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802章 复杂的人事

算了,不说就不说,许冠华也不会和夏想生气,送夏想到省委常委楼:“我就不上去了,夏书记,早点休息……”
许冠华一一为夏想介绍,都是他在羊城军区的朋友和同事。能让许冠华引荐和他见面,夏想就清楚肯定是值得信任的人。
许冠华说道:“施启顺可能要调往岭南军区担任政委。为了施启顺的任命,吴晓阳可是下了很大的力气,夏书记,要是不出意外的话,施启顺可能要和你成为同事了。”
如果让夏想知道,和他对口的秘书长林康新向省委常委、统战部长任昌汇报工作,他肯定会吃惊不小,因为不管从哪个角度出发,省委副秘书长和省委统战部长,没有什么工作上的交集。
而林康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之后,带上门,一脸若有所思的神情,来到窗前,无意中向楼下一看,正好看到夏想坐在许冠华的汽车之上扬长而去的一幕,他的眼睛就瞪大了几分。
……
电话却突兀地响了,让沉思中的任昌倒是吓了一跳。
许冠华张了张嘴巴,想说什么又咽了回去,他确实想在夏想面前卖弄一番对岭南省委现状的分析,不想夏想还真是实在,一句话就堵住了他的嘴。
“是,首长。”木风在夏想面前放不开,或许是因为夏想威名太盛的缘故,又或许他打心眼里敬佩夏想。
任昌略一沉吟,就答应了:“我就一点小爱好,也让康省长记得清楚,荣幸!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20分钟后准到m.hetushu.com。”
“任部长,我和牟书记在海岛鱼村,正好上了一条你最爱吃的鱼,我就和牟书记商量,要不要等你一下?”是康孝来电。
许冠华见夏想给面子,乐开了花,也多喝了几杯,酒一多,气氛就热烈了。
许冠华亲自开车送夏想到省委住宅楼,路上,他说到了丛枫儿:“枫儿不肯跟我来羊城,说是不适应这边的气候,我也没勉强她。夏书记,是不是弟妹也不打算过来?”
“任部长,有件事情要向您汇报一下。”
林康新“哦”了一声,点了点头:“跟在夏书记身边,要多用心多用脑,人不能懒,手不能慢,要真心实意为领导服务,领导才会信任你重用你。”说话间,又向前一步,拍了拍唐天云的肩膀,“天云,等什么时候领导出去吃饭都要带上你,你就算和领导打成一片了。”
不过唐天云性格中有一点不为夏想所喜,就是他太沉默寡言了。虽然夏想也不喜欢吴天笑式的多嘴,但也不想身边有一个闷葫芦一样的秘书。只不过是陈皓天精心安排的秘书人选,夏想就只能先试用一段时间再做决定。
木风的话也多了起来,端着酒敬夏想:“管他什么宾利,就是劳斯莱斯,也一样撞个稀烂。谁要挡了夏书记的路,我第一个冲锋在前。施启顺太能恶心人了,许政委,咱们不能算完,一定得还回来。”
在现任的省委常委中,岭南军区政委覃肖华年龄马上到点了,和图书他在常委中排名十分靠前。如果施启顺顺利接任了岭南军区政委的话,以他的资历被任命为省委常委应该在情理之中。
话刚说完,电话响了。一看来电,许冠华示意让夏想稍等一下,接听了半分钟电话之后,他一脸喜色:“夏书记,陈书记出手了,宾利主人要倒霉了。”
其中有一人不用介绍,夏想也认识,木风。
饭后,木风和几名军人告辞而去,都知道许冠华和夏想之间,单独还有话要说。
曹殊黧从鲁市直接回了京城,燕市有家,但没有了家的味道,连曹殊黧也不常回燕市了。
上了楼,到了房间,房间中已经有几人等候多时了。
夏想呵呵一笑,伸手和木风握手:“木风,别拘束,我可不是什么首长。”
夏想不接话,只是看着许冠华笑。
夏想明白了,端起酒杯:“国京,我敬你一杯。”
再一看,在米纪火的专车离开之后,康孝和牟源海也同乘一辆车而去,林康新思忖片刻,拨出了一个电话。
“我对羊城的地理环境不熟,对羊城的人和事,一直都很熟。”许冠华一语双关,显然是说他在没来羊城之前,对羊城军区乃至岭南省委的人事关系,早就研究得烂熟于心了。
许冠华指着下首的一名中校说道:“夏书记,赵国京的驾驶技术过硬,尤其是开悍马的技术,谁也比不上,哈哈……”
任昌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微微皱了皱眉,茶叶放多了,有点苦。对于喝惯了淡茶的他来hetushu.com说,茶叶多放十几根,他就能品味出其中的苦涩。
起身又往茶杯中继了水,又喝了一口,才感觉好了一些,任昌不满的目光望向了外面,对现任秘书赵景春的不满又多了几分。
康孝和牟源海从履历上看不出有什么交集之处,当然,对外公开的履历说明不了什么问题,说实话,夏想对康孝和牟源海的了解十分有限,只能从当时二人一唱一和的表演之上看出端倪,康孝和牟源海是一路人,牟源海对许冠华意见不小,而康孝……明显对米纪火敌视。
夏想坐在首位,开宴之后,几人轮流向夏想敬酒。夏想平常不怎么喝酒,但他知道和军人在一起,就得该豪爽时就豪爽,要拿出魄力,就来者不拒,不多时就八两白酒下肚了。
赵国京受宠若惊:“不敢,我敬夏书记。”
收拾好东西,准备出门的时候,任昌又想起了什么,回身拿上了桌子上的照片。
夏想笑道:“你才比我早来几天,怎么就对羊城熟得不行了?”
丛枫儿不来羊城也是好事,许冠华此来羊城,明是镀金之旅,其实说成凶险之旅更恰当,许冠华只身赴粤才好大展宏图,拖家带口反而束缚了手脚。
老古还真是用心良苦,夏想心领了,就说了一句让许冠华大感意外的话:“既然古老说了,就照他老人家的吩咐办。”
“今天康孝和牟源海借事闹事,夏书记,你一定看明白了什么……”许冠华在没有外人在场的情况之下,终于提到了康www.hetushu•com孝和牟源海。
蓦然,电话响了,一看来电,夏想瞬间屏住了呼吸,来得真快!
夏想没有看到的一面是,在林康新走后,唐天云一言不发地浇完了花,然后坐回到座位上,愣了一会儿神,拿起了电话打了出去,和平常时的沉默寡言判若两人,口若悬河地说个不停,一打,就是半个小时。
“好,你还年轻,好好用心,以后不愁没有前途。”林康新视察完毕,背着手转了一圈,见里间的门没关,就扫了一眼,又说,“记得帮夏书记照顾好秋海棠。”
木风一见夏想,“啪”地敬了标准的军礼,声音洪亮地说道:“首长好!”
在夏想下楼之后不久,林康新就又一脸热切地来到了夏想的办公室,敲门进去,却发现夏想不在,就关切地问道:“天云,夏书记去哪里了?”
电话一端沉默了片刻,传来了任昌轻描淡写的一句话:“知道了。”
林康新走出夏想的办公室之后,唐天云拿起喷壶,细心地为秋海棠浇了水,还清理了几片枯萎的叶子,其细心和耐心,如果让夏想亲眼见到,也会暗暗赞许。
木风来羊城,是老古的安排还是总书记的意思?夏想并未多问,他只需要知道,木风将会是他在岭南的一大助力就可以了。
夏想跟随许冠华来到白天鹅酒家,许冠华介绍:“正宗的粤菜,一定要尝尝。”
不过一看来电,还是立刻接听了。
“我还真不太明白。”夏想没好气地答道,对许冠华的故弄玄虚表示了不和图书满。
唐天云态度恭敬地说道:“是,秘书长说得是,我记下了。”
许冠华嘿嘿一笑:“不是我不说,是我怕我的见解不够全面,说了出来,反而会影响了你的判断。来岭南之前,古老就特意提醒我,不让我和你讨论地方上的事务。”
“就在刚才,夏书记和康省长、牟书记发生了小小的冲突……”将亲眼见到的情形复述了一遍,林康新最后又说,“我刚才也去了夏书记的办公室一趟,特意交待唐天云要照顾好秋海棠。”
敲了敲额头,任昌的目光又落在了桌子上面的一叠照片之上,照片上,是已经报废的宾利。他的脸色阴晴不定,一只手轻轻敲击桌子,另一只手已经拿起了电话。
唐天云正在伏案工作,忙站了起来,恭敬地说:“秘书长,夏书记去吃饭了。”
“哦?”电话一端传来任昌一惯的淡淡的官腔式的回答。
……回到住处——作为高级干部,夏想不管走到哪里,衣食住行都无须操心,房间布置得处处精心,让他十分满意——刚刚坐下想了想他来到羊城的第一天,过得还真是丰富多彩,甚至还和许冠华暗中配合,借宾利之事,巧计让陈皓天悍然出手对付幕后人物,整个岭南局势,在他的面前,小心翼翼地露出了冰山一角。
对于曹殊黧是否同来羊城,夏想还没有拿定主意,照他的深层想法,准备过上一年半载再考虑。中央换届之前,各地都会风起云涌,不如待在京城,和齐阿姨一起,最安全也最让他放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