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798章 岭南开篇

陈皓天来机场接机,在省委内部知道的人都不多,何况身为局外人的许冠华。
到底要不要提醒一下陈皓天?夏想微一犹豫,一想还是算了,他要相信陈皓天对岭南的掌控能力,至少在羊城地面之上,陈皓天坐镇南疆,平南望北,应该无人敢捋虎须。
许冠华忽然又轻松地笑了:“好了,没事了,就让一些人一脚踢到钢板上也好。”又一停顿,“一切顺利的话,晚上我给你接风。”
前面陈皓天的专车稍微迟疑了一下,放慢了速度,随后又重新恢复正常行驶,而一路追赶宾利的警车,估计是接到了命令,也放弃了追赶,停在了路边。
夏想还好说,他本不在意一些表面上的示威,不过他相信,陈皓天必然会震怒。
夏想下意识地先想到宾利的价格,对于起价500万的豪车,他只有概念没有印象,不是买不起,而是没兴趣。当然,存在即合理,即使是高达1000万的豪车,也有人心甘情愿地掏钱买下,好彰显与众不同的身份。
是,一辆车出马,场面不大,事情很小,甚至可以只当成是一次保安工作的小小疏漏,但任何事情一旦上升到政治高度,就象征意义十分耐人寻味了。
夏想暗暗摇头,有好戏看了,今天的事情,到省委之后,陈皓天肯定会有一个说法。
车队继续前行,假装一切没有发生,才走不远,就听到前方传来了一声巨响,声音之大,震耳欲聋。响声过后,车队还没http://m.hetushu.com有来得及停下,就已经看清了前面发生的一起车祸。
但说远也远,因为有人想惹是生非,想在途中送他一个大大的惊喜,显而易见,是不想让他一路太顺风了。
不过随后一个惊醒,不对,宾利也好,劳斯莱斯也好,怎么可能从他左侧超车过去,因为现在整个街道都已经戒严,除了迎接他的车队之外,没有任何车辆可以通行。
陈皓天的办公室在7楼,布置得还算奢华。夏想也清楚陈皓天的用心,他是一把手,如果他的办公室十分简朴,别人想装修得富丽堂皇一些也不能。岭南毕竟是经济强省,适当提高一下办公环境的舒适度也情有可原。
许冠华的电话断了,夏想愣了愣神,知道许冠华的意思是什么了。
至于宾利是谁的车,许冠华没提,夏想没问,来日方长,电话之中不便说得太细。
刚这么一想,意外就来了……一辆黑色的宾利悄无声息地从左侧超车,其流线型的车身,如行云流水一般的滑行,恰如黑色的幽灵突兀出现,又电闪一般向前冲去。
在国内的政治生活中,排序和场面都大有讲究,不能有一丝差错,如今天一样,一辆超级豪车耀武扬威地从车尾一路超车,超到车头,甚至夏想还清清楚楚地看到,宾利在超过陈皓天的专车时,还故意右转了半个车身,等同于故意别了陈皓天的专车一下。
不管有些人是不是欢迎他的www.hetushu.com到来,不管有些人是不是想看他的笑话,总之,他来了,一步迈入了国内最前沿最富裕也是热带风暴最频繁的省份!
……
看到车后的标志,夏想脑中又跳出一个数字,6.8升排量加涡轮增压,功率高达500马力以上,说来羊城是全国首富之地,如此豪车,恐怕平常也难得一见,不想他刚来羊城,就和一辆宾利擦肩而过,就算他现在远不如后世爱车,但还是不免一阵激动。
陈皓天的秘书也姓夏,叫夏生楠,30多岁出头,长得很文质彬彬,不过态度有点淡漠,或许是跟随陈皓天见多了中央领导的缘故,对夏想的态度也很是一般,只是上了茶,淡淡一笑,就关门出去了。
12缸6.8排量再加涡轮增压,宾利轻点油门就能爆发出来的强大扭矩,推动其笨重的车身,胜若闲庭信步。车队的汽车,最高不过3.0的排量,警车多半是强调省油而不强调功率的本田汽车,想追宾利,就和自行车追汽车一样,差得太远了。
会后,夏想被陈皓天叫进了办公室。
从机场到省委的路程有多远?没多远,现在前有警车开道,后有警车护送,再有沿途早就一路戒备,大开绿灯,估计半个小时就会顺利地抵达省委。
“思想上,唱红歌。政治上,打黑除恶!”
大场面,果然是大场面,夏想轻蔑地一笑,虽有怒气,却还保持了克制。对方确实威风,财大气粗,一辆宾利出马,http://m.hetushu.com震慑整个车队!
不止陈皓天会震怒,米纪火也会十分不满,因为今天的事情,既可以当成是为迎接夏想上任而制造的下马威,也可以当作是对陈皓天权威的挑衅,还可以视为是对米纪火的轻视。
到了省委,夏想还没有下车,电话又响了,又是许冠华来电。
不知何故,夏想见堂堂的政治局委员的车队也有人敢明目张胆地挑衅,敢直接超车,就是赤裸裸地叫板了。而且叫板者的实力非同一般,毕竟一出手就是500万豪车,即使是富翁遍地的羊城,也很容易查到是谁。但对方既然敢以宾利出马来挑衅,就证明对方并不怕被查出他是谁。
稍事休息之后,陈皓天就主持召开了岭南省全体干部大会。会上,谢信才郑重宣布了中央的任命,随着大会热烈的掌声响起,夏想正式就任岭南省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由此,夏想的政治生涯掀开了全新的一页。
事情……就大发了。
再豪华的汽车,四脚朝天的时候,就是废物点心。价值500万以上的宾利狼狈不堪地倒地,和5万的夏利没什么两样,不管是排量6.8还是0.8,此时此刻,任人宰割。
当年某政治局巨头到某北之地视察,正在公路之上享受一路畅通的特权时,忽然被一辆突然杀出的汽车超过。某巨头不悦,问是何人?答曰是某黑社会老大。巨头没再说话,只是眼中流露出强烈的不满。
等巨头回京之后,从公安部直接空降神兵和-图-书来到当地,一连串的重拳出击之后,黑老大连同当地的保护伞全部覆灭。
想必在陈皓天的震怒之下,负责车队安全事宜的相关人等,不会有好果子吃了。虽未发生重大意外,但象征意义巨大,不但表明了陈皓天对羊城的掌控力度有漏洞,也让夏想的走马上任,蒙上了一层阴影。
多半树木他叫不上名字,但满眼的绿意还是让人心旷神怡,尤其是从冰天雪地的鲁市一步来到春暖花开的羊城,感受到空气中潮湿的暖意和微醉的春风,路上的不快一扫而光,夏想深深呼吸了一口空气,心中暗想,羊城,我来了。
许冠华都不知道,别人……就更不知道了。
刚才耀武扬威不可一世的宾利,在前面的路口,被一辆悍马拦腰相撞,当场被撞得四脚朝天,动弹不了半分!
“夏书记,报告你两个好消息,一个是今天有人损失了500万,估计要肉疼一段时间了,哈哈。另一个好消息是,木风正式调到岭南军区,我刚和他见了一面,说好了晚上一起为你接风。”
不仅仅因为车队之中是岭南省委的所有重量级人物,甚至还有中组部副部长。
夏想的车紧随陈皓天车后,陈皓天的车前面,就是开道的警车。宾利也不知是在哪个路口杀出,反正一路畅通直到超过了陈皓天的专车之后,才被后面的警车追上。
夏想刚想通环节,就听到身后的警笛之声大作,数辆警车呼啸而至,飞一般向前追去。
陈皓天也没坐下,深深地看了夏和_图_书想一眼,说道:“夏想,你今天也看到了,羊城的情况就这么复杂,更不用整个岭南了。岭南有你在,我心里就踏实多了。本来你初来乍到,应该熟悉一段时间的工作才给你加担子,但现在没有时间了……”
木风本是齐省军区的大校,前一段时间岭南风急浪高之时,他曾经来岭南暗中辅佐过陈皓天一段时间,现在在夏想前脚刚到岭南之际,他后脚也正式调进岭南军区,如此一来,夏想在羊城军区和岭南军区就都有关系了。
岭南省委大院比齐省气派了许多,入目之处,全是赏心悦目的风景。对于从小生长在北方的夏想来说,各色植被以及暖意融融的气候,让他大感新奇。
显然,刚才的宾利并不属于迎接车队的一员。
夏想见陈皓天一脸严肃,心中一紧:“请陈书记布置工作。”
木风也来了?夏想心中一惊。
堂堂的政治局委员的权威,岂容侵犯?尤其是刚才的举动,绝对是不能容忍的挑衅行为。别说陈皓天是政治局委员,就是他只是岭南省委书记,也不能容忍刚才事件的发生!
夏想离得近,看得清,宾利在别了陈皓天的专车之后,十分轻巧地一加油门,看似笨重的车身却如飞燕一样,瞬间加速离去,将已经逼近半个车身的警车远远甩到了身后。片刻之后,连宾利的后尾灯都看不到了。
好事,确实好事。
“陈书记的车,在警车后面……”夏想并未多问许冠华是谁想对他不利,“我的车,在陈书记的车的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