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739章 浩浩荡荡的大风

哦呢陈的计划是,国庆后开始出其不意地大反击,一举攻破衙内的攻势,让衙内先前的努力全部付诸流水。
杨威办事比较细心,他事事经手,不会出什么差错。其实以夏想的想法,就算不组织一队多吸引眼珠的婚车队伍,也要拿得出手才行。说句大话,在京城之地,虽然他现在比不上衙内一样势大,但要组织一场盛大的婚礼,也不算什么难事。
如果夏想身边没有几个美貌并且出众的女人的话,卫辛会认为是夏想的失败。
要说最不爱争风吃醋的女人,非卫辛莫属。
也幸好宋一凡没来,否则也不知她会闹腾成什么样子——当然不是闹事,而是以她的脾气,必然会东看看西看看,肯定会热闹得不行。
杨威却不同意哦呢陈的计划,他认为哦呢陈的反击太猛烈了,容易让衙内前期的资金撤走,应该以温水煮青蛙的方式,慢慢加大反击力度,给衙内造成稍微加大努力就可以得手的错觉,以便吸引衙内注入更多的资金。
卫辛是一个细心的女人不假,但她从不多心,也不疑心,不会去胡思乱想什么,只求一生安稳,在金钱和权势上面,也是淡泊得很。
其实卫辛出现在肖佳家中,纯属意外。
夏想呵呵一笑:“省长只负责宏观上的行政决策,可不负责具体的招商引资项目。以后经济班底的整体走向,还有怎样扩张,怎样整肃队伍,李沁你具体负责。不过我可hetushu.com丑话说到前头,你的职务官方不承认,而且也没有工资发。”
差不多一切都安排妥当,也没有亏待丛枫儿半分,夏想放心了,又问了问一些细节问题,比如安排车队、花车和行路路线,等等,得知杨威事事经手,他就更是大为心定。
不过都不知道的是,夏想的胃口……比杨威的还大。
夏想就只好假装是最无辜的人,和丛枫儿说了几句,问她还有什么要求。丛枫儿一脸幸福和感动,连说没有。
换言之,如果全部无条件服从夏想一人指挥的话,几千亿的财富,集中在某一领域,可以制造一场金融风暴,当然,不是“豆你玩”“蒜你狠”或是炒作红木家具一类的小打小闹,而是一场足以影响国计民生的浩浩荡荡的大风。
来了之后才知道还有一个肖佳,而肖佳也是燕市人。
“我是副书记,分管的是人事和党群,对于经济事务,就很少关注了。”夏想的回答可不是打官腔,而是实打实地告诉李沁,他以后可能不会再过多地插手经济事务了,“以后好的项目和发展机遇,要靠你们自己去争取和创造了。”
哦呢陈和杨威面面相觑,夏书记的胃口不是仅仅打败衙内,而是挖了一个大坑让衙内跳进来,难道是想反咬一口,要吞并衙内的产业?
李沁又向夏想汇报了近一年来经济班底会议之后,各家公司立足燕省,迈向全国的拓展计划和_图_书的收获,整体形势十分喜人,在国内数个省份的落地进展得十分顺利,尤以湘省为最,湘省之中,更以彭勇所在的城市的进展最快。
杨威比哦呢陈胃口更大。
没有了后顾之忧,哦呢陈和杨威又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就一口答应:“请夏书记放心,只要夏书记发话了,玩多大都不怕。”
也就是说,如果有谁非要拿夏想的经济问题做文章,江山房产是唯一的破绽。现在江山房产的资产已经突破了百亿大关,是燕省名符其实的房地产巨头,短短十余年就发展到如此规模,背后如果无人支持,谁也不会相信。
也确实,夏想虽然现在是高高在上的省委副书记,但在她的婚礼的安排上,几乎面面俱到都想到了,虽然没有事无巨细地过问,安排的人手却让她感受到了真切的温暖。以夏想现在的高位,还能对她如此关怀,实属难得。
基本上感觉丛枫儿的婚礼一切无虞之后,夏想见肖佳家中实在人太多了,就提出到外面找个地方坐坐。
在哦呢陈和杨威的精心布局下,在肖佳的调配和应对下,现在局势进入了僵持阶段,互不退让,但在刻意安排下,肖佳一方表现出后继无力的迹象。
如果笼统地概括一个数字的话,整体实力提升了百分之五十左右。据保守估计,照此速度扩张下去,附属于夏想的商业帝国,有望在今后五年之内,掌握超过数千亿的hetushu.com财富!
但卫辛不多心不疑心,不表明她没心。她也清楚,以夏想的优秀如果身边没有几个女人,反而不正常了。世界从来不公平,古往今来就是男人占据主导地位,可以一人拥有无数个女人,在今天,虽然取消了一夫多妻制,但却依然有很多男人身边从来都是无数女人围绕。
李沁明白了什么,点头说道:“明白,等夏书记什么时候成了夏省长,我们再出钱出力,为夏省长开路。”
夏想已经完全从江山房产脱身出去,任谁也查不到他和江山房产有任何瓜葛,当然,他和萧伍之间的莫逆关系不算,谁也不会因为哪家老总和夏想关系密切,就将哪家公司当成夏想的产业。
尽管如是想,但卫辛却没有意识到肖佳和夏想之间的关系,她之所以前来,是因为她和李沁关系不错,李沁提到了丛枫儿的婚礼,因为上次在燕市的班底大会上,她和丛枫儿认识,又因为同是燕市人,卫辛就来了。
哦呢陈和杨威是不怕了,夏想却有点怕,不过政治之上从来都是如履薄冰,怕有何用?况且他想吞并的不是衙内的产业,而是布了一步长远的棋局,有着深远的政治目的。
夏想和卫辛只是交流了一下眼神,并未说话,肖佳也很识趣,也没有和夏想多说,只是用调侃的眼神调皮了夏想几眼。
李沁乐了:“我分文不取,也不想争权夺利,我就是为人民服务。”
夏想看出了哦www.hetushu•com呢陈和杨威的疑虑,笑了:“政治上的事情,你们不用操心,只管在经济上,在合理的范围之内继续和衙内较量就可以了。衙内只要动用政治力量,自会有人出面解决,你们不用担心。”
夏想的出现也在卫辛的意料之中,因为卫辛注意到在场的人都是夏想的熟识,她就知道丛枫儿的婚礼的背后,有夏想的影响力。
上次经济班底会议之后,夏想的经济班底四处布局,在国内遍地开花,到现在已经初见成效。时至今日已经一年有余,扩张速度依然不减,不提孙现伟、齐亚南已经在省外稳稳站住了脚跟,就是萧伍名下的江山房产,也走出了燕省,初步在京城拥有了一席之地。
等于是一次小范围的经济会议,主要议题是针对衙内的吞并计划。
还好,卫辛并没有和宋一凡一起来,宋一凡去和宋朝度团聚了。
其实李沁的想法也很理解,她就是一个闲不住的有想法的人,愿意让她的经济头脑之中产生的种种可以转化为实际生产力的念头落到实处,最终能创造出价值,就是她最大的愿望。
衙内针对肖佳产业的吞并计划一直没有停止,不过因为衙内的两次受伤,计划受阻,进展大为减缓。但现在在衙内回京之后,计划又重新加快了步伐。
李沁最近有点清闲,就问夏想:“夏书记,什么时候再有好的项目,记得叫上我。”
衙内再怎么着也是衙内,他的钱,可不那么好赚的m.hetushu.com
也是近年来夏想很少再就经济上的发展方向对经济班底指点的顾虑所在,他尽管不直接经手,但因为他现在身份不同,一旦说话,就会有人当真,万一有人打着他的旗号跑关系要项目,最终事情闹大了,麻烦还是会落到他的身上。
基本上可以说,经过几年的努力,夏想在步入官场初期之时插手了一系列的经济发展,现今他已经洗净了双手,再也没有经济上的任何漏洞可查。因为到了夏想目前的级别,想要扳倒他,除非有经济大案在身。而从他发迹之地查起是最佳的选择,任何一个对手都会想到的一个关键点,夏想也会想到。
肖佳、丛枫儿和卫辛没有同行,李沁、齐亚南、哦呢陈、杨威跟在夏想身后,一行数人来到小区外面一处咖啡厅,找了一间僻静的雅间,分别落座。
以上,还不算曹殊黧是齐阿姨干女儿的身份,也不算惊动吴家或老古的前提之下。夏想办事还是讲究务实,他不是一个喜欢张扬的人。
“国庆后,继续后退,但后退的过程中再放风,表示有后续资金注入,以每月5000万的资金递增,吸引衙内既不敢放手,又不能放手,如果他不追加资金,先前的资金就会被一口吞并,相信他没有壮士断腕的勇气,更相信他不会意识到危险。等什么时候衙内的资金到了一个临界点之后,再一举将他击败。但在之前,不但表现出不甘认输的迹象,也要表现出咬牙坚持的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