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718章 关头

当然前提是,她能尽心做好本职工作,并且帮助萧伍完成重大的任务。
夏想的名头果然管用,吕卫东立刻就问:“哦……是谁?”
第一次,邱仁礼要高举权力大棒,对秦侃进行打压了。
上位者常用的手法就是沉默,以沉默来彰显权威,以沉默来施加压力,因为身为下级,面对可以决定自己命运前途的上级,难免会有揣摩和忐忑的心理,但秦侃却依然是从容不迫的姿态,继续以谦逊的姿态,耐心等待邱仁礼的指示精神。
秦侃郑重其事站了起来,表态:“我一定牢记邱书记的教诲,时刻严格要求自己,为齐省的发展做出更大的贡献。”
李丁山上任之后,叶晓童还没有机会向李丁山汇报工作,毕竟李丁山是一把手,下面有市长、副市长和不少副市长,以及众多常委,都要向李丁山汇报,哪里轮得上她一个市委副秘书长?李荣升在任时,她和李书记关系还算不错,现在李丁山走马上任,同样是李书记,对她而言,却是物是人非了。
半个小时后,孙习民前往人大接受质询。孙习民刚走,秦侃就接到通知,邱仁礼有事找他。
“秦侃同志,你在齐省几年的工作,省委也是有目共睹,对你的工作,中央也是持肯定的态度。希望在最后一任,能坚持一个党员的良知和原则,不要因为一时糊涂,而做出危害一生声誉的错事。”
萧伍此来品都的目的,叶http://m.hetushu.com晓童心里有数,是为了品都的疫情而来。实际上,李荣升在离任之前就已经初步查到了端倪,毕竟李荣任在品都多年,对品都的大小黑恶势力,了如指掌。只不过还没有来得及处理,李荣升就调任副省长了。
叶晓童为了难,萧伍说得轻松,她到现在为止想见李丁山一面都还没有机会,更不敢主动打电话过去请示,但萧伍既然说了,硬着头皮也得试一试。
萧伍却说:“那就请秘书长为我引见一下。”
然而,事情还没有算完,电话又响了,传来的消息是,萧伍一行在品都安然无事,而且还暂时脱离了视线,不知所踪。但有一点可以确定,就是萧伍已经和官方接触,不但和李丁山见了面,还和叶晓童进行了私下会谈。
叶晓童很清楚温子璇为她打开了一扇大门,眼前的机会如果把握得好,她就可以借机和李丁山建立良好的关系,甚至进一步和夏书记攀上关系,仕途之路就会宽广无限了。
在办公室坐了片刻之后,电话响了,一个更让他愤怒的消息传来——夏想昨夜和程在顺发生了矛盾,而且两人还单独谈了十几分钟,具体谈了什么,无从得知。
但可以清楚的一点是,程在顺在和夏想会面之后,十分不快,甚至还发了火。
夏想……真的触及到了他的底线,秦侃再也忍不住愤怒了。夏想处处和他作和-图-书对,尤其是插手品都疫情的做法,最是让他无法接受,因为如果品都疫情的真相。
电话,是李丁山的秘书吕卫东接的。李丁山作为副省级干部,可以直接带秘书上任。
“大概有一个初步意向,等习民同志回来之后,会最终敲定,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更主要的是,以前秦侃再闹腾再折腾,针对的只是孙习民和周鸿基,但现在则不同了,人大问题,已经触及到了他的利益,更有甚者,甚至会让他也会受到连累,邱仁礼就动怒了。
萧伍于官场中人,耳闻目睹多了,也知道一些热情的背后,自有用意,既然夏书记没有反对他和叶晓童见面,就证明叶晓童可信,他就直接说明了来意,并且将昨晚的事情也说了出来。
虽然孙习民调整他的分工早在预料之中,但没有想到的却是邱仁礼找他面谈,如果仅仅是孙习民做出调整分工的决定,就相当于只有省长施压。现在倒好,等于是一二把手联合起来向他施压,就让秦侃大感压力倍增,而且有点恼羞成怒。
就是说,她能帮上萧伍的忙,是她的机遇。
事后不久,也确实证明了夏想的猜测,但由此引发的连锁反应,也是让人始料不及的风波。
秦侃终于听出了什么,问道:“邱书记,是不是我的分工要调整了?”
“好,你有这样的思想觉悟,是好事。”邱仁礼此时也不得不露出笑脸了,确实佩服秦和*图*书侃的装模作样。
邱仁礼却没有好脸色,淡淡地应了一声:“坐。”
其实按照邱仁礼目前的级别和心态,以及他眼睛向上看的境界,不应该对秦侃有私人偏见,也早就见多了官场上形形色色为了一己之私的各色人等,但今天还是抑制不住心中的不快,因为秦侃太能闹腾了,也太有心机了。
更有甚者,夏想的秘书和司机还将程在顺的司机打成了重伤!
“萧哥来了?”吕卫东口气大变,一下热情如火了,似乎变了一个人一样,“萧哥来了还请示什么,直接来李书记办公室就行了。”
第二天一早,萧伍在品都拜会了叶晓童。
叶晓童听了,微皱眉头,事态比她想象中还要严重几分,因为对方出手太快了。她想了一想,试探着一问:“萧先生,你是不是想和李书记见个面?”
“李书记正忙,叶秘书长要汇报工作,等安排。”吕卫东的语气不冷不热,明显是公事公办。
……
应该说,换了任何一个人都会动怒。
“不管是来自哪里,只要身为齐省的干部,就要热爱齐省、建设齐省、美化齐省,全心全意为齐省服务,而不是有三心二意,为了个人私利,四处挑事,甚至不惜丑化齐省形象,拿无辜百姓的生命当赌注!”
秦侃面色平静地走出邱仁礼的办公室,始终保持着从容的姿态,回到办公室之后,才终于卸下了伪装,无比愤怒地拍了桌子。
“不是我www.hetushu•com汇报工作……”别看叶晓童是市委副秘书长,实际上在市委的地位,还不如吕卫东,所以她唯恐吕卫东挂了电话,急急抢了一句,“是夏书记的一位朋友要见李书记。”
叶晓童对萧伍的到来,就十分热情。
怎会如此?秦侃在受到邱仁礼的敲打之后,再听到夏想和程在顺冲突的消息,终于出离了愤怒。
“……”放下电话,叶晓童再看萧伍时的目光,几乎都要放光了。现在她才知道,萧伍来到市委先来找她,不是有求于她,而是她的荣幸。
夏想一早上班后,就接连安排了几件事情,在和邱仁礼谈话之后,他又和周鸿基在办公室碰了头。
到了邱仁礼的办公室,秦侃还一副镇静自若的样子,上来还轻描淡写地问道:“邱书记有什么指示精神?”
邱仁礼点点头:“你能理解就好,希望你不要有心理负担,继续在新的工作岗位上,为齐省的经济发展,贡献力量。”
李丁山初来品都,正是交接之时,忙得不可开交,会不会见萧伍,叶晓童可是心里没底,更不敢主动替萧伍引见,她可没有那么大的面子。
一直以来,邱仁礼在齐省奉行的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政策,既不和本土势力结仇,也不和其他人结怨,能拉拢尽量拉拢,能分化则尽可能分化,万不得已的情况之下,才会考虑打压。
萧伍在市委和叶晓童见面,并且随后也和李丁山会面的消息,第一时间就传到了和*图*书老铁的耳中。老铁是什么反应,夏想不知道,夏想只知道的是,品都的下一步工作,将不会那么轻松。
“我服从省委安排。”秦侃态度十分端正,“我是党的一块砖,党往哪儿搬就往哪儿搬!”
“萧伍!”
“秦侃同志,齐省今年的经济虽然增速不错,但还是距离上一名有点差距,我们一直自认是第二经济强省,其实当了几年第三名了。按说,齐省人民不比兄弟省份懒惰,齐省的经济结构也很合理,引进外资、产业结构调整、重大项目的投资和建设,都稳居全国前列,为什么始终当不了第二名?恐怕还是内部不和的原因。”
叶晓童比温子璇小三岁,虽不如温子璇有女人味令人遐想的隽永,也自有一股特有的优雅,举手投足之间,风情十足,也算是官场之中少见的端庄女人。
萧伍,就成了一个联接她和李丁山之间能否建立良好关系的桥梁。
秦侃淡然地坐下,做出洗耳恭听的样子。邱仁礼没再说话,似乎是沉思,似乎又是走神,反正气氛一时沉默而怪异。
叶晓童十分高兴,不仅仅因为萧伍是温子璇介绍的人,而她和温子璇关系十分密切,更因为萧伍是夏想的心腹,也和李丁山有着极为复杂的关系。
诚然,邱仁礼作为省委书记,不能左右秦侃的命运前途,但却可以直接削弱秦侃手中的权力,所以当邱仁礼见到秦侃依然一副笃定的姿态之时,心中也不知何故流露出一丝鄙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