵牡丹的死活,现在系于一人之身,此人的态度是关键之中的关键——陆华城。
不过话又说回来,性格即命运,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何江海能改掉自高自大的性格,他就不是何江海了。
传闻是否属实暂且不论,但就国内官场而言,有太多领导到了一定层次,一句话不对,就有可能影响他对一个厅级高官的判断。
陆华城此时站在自己一方,并非出于真心,不过是投机取巧再加上有所隐晦的心思。夏想很清楚,陆华城是众多环节中,最有可能被策反的一环,尽管说来,其实陆华城现在几乎无路可退了。
饭菜上来之后,温子璇在一旁负责照应,不让服务员动手。
本以为是吴天笑的疏忽,后来一想,她就知道是吴天笑的故意,因为吴天笑有时就爱耍些小聪明,以显示他的与众不同,好让领导对他留下深刻的印象。
和-图-书吴天笑的电话突然响了,吴天笑还没有接听之时,温子璇的电话也响了。
吴天笑顿时一头冷汗,想说什么,一下觉得口干舌燥,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至此,算是真正体会到了夏书记的厉害之处。
“吃饭,吃饭。”夏想似乎又忘了刚才的事情,呵呵一笑,“还真有点饿了。”
夏想今天心情不错,比较放松,笑问:“什么由头?总不能无缘无故就吃饭。”
夏想起身相送:“我送送孙省长。”一边送孙习民到门外,一边又笑着补充了一句,“到时我再安排一两个朋友作陪,一定要让高总感受到宾至如归。”
但有几次弄巧成拙,才落到一个无人问津的地步,也幸亏遇到了夏书记,又有了现在的地位。不想他还不知悔改,还有意卖弄才情,万一再惹了夏书记不快,吴天笑一辈子的前途也就到头了。
其实平心而论,夏想也早想和衙内直接面对面过招了,既然值此齐省经过一次激烈的动荡之后,又暂时进入了平静期,借此机会和衙内谈一谈,交换一下各自的立场,也未尝不可。
孙习民没说什么,转身走了,只是明显离开时的背影不如来时洒脱。
提前一步来到闲人居并且将一切安排妥当的温子璇现身之时,脸色还有些难堪,她恼怒地瞪了吴天笑一眼,因为她以前没有来过此处,来了之后才发现名字竟然叫闲人居,当时脸色就变了。
不过经历过省委刚刚风起云涌的事件之后,和改利今天又打来电话和-图-书告诉吴天笑说,他会不折不扣地执行夏书记的指示精神——言外之意就是,他对夏想信心大增。
夏想确实不在乎,只看了一眼“闲人居”三个大字,摇头一笑就和吴天笑入内。
吴天笑对温子璇嗔怪加爱护的目光抱以一笑,悄悄摇了摇头,意思是他心里有数。
吴天笑的目光向下,主要盯紧鲁市的动静。市局陆华城现在一心要将朱振波扳倒,和袁旭强之间的矛盾日益加深。
中午下班时,雨势还大,夏想本想再去食堂吃饭,吴天笑却一脸笑意进来:“领导,温秘书长和我约好,今天中午请您吃饭。”
细致一说,在此可不是褒义词。吴天笑尴尬一笑:“夏书记,我知道了。”
在吴天笑透露中的信息中,最让夏想关注的是陆华城的立场。
“忙里偷闲,正好事情告一段落了,我就觉得让领导来放松一下心情,闲人居是最恰当不过了。”吴天笑有意解释说明一下,他自恃聪明,也不敢在夏想面前太过放肆了,因为他清楚别看夏书记平常好说话,真是发作的时候,那也是了不得的手段。
但永远不要低估老乡之间心理上的天然亲近之意,造成现在局面根源的根本原因还在于何江海的傲慢和高姿态。
曾有传闻说是在一次开业大典上,省委书记参加仪式,市委书记在台下讲话,讲话完毕就说:“请首长下台剪彩!”
也更让吴天笑坚定了信心,跟紧了夏书记的步伐,绝对是他步入官场以来,做出的最正确的一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