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675章 不能坐视不理了

新能源事件针对的是孙习民,和杨银花的问题如出一辙,都是一系列反击的一部分,对他而言,孙习民是死是活,周鸿基是不是处境尴尬,确实不关他事,虽说他不至于幸灾乐祸,但也不会迫不及待跳出来伸手拉上一把。
李童是市长,自然不会直管,但新能源客车项目是大事,李童必然每个环节都会关注。夏想理解并体谅李童置身事外的心思,但也不能让李童太自在了,一点儿力也不出可不行。
打给了何江海。
电话断了,何江海心中莫名乱跳,夏书记会有什么厉害的手腕施展?不知何故,他心里闪过一阵慌乱。不过随后又镇静下来,夏想确实在省委有不小的影响力,也有不可小瞧的政治智慧,但他毕竟来齐省的时间还短,和齐省的本土势力接触不多,他有什么底牌可打?
官场之上,不需要活雷锋,况且孙习民和周鸿基从本质上讲,还是敌对阵营的人。
终于彻底看清了形势的他却又悲哀地发现,此时他想放手,想认输,已经不可能了,面对汹涌的流言蜚语,面对滔天的巨浪,他哪里还有路可退?
因此,何江海说道:“夏书记,我真的拿这些人没有办法了,他们现在恨不得跑来医院也打破我的头……”
事情就有愈演愈烈之势,也正中了秦侃的下怀——伤了崔百姓的债权纠纷,省委必然投来强有力的关注目光,在调查真相的过程中,肯定会接触到债hetushu.com权纠纷的根源,最终……矛头肯定会直指孙习民!
夏想知道了何江海的隐晦的心思,也不再和他罗嗦一句:“好,我来出手处理。”
如意算盘当然要打得响叮当,所以尽管对秦侃在背后鼓动齐省部分本土势力对他不满,他也忍了。
此时的周鸿基,有口难言!
但在此事上,何江海显然摆的是坐山观虎斗的态势,毕竟孙习民被攻击,对他来说,也是好事一件。事情万一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说不定中央还得请他出面摆平。
李童立刻明白了什么,忙说:“好,我立刻让人查实。”或许是感受到了夏想语气之中的一丝不满,对夏想和刘一琳之间密切关系也略有耳闻,他就忙又补充了一句,“请夏书记放心,既然是夏书记插手的事情,我一定支持到底。”
何江海才不想制止新能源项目引发的混乱,他现在正准备亲眼目睹周鸿基的狼狈和孙习民的尴尬,正是扬眉吐气的大好时机,怎会出面制止?
“夏书记,时间跨度有点太长了,估计需要一点时间。”李童实在不想沾上新能源客车项目,知道现在是一个火药桶,一点就炸。但夏想有话,他得给点面子,却还是有拖延的意思。
之所以传播速度如此之快,也得益于先前闹得沸沸扬扬的牛处长英雄救美事件的铺垫。所有人都恍然大悟地想,哦……原来如此,原来是周书记自己金屋和图书藏娇,眼见事情败露时,拿一个死人背黑锅戴绿帽,太不地道了。
颓然坐在纪委书记办公室中,周鸿基只觉眼前一片灰暗。外面的阳光明媚,却在他看来无比刺眼而忧人,现在的他才品尝到了苦果,原来还真是苦不堪言!
周鸿基再一次想到了夏想,不知何故,此时他特别想和夏想谈一谈,因为他相信,此时在整个省委,只有夏想相信他的清白,相信他和杨银花之间没有一点暧昧。
如果发展成群体事件,愈演愈烈的话,最终会伤了孙习民,也会连累了邱仁礼,夏想要确保不能波及到邱仁礼的入局大事,万一……事态如果变了质,他为了维护邱仁礼的权威,将会不惜拿秦侃开刀!
秦侃如果够聪明的话,就应该知道适可而止的道理。
夏想当然明白李童之意,他一到现场,第一个电话就打给了李童。
夏想才满意地放下电话,如果李童连这点领悟能力都没有,吴才洋对李童的重用,就太没眼光了。
尽管说来,他确实有能力在一定程度上改变局面。
之所以夏想出面,是因为邱仁礼和孙习民都未返回,夏想还是齐省最高人。
夏想在何江海、秦侃以及齐省本土势力发动的一波又一波针对周鸿基和孙习民的攻势之中,始终处于中立的立场,似乎是置身事外了,其实还是有不可触及的底线。
出发之前,夏想刚刚得知了周鸿基的窘迫处境,也清楚是本土和*图*书势力的反击,对于此事,夏想还没有介入其中的打算,毕竟不可能周鸿基惹下了乱子,最后由他来善后,他不是救火员。
“何书记,新能源这边,事情又起来了,是不是该消停了一下?我支持债权纠纷中的正当诉求,但如果闹个没完的话,就过犹不及了。”夏想的话,三分商量,四分直白,五分不满。
不管传闻是胡说八道还是空穴来风,也不管周鸿基和杨银花之间是否真的上演了一出掉帘子相遇的戏剧,总之,几个小时后,周鸿基的艳史就传得满城风雨。
夏想和刘一琳赶到的时候,现场已经聚满了债主,群情激愤,已经濒临了失控的边缘。
今天的事态,只差一点儿就触底了,夏想就不能坐视不理了。
但周鸿基并不知道,此时的夏想已经离开了省委,和刘一琳一起,前往新能源客车集团处理重大突发情况去了——虽然因为新能源客车项目的债权纠纷将崔百姓打破了头,虽然省委调查组已经在邱仁礼的亲自批示下,进驻了新能源客车集团,调查伤人事件,但认为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的债主们依然不依不饶,继续闹事。
“我相信李书记的记忆力。”夏想加重了口气,“何江海同志也曾插手过新能源项目,我也会咨询一下他的意见。”
市委方面一直是刘一琳负责此事,也是李童耍了滑头,知道事情太棘手,就直接交由刘一琳全面负责,反正刘一和图书琳初来乍到,不知水深水浅。
“李书记,我是夏想,新能源客车项目的地皮,最早由哪家公司买进,后来又经手几次,麻烦你调出原始数据,我让天笑过去去取。”新能源客车是省政府的重点项目不假,但地皮却是鲁市的地皮,而当时李童正担任市长,所以,所有地皮变更都绕不过鲁市国土局。
打出两个电话之后,夏想正准备打出第三个、也是最后一个电话时,刘一琳来到近前,向他透露了又一个惊人的消息。
夏想很清楚,何江海或许控制不了现场的债权人,但他有足够的影响力控制债权人背后的人,只要他一个电话打出,现场的债权人至少会少一半以上。
周鸿基现在清楚了一点,以往的种种事件,牛处长车祸事件,朱振波自杀事件,到今天的杨银花事件,都没有夏想的事情,都是何江海一手为之,或者说,是何江海和齐省本土势力共同为之。
夏想一边让刘一琳控制现场秩序,一边又打出了第二个电话。
何江海……欺人太甚。
但在新能源项目的问题上,夏想有一个底线就是,不能酿成群体事件!
何江海沉默了小片刻,才说:“夏书记,其实那件事情,和我真的关系不大,现在不少债权人还在恨我。”
何江海很快就会后悔他的决定了……
比洗脚水还脏的脏水,又腥又臭,恶心无比。
不过……和杨银花事件只针对周鸿基一人不同的是,新能源项目针对的m.hetushu•com不仅仅是孙习民一人,最主要的是,背后推手的目的很复杂,用心很深远,夏想必须提防事态失控之下的误伤。
夏想的提议,让他很为难,当然,他也理解夏想的用心,是基于一个基本的不能失控的前提,但在齐省是大乱还是小乱的问题上,他和夏想的立场显然并不一致。
原先崔百姓被打破了头,他还暗自欣喜,以为崔百姓盛怒之下,中纪委震怒之下,还可以继续推进何江海的案子,没想到,还没有等来案件重开的消息,还没有等到中纪委的最终决定,却等来了他被兜头泼了一盆脏水。
确切地讲,是两个惊人的消息,终于促使夏想痛下决心,决定正式全面介入齐省局势。由此,随着夏想的出手,齐省局势全面进入收局阶段。
尽管以夏力为首的省委调查组已经进驻了新能源客车集团,尽管对方已经出手伤了堂堂的中纪委副书记,但显然没有人意识到事件的严重性,或是并不将中纪委副书记放在眼中,除了欠债还钱,其他事情一概不管,今天就再次聚齐了上百人,继续聚众闹事,要求还钱。
何江海说的是实话,但夏想显然不想让何江海轻松:“何书记,绕圈的话就不必说了,我希望你出面干涉一下,别让事态失控了。万一真要发展成了群体事件,不好收场的话,对谁都没有好处。”
而现在举目四望,身边空空如也,竟然没有一个可以助他一臂之力的同盟,确实是天大的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