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803章 坐南疆而北望

以后再说好了,需要从长计议。
“羊城现在的气候是比较怡人,但到了夏天就难受了,还好是现在过来,有一个适应期。不过,气候好适应,政治气候变幻莫测,就不好适应了。”夏想就顺着宋朝度的话向下说。
宋朝度来电。
夏想真想关掉手机清静一下,却又不能,因为刚才打来电话的是省委书记,现在打来电话的,却是政治局委员。
引信已经点燃,何时引爆,就看各方较量之时最松懈的一个点是什么。
陈皓天的工作部署——思想上,唱红歌。政治上,打黑除恶——肯定是为了配合暗中的大计,当时夏想就由侯康去曾经在吉江省十几年的从政经历上猜到了什么,而现任吉江省委书记正是宋朝度。
在燕省时,是夏想和平民势力之间关系最好的一段时间,尤其是下马河的河水汹涌之时,夏想深深被平民势力的魄力所感染……
在陈皓天提出岭南即将开展的工作部署时,夏想就敏锐地意识到,旋风会越刮越大。不但南疆风起,西南云涌,就连东北,也是即将风火连城。
远在吉江省的一个较大城市的钢山市,本不出名,也不发达,似乎和岭南与山城,风马牛不相及,八杆子也打不着,但正如一句话所说的一样,风起于青萍之末,蝴蝶的翅膀,也会掀起一场风暴。
夏想之所以成为一个核心的支点,不仅仅因为他是家族势力的代言人,也不仅仅因为他深得总书记和_图_书的赏识,还因为他和宋朝度关系莫逆。
夏想一个人呆愣了半天,此时他才知道,果然幕后的种种比他想象中更激烈,更复杂,而岭南内部的矛盾集中在何处,又有什么样的困难在等着他,他现在还是眼前一团迷雾,但外界的形势却越来越逼迫,越来越紧张,和在齐省之时的情形恰好相反。
侯康去政治生涯之中最重要的一个地方就是吉江,他起于小断市,盛于吉江省,并且在吉江奠定了威名拿够了政绩。
政治上的事情,从来都是初一十五。不是说不可以否认前任,但凡事不可太过,用打别人的脸的政治手段来为自己脸上贴金,手法就太过于激进了。
表面上看,钢山市公安局长被抓,还是和遥远的山城、岭南不沾边,实际上,却是一剑封喉的致命一击!
“夏想,今天到羊城了?不错,不错,总算迈出关键的一步了。”古秋实先说了几句家常话,话题一转,说到了一个令夏想震惊的消息,“有件事情先和你通个气,有中央领导认为省委副书记兼任纪委书记,不符合纪委独立的大方向,提议调整一下你的职务,不再兼任纪委书记……”
就算从他手中拿走省纪委书记的职务是理所当然之举,夏想也不会让对方轻易得逞。在他放手纪委书记职务之前,先拿出当年人在湘省时的气势,出手斩落几个贪官再说!
“请宋书记喝酒没有问题,只怕酒好http://www.hetushu.com喝,菜难吃。”夏想轻松一笑,就问,“宋书记来电,有什么指示精神?”
下手真快,他才来羊城一天,还没有开始动手,就有人想剪掉他的一只翅膀了,够狠!
宋朝度担任吉江省委书记以后,步子一直十分沉稳,既没有推翻前任的路线,又没有打黑除恶——实际上,和国内每个省份一样,吉江整体的治安形势比较严峻,想要打黑除恶,有的是由头——宋朝度在暗中做了许多实事,只不过没有大肆宣扬罢了。
和初见宋朝度来电之时屏住呼吸一样,宋朝度最后抛出的消息,再次让夏想震惊莫名。
夏想心中一阵冷笑,诚然,他以省委副书记的身份兼任省纪委书记,也算是特例,因为上任岭南省纪委书记提升到副书记之后,因为纪委书记暂时没有合适的人选接任,就两职为一身,在和他互调之后,他就顺势得了便宜,就造成了现在的局面。
“岭南和吉江,现在的气候可是差了几十度,你可是地道的北方人,到了羊城,可不在被羊城温热的气候迷惑了。”宋朝度的话,另有暗指。
纵观国内各省各市,新任一把手上任,谁会大张旗鼓地将前任的政策直接踩在脚下,也好彰显自己的高人一等?要知道,你既然现在这么做,就要做好你的后任步你的兵尘,也将你的所作所为贬低得一无是处后果。
宋朝度本来就是一个低调务实的人,让他去www.hetushu.com组织力量来宣扬自己,他也不会去做。因为如果盛名之下其实难符,会在历史上留下笑柄的。
而宋朝度,很有可能成为陈皓天入常之中极为关键的一环。
宋朝度来电的时机很敏感,就让夏想立刻猜到了什么……
“钢山市公安局长……被拿了。”
这么说……轰轰烈烈的反击,这就开始了?
侯康去在山城打黑除恶的得力干将张定队就是发迹于钢山市,是在钢山市公安局长任上被侯康去发现,随后被侯康去调到身边,一直追随了十几年之久。
直到谈话结束的时候,宋朝度才漫不经心地提了一句:“对了,有一件事情要和你说一声,你方便的时候,可以代为转告陈书记一声……”
宋朝度被夏想近似抢白式的开场白逗乐了:“怎么了,想和我喝一杯?是呀,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又一年。今年过年,肯定要在京城过了。”
叶天南有一句话说得很有含义:“夏书记,岭南和齐省气候大不相同。等你去了之后,适应了岭南的气候,说不定就会怀念在燕省时的峥嵘岁月,再回头看看湘省,也许会有新的认识。”
真正的务实的政治家,是将实事做到实处,并且不自我标榜。什么时候见过宋朝度成为政治明星?什么时候又见过古秋实起劲折腾?即使是关远曲,一路走来,也一直是平稳有力的步伐,而不是高唱赞歌迈进入了接班人的序列。
其实在夏想前来岭南之前,还接和-图-书到了叶天南的电话。
虽然夏想和平民一系在齐省经历一系列的风波之后,渐行渐远,矛盾加深,但在陈皓天的问题之上,却有共同的政治诉求,因为早在侯康去前去山城之前,只差一步就担任了副总理,最后在平民一系的强力狙击之下,才功亏一篑功败垂成。
风暴,正在酝酿之中。
“古书记好。”夏想先问了好。
夏想答应着,一想也是,当年蹦蹦跳跳的小丫头宋一凡,现在真是一个大女孩了,也该嫁人了,再不嫁人,就真的成了大姑娘了。
原以为宋朝度会切入正题了,不料宋朝度话题一转,又提到了宋一凡:“小凡和卫辛在一起弄什么公司,听说还不错?我见过卫辛一次,是一个可靠的女孩,小凡跟着她,我很放心。小凡现在年纪也大了,还一个人晃来晃去,也该考虑终身大事了。夏想,你要是有合适的年轻人,就替她留意一下。她不听我的话,却会听从你的意见。”
不否认侯康去在吉江的政绩,不高调打黑除恶,只是背后轻巧地拿下钢山市现任公安局长,那么当年张宝队在钢山担任公安局长时的英雄事迹和发家史,都可以随时拿来大作文章。
“宋书记,快过年了,过年时是回京城还是回燕市?”夏想上来就问生活而不谈工作,显然是有意为之。
夏想最欣赏的还是古秋实、宋朝度一类的实干家,实干兴邦!对于陈皓天,他既无好感也无恶感,只是基于最基本的政治理念和图书而辅助陈皓天,主要也是在他的认知之中,陈皓天的为人更温和更平实,更得各方力量的认可。
又想了半天事情,总算稍微理顺了一点思路,打开电脑,准备上网和付先先、严小时聊几句,并且要向曹殊黧和连若菡报一下平安,电话却又响了。
要说他身边,还真没有合适的人选,宋一凡就如坠入凡间的精灵,一般的男人,还真配不上她。
叶天南的电话其实在向夏想暗示,是伸出了友好之手,想和夏想在岭南重新握手,在针对陈皓天的入常大事之上,平民一系如果二选一的话,肯定会支持陈皓天。
即使如此,夏想也没有想到宋朝度的动作会如此之快,在他初到羊城的第一天就打来电话。
随后,宋朝度又提到了过年期间的安排,大概年后他会到京城待上两三天,希望到时和夏想见上一面,好好谈谈,也确实二人之间很久没有在一起坐过了。
果然快!
如果国内一直是这样的政治风气,最倒霉的还是老百姓。每上任一届新的省委书记或市委书记,就将前任的执政理念推翻,三年一小折腾,五年一大折腾,何时是个头?
不动声色间,宋朝度竟然已经迈出了关键的第一步,而且还是一大步,要不说,有理不在声高,真正做事情的人,往往在沉默中一击而中。
夏想接听了电话。
叶天南的来电很简短,就是对夏想表示了祝贺,并且预祝夏想在岭南一切顺利,坐南疆而北望,从此天地更加宽广。