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677章 小闹怡情,大闹伤身

“不瞒夏书记,我已经和两方私下接触过了,承蒙夏书记的前期工作,两方都同意坐下来谈判解决,债权人一方也承诺不会再闹事,有理由相信,事情已经解决了一大半。”周于渊果然聪明,还未上任,就已经进入了角色。
中央的大前提还是维稳……但,秦侃似乎真是一往无前了,稳定真能压倒一切?稳定真能掩盖一切?不,他要继续推进他的大计,绝不后退。
邱仁礼微微点头,对夏想及时制止了事态的扩大十分满意,说道:“周于渊同志在政府班子的分工,我和习民商量一下。”
事情不闹大,他怎么达到他的最终目的?秦侃就勉强一笑说道:“我会充分领会夏书记的指示精神。”
再加上夏想刚刚为几位债务人敲响了警钟,相信新能源客车项目的债权纠纷,基本上就化解了,一场有可能引发暴力冲突的流血事件,就此过去。
在前往机场的路上,夏想接到了秦侃的电话。
夏想笑着回答了一句语焉不详的话:“既然你知道他们唯利是图,我用的方法自然是许之以利了。”
下午,齐省省委召开全体干部大会,郑重宣布了一项并不重要但影响深远的人事任命,提名周于渊为副省长人选,周于渊不再担任五岳市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
放下电话,机场就到了,正好赶上邱仁礼的飞机落地。
之所以秘而不宣,也是因为齐省局势复杂的原因。又之所以现和-图-书在突然宣布,还是因为齐省局势大变的缘故。
甚至部分排名靠后的常委的任命,中组部也只是出动一名司长,很少有副部长出面的时候。因此,谢信才亲自出面前来宣布任命,政治意义十分耐人寻味。
他很不理解夏想的所作所为,事情闹大了,打击了孙习民的威望,对邱仁礼而言,对夏想来说,都是好事,夏想怎么就非要多管闲事灭火了?
不想火焰刚刚扑灭,秦侃就迫不及待打来电话,夏想就知道,他踩到了秦侃的尾巴。
秦侃心中火气渐大,夏想的口气很大嘛,大到以为他是可以掌控一切的省委书记,说实话,就是省委书记也不可能事事尽在掌握之中,更不可能让每个省委常委都听从指挥。省委书记都不能一言堂了,夏想一个省委副书记,还想怎么着?
“周于渊同志被提名为副省长人选,怎么,秦省长还不知道?”夏想故意反问一句,旨在再次点醒秦侃,凡事不可过分,连周于渊的任命都没有提前听到风声,可知秦侃在京城的后台并不强硬。
晚上,夏想和邱仁礼一行为谢信才接风。接风宴上,因为没什么外人,谢信才才透露了一丝口风,他此来齐省,除了宣布周于渊的任命之外,还另有职责在身……
“孙省长现在还在京城,新能源问题,为什么不能等一等?我个人认为,等孙省长回来之后再解决最好。”秦侃确实有气要生和_图_书,但在夏想面前,又不敢过于流露出来。
尽管并不清楚夏想施展了什么手段,秦侃在佩服之余,还是难免怒火中烧。
“我也希望如此。但我对齐省局势的看法是,小闹怡情,大闹伤身,一切在以不影响齐省的安定团结为前提之下的争执,都可以容忍。”夏想并不松口。
证明了一点,中央对周于渊的任命十分重视。更深入地讲,不是对周于渊即将担任的副省长位置重视,而是对周于渊本人重视。
谢信才不说话,只是含蓄而笑。
原则上副省长的分工,由省长一言而定,实际上,每个省长都会事先征求省委书记的意见,说到底,书记才是无所不管的一把手。
因为周于渊不但是齐省人,还是半岛人,在半岛帮之中人缘很好,虽然不如何江海强势而有决策力,但也有可观的居中协调的影响力。
周于渊怎么就脱颖而出,担任了副省长了?副省长又不是一个什么重要的位置,怎么事先没有一点风声透露?以秦侃的政治智慧,自然一转念就想清了其中的环节,知道了事先秘而不宣的原因所在,一时更是心思浮沉。
秦侃一愣:“谁的任命?”
当着谢信才的面说出上述问题,也是夏想有意借谢信才之口,传递到吴才洋的耳中,让吴才洋对齐省的局势以及对他在齐省的立场,有更清楚的了解。
“夏书记,我希望和你还是可以随时坐下谈话的朋友。”秦侃和图书知道夏想的底线,他不敢触怒夏想,因为他很清楚夏想的能量,但也不希望夏想成为他的绊脚石。
夏想也没和周于渊客套,直截了当地告诉了他即将肩负的重任,周于渊表示完全按照夏书记的指示精神办。
秦侃不清楚也在情理之中,关于周于渊的任命,整个省委没有几人知道,因为一个副省长的任命虽然不是很大,但却很关键。
有了邱仁礼的一句话,夏想就知道,周于渊的事情……定了。
夏想和谢信才也认识,作为吴才洋的最得力的助手,谢信才对夏想也是热情有加,握手寒喧之后,三人共乘一车返回省委。
邱仁礼拍了拍夏想的肩膀:“夏书记,多亏你了。”
别说刘一琳不解夏想的手段,就连新能源客车集团的女老总也是震惊得目瞪口呆,望着夏想洒脱离去的背影,竟然忘了为省委副书记送行。
其实刚才在新能源客车集团,夏想就想打电话给秦侃,后来因为想到了更巧妙的解决之道,就放弃了和秦侃商谈的念头。
夏想,功不可没。
对周于渊的重视,其实还是间接表明,中央对齐省本土势力采取的还是分化、打压但同时又必须拉拢的策略。
“秦省长,有话请讲,不必客气。”夏想的口气谈不上冷淡,但绝对不能说热情。
再加上中组部副部长亲自前来,就更是让不少人揣摩其中隐含的政治意图。
此次谢信才随同邱仁礼一起抵达鲁市,就为宣和-图-书布任命而来。
“呵呵,秦兄说笑了,我只是以朋友的身份随口一说,就当是私人谈话。”秦侃是否听进了他的劝告,夏想不再多想,因为政治人物嘴上说得再漂亮也是无用,一切,还要看行动。
或者说,有一定的政治暗示?
路上,夏想也不避讳谢信才在场,简单向邱仁礼汇报了新能源客车项目的债权纠纷,并表明了希望周于渊一上任就接管新能源客车债权纠纷的善后事宜。
“夏书记,新能源客车项目,解决得很漂亮,让人叹为观止。但我有一个疑问,不知是不是能请问一下?”秦侃的语气多少有点不太正常,也是,任谁精心准备的计谋被人谈笑间化解,谁也不会心里好受。
尽管谢信才语焉不详,并未明说,但夏想还是猜到了大概,不由暗暗震惊。
周于渊的任命,对大部分人来说,非常突然,不但突然,而且一点也想不到。还有一点让人大为不解的是,怎么就不能等孙省长回来之后再宣布任命,在省长缺席的情况之下召开任命大会,是不是有什么说法?
周于渊身为齐省人,有深厚的本土根基,债权人也好,债务人也好,周于渊不能说全认识,至少也能认识一半。在老乡观念十分深厚的齐省,由周于渊出面居中调停,可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齐省需要一个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有些事情,过界了就危险了。”夏想含蓄一点,随后就又借题发挥,“中组部副和*图*书部长谢信才同志要来齐省宣布重大任命,鲁市需要一个良好的治安环境。”
任命大会一结束,周于渊最先来到夏想的办公室,向夏想表示了感谢。
实际上,周于渊只是一名排名靠后的普通副省长,并非常委,一般来说不是省委常委的任命,不会惊动中组部副部长。
秦侃本来是想和夏想讨论新能源客车的处理问题,却被夏想轻巧地一拨,落在了周于渊任命的问题之上,一下愣住了。
在潘保华案件还没有最终定性之前,中组部即将正式宣布免除潘保华党内外一切职务,同时提名五岳市委书记周于渊为副省长人选。
而三名经手人一出面,在和百余名债权人接触之后不到十几分钟,一干人就一哄而散,走得干干净净,一场有可能引发的群体事件,在夏想的居中周旋之下,不到两个小时就化解于无形之中。
……
刘一琳没有理由也不够资格去迎接邱仁礼,分别时只问夏想一句话:“你怎么说服了几个唯利是图的商人?”
与此同时,孙习民悄然返回了鲁市,到机场迎接的人,既不是政府秘书长,也不是周鸿基,赫然却是……秦侃。
在得知邱仁礼即将在机场落地的消息之后,夏想中止了在新能源客车集团的协调工作,立刻动身前往机场迎接邱仁礼一行。
显然,夏想并没有正面回答刘一琳的话,刘一琳也只能望着夏想的背影,摇头一笑,不过她相信,总有一天,她会知道夏想的底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