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801章 虽是小插曲,却是大问题

一般而言,省委政法委书记兼省公安厅长是一个很关键的位置,在省委常委中,排名通常都会进入前六。但岭南的省委常委排名比较奇怪,牟源海排名第十!
好嘛,二人你一言我一语,不当许冠华是一回事儿也就算了,还视米纪火的省长权威如无物,想怎样就怎样,明是赶许冠华的车,其实还是在挤兑米纪!
夏想一露面,事情就急转直下了。
康孝脸色变了三变,也勉强露出了笑容:“误会,误会。夏书记,这事儿怪我,你要批评,就批评我好了。”
还有一点,也让夏想大感有趣的是,省会城市一般分量较重,通常会大于同省的其他副省级城市,但羊城市委书记排名却是最后一名,而鹏城市委书记却排名第六。
康孝年纪不小了,但身形没有走样,瘦而精神,面相比牟源海和蔼多了,但话一出口,语气的严厉程度,比牟源海有过之而无不及。
夏想坐在车上没有下车,见牟源海人未至声音先到,而且还是气场十足气势过人,就更是来了兴趣。
“对了,宾利是谁的车,你猜到没有?”许冠华笑容之中有几分神秘。
不过是打着米纪火的名义扯虎皮做文章罢了。
牟源海今年53岁,微胖,头顶微谢,背微驼,走路的时候,微有外八字,就夏想而言,在他眼中牟源海是岭南省委一帮领导之中,面相最凶的一个。
最有趣的是牟源海,一手拉开司机的车门,一手举在半空,怒容凝m.hetushu.com固的脸上,目光却落在夏想温和淡定的笑容之下,一时之间竟然心中一阵惊慌,莫名其妙有了惊惶失措的感觉。
康孝一出门口就发现了问题,立刻一脸怒气:“怎么回事儿?谁的车挡在这里?米省长马上要用车了,挡住了路怎么行?赶紧让开。”
许冠华摇头一笑:“说真的,夏书记,你初来乍到,对齐省省委的情况,恐怕还没有我了解得多,今天好好给你讲讲。”
和米纪火的温良相比,夏书记一出手就流露出强势不让的一面。
个中原因,自然和职务无关,而和个人的资历有关,但也间接表明,和其他省份排名大不相同的岭南,在省委班子的人事安排上,大有深意。
夏想冷笑,牟源海也有意思,好歹也是堂堂的政法委书记,竟然也干挑拨离间的事情,让他大跌眼镜。正要下车出面解决一下,热闹也看够了,见好就收,不宜闹个没完,不料刚一欠身,就见又一个人影现身,不由让他一愣,米纪火。
许冠华迎上前来,径直来到牟源海面前,不冷不热地说道:“牟书记,我来省委接人,你的秘书没完没了地催,怎么着,在门口停一下车,也要经过你的批准才行?”
许冠华的脸色变了。
按照正常调整,岭南省长之位应该由康孝递进,但米纪火从天而降挡在了前面,所以别看康孝和米纪火一同下楼,还似乎有说有笑,但要说康孝对米纪火恭敬的背后没和*图*书有不满和敌视,谁也不会相信。
好嘛,一个车位事件,连省长和常务副省长都惊动了,许冠华的车,停得真是恰到好处。
许冠华哈哈一笑:“夏书记,你很清楚宾利就是为了迎接你的大驾光临,要不是你,有人还不舍得动用宾利,不过他现在肯定后悔了,不但宾利报废了,还要被陈书记出手整治了。夏书记,你一来,就有人要倒霉……”
其实按照常理,挡车一类的小事,有牟源海出面,其他的省委领导即使遇到,也不会再多说什么。到底是小事,身为省委领导如果斤斤计较的话,会有失身份。牟源海在停车事情上和许冠华没完没了,肯定另有内情,而康孝也要插上一手,就更是另有所指了。
牟源海微一侧身,对来人说道:“马秘书,康省长也要急着办事?可不凑巧,羊城军区的许政委就不让路。”
难道是因为夏想一直躲在车中不出,就为了关键时刻打他一个措手不及的隐忍让他吃惊?
话音刚落,又有一人走了过来,一见许冠华的车挡在路中,不由怒道:“谁的车还不让开,康省长马上下来了。别挡道,赶紧开走!”
怎么会?怎么会被夏想一句话就吓着,也太没出息了。虽然夏想名声在外,虽然夏想在齐省的所作所为传到岭南,让岭南省委众说纷纭,都认定夏想不是一个善茬,但牟源海在齐省多年,又是老官场了,怎会被传闻吓倒?
更巧的是,米纪www•hetushu.com火的身后,跟着康孝。
夏想明白,康孝显然看清了许冠华汽车的牌照,也看到了许冠华的存在,他身为常务副省长,如此迫切地表现,可不是真心为了米纪火开道,而是为了冷落许许冠华。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夏想脚下传来“啪”的一声清脆的敲击之声。
米纪火一愣,随即暗暗一笑。
岭南省委领导之中,以来自长江以南者居多,岭南本土官员,有三人。在全体大会上,夏想匆匆和所有省委领导都见过一面,留给他的初步印象是,大多白净、文气,面相温和。
夏想微一点头,既不拒绝,又不热烈,淡淡地说道:“冠华,古老最近身体还好吧?”
再次将米纪火挂到嘴边,拿米纪火说事,很明显,不是许冠华的停车让米纪火难堪,而是康孝和牟源海一唱一和,借许冠华停车之事,他们想让米纪火难堪。
米纪火被康孝借来当大旗,心中不快,许冠华和他关系不错,他会因为一个停车问题对许冠华有意见?开玩笑!就算他不认识许冠华,他也不会被康孝的明是高抬暗中挑拨的手段而上当受骗,就说:“都是来接人,就不要计较那么多了。正好我多走几步,可以锻练身体。”
怎么又和施启顺扯上关系了?夏想一脸疑问。
“还好,就是有点想你了,前天还说要来羊城看看。古老对羊城的感情,很复杂。”提到古老,许冠华感慨万千。
牟源海立刻满脸笑容:“原来是接的夏书hetushu.com记,怎么不早说?早知道夏书记在车内,我早就绕道了。真是的,都怪我没注意车后。”
“牟书记,冠华来接我,我就在车上接了个电话,怎么事情就闹成了这个样子?怎么着,在省委大楼门口停一下车,还要严肃处理?那好,我就接受牟书记的严肃处理!”夏想推开车门,一脸浅笑,从车上施施然迈下,一脚落在地上。
夏想摇头:“我刚来羊城,人生地不熟不说,连人都不认识几个,哪里能猜得到?再说宾利出马,又不是特意来迎接我……”他是故意这么一说。
夏想夏大书记从小就不近视,不但不近视,眼神还特别好使,在康孝开口说话之前,他就敏锐地捕捉到了康孝和牟源海之间的眼神交流。
康孝伸手拦住米纪火:“这怎么行?怎么能让米省长绕远?”他看也不看许冠华,而是冲牟源海说道,“牟书记,到底怎么回事儿?羊城军区的车停在省委,还占了省委领导专用通道,你怎么也不维持一下秩序?不是让米省长难堪?”
……
康孝年纪偏大了一些,身为常务副省长,他在省委之中排名很高,权力很大,岭南是经济大省,省政府班子很受重视。
虽是小插曲,却是大问题,重新上路之后,许冠华还特意回头看了一眼车后的康孝和牟源海,冷笑说道:“两个老狐狸,和施启顺是一丘之貉。”
夏想却没有笑,心里在想,他初来羊城,左肩担了陈皓天的大计,右肩却担了一堆的麻烦和挑战http://m•hetushu•com,他的到来,第一天就打破了岭南的平衡!
牟源海一听康孝的话,也不等米纪火吩咐,上前就来到许冠华的车前,拉开司机门,冲司机喝道:“立刻开走,否则严肃处理。”
如此会说话,如此会办事,脸色转变如此之快,夏想也暗暗佩服牟源海和康孝的本领。
康孝一下怔住了,脸上的神情有点恼羞成怒,又有点尴尬。
米纪火的脸色也变了。
夏想人不坏,一般不主动害人,但防人之心从不缺少,一瞬间他就明白了什么,康孝和牟源海想演一出戏,想借米纪火的权威来压许冠华一头,从而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康省长是常务副省长康孝,在省委排名第四,仅次于夏想,资格很老。
身为省委副书记兼省纪委书记,夏想的排名高过康孝和牟源海二人,手中的实权也比二人大了许多,官大一级压死人,康孝和牟源海一唱一和的演戏,一明一暗让米纪火难以下台的伎俩,当夏想声音不大但明显流露不满的话一出口,康孝和牟源海就只能无奈的退让。
只有牟源海,面相微有不怒自威的威严。
牟源海眼睛都没抬,态度十分倨傲:“要是在羊城军区,你愿停多久就停多久,现在是在省委,许政委,你不觉得占用了省委领导专用通道,是非常不礼貌的行为?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办,你挡着了路,就是阻挠了岭南省的长治久安。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一会儿陈书记也要下来,要是因为你的车惹了陈书记不高兴,你看着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