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796章 岭南风景

却没想到,陈皓天降贵纡尊,亲自接机!要知道,除非是国家领导人或政治局委员莅临羊城,就是一名国务委员前来,陈皓天也不会出面相迎。
岭南省是位于中国大陆南端沿海的一个省份,位于南岭以南,南海之滨,临南海,与海南隔海相望。
许冠华来电。
至于幕后种种,谢信才也懒得猜测了,反正他只需要知道,他和夏想关系不错就行了,能结交夏想这个朋友,是他最大的荣幸。
组织部是见官大一级确实不假,但身为中组部副部长,谢信才才是副部级,而陈皓天却是堂堂的副国级政治局委员,甚至有望在几个月后晋升为正国级的政治局常委,谢信才在飞机上还想,今天的接机仪式,应该从简从短了,充其量有米纪火出面就不错了。
谢信才在一旁被冷落,也不觉尴尬,在陈皓天面前,他没有摆谱的资格,何况他对夏想也是心服口服。不过听到陈皓天近乎诗兴大发,以一句改动的古诗来欢迎夏想,就让他暗暗咂舌,夏书记真神人也,让一向轻易不会在人前流露真性情一面的陈皓天也大发感慨,不仅仅是陈皓天对夏想十分重视,更是他对夏想的爱护。
一直贫穷偏远的岭南,在改革开放几十年间,就迅速一举跃居为国内第一经济强省,也证明了一点,劳动人民的积极性一旦调动起来,创造力也是无穷的。没有天生贫穷的人,只有天生不会勤劳致富的人。
和图书米省长来了一段时间了,怎么样,有没有水土不服?”夏想的话,自然是一语双关。
也是总书记也支持他前来岭南的根本原因所在,总书记信任他,认定他不会超越米纪火的权威而在岭南专权,如果由别人担任省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或许对于初出京城的米纪火来说,就如猛虎在侧,如芒在背。
南方春来早,此时的鲁市还是天寒地冻,但羊城,已经春意盎然了。夏想坐在车内,心情也随着外面渐次盛开的景色而大好了,不知为何,他忽然想起许久没有再提及的一句名言——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他来岭南,他认为是正确的道路,他就会坚持走到最后,并且要尽自己最大的可能,将动荡和不安扼杀。
也是当时夏想一再犹豫是否前来岭南的最大顾虑之一,因为省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既管提拔干部又管监督干部,权力之大,甚至连省长在某些方面也是退避三舍,实际上如果他再会善于玩弄权术的话,凌驾省长之上,成为岭南实际上的二号人物,也不在话下。
许冠华的声音有点急切:“夏书记,有人准备了大场面来迎接你,千万小心!”
谢信才心里清楚,陈皓天声势浩大的迎接仪式,并非是来接他,而在迎接一个副部级官员——新任岭南省委副书记夏想。
岭南在语言风俗、历史文化等方面都有着极其独特的一面,内部有三大民系,www.hetushu.com与中国大部分地区有很大的不同。作为中国经济最发达的省份,岭南也是政治大省,省内有两个副省级城市,并拥有全国唯一一个以伟人名字命名的城市。
正要和下面的常委握手时,米纪火又一拍夏想的肩膀,小声说了一句:“许冠华也来了,不过在外围,他不方便进来。”
接机仪式很隆重,有警卫和工作人员在外围,不让闲杂人等靠近。许冠华当然不是闲杂人等,但他也不是省委官员,地方官员的上任,没军方什么事情,他来,就已经越界了。如果再混杂在省委高官中间,就更是不伦不类了。
车行半路,电话突兀地响了。
迎接仪式虽然隆重,但时间并不长,也没有新闻记者随行。半个小时后,以陈皓天为首,夏想和谢信才在后,浩浩荡荡的十几辆车队由机场出发,直奔省委而去。
毕竟省委常委中,还有岭南军区的政委,许冠华身为羊城军区的副政委如果现身,会让岭南军区难做。
米纪火说话时语速不快,似乎每一句话说出都经过深思熟虑一样,每次和他谈话,总让夏想想起总书记的讲话。
夏想会意地笑了,第一次见到陈皓天风趣的一面。
陈皓天呵呵一笑:“见外了,见外了。不过有句丑话我可得说到前头,夏想,我来接机的事情,不会公开。”
此时打来电话,难道有事?夏想微一犹豫就接听了电话。
没错,夏想现在hetushu.com是国内第一大省的省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位高权重,责任之大,比齐省省委副书记之时,不可同日而语。
联想到十六大前一年多,某重量级政治局委员突然陨落。十七大前一年多,又是一名政治局委员猝然落马,黯然收场,现在离十八大不到一年了,他又来到了风暴中心的岭南,等于是直接参预到了换届之前的最后一轮较量之中,风险之高,危险之大,想都不用想。
陈皓天满面春风,和谢信才只是简单一握手,只说了一句“欢迎”就随即握住了夏想的手,无限感慨地说道:“夏想,正是岭南好风景,花开时节又逢君,来得好,岭南的春天会因为你的到来,而更加灿烂。”
到底是跟随了总书记20多年,一言一行深受总书记的风格影响。
岭南是改革开放之后才飞速腾飞的沿海省份,在历史上,一直是偏远而贫穷之地,当年唐朝之时,韩愈有诗云“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阳路八千”,可见当时的岭南还是蛮荒之地,是贬官的流放之所。
对陈皓天的性格,谢信才多少了解一二,知道陈皓天为人看似温和,但隐藏极深,很少在人前真情流露,给外人的印象是深不可测,难以琢磨。今天亲眼目睹陈皓天真实的一面,谢信才才明白,谁说陈皓天疏远,是因为陈皓天觉得他不值得亲近。看,陈皓天对夏想的态度,谁能想到眼前的热情洋溢的陈皓天,就是在大部分人http://www.hetushu.com眼中严肃有余的陈皓天?
随后,在陈皓天的引荐下,夏想一一和岭南省委各个常委握手寒喧。
随后和米纪火握手。
米纪火微微摇头:“多少有点,岭南在祖国差不多最南方了,京城差不多是最北方了,从京城到岭南,坐飞机也要三个多小时,地理上的距离好克服,心理的距离,要慢慢调整。”
省纪委书记不是省委常委,是不可能的事情,事实上,夏想此来岭南上任,并非只是平调,而是他一身兼两职,不但是省委副书记,还身兼省纪委书记!
夏想对陈皓天亲自来迎,也是出乎意料,不过一想也就释然了,有多大的荣耀,就得承担多大的责任,陈皓天礼下于人,必有所求,他就客气地对陈皓天的接机表示了感谢:“让陈书记亲自接机,实在是我的荣幸,太意外了,太惊喜了。”
不过许冠华明知不该来还要前来,他又不是小孩,非要急于和夏想早上一刻见面,夏想就知道,恐怕事情的背后,还有隐情。
是信任,更是责任,夏想知道他此来岭南,即为陈皓天化解危机,又为米纪火打好外围,他肩上的责任,十分重大。
相比陈皓天的热情洋溢,米纪火的表现就沉稳多了,和夏想右手一握,慢条斯理地说道:“总算来了,还好,没让我等太久了。现在正是羊城的好时节,总好过夏天来,真让你适应不了炎热,不对,是燥热。”
夏想来到岭南,和去齐省的时候感觉好了和图书许多,省委书记和省长都是他的熟识,他没有生疏感。
羊城,到底会有什么样的大场面在等他前来,夏想反倒隐隐充满了期待。
夏想摇头笑笑,驱赶心中杂乱的念头,首先,他不相信陈皓天会将他抛出当牺牲品,其次,他更不相信京城的几个老人家会见死不救,最后,他也不会相信自己会任由别人摆布而没有还手之力!
谢信才对夏想的佩服,上升到了无与伦比的高度。尽管他也知道,陈皓天前来接机,背后有着不同寻常的政治意义,绝非只是高抬夏想这么简单。
刚才在机场之上,许冠华还是没能和夏想见上一面,也没有通话。如果不是米纪火提醒,夏想就不会知道许冠华也来了机场。
好一场隆重的盛会,好一场出人意料的风云际会!
夏想一行抵达羊城白云机场的时候,正是中午时分。中央政治局委员、岭南省委书记陈皓天、省长米纪火率省委班子全体成员,在机场举行了隆重的迎接仪式。
十六大和十七大之前落马的政治局委员,可都是有机会问鼎政治局常委的重量级人物,一样在政治风暴之中被吹得七零八落,何况他一个小小的省委副书记,在紧要关头,说不定真会成为替罪羊。
和大部分省份相同的是,岭南省委一共13名常委,又因为岭南有两个副省级城市,羊城和鹏城两地市委书记都是常委,再加上岭南和齐省政治气候大不相同,因此,岭南的省委常委之中,没有省纪委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