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681章 全方位的严峻考验

孙习民却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燕省之时遭遇到的倒霉之事,在齐省,又被他结结实实撞了大运——正被秦侃拿来大做文章的新能源客车,才让夏想解决了债权纠纷,却又出现了重大安全事故……难道说,真有官运一说?
而且还是双重特殊时期。
但说句不好听的话,国内的政治现状就是,国家出台了错误的政策,将错就错。省里出台了不合实际的政策,错上加错。领导个人的决策失误,一误到底,绝不改正,因为改正就相当于自打嘴巴。
仅仅是上面的一件事情也就是算了,更大的麻烦在于,最近国内各地接连不断发生校车翻车事故,已经引发了针对校车安全的全民大讨论,所有校车事故都会在一夜之间成为国内新闻的焦点。
不是翻车事故,也不是撞车事故,而是汽车漏电,电死了几名小学生!
印小白忙说:“通知了周书记的秘书周睿了……”
“到底怎么回事儿?”邱仁礼也有点招架不住了,事情发生的密集程度之高,是他从政几十年来第一次面临的最严峻的考验,多少风浪都经过了,但今天,还是让他感觉到了晕眩感。
邱仁礼和孙习民同时大惊——失踪?一个堂堂的省纪委书记,副省级高官,怎么还能失踪?
只是……怨天尤人无济于事,事情既然发生了,是好是坏,也只有站出来正面面对,身为省长,他无路可退。
太突然了,事情发生的时机太他妈的让人恶心了,和-图-书孙习民几乎骂出声来。
除了人为原因之外,也有必然的事故的发生,逼迫他不得不正视错误。
……秦侃在得知七名小学生被电死之后,一脸悲痛加欣喜的表情,心中只闪过一个念头——天助我也。
尤其是当他接到几家报社打来的要求采访的电话之后,更是怒不可遏地摔了电话,随后指示宣传部门,拒绝所有记者提出的采访新能源客车项目和五朵金花工程的要求,并严令省内媒体转载任何有关新能源和五朵金花的话题。
……邱仁礼在得知消息之后,也是愣了半天,最后才无奈地摇了摇头,要求立刻召开紧急会议。
在谢信才代表中组部还没有宣布重大消息之前,针对孙习民的第二波攻势,已经见诸了报端。
毕竟也是出了大事,省委必须拿出一个章法出来,校车事故最近频频发生,必须正面做出积极的回应,否则也无法向广大百姓交待。
……夏想在得知消息之后,第一次摇头苦笑,历史强大的惯性再次应验在孙习民身上,难道说,一个人真的可以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之中?但不管怎样,他除了替几名学生痛惜之外,对孙习民,也是难免叹一声同情之气。
更有人翻出了旧帐,当年在燕省的时候,正是因为孙习民的好大喜功,要去视察,才导致了安县特大安全事故,并由此引发了孙习民的引咎辞职。
但今天一上会就又发现了异常,本来已经少了一人的常委http://m•hetushu.com会,今天却又少了一个——周鸿基没有与会。
本来,新能源客车问题虽然也见诸了报端,但实际上,仅限于在经济领域内的讨论,并没有真正被普通百姓关注,通俗地讲,并没有引起广泛的关注,没有产生轰动效应。
只用了半个小时,消息就传遍了省委。不到一个小时,耗资上百亿的新能源客车生产出来的三辆电车之一、也是唯一一辆投入到使用之中的电车,因为漏电电死了几名小学生的重大新闻,就传遍了网络。
孙习民尽管早有心理准备,但见到文章之后,还是出离了愤怒。
错了不可怕,可怕的是,为了面子死不认错。
孙习民相信电死学生事件绝对不是人为事故,只是一次意外,但巧合之下的意外,却为他的处境雪上加霜,让他遭受了当头一棒。
话刚说完,周睿就急急敲门进来——平常纪委书记的秘书可没有资格进入常委会议室——他也顾不上失礼了,上来就说:“邱书记,孙省长,周书记……失踪了!”
怎么可能?怎么就这么……倒霉?
网民是最善于发掘并且探究真相的群体,七名小学生触电身亡事故一经披露,就立刻有人将当天发表的深度剖析新能源客车的经济层面的文章拿来,与七名小学生死亡事件并列,随后,又有人翻到了以前发表过的指责新能源客车项目是政绩工程、面子工程的文章。
“我就打了一个电话,想再提醒周书记一和-图-书声,结果却关机了。我就觉得哪里不对,正好一出门就遇到了夏书记的秘书吴天笑,吴秘书说常委会已经开始了,我就知道可能不好了,急忙联系了周书记的司机,司机说,周书记没要车。我再跑到外面一看,哪里还有人影……”
孙习民原以为事情再闹大,也不过是媒体推波助澜,伤不到筋骨,不料,刚刚被夏想解决了债权纠纷的新能源客车,又出了一档子更大的事情。
但因为关注经济领域决策的都是具有影响力的高层人物,所以秦侃的做法,还是让孙习民十分恼火并且难受。
作为一项投资上百亿,占地上百亩的省政府重点工程,作为可以改变齐省制造业格局,让齐省一跃成为数一数二的汽车大省的新能源客车项目的规划就是,先生产新能源电能客车,然后生产电力汽车,占领国内电力汽车生产的至高点,填补电力汽车技术的空白,让落后全国几个数量级的齐省汽车制造业,在三五年时间之内,领先国内汽车制造业至少十年。
在社会进步并且民主的今天,英明而伟大的领导是从来不会犯错的官神。但在一无是处的封建社会,帝王在知错之后,还会颁发“罪己诏”来向天下认错。
仅仅生产出来的三辆所谓的新能源客车,两辆闲置,一辆送给了精英小学当校车,结果就出事了。
结果就是坑深似海,让孙习民追悔莫及。
孙习民也是如此,他不会也不能认错。因为一认错,不但他要和-图-书负有严重的领导责任,而且所有经手新能源项目的领导干部,就等于都错了。
只可惜,他不认错,有人非要按着他的头逼他认错。
孙习民本非贪官,也不是恶人,却偏偏时运不济,风霜刀剑严相逼,奈何天?
如潘保华一样一出事就被免职,也是因为潘保华潜逃未果的原因,否则有可能半年之后才有处理意见公布。
邱仁礼一愣,看了印小白一眼。
于是,在有意无意地引导之下,孙习民直接被推到了舆论的最高处,成为所有人口诛笔伐的对象,甚至有人将七个学生之死也归咎于孙习民的决策失误和面子工程。
邱仁礼直接召开了常委会,而不是书记办公会,也是显示出更加慎重的意思。事故很无奈,谁也不愿意发生,但既然发生了,态度很关键,姿态很重要。
第一重特殊时期自然指的是现在新能源客车项目已经闹得沸沸扬扬的债权纠纷,以及由此引发的一系列的经济论战,虽说与当年夏想和程曦学之间的大规模的经济论战不可相提并论,但也将孙习民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下,让他灰头土脸,疲于应付。
最近常委会召开的次数不是很多,尽管不多,却都已经习惯了12人的常委会,因为何江海缺席一段时间了,对于何江海事件一直久拖不决,早就习以为常,因为人人清楚,层次越高,处理意见的出台就会时间越长。
“我也不太清楚。”周睿按说也算是一号人物了,好歹也是省纪委书记的秘书,可和图书是现在差不多都快哭了,“刚刚我接到电话后,立刻通知周书记开会,周书记正在接电话,点了点头,意思是他知道了。然后打完电话他就出去了,我以为他去开会了,不料无意中朝外面看了一眼,发现周书记一个人走出了省委大院,我还纳闷怎么不是上楼去开会,出去做什么了?”
和上次只是一家经济期刊刊发不同的是,此次深度剖析的针对齐省经济决策层面失误的经济文章,不但同时在几家报刊之上面世,还在几家大型网站之上,同步发出。
电车漏电,电死了七名小学生,消息传到孙习民的耳中,孙习民顿时呆愣当场,一脸灰白,一言不发,半天呆立不动,大脑一片空白!
是不是听上去很耳熟?没错,完全就是大跃进时期的口号和思路,完全是不切实际的空中楼阁。但却蒙混了许多人,甚至连孙习民也禁不住天花乱坠的前景的鼓吹,认为真能一举改变齐省汽车制造业落后的现状,从而一跃成为汽车强省,在深信不疑之下,他就主抓了新能源客车项目。
最后,讨伐的对象就落到了省长孙习民身上,因为新能源客车是孙习民上台以后主抓的省政府重点项目!
要是平常电死几名小学生,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一个人位置越高,耳中听到的各种事故就越多,都有一个由震怒、震惊再到麻木的过程,只是很可惜的是,现在不是平常,而是特殊时期。
孙习民面临着上任齐省之后,第一次全方位的严峻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